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我的弃妃! [目录] > 第126章: 轩辕墨中计!

《穿越:我的弃妃!》

第126章 轩辕墨中计!

繁华落碧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只是,他真的能凭这兵符拿到十万大军吗?三天后又会有怎样的风起云涌?

---------------繁华落碧---------------------

“墨,你今天不用去点兵吗?”

早朝后,轩辕墨就直接来了竹雅居,倾城见到,不由得关切的问道。

毕竟十万军队对浩夜国三十万元大军,这样的差异还是不容小觑的,每一个上场的士兵都要是精兵中的精兵,否则她不敢去想战场上可能会发生的事。

“这件事情,我已经交给晨去做了,不用担心,他办事从没出过什么差错。”

轩辕墨柔声的安慰着倾城,既而又责备的说道:

“怎么又不用早膳?”

倾城抱歉的笑笑,她从来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以前在马戏团的时候,钱老板根本就不会给她们吃早餐.

每天一起床就是魔鬼般的训练,所以她肠胃一直都不是很好,也没有了吃早餐的习惯.

现在到时了这个国家,还是保留着以前的那些习性,只是起床的时间倒是越来越晚了,算起来,也是某个人给宠的。

想到这里,一丝甜蜜涌上心头,倾城不禁掩嘴角失声笑了起来。

看到倾城这个样子,轩辕墨无奈的叹了口气,端起桌上的粥,已经微微有点凉了.

轻轻搅动了一下,将沉在下面的肉末搅了上来.

这一细小的动作,在此时倾城的眼里看来却是这么的细致入微,一缕感动与温暖浮上心头。

轩辕墨却皱了下眉头,轻轻将碗放下,瓷碗发出清脆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

“怎么啦?”倾城不禁诧异的问道。

“粥都冷了,我让人再去热一下。”

说罢,轩辕墨正欲站起身来,叫人进来将粥端出去。

“不用了,这温度刚好啊。”

倾城忙拦住他,是她自己一直没胃口吃才让粥冷掉的,她也不想再去麻烦别人。便接过粥,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着倾城大口喝粥的样子,轩辕墨这这才舒心的笑了,宠溺的笑意,掩盖了眉宇间的担忧.

只是他并不知道,此时几乎要埋进碗里的倾城,她的脸上也写满了深深的忧虑,不是为即将来临的分别,而是心中那股浓烈的不安。

“倾城。”

轩辕墨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强行压制住心中那股不安,不想让倾城心里觉得恐慌,但愿是自己想太多了。

“嗯?”

倾城依旧将脸埋进碗里,继续和她的粥做斗争。

“明天我就要走了,这一个月你好好呆在王府,每天要按时用膳,照顾好我们的宝宝,给我写信。”

轩辕墨滔滔不绝的交待着事情。

“我已经恢复了你王妃的地位了,踏雪也不会再来找你麻烦了,不过你还是继续住在竹雅居吧,有羽霖照顾你我放心些。”

“嗯,知道啦,你怎么比唐僧还要罗嗦。”

倾城笑着打趣道。而轩辕墨对于倾城偶尔冒出来的这些怪异的词也早已经司空见惯了,只是不厌其烦的,一遍遍的交待着。

“一定要用早膳,回来我要是发现你瘦了的话,定不轻饶!”

“好啦,我都知道的,都按你吩咐的去做,我就在这里安心的等你的消息!”

倾城听话的说道。

“还有,施逸说蓝玄就要回来了。”

轩辕墨有点紧张的看着倾城的反应,他心里还是有很多的不确定。

“哦,真的?!”

这个消息对倾城来说,无疑是回北敛国后最振奋人心的一件事了,倾城开心的有点语无伦次。

“这么说他的伤势已经好了咯?!太好了!”

倾城脸上绽放出一个欢呼雀跃的笑容,灿烂夺目。轩辕墨的眼神立刻暗淡了下来,听到他的消息你就这么开心吗?

“墨?”

感觉到轩辕墨的异样,倾城担忧的唤道,既而戏谑道:

“哟,什么味道,这么酸!难道是有人吃醋了?!”

“谁吃醋了!”

轩辕墨尴尬的扭过头不去理会倾城,可是倾城又岂会放过这么一个好机会?

“轩辕墨,你脸红了,哈哈,我看看,给我看看嘛。”

倾城不依不饶的扳过轩辕墨的头,却被轩辕墨恼怒的打落掉伸过去的手。

“还有一点,我不在的时候不可以和他来往太过密切,最好是不要来往。”

轩辕墨霸道的宣布着自己对倾城的占有。

“你好过分哦,竟然干预我的活动!”

倾城甜蜜的反抗着,眼底的灵动让轩辕墨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总之,你要答应我!”

轩辕墨像个小孩子一样固执的说道。

“好,这些我都答应你!”

倾城重重的点着头,紧接着话题一转,像是害怕失去一样紧紧的抓住轩辕墨的手,苍白的手指上,关节更是淋漓突兀。

“我都答应你,那你也要答应我,一定要平安的回来!”

轩辕墨竟不知道倾城的手劲有这么大,看着倾城一脸担忧的脸,回手同样紧紧抓住倾城的手,将她揽入怀中。

两人十指紧扣,心意相通。

听着这沉稳的心跳声,还有那熟悉的幽香,倾城心中的担忧才得到了些许的缓解。

“你答应我!你快点答应我!”

没有得到轩辕墨的回应,倾城焦急的催促道。

“恩,我答应你,一定会平安的回来!”

交缠的十指更加紧密的贴合要一起,轩辕墨紧紧的抱着倾城,仿佛要将她揉进身体里,两颗心紧密的相连在一起,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将他们分开!

~~~~~~~~~

夜深,雾重,风凉,水冷~~

“皇上怎么这么晚了还要召见你?”

倾城不满的替轩辕墨穿着衣服,一边扣上扣子,不边埋怨道。

“无妨,我进宫马上就回来,别等我,你继续睡!”

轩辕墨不动声色的替倾城盖好被子,正准备离开,倾城突然抓住他的衣角,不让他走。

“墨,你一定要回来!”

倾城隐藏着心里的不安,用充满渴望的眼神看向轩辕墨,瞳孔里倒映着他的身影,高大勇猛。

“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你安心睡吧。”

俯身在倾城的额上轻轻一吻,替她揶好被子,伸手将凌乱的头发拢到脑后去。

这个动作他做了不下百遍,可是每次替她拢头发都会有不同的感觉。

温和的笑容一出房门就马上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沉重。

太监传话是说明天就要出兵了,皇兄已经在宫里设宴为自己饯行。

晨早上出去点兵现在没还回来,皇兄却在这深夜将自己的传进宫,会不会又是他的什么阴谋?

无奈的叹了口气,今天特意睡得很早,结果竟被一道圣旨从被窝里弄了出来!

“走吧。”

对着来传旨的太监说了一句,便上了马车往宫里赶去。

马车的辘轳滚动着,在沉寂的夜色里发出清脆的响声,两旁的树叶哗啦啦直响,车夫和太监并没在意,只有轩辕墨敏锐的察觉到有人在跟踪着他们。

轩辕墨将右手悄悄放在腰间的软剑上,决定静观其变。

只有一个人,分不清是敌是友,但可以肯定不是皇兄派来的,皇兄不会只派一个人,而且此人迟迟不肯露面也许是不想让车夫身边的小太监知道。

“呼!”

有什么东西从那个人的手中坠出,却不是攻向轩辕墨,而是落在前方不远处。

疾劲的风,看来这人身手非凡,并且是故意暴露行踪,轩辕墨眉头紧皱,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碰!”

车轮撞到一颗石子,猛的一个倾斜,小太监没坐稳,一个踉跄,从马车上摔了下去,车夫忙停下车去扶摔倒在地的太监。

轩辕墨这才醒悟了过来,刚才那人扔的正是这颗绊住马车的石子,是想要引开这个太监。

那就肯定是帮助自己的人,不然就不会这样废尽心思去引开皇兄派来的人了。

“嘭!”

趁太监手忙脚乱的时候,一枚飞镖射进马车内,钉在马车的内壁。

轩辕墨取下飞镖,将上面绑着的纸条扯下来,这才探出头去。“怎么回事?”

“回王爷,刚才马车撞到了一块石头,公公被撞下了马车,现在没事了。”

车夫如实的回答道。

“没事就好,下次驾车小心点!”

轩辕墨装修作不满的责备着车夫。

“是,小的下次一定会小心。”

车夫小心的擦了下汗,好在轩辕墨没有过多的责备他。

只是一旁的公公不满的哼了一声,看着车夫已经被轩辕墨教训了一顿,也就不好再发火了。

悄悄打开掌心的纸条,刚劲的字迹跃然纸上:

“勿饮酒,暗中助之。”

轩辕墨将纸条紧握在掌心,一用力,纸条就变成了粉碎,白色的粉末从指缝间慢慢流逝。

轩辕墨的心也开始沉重,来人是谁,他已经知道了,只是他想不出那个人帮助自己的理由,他不是誓死效衷于皇兄的吗?

这个飞镖他前几天见识过了,难道是因为章嫣妮的死,所以他才倒戈相向?

轩辕墨剑眉紧蹙,此时他更是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晨不在这里,他决定放手一博,相信蓝卫一次。

如果这次蓝卫真的帮助自己,那自己就会赢了整个天下,若此番输了,那自己就将会失去全部!

轩辕墨懊恼的捶了下马车,这种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去掌管的感觉让他无所适从。

调整了下呼吸,将手放在腰上的软剑,有武器在手,他心里也多了一份保障。

~~~~~~~~~~~~~~~

“弟弟,你明天就要出战了,朕备了点溥酒,为你践行。”

轩辕凌示意了一下,倾国便会意的替轩辕墨倒上一杯酒。

“谢谢皇兄的款待,只是臣明天还要带兵赶路,不适宜饮酒,还请皇兄恕罪。”

想起纸条上的告诫,轩辕墨不着痕迹的推脱道,并起身领罪。

“弟弟啊,只是你此番前去,十万铁卫军对浩夜国三十万大军,你又立了军令状,这可不同于以往的出兵。”

说道轩辕凌便一口干了自己的碗里的酒,吧唧了下嘴巴:

“这可是倾国家里酿的花酿,醇而香美,不醉人的。”

轩辕凌一边回味着醇香的美酒,一边赞赏道。

“素问王爷疼爱倾城,这花酿可还是倾城的母亲在世时亲自酿的。

我爹重感情,到现在还牵挂着姨娘,所以我们家一直都有喝花酿的传统,王爷若是一味推辞,要是妹妹知道了,肯定会伤心的。”

倾国娇嗔的说道,一脸的遗憾,又仿佛在替倾城感到不值。

“娘娘的一番心意臣明白,只是请皇兄和娘娘能够理解,臣再过几个时辰就要出兵了,如果士兵们闻到臣身上的洒味,这会大大影响士兵的斗气,还请皇兄为我北敛江山考虑,待臣胜利归来,再纵情的庆祝,喝庆功宴,皇兄你看如何?”

轩辕墨不卑不亢的说着自己的见解。并强调自己不喝酒这一原则,态度很强硬,毕竟北敛国的毒药很发达,常毒人与无形之中。

又加上蓝卫的劝谏,他更加要时刻设防。

轩辕凌和倾国相视看了一下,然后轩辕凌便不再多做纠缠:

“嗯,有道理,那就不喝酒便是了。”

放下酒杯,轩辕凌自顾自的吃着面前的饭菜:

“三十天的行军生涯一定很艰辛,只怕就再也吃不到这样的饭菜了,弟弟,你这吃点啊,这顿宴会本来就是特意为你举办的。”

盛情难却,而且这个时候如果再推辞也就说不过去了。轩辕墨只好夹起最近的一个菜,细细的嚼了起来。

很清淡的一道小菜,清新自然,不同于以往的大鱼大肉,轩辕墨颇有意味的吃着。

暂时放下了心里的戒备,没想到皇兄也有轻口味的时候,不过这种清颖脱俗,不正是倾城的风格吗?

淡雅,素静,一个似水的女子。

看着轩辕墨终于吃了点东西,轩辕凌和倾国相视露出一个奸诈和微笑。

是的,只要轩辕墨吃了东西,那他就一定会中毒,天下人都知道,轩辕墨武功高超。

可是如果他没了力气,空有内力也是使不上的!到时他们就有办法让他束手就擒!

而事实上是,不管是酒里面还是饭菜里面,都已经被放了无色无味的摄音水,而旁边的香薰炉里面燃着的就是朵松粉,这个上次倾城就是这样迷昏轩辕墨,而成功逃跑掉的。

轩辕墨少量的吃着饭菜,虽然没有喝酒,但是他有预感,事情不会就这么简单。

“王爷,吃点这个吧,秋天来了,这个消火清燥。”

倾国给轩辕墨夹了一道菜,轩辕凌不高兴的冷哼了一声:

“爱妃对王爷的态度会不会过于热情?”

“回皇上,臣妾是看王爷没有夹这边的菜,估计是隔着远,所以才帮她夹的。”

倾国忙慌乱的解释着。

“哼,你最好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朕才是这北敛国的天子,你就在朕的表情下和他眉来眼去的?!”

说着轩辕凌愤怒的一把扯住倾国的头发,将她狠狠的扔到了地上。

“啊!”

倾国吃痛的呻。吟了一声,抚着好了没多久的手腕,凌乱的头发,发髻也散乱着。

脸上却依然是那副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想要怜惜的样子。‘

若不是轩辕墨已经见识过她的歹毒与演技,只怕此时也要被她这幅摸样所迷惑。

垂落下来的头发挡住了眼底的那抹狠毒。轩辕凌,是你逼我的!

本来轩辕墨对这种夫妻吵架的事情是不去掺和,只是倾国是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女子,手摸到胸口处,那里有倾国送自己的丝帕。

虽然现在自己的对倾国没有任何感觉,但是却一直有一份深深的愧疚之情。

他一直认为是因为自己破了倾国的处.子之身,才导致他们之间的关系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甚至新婚才没几天,皇兄就跑去伊人醉。

现在看到皇兄这样虐待倾国,看着倾国楚楚可怜的模样,还有手腕上红肿的伤痕,轩辕墨眼底的愧疚又更深了一层。

“皇兄误会了,臣和娘娘真的没有什么,还请皇上好生善待娘娘。”

轩辕墨看着地上那个可怜又倔强的女子,为倾国辩解到。

思绪却飞去了王府,不知道倾城现在在干什么,是在房间里安稳的睡觉,还是在焦急的等待着自己回府。

倾国低垂着头,成功的遮掩住了眼角的得意,果然轩辕墨对自己是有意思的。

不然不会每次都用那种压抑着感情的眼光看着自己,现在更是在皇上面前为自己求情。

“是嘛?”轩辕凌斜瞥了倾国一眼,便不再多说什么。

“皇兄,你还是先让娘娘起来吧,地上凉。”

轩辕墨于心不忍的看着倾国说道。

“还不起来?!”

轩辕凌冷冷的对倾国说道,眼神冷若寒冰。

“谢皇上。”

倾国揉着受伤的手腕,吃力的想从地上爬起来,却始终是力不从心,手腕使不上力气。

轩辕墨见状,便站起身来准备去搀扶倾国一把,却不料这猛然的站起来,让脑袋特别人昏沉。

连看向倾国的视线都变得模糊,眼前出现了N多个倾国人叠影。

“王爷,你怎么了?”

在倾国的“担忧”声中,轩辕墨终于抗不住的昏倒了过去。

-----------繁华落碧-----------

看霸王文滴,吃方便面只有调味包木有面,噗!留言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墨,为何一夜之间你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