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我的弃妃! [目录] > 第127章: 墨,为何一夜之间你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穿越:我的弃妃!》

第127章 墨,为何一夜之间你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繁华落碧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王爷,你怎么了?”在倾国的“担忧”声中,轩辕墨终于抗不住的昏倒了。

------------繁华落碧----------

倾国没再理会手腕上的伤,支撑着从地上爬起来,轻轻推了下轩辕墨。

见他没有反应,这才回过身来对着轩辕凌说道:“皇上,他已经昏过去了。”

“来人!”

轩辕凌一招手,便有一群侍卫从暗处走了出来。

为首的正是蓝卫。

蓝卫皱着眉头看着昏倒在地的轩辕墨,不禁暗叹了一口气,真是防不胜防啊。

本以为,不喝酒就能逃过这一劫,却没想到轩辕凌竟然在熏香里添了朵松粉。

看来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启禀皇上,王爷已经昏了过去了。”

蓝卫不动声色的向轩辕凌汇报道。

“嗯。”

轩辕凌踱步来到轩辕墨身边,伸脚踢了他一脚,鄙夷的冷哼了一声:

“你放心,朕不会让你这样就死了,那太便宜你了!”

说着轩辕凌蹲下身子,对着沉睡的轩辕墨说道:

“朕要让你好好看看,朕是怎样彻彻底底的占有倾城!哈哈哈哈!”

阴狠的笑声在大殿里回响。

蓝卫不禁拳头紧握,想起章嫣妮临死前交待自己的事,不由得在心里狠狠的发誓。

嫣儿,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办到,你放心,我就算拼尽了性命也要保护好王爷!

抬头看着大殿上空繁复的雕花,那些浮花好像全部成了章嫣妮的笑脸。

嫣儿,你可以为了他背叛皇上,那我也同样可以为了你而背叛皇上,就算要背负天大的恶名,我也愿意!

“将他拖到密室去,朕要好好款待我的好弟弟!”

狰狞的笑声戛然而止,轩辕凌嗜血的眼神里喷射出怨恨的阴光。

倾国被这阴冷的目光弄得浑身的血液都忘记了流动,甚至还倒流进了心脏,冰冷寒心。

倾国手心冒出一阵阵冷汗,眼前的轩辕凌不是人,简直是地狱的无常,阴狠黑暗。

浑身散发出一种毁灭的危险,逼人心魄。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将人抬下去!”

最先反应过来的蓝卫忙对一群吓呆了的侍卫们喝道!

“是!是!”

侍卫们忙搬起轩辕墨的身子,从后门抬了出去。

倾国紧张又担忧的看着这一边串的事情。

她知道密室在哪里,在轩辕凌的寝宫里,龙床后面有个暗格,打开暗格,就会有道门自动出现。

可是密室里面是什么情形她不知道,而且密室的钥匙只有轩辕凌才有。

怎么办?

倾国焦急的拧着丝帕,却想不出一个办法来救轩辕墨,难道她这辈子真的要跟着轩辕凌?

先不说轩辕凌迟迟不肯立后,自从轩辕颖死后,轩辕凌对她的态度就转了个大弯,完全不像以前那样,事事都依着自己,现在更是动不动就打自己。

想起身上的伤痕,倾国脸上的怒气就怎么都压不住了。

哼!

都是因为倾城,轩辕凌才会这样对自己。

渊倾城,这次,我会让你失去所有!

你就等着吧!

“皇上,恭喜你计划成功。”

倾国笑脸盈盈的说道,手帕娇羞的遮住半边脸孔,只剩下两只如水的眼睛,魅惑的勾着。

“哈哈,那也要多亏了你出的好主意!”

轩辕凌长臂一捞,倾国就落入了他的怀里。

“皇上。”

女子吐气如兰,媚眼如丝,柔得能够挤出水来的声音成功的勾起了轩辕凌身体里最原始的渴望。

一把将倾国抱起,往内室走去:

“终于解决了一件大事,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的享乐一番,莫让良辰美景虚度?”

——————————————————————————————————————————————————————————————————————————————————————————————————

而此时的竹雅居:

“什么?王爷在皇宫喝醉了,皇上让他就留宿在皇宫里?”

倾城不可置信的对着车夫说道。

她一直在门口等着轩辕墨,结果他却在皇宫喝醉了?!

这不可能啊!

他不可能丢下自己在皇宫里留宿的!

难道他有什么不测?

压制住心里的强烈不安,倾城勉强对着羽霖挤出一个微笑:

“既然王爷在皇宫,那我们就回去歇息吧。羽霖,你也早点去睡吧,陪我等了这么久。”

羽霖欲言又止的看着倾城,最后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交待了一下:

“倾城,你也早点睡啊。王爷不会有事的,再说,明天见早上,出征时,全城的百姓都会出来夹道欢送的。到时我们再去和王爷道别。”

“恩,回去睡吧。”

倾城有点恍惚的说道,明天看到轩辕墨该说些什么好呢?

一定要罚他,竟然敢喝醉!

回到空旷的房间,早就习惯了轩辕墨宽敞的怀抱,沉稳的呼吸,现在一个人睡在这么宽大的床.上,

倾城竟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内心涌起一股不安的预感,并且越来越强烈。

将夜明珠拿出来,房间里的光线立刻变得柔和了许多,湿润的光芒,暂时舒缓了倾城的情绪。

想了想,还是找点事情做吧,不然自己又会不停的担忧。

想到这里,倾城去衣柜里找了一张虎皮,轩辕墨说是以前打猎的时候打到的。

因为想要一张完整的虎皮,所以是赤手空拳的和老虎过招,最后生生的将老虎打死了。

抚摸着虎皮顺滑的毛皮,心里又多了一分安定。

轩辕黑甚至都可以赤手打死一只猛烈的老虎,那这次战争自己更是要对他有信心。

重新将虎皮放进衣柜里,本来想做一件衣裳,但是想到虎皮太贵重了,万一自己没有缝好,就太浪费了。

于是挑了一块白色的布料,晶白似雪,倾城从未见轩辕黑穿过白色的衣服,他从来都是清一色的青衣。

想象着轩辕墨穿上白色衣服的样子,肯定是像李白那样的风度翩翩吧。

倾城葱白的手细细的抚上顺滑的绸布。

她仿佛已经看到轩辕墨穿着自己缝的衣服,款款地向自己走来,叠扇轻轻摇曳,衣袂飘飘,发丝飞舞,就像是从国画里走出来一样。

想到这里,倾城便找来针线,细心的缝制起来,好在之前她和小兆学了一点,缝起来针脚才不会显得太过于粗糙。

“啊!”

倾城轻呼了一声,细小的针不小心刺进了手指头里,殷红的血液从指头里流出来,滴落要白色的衣衫上,触目惊心!

倾城慌忙将这一块布料剪掉,又补了一块上去。

在北敛国这么久了,她多多少少也懂了一点北敛国的风水,血滴在白衫上,这是个大凶兆!

呸!

肯定是封建迷信,自己一个现代人,怎么还相信这些?

倾城慌乱的自我安慰道,继续专心的缝着衣衫,仔细的,一阵一线,都是她的满腹深情。

羽霖站在窗边,望着倾城光亮的房间,知道倾城并没有睡觉,暗叹了一口气,今晚又有谁能够睡得着?

晨去点兵,却一直没有回来,深夜皇上召见王爷,王爷那么深爱倾城,而且他的酒量一向是很好的,从来没有醉过,那他又怎么可能在皇宫大醉?

还放倾城一个人独守空房?

所有的迹象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王爷有危险。

羽霖来回的在房间里踱步走着,想起轩辕墨说过的,不要轻易动用伊人醉的势力,那是他们最后一张王牌。

还是等明天的欢送会吧,羽霖摇着头,也上.床去睡觉了。

——————————————————————————————————————————————————————————————————————————————————————————————————

“倾城,昨晚睡得好吗?”

羽霖看着倾城憔悴的眼睛,苍白的脸色,就知道她昨晚肯定没有睡觉。

“我很好,我——”

倾城正要回答,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哟,你们也是来送王爷的?”

踏雪依然是一身火红的装扮,脸上依然是那副高傲的模样:

“你们两个这样站在街头,顶多王爷的马会向你们甩下尾巴,哼,看到那里没?最高的台子,王爷会先在那里祭天,每年都是我陪在王爷身边,今年也不例外,哼!”

说着踏雪便高傲的扬着头向那高台走了过去。

“羽霖,等下王爷会去祭天吗?”

倾城回过头来问着羽霖。

她们两个站着的位置是礼官安排的,在众多官员中的角落里,并不起眼。

“别担心,祭天过后,王爷肯定会来找你的。”

羽霖柔声安慰着倾城,这才发现她紧紧的抱着一个包袱。

“给王爷的?”

肯定的语气,不问就已经知晓了答案:

“王爷要是知道你昨晚一整晚的给他缝制这个,他会很心疼的。”

羽霖无奈的说道,继而又自嘲地笑了一下。

和倾城相比,自己对王爷的爱还是不够了深吧。

自己在不知道王爷安危的情况下,还能呼呼的睡得那么安稳,倾城却是一整个晚上都在赶制这个。

羽霖欣慰的露出一个笑容,有一个这样爱王爷的人,她也替轩辕墨高兴。

“王爷来了!”

从群中掀起一阵欢呼,只见穿着盔甲的轩辕墨庄重的走上了高台,身边跟着笑魇如花的踏雪。

倾城看到踏雪一脸挑衅的朝自己笑了一下,只是轩辕墨却没有看向人群中的任何人,径直的向祭祀高台走去。

沉重的盔甲发出清脆的声响,轩辕墨整个人都被盔甲包裹着,包括他的脸,只露出一双犀利的眼睛在外面。

一切都顺利的在进行,祭天,皇上赐酒,各官员上前祝愿……

唯一的是,大家好像都忘了倾城和羽霖这两个人。

最后轩辕墨翻身上马,一行军队浩浩荡荡的准备离去。

“王爷!”

见轩辕墨根本没有理睬自己的意思,倾城终于忍不住的跑到了轩辕墨的马前。

-------繁华落碧---------

今天睡到自然醒,吼吼,爽歪歪,,,下雨了,,,天气冷死了,大家要注意保暖额,,,

……本章完结,下一章“ 蓝卫的暗中相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