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我的弃妃! [目录] > 第149章: 重逢与解毒

《穿越:我的弃妃!》

第149章 重逢与解毒

繁华落碧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要恨就恨轩辕凌,是他给你下的药,我说过,我一定会得到你的!”

---------------------------繁华落碧--------------------------------

“倾城,我要得到你,不惜一切代价的得到你!”

“嘭!”

正在这个时候,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重重的砸落在地上,扬起一阵尘土。

妖月还没抬头,就感觉到了来人满身的杀气腾腾。

轻轻点住倾城的穴道:

“小楼,等我解决了他再来,你忍着点。”

便起身下床,抬眼便看到了外面瘫倒在地的随从,不由得暗骂了一句:

“一群废物!”

“你是护卫军?”

打量了一下男子身上的侍卫服装,感受到男子强烈的气场,妖月不禁好奇的问道,护卫军怎么会忤逆轩辕凌的意思呢?

“放了她!”

男子只是一脸阴鸷,冷硬的语气让妖月猛的想了起来:

“你是晨!你还杀了我的四大护法!你怎么在这里?!你混进护卫军里,就不怕我向轩辕凌告发你?!”

“你废话太多了!”

晨见被他认出来了,也不再多说什么,提起软鞭便袭向了妖月,凌厉的鞭子夹杂着呼啸的风声。

妖月也不敢大意,“倏”的拔出挂在床头的剑,芒白的剑身在并不宽敞的房间里散发出卓目的光泽。

很快,芒白的剑光的暗黄的鞭影便交织到了一起,两人都小心的避开床上的倾城,以免伤到她。

倾城被妖月点了穴道,毒素虽然逼得自己难受,但是意识已经渐渐的清醒。

不由得一阵着急,晨出现在这里,那墨呢?墨一定就在附近!

想到这里便摒气凝神,以便冲破那穴道,就像上次被轩辕凌点住穴道一样,都是可以冲破开来的。

屋内一阵凌乱,凳椅都被两人强大的内力吸附上了空中,在空中悬浮着,摇摇欲坠。

倾城焦急的听着房内的动静,只听到“噗”的一声,衣帛被撕裂的声音,还有空中的凳椅碎成很多块的爆炸声。

房内的打斗越来越激烈,桌上的茶杯被晨卷起,击向妖月,却被妖月巧妙的躲闪了开来,茶杯就这样直愣愣的朝着倾城的面门击来。

晨和妖月两人都急忙掌风扇向茶杯,只听“嘭”的一声,茶杯脱离了原来的轨迹,并没有撞向倾城,而是撞到了旁边的床柱上。

晨和妖月还没来得及缓一口气,便又纠缠到了一起,只是他们都忽视了床上的情况。

已经凉秀透了的茶水全部洒在倾城的脸上,甚至有茶杯的碎片还划破了倾城的手臂上。

冰凉的茶水让倾城的意识清醒了一大半,手臂上的疼痛刺激着倾城加快了穴道的冲破。

狭小的空间让晨的长鞭没有得到更好的施展,但是妖月和长剑舞得游刃有余,晨渐渐的占了下方。

只听“噗”的一声,晨的身上又多了一个伤口,长长的血痕在衣服上晕染成烂漫的血红。

手一用力,长鞭依旧朝着妖月挥去,妖月也不躲闪,而是挥剑迎向晨的长鞭,以这种同归于尽的方式撕杀着。

两人侧身躲过对方的武器,同时空出的手狠狠的击向对方。

沉闷的碰撞之后,两人都分了开来,妖月往后面退了十几步才勉强站住,手捂着胸口被击中的地方,愤恨的看着晨。

晨只住后面退了五步,但是他却“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勉强扶着桌子才能站定稳妥。

没来得及缓解内伤,晨便不要命的似的,扬鞭向妖月袭去。

“好一条忠心的狗!”

妖月不屑的骂了一句,也不得不提剑迎了上去,两人又撕杀到了一起。

倾城余光看着晨不顾身上的不断流血的伤口,一次又一次的挥鞭袭向妖月。

不由得心里一阵愧疚,同时也感到欣慰,轩辕墨有一个对他这么忠心的侍卫也是一种荣幸吧。

随着“嘭”的一声巨响,晨被妖月一牚击飞倒在地上。

“我们倒是可以好好的打一场,只是我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今天就送你一程!”

妖月看着重伤在地的晨,叹惜着说道,眼底划过狠狠的杀意。

晨看着帷幔后面倾城模糊的影子,挣扎着想起来,可是胸口的重创却让他提不起力气。

只得黯然的在心里说了声:“王爷,对不起,晨无能为力。”

倾城看着妖月长剑扬起,准备刺向晨,在心里焦急的大声喊了一声:“不!”

紧接着丹田处一股源源不断的力量涌出,冲破了被暏住的穴道,那股强大的力量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内。

手脚得到了释放,情急之下,倾城猛的一掌击向妖月。

妖月正是背对着倾城,准备一剑结束了晨,再和倾城慢慢温存,却没想到的后背受到了重重的一击,

加上刚才和晨的撕杀中已经耗费了大量的体力与内力,已经没有多少功力来抵抗倾城这一掌了。

强大的震动让他手中的剑都握不住的掉落到了地上。

倾城眼疾手快的冲上去捡起地上的剑,架在妖月的脖子上,冷冷的说道:

“我不想杀你,你最好放了我们俩个,否则我手中的剑绝不会留情!”

妖月紧捂着胸口,脸上是的表情是一脸的痛楚:

“小楼,你每次都是这样用剑指着我的,可是以前你都没有真正杀我。”

“那是以前,我已经不是你的小楼了,我是骠骑王妃,渊倾城!”

倾城一字一顿的说着自己的名字,她不管之前的渊倾城和妖月有什么关系,她现在只想见到墨,她也一定要救晨。

手上的力度加深了一分,剑身刺入了妖月的脖子里,一道血流涌了出来。

想到这些天来,都是他每天来烦自己,让自己在这深宫里不再烦闷。

但是晨也是一定要救的!

倾城只得狠狠心,真气汇聚于掌心,一掌击向妖月。

“碰!”

妖月本来就受了重伤,在倾城的掌风下,完全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飘落到地。

倾城这才转过身来“晨,你怎么样?”

“我没事。”

经过刚才短暂的休息,晨的内伤已经得到了初步的修复,便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但是倾城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她焦急的握着晨的双臂:

“晨,轩辕墨在哪里,他怎么不来救我?!是不是他出什么事了?”

晨正在想要怎么开口,倾城却已经急不可耐的问着了:

“羽霖呢?她去省城找你了,你有没有联系到她?轩辕墨人呢?”

倾城因激动而显得语无伦次,晨等倾城慢慢的冷静下来,这才开口说道:“我带你去见王爷!”

便带着倾城从侧门走了出去。好在夜色很深,宫宴还没有结束,大家都在大殿上,路上的人也没有几个。

晨勉强施展着轻功来到轩辕凌的寝宫外面。

确定了里面没有人,这才将倾城带了进去,径直来到了密室。

~~~~~~~~~~~~~~~~~~~~~~~~~~~~~~~~~~~~~~~~~~~~~~~~~~~~~~~~~~~~~~??

“皇上,你好好休息。”

倾国将咳嗽不止的轩辕凌扶回房间,太医们忙替轩辕凌把脉,诊断。

“金太医,怎么样啊?”

倾国焦急地询问着为首的太医。

“回娘娘,皇上只是最近操劳太多,才导致肺部气血淤积,并没有什么大碍,待微臣开几副药方给皇上服下,不出几日,便可痊愈。”

太医给倾国投了一个会心的眼神,对着轩辕凌说道。

倾国满意的点点头,金太医是她父亲手下的谋士,并且好赌,好色,他有很多把柄在倾国的手上,

这次倾国正是以此来要挟他,替皇上诊断的时候,就说皇上的病情没什么大碍。

“小林子,还不快去随太医抓药?”

倾国严厉的对着一旁的小太监说道。

“皇上,喝了药,就早点休息吧。”

倾国细心的给轩辕凌盖好被子,轩辕凌脸色苍白的问着倾国:“爱妃,你要去哪里,夜色已晚,你不陪朕就寝?”

“皇上,浩夜使者那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臣妾带些人过去看看。如果咱们的计划成功了,我们就可以以此要挟他,将和战的主动权转到我们的手上!您就安心睡个好觉,我马上就回来。”

倾国在轩辕凌额上轻轻吻了一下,便走了出去。

事实上,她并没有带人,而是一个人去了妖月的方夼殿,她更想一个人看看倾城是怎样的狼狈。

夜,凉如水,没有一丁点的月色,路上只有几个巡逻的卫兵。

倾国也不觉得有什么害怕,随着离方夼殿越来越近,心里也不由得得意了起来。

我的好妹妹,你现在在干什么呢?

~~~~~~~~~~~~~~~~~~~~~~~~~~~~~~~~~~~~~~~~~~~~

来到院门口,倾国却被此时眼前的场景给吓了一跳。

只见众多侍卫都瘫倒在地上,嘴里冒出不断的呻吟声,显然是被高手给打的。

倾国自知事情出现了变故,忙跑向妖月的卧房,只见房间里一片凌乱,到处都是打斗后留下的痕迹,连房门都被拆了开来。

“使者?”

倾国看着倒在地上的妖月,忙将他扶了起来:“发生什么事情了?什么人竟敢在皇宫里打伤使者?”

妖月眼神迷离,并没有理会倾国的问话,他此时只能分辨男人还是女人。

反手握住倾国的手,感受到手臂的纤细的嫩白,这才笑着就了句:“女人。”

“使者?”

倾国奇怪的看着妖月。

“你想于什么?!”

意识到妖月的动机,倾国忙吓得大声的吼道:“我是北敛国的贵妃,你敢对我做什么事,我灭了你们浩夜国!”

~~~~~~~~~~~~~~~~~~~~~~~~~~~~~~~~~~~~~~~~~~~~~~~~~~~~~~~~~~~~~~~~~~~~~

【密室里】

倾城忐忑的跟着晨穿过一条条幽暗的走廊,一想到就要看到轩辕墨了,内心无比的激动,又充满了忐忑。

轩辕凌将她的墨关在这么阴暗的地方,不知道是怎么的折磨他。

“娘娘,进去吧。”

来到最深处的一个暗房里,晨便宜在门口停住了,而是让倾城一个人进去。

倾城整理了下衣襟,将晨给自己的衣衫裹紧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便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她以为自己此时已经是非常狼狈了,却没想到再见到轩辕墨的时候,他会是这个样子。

只见轩辕墨也如她一样忐忑的站在那里,两只手不安的揉搓着身前的衣服,身上的衣服凌乱破烂不堪。

身上的血迹斑驳,晨已经替他解了锁,但是还是能隐约看到手腕上的勒痕。

倾城不禁心痛的泪水涌出了眼眶:

“你要站在那里把你的衣服搓烂吗?”

“倾城~”

轩辕墨这才哽咽着唤着她的名字。

“墨!”

倾城再也忍不住的奔向轩辕墨,不顾他身上的血迹斑斑,紧紧的抱住他,泪水婆娑的涌出眼眶:

“我就知道你没有死!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我的!呜呜!”

轩辕墨也紧紧的抱着倾城,闻着她身上的芳香,这重逢,就像做梦一样,让他们害怕醒来。

“墨,我是不是在做梦?”

将脸埋入轩辕墨的怀里,倾城这才不敢置信的问道。

“不是做梦,是真的,你摸摸我的脸,你看!”

轩辕墨将倾城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柔声的说道。

雪凝丸的香味逐渐漫延开来。

清新的香味,让轩辕墨逐渐清醒了过来,意识到倾城有孕在身,便放开了倾城。

谁知道他的嘴唇刚离开,倾城便不可抑制的抓紧他,不肯放手。

看着倾城迷离的眼神,轩辕墨不禁感到诧异,伸手替倾城探了下脉博,不禁愤恨难忍:“该死的!他们竟然给你下魅药?!”

------------繁华落碧-------------

币币又可耻的这么晚了才更,今天补考,呜呜,让人措手不及的补考,惭愧啊,上个学期没过。临时抱佛脚的看了一天的书,囧,今天不想睡,好好码字,争取明天上午全部更完!!!

……本章完结,下一章“ 重逢与解毒(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