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斩青丝:第一皇妃 [目录] > 第28章: 这是表白?

《斩青丝:第一皇妃》

第28章 这是表白?

纳兰初晴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凤浅歌沉吟了片刻,想着她这伤势加重也是自己引起来的,帮他治个伤也算是还他在封国的救命之恩了,于是点了点头。

落花如雪,冷香接天,日暮时分她被带到了一座梨花园,明明是寒冬之季,眼前的梨花却盛放着,着实是难得的奇景。

雪衣男子立在花树下,黑眸中缓缓涌起一股别样的柔情和怀念,“母亲极爱梨花,故而这里的梨花特别种植的,常年盛放。”

凤浅歌淡然一笑,怪不得他对白色那么钟爱,原是为了怀念母亲,抬手揭住一片飘落的花瓣,“就算你报了仇,已经发生的,永远也无法改变。”

雪衣男子望着她的目光幽如寒潭,“有些路一旦走上去,就无法回头的。”凤浅歌垂眸一笑,扬手将手中的花瓣洒向风中,“你是带我来赏这花吗?赏完了,告辞!”

“随风,你防备心很重。”他似笑非笑言道。

“彼此彼此。”凤浅歌浅然一笑,沉吟片刻道,“你知道这世上有一种动物吗?一种浑身长满刺的动物,刺是它们保护自己的武器,但两只刺猥生活在一起,结果就只会刺伤对方。”

“你在说我?”

凤浅歌默然不语,她说他,亦是在说自己。

他们就是那长满刺的刺猥,明明靠近会刺伤彼此,却依旧忍不住靠近。

“走吧。”雪衣男子举步朝着园子深处木屋走去。

凤浅歌进了屋内,听出那人气息有异,上前搭上他的手腕诊脉,“你伤势不容乐观。”

“所以,现在我的命捏在你手里了。”雪衣男子浅然一笑道。

“血菩提呢?”凤浅歌一边取出针囊为其施针,一边问道。

“还在。”

“待你这两日将内伤调理好,再以血菩提入药,应当能将芙蓉醉的毒压制下去。”凤浅歌道。

雪衣男子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而后侧头望她道,“镇魂珠是有的,不过那是不祥之物,你还是不要再寻它了。”

“我有非找它不可的理由。”凤浅歌收了金针,道,“最近不要妄动真气,早点休息。”

雪衣男子起身,道,“这里还有其它房间,你自便。”

大约是伤势原因,他一觉睡到了次日天亮,起来的时候并不见前园有人,辗转寻到后园才看到正守在药炉煎药的女人。

轻风卷着落花飘飞在她周围,晨光中的女子明眸如水,美如画中人,蓦然间觉得这从没有女人踏足的梨园,有这么一个人还不错。

凤浅歌将煎好的药端了过去,道,“药好了。”

雪衣男子怔了怔,方才接了过去,“抱歉,这里没有仆人,劳你动手了。”

“举手之劳而已。”凤浅歌折回小厨房,忙活了一会儿冲着站在院子里的人道,“喂,早膳好了。”

雪衣男子举步走了过去,说道,“你可以同十二弟一样称呼我,我不叫喂。”

凤浅歌瞥了他一眼,将盛好的粥放到桌上,“是,四哥你可以用膳了。”

于是,之后的数日她不仅要做大夫,还要做丫环,但病人也在她的精心照料下伤势逐渐好转。

她眼看着坐在花树下的人将药喝了,抓着他手诊了脉,道,“伤已经好转了,差不多可以用血菩提入药了,我一会儿下山去准备些东西……”

他抬头手摘去落在她发间的发瓣,咫尺相对,鼻息清晰可闻,“随风,做我的女人。”

这些日子渐渐觉得,这样的人在自己身边,是很不错的感觉。

……本章完结,下一章“ 我订了亲”↓↓↓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