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我的弃妃! [目录] > 第158章: 大结局(完)

《穿越:我的弃妃!》

第158章 大结局(完)

繁华落碧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进去吧!”

轩辕墨并没有多做解释,蓝玄也猜到了些许,只有轩辕家的皇子的鲜血才能打开这扇门,那妖月——

------------------------繁华落碧----------------------------

两人刚一走进去,就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后面的石门自动的闭合了。

紧接着像是有人操控一般,甬道上方的墙壁上,砖头松动。

翻转了开来,露出了镶有夜明珠的一面。

漆黑的甬道里,立刻变得明亮了起来。

蓝玄看着上方的夜明珠,忍不住的擦了下额头上的汗。

看着轩辕墨疑惑并带着询问的目光。

这才解释道:“刚才上面翻动的时候,我还以为有什么暗器要朝我们袭来,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

“我也是!”

轩辕墨只是淡淡的说道,语气清冷,没有半点感情。

“你从没来过这里?!”

蓝玄不禁惊呼了起来。

“这是只有历代帝王才能知道的秘密,我也是当了皇帝之后才在卷宗里知道的。关于那个开门的口诀,你以为谁都可以来吗?”

轩辕墨冷冷的说道,便开始摸索着向前走,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

蓝玄心里有着更大的谜惑了,但是他并没在多说,只是跟着轩辕墨走一步退三步的走。

终于他们又退到了门口,看着蓝玄焦急的目光,轩辕墨冷静的说道:

“我比谁都担心倾城,但是这甬道必须走三遍才能走出去!什么都别说了,快跟着我走!”

~~~~~~~~~~~~~~~~~~~~~~~~~~~~~~~~~~~~~~~~~~~

“你的墨让我失望了,现在还不来!”

妖月看着被绑在柱子上的倾城,嘲讽的笑道:

“不会是和倾国在温柔乡里不肯来了吧?”

“哼!”

倾城狠狠的瞪着妖月,那眼神仿佛要将他的肉一块一块的剜下来似的!

刚才要不是看着他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受伤,才去替他包扎背上的伤口,结果他竟然趁此机会打晕她。

还将她带到了这么个鬼地方!

还将她双手绑在这根圆柱上。

虽然这个柱子好像是她喜欢的黄金做的。

“怎么,你不喜欢这里吗?”

妖月伸手抚摸着身后的墙壁,他高大妖魅的身影在金灿的墙壁上映射着迷人的影像。

“不是说女人都爱珠宝吗?你的姐姐可是最爱这些东西了!”

妖月得意的指着地上成堆的珠宝向倾城说道。

“那是我姐姐,不是我!”

倾城不再理会他,只是抬头打量着这个大殿。

金壁辉煌的大殿,有一整座礼堂那么大,四周的墙壁全部都是用金砖堆砌而成。

脚下的地毯也是用金线织成的。

就连自己身后的这根柱子,也是十足的黄金。

手指碰触在上面,冰凉坚硬。

地面上放了很多箱子,每个箱子都打开,里面全是珍奇的珠宝,金条,宝石……

倾城不禁暗叹,这个国家,该是多么的富有!

难道这里就是北敛国的国库?

可是国库怎么会有龙椅呢?

没错,是龙椅!

大殿的布局和早朝的大殿是一样的,拾阶而上,是一张明亮的龙椅。

龙椅的全身都布满了繁复的条纹,仔细一看,竟然是一条条张扬的龙。

龙的眼睛闪着熠熠的光芒。

冷冽的盯着他们这两个闯入者。

倾城竟然会不自觉得打了个寒战,不敢去看龙的眼睛。

倾城这才意识到,整个大殿只有头顶上方有一颗细小的夜明珠,散发着轻柔的光芒,其他的光泽全部来源于黄金自我反射出来的光泽。

这样也好,不然这么多金灿灿的黄金,一定会刺痛人们的眼睛,而更重要的是。

这些黄金柔和的光芒,竟然不会让人产生将它们夺为已有的浴望。

倾城不禁看着那端庄的龙椅一阵感叹,这样一个宝地,竟然可以让人没有任何浴望。

也不知道设计者该是如何的构思精巧啊!

再看向妖月,倾城不禁瞳孔都放大了!

只见妖月身后的墙壁上,一条巨大的龙浮现在墙壁上。

全身的鳞片闪着灼目的光泽,让人不敢正视。

难怪妖月要背对着这条龙的雕像,敢情他是不敢正视啊!

龙的瓜子有力的勾着,仿佛是看到了猎物时的一触即发。

龙头完全从墙壁上浮了出来,尖锐的牙齿,强劲的龙须,还有那犀利的眼神。

警惕的打量着倾城,倾城不禁心里咯噔了一下,仿佛这条龙不再只是一个浮雕,而是有了某种生命,一种灵性。

甚至它已经知晓了自己的所有底细一般。

甚至连自己是穿越过来的都知道。

巨龙警惕的盯着倾城,仿佛她是一个强行进入它这个世界的敌人,眼神凌厉与敌忾。

倾城呆呆的盯着龙的眼睛,像是被摄了魂一般,眼神慢慢的失去了焦距。

感觉到了倾城的异样,妖月忙伸手一掌将倾城扇醒。

“别去看那条龙!它是有灵性的!”

回过神来的倾城这才缓缓的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

“这是皇陵的心脏地方——轩辕皇室的龙脉!”

一个声音冷冷的响起,倾城倾刻间像是被什么东西抽空了一般,大脑忘记了思考。

只是呆呆的望着来人。

“倾城,你有没有受伤?!”

倒是蓝玄焦急的声音将倾城从思绪里拉了出来。

“墨!”

倾城艰难的吐出这个字,便哽咽着急切的说道:

“我没事,你怎么来了?这是妖月的圈套!你怎么这么傻啊?!”

“倾城!你没事就好!”

轩辕墨饱满的语气里全是担忧,他本来就好多的话想说,想和倾城解释,想告诉倾城,他和倾国是个误会。

想告诉她他才是孩子真正的爹!

可是真正看到倾城,看到没有受伤,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简单的说了句“你没事就好。”

便痴痴的看着她。眼神柔得能化出水来,恨不得将她揉进心里!

“轩辕墨,你别过来!”

妖月将剑横在倾城的脖子上,语气恶狠狠地威胁着轩辕墨。

“过来我就杀了她!”

轩辕墨只好站在那里,不敢轻举妄动!

手中的剑紧握着,随时准备着一场恶战!

“你想要什么?朕都可以给你!”

轩辕墨冷冷的盯着妖月,他知道妖月不会杀倾城,但是怕他失手伤害到她!

“哪怕是这整个天下吗?你好不容易统一的三国?”

妖月不屑的问道。

“是的。朕只要倾城!”

轩辕墨沉思了一下,便慎重的说道。

“你看到了吗?哈哈哈哈!”

突然妖月失控的说道:

“我身后就是龙脉,你信不信我一掌可以击碎这条龙!到时看你这条没有了龙脉的龙要怎么飞腾!”

妖月的眼底是倾城从未看到过的杀戮,恨意,还有决绝。

连倾城都不禁被他的悲痛所感染,仿佛心底被锥子在一下一下的锥着,钻心的难受。

“弟弟!”

突然轩辕墨开口说道,却是在唤妖月为弟弟!

“别这么叫我!你们不配!”

妖月失控的朝轩辕墨怒吼道,手中的剑不住的颤抖。

倾城只觉得脖子火辣辣的痛,立刻有炽热的气体从脖子处流了出来。

倾城这才醒悟过来,妖月的剑竟然割破了她的脖子。

“不要伤害倾城!她是无辜的!”

轩辕墨不禁大声的请求道。

“怎么?你心痛了?!”

妖月凄凉的笑道:

“当时你们伤害我母妃的时候怎么就没有一个人出来替她说话?!”

提起他的母妃,妖月放在倾城脖子上的剑不禁又加重了力度。

“轩辕月!月妃娘娘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轩辕墨大声地叫着妖月的真实名字,轩辕月!

“别这么叫我!我不姓轩辕,这么肮脏的名字,我才不要姓!”

妖月对着轩辕墨大声的吼道!

轩辕皇室逼死了她的母妃,称她和母妃是妖孽!

他便索性更名为妖月!

妖月激动的再次将倾城的脖子割深了,鲜血缓缓的流了出来。

倾城只得忍着不让轩辕墨担心。

“想要我放了她吗?”

妖月得意的打量着轩辕墨痛心的表情,这才缓缓的说道:

“只要你朝我跪下,我就不再折磨她了。否则我就杀了她!”

“啊!”

倾城最终疼痛难忍地哼了一声,脸上的汗水不断的划落了下来。

让她痛苦的不是脖子上的伤痕,而是肚子!

孩子在她的小腹里不安的踢动着,每动一次,倾城的小腹就犹如有人用刀子在一刀一刀的剜那里的肉似的。

“倾城!”

轩辕墨焦急的呼唤着,倾城迷离的意识这才回复了一点,向轩辕墨挤出一个安心的笑,艰难的说道:

“我没事,我很好!不要!”

“我数三下!”

妖月已经完全被仇恨麻痹了心智,狠狠的说道:

“一!”

“不要!”

倾城大声的朝着轩辕墨喊道。

她不愿轩辕墨为了他像这样的人下跪,她不要!

轩辕墨脸色发青,脸上的青筋劲暴,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杀了妖月。

可是倾城在他手上,不能轻举妄动,而且母妃也曾经交待过自己。

“二!”

妖月大声的数着,手上一用力,倾城只觉得自己的脖子又有鲜血流了出来。

可是她都不在意,就算要她死,她也不在意,只要别让轩辕墨下跪!

他是高高在上的皇上,他是九五至尊,他那么尊贵的人,不可以下跪!

“咚!”

轩辕墨手中的剑咚的掉落在地上,在这满是黄金的大殿里发出狰狞的回响。

“不要!我不值得!”

泪水无声的滴落在地,倾城早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轩辕墨,不要朝他下跪,不值得!”

倾城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朝着他吼道,泪水早已遍布了脸庞,心痛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就在刚才,她还在怀疑他,怀疑他的爱,怀疑他对自己的真心。

现在他却为了自己宁肯向妖月下跪,她不要他放下自己的尊严。

轩辕墨伸出手,隔空轻轻的扶去倾城脸上的泪水。

柔声的说道:“值得的!别怕,我在这里,我们都会没事的!”

“三!”

妖月继续数着。

“咚!”

轩辕墨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朝妖月跪了下去,双膝碰到地上的那一刹那。

倾城的泪水滚滚的从眼眶里流落了下来。

脑海里只有那句“值得的!”

“值得的!”

“别怕!我一直在这里!”

他总是用着他自己的方式让她安心,给她想要的温暖,与安全感。

倾城缓缓的闭上眼睛,不愿意看到轩辕墨此时的样子。

虽然她知道轩辕墨就算是跪着,也同样掩饰不了他身上的那种高贵的气息。

泪水滴落在黄金铺成的地板上,绽放出凄凉的花瓣。

有这样一个人,他可以放下他所有的骄傲,放下他所有的尊严,放下他所有的面子,放下一个帝王的身份。

朝他最恨的人下跪,只为了保护你的安全。

有这样一个人,夫复何求?!

蓝玄不忍的别过头,轩辕墨倔强的跪在冰冷的黄金铺成的地板上,背脊挺立。

虽然是跪着,却依然有着不可侵犯的高贵,虽然他放下了一个帝王,一个男人的尊严。

可是他却赢得了另一种尊严,这种尊严叫做挚爱!

月握着剑的手不由得慢慢的落到了地上,这一刻,他终于明白。

自己对于倾城的感觉真的不配叫爱,爱的只是她身上映射出来的自己的影子。

他一直爱的只是自己,对于轩辕墨,他真的没得比。

“你真的跪下了?”

妖月颤抖着身子问着。

“那你说我现在在这里是躺着吗?”

轩辕墨冷冷的说道,看着妖月放下了剑,这才松了一口气。

剑从脖子上拿开的时候,倾城这才得以大口的喘着气,望向轩辕墨的眼神里充满了柔情,与满胀的幸福。

突然,手指碰触到一样东西,倾城不由得精神一振。

是那片竹叶,竹叶的边缘锋利的划伤了倾城的指腹,倾城却是尤其的高兴。

暗自汇聚内力在竹叶上,悄悄的用竹叶的边缘一点一点的去割开捆着自己的绳索。

“我不会伤害倾城,因为我被你这种爱折服!”

蓝玄落寞的喃喃着,显然他所受到的震撼不见得比倾城要少。

“可是我也放不下对你们的恨!”

妖月突然转生厉声的说道,剑锋直指墙壁上的那条龙。

“传说轩辕皇室的荣盛和这条龙脉是分不开的,如果我毁了龙脉,轩辕皇室还能荣盛多久?”

说着妖月便挥剑欲向那条龙砍去!

“不要!”

轩辕墨忙大声的制止道:“这整座后山都是因这条龙脉而生的,毁了它,我们都出不去的!”

“我恨所有姓轩辕的!”

妖月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不就是想要保住你这个皇帝的位子吗?”

“我只想倾城和我的孩子安全!”

轩辕墨从地上站起来,冷冷的说道,手中的剑直指向妖月。

但还是不敢太靠近,因为倾城在那里,他不敢轻举妄动!

倾城的手腕动了动,心里有点急,但还是努力的用在内里灌输下变得锋利的竹叶来回的切割着绳索。

“那今天我们就死在一起吧!你要敢阻止,我就杀了倾城!”

妖月一手将剑横在倾城的脖子上,另一只手挥剑欲斩向龙脉。

轩辕墨想去组织,无奈倾城在他的手上,只得顿在那里。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倾城的手上一松,手上的绳索便被割断了。

好在妖月照顾到她的肚子,只绑了她的手。

恢复自由的倾城一掌重重的劈向妖月,没有丝毫的犹豫。

“噗!”

妖月正在集中注意力在轩辕墨的身上,没想到倾城会从背后袭击了他一掌。

不由得被倾城一掌击得跌落在地。

轩辕墨见状忙冲上来扶着摇摇欲坠的倾城。

蓝玄已经和妖月打斗到了一起。

“墨!”

倾城抱着轩辕墨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倾城!”

轩辕墨也是紧紧地抱着她:“我差点以为我就要失去你了!”

“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不该误会你和姐姐!”

倾城只是一个劲的道歉,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她心中的愧疚与感动。

“倾城。”

轩辕墨揽着倾城的肩膀对着她说道:

“你知道吗?这个孩子的父亲真的是我啊!”

声音中透着无比的喜悦,与无奈。

是啊,兜兜转转了这么久,他们才知道事情的最后真相。

“那天你中了妖月的魅药,替你解毒的是我!

可是当晚太黑,寺庙里风很大,点的火都被风吹掉了。

而你又急急的走掉了。

匆忙中落下了你的丝帕。

而我根据这丝帕找到你姐姐,才会以为当时那个人是你姐姐。

后来蓝玄才告诉我,你的所有东西都是你姐姐不要了才给你的!

该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我到现在才找到你!”

轩辕墨欣喜的对着倾城说道,眼神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倾城在他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释怀的面容,还有风雨后的彩虹。

“你快去帮蓝玄吧。”

蓝玄和妖月依然在拼命的打斗着,只是蓝玄慢慢的占了下风,倾城忙让轩辕墨去帮忙。

“恩。”

轩辕墨将倾城放在柱子后面,以免等下剑气伤害到她。这才加入了战斗。

因为轩辕墨的加入,妖月很快就有些力不从心,加上一开始和倾城拼掉了大量的内力,而且还被内力反噬,并且保护倾城时被气旋所伤。

“嘭!”

轩辕墨一掌击在妖月的胸前,妖月便猛的撞到了墙壁上,紧接着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飘飘然的坠落在地。

“噗!”

妖月胸口一阵发闷,浓烈的血腥味涌入嘴里,张口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想要支撑着站起来,却提不起半点力气。

“你可知道?你的母妃死的时候是含笑而死的?!”

轩辕墨叹了一口气,这才缓缓的回忆道:

“你的母妃和我的母妃在宫里是好姐妹,两人平时来往非常密切。”

大家都察觉到轩辕墨再一次说了“我”,而不是“朕”,他只有在自己最亲最在意的人面前才会这样称呼。

妖月看向轩辕墨的眼神也不再是那么的仇恨,而是安静的听着他的解说。

轩辕墨这才接着说道:

“我的母妃性格温婉,与世无争,不和其她的嫔妃们争宠,是她的就是她的,不是她的她也不强求。

你的母妃生性聪颖,深受皇上的喜爱。

自然就引起众人的嫉恨,所有就有人传出谣言,说你的母妃是妖孽,用了什么妖段子来迷惑皇上。

当时正好浩夜国也来进攻北敛国,边疆吃紧,又加上臣子们的一致进谏。

父皇决定带上月妃娘娘去御战亲征。

但是月妃娘娘拒绝了,如果这样,只会更加陷先皇于不义。

当时皇后娘家的势力强大,如果没有皇后的支持,先皇这江山,只怕要用更多的御战亲征才能换来。

月妃娘娘不忍众将士和百姓们饱受战乱的困苦,便在先皇走后的第二天,主动在那些大臣们面前饮毒自尽。

前一天晚上,她来找过我的母妃,只是求我母妃好好照顾你。

可是你却固执的私自离开了皇宫,我母妃一直都在找你,我也在找你。

我母妃交待我,找到你之后,一定要照顾好你,因为她在你的眼睛里发现了一样东西,毁灭性的仇恨!

母妃说,找到你之后,将这个给你。

这是月妃娘娘的遗物,要我告诉你,你的母妃爱你!

也同时深爱着先皇,她必须这么做,月妃娘娘说,想求你的原谅,让你放下仇恨。因为她其实很快乐!”

说着轩辕墨掏出一个锦囊,递给了妖月。

看的出锦囊在轩辕墨的身上携带了多年,边角处有点磨损。

妖月颤抖着手接过锦囊,艰难的吞了口口水,这才解开锦囊。

当看到里面的东西时,泪水终于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这是倾城第一次看到这个平时只知道嬉皮笑脸的妖孽流眼泪,

妖月将脸埋在手掌里,泪水从指缝间流出。

肩膀上下的颤抖着,隐忍而悲痛。

锦囊里是一缕头发,细腻简短,应该是小孩子的胎毛。

没想到轩辕墨将妖月的胎毛带在身上这么久,今天终于可以还给它真正的主人了。

突然大地猛的摇晃了起来,倾城一不小心没站稳,轩辕墨忙扶住她的腰。

“遭了!”

轩辕墨大声的说道:“刚才将妖月击到了龙脉上,龙脉受损,这里就要塌下来了!我们快走!”

说着便匆忙往来的路上跑去。

倾城看到妖月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可是却使不上力。

“墨!”

倾城紧紧地抓着轩辕墨的袖子,示意到。

轩辕墨这才将倾城交给蓝玄:“照顾好她!”

便向妖月冲了过去。

“不要过来!”

妖月忙向轩辕墨吼道。

事实上,上面的金砖一块一块的往下掉落,地面裂开了一条大缝,横亘在妖月和他们之间。

妖月也不想轩辕墨为了救他而冒着个险。

“我一定要带你走的!我们是以家人!”

轩辕墨脚尖一点,施展轻功跨过那条大缝。

来到妖月面前,背起他。

“快走!”

汇合的四个人忙往外面跑着,只有倾城不知死活的说道:

“能死在这黄金堆里,我也无憾了!”

轩辕墨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胡说什么!快走!”

大殿内的金砖不停地往下掉,他们不停地躲闪着,终于来到了进来时的甬道里。

可是大门却紧紧地关闭着,任凭轩辕墨滴多少的鲜血都不能打开。

“别浪费血了!”

倾城心痛的说道。

靠在墙壁上重重的喘着气。

“别怕!我们一定能够出去的!”

轩辕墨揽着倾城,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妖月,你知道怎么出去吗?”

倾城焦急的问着妖月。

大殿那边已经完全坍塌了,只有这条甬道,可是也快坍塌到这里来了。

空气也越来越稀薄。

“我也是第一次来。”

妖月无奈的说着。

稀薄的空气让他的脸色更加的苍白,再不出去,只怕他不能坚持多久了。

“试下我们两个人的血吧!

或许先祖早就料到了我们会兄弟一起来,他们一直要求我们要团结和睦,不要有杀戮!

我们两个人的鲜血或许才是出去的密匙!”

轩辕墨冷静的说道,也只有这样一试了!

两人的鲜血缓缓地滴落到了洞口,四个人都紧张的看着那扇石门。

“咯咯!”

石门转动的声音,机关启动的声音,一同想起。

四个人的脸上都是不可抑止的喜悦。

待走出石洞后,望向身后沉寂的后山,槐树还是那样的魁梧,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成功了!”

倾城开心的抱着轩辕墨说道,见妖月也眼里噙着泪水。慎重的叫了一句:“哥!”

“哎!”

轩辕墨也脆生的应答着,重生的喜悦让他们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

“和我们会皇宫吧。”

轩辕墨向妖月邀请道。

“不了,哥,经历这件事情,我也意识到了真爱的宝贵。我想出去,去找我自己的真爱!”

妖月看着倾城,愧疚的说道。

“恩,那我就不勉强了,你找到了,记得带她回来看我们啊!”

轩辕墨便也不多做挽留,知道他心意已决。

好在这么多年来的仇恨已经化解了,他之后也会获得轻松快乐吧。

“墨。”

倾城犹豫了再三,还是问出了心里的那个问题。

“怎么啦?”

轩辕墨柔声的问道。

“你是喜欢现在的我,还是那晚那个身中魅药的女子?”

倾城紧咬着嘴唇,紧张的问道。

“你说呢?”

轩辕墨埋怨的将她压在身下:“我若是更加喜欢那晚的女子,那我当时就封倾国为后了。”

“嘿嘿。”

倾城这才轻松的舒了一口气,开怀的笑道。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事情,别让如此良辰美景虚设?”

轩辕墨炽热的气息喷洒在倾城的耳边。

一时间,满是旖旎,月光羞涩的躲进云朵里,洒下一地的幸福……

——————————————————————————————

(终于完结了,感谢大家一路相伴,深八度鞠躬!)

关于这个“金屋”,是币币一直以来的梦想,希望住在一个金砖砌成的房间里,箱子敞开着,里面装满了珍珠与翡翠。

哈哈,今天居然把它给写出来鸟,激动啊!

明天有轩辕墨的番外,有墨墨小时候小正太滴样子,还有倾城的孩子,还有渊倾国的下场…同样精彩不容错过哦!

另,打个广告,推荐好友纳兰初晴的《斩情丝:第一皇妃》http://novel.hongxiu.com/a/256362//

还有币币即将开坑的新文,大概明天开坑《霸爱:总裁的面具新娘》请大家多多捧场……

正文字数已够,一万一,把我吓了一跳,本来想做两章发的,算了,懒得分了,嘿嘿。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

……本章完结,下一章“001母妃,为何大家这么讨厌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