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我的弃妃! [目录] > 第70章: 我赌你的肚兜是大红色的,他赌你的是蓝色的

《穿越:我的弃妃!》

第70章 我赌你的肚兜是大红色的,他赌你的是蓝色的

繁华落碧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羽霖姑娘,我和我家兄弟打赌,我赌你的肚兜是大红色的,他赌你的是蓝色的,你的到底是什么颜色,不如让大家看看。哈哈!”

下面的人都笑了,有的人吹着口哨,等着看羽霖会怎么办。

“你!”

羽霖冲过去狠狠的扇了姜公子一个耳光,说道:“将他扔出去!”

“羽霖姑娘,不过把你的肚兜拿来拍卖,我绝对用最高的价格买下来!”

猥琐男依旧不依不饶的说道,他练过武,力气非常大,护院们都拦不住他,只好任由他往舞台中间的羽霖走去。

眼看男子越来越近,羽霖被逼到舞台的一角,老鸨子忙过去拉住猥琐男。

“姜公子,请您自重!”

“太过分了,这个臭男人!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欺负羽霖!”

倾城愤怒的骂道,只恨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帮不上什么忙!

“别急,再等等!”

蓝玄倒是不急不忙,仿佛这是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只要不是有人欺负倾城,他也不会去多管闲事的。

“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羽霖的处境啊,她一个姑娘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倾城焦急的说道,满心的愧疚。

都是自己提出这样的馊主意,要不是自己硬是要见羽霖一面,羽霖现在还呆在闺房里等着风风光光的嫁给轩辕墨,而不用受这样的侮辱。

在古代,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男子轻薄,这会是多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蓝玄,你快下去阻止那个姜公子好不好,都是我不应该办这个拍卖会的。”

倾城心里焦急,又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在窗户上干着急。

“倾城,别担心,你看那么多的护院在那里,羽霖不会有事的。”

蓝玄只好安抚着倾城,眼睛却望向了那个半掩着的窗户,你什么时候才出手?

羽霖已经退到了舞台的最边缘,已经没有退路了,而姜公子却踉跄着推开众人,向自己一步步的逼近。

隐去指缝间的光泽,闭上眼睛,她在赌,赌轩辕墨对自己有没有一点点感觉,赌轩辕墨有没有一点点的不忍心,赌他会不会来救自己。

若轩辕墨没有出手,她就会从这高高的舞台上跳下去。

在姜公子的手伸向自己的一刹那,只听“嘭!”的一声,姜公子被重重的击了一掌,整个人都被震飞了,在地上滑出几米。

大家都没反映过来,凌厉的剑气劈向地面的挣扎着想要爬起身来的姜公子。

只听“嘶!”的一声响,衣帛被撕裂的声音,清脆悦耳。

仿佛清泉叮咚,可是就在这转眼间,姜公子的一只手臂已经被生生的切割了下来。

人群哗然!

轩辕墨揽着羽霖的腰,脚尖轻掂,两人就来到了舞台中央。

轩辕墨浑身散发出凌厉逼人的阴冷气息,那股气息逼向每一个人,所有人都被这气场给震慑到,只得纷纷下跪请安。

虽然只是一转眼的功夫,轩辕墨就废了姜公子的手臂,但是他还是贴心的捂住羽霖的眼睛,不让她看着这惨烈的一幕。

姜公子撕心裂肺的痛呼声响彻整个夜晚,羽霖瑟瑟发抖的躲在轩辕墨的怀里,仰头望向轩辕墨完美的侧脸,眼底柔情似蜜,满脸都是幸福的笑容。

这一回,她赌赢了;只是她却不知道,她从此将要输掉整个人生。

————————————————————————————————————

倾城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甜蜜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心,仿佛被绞着一般的痛,想起那个焰火盛放的晚上,有个人也是这样紧紧将自己揽在怀里。轻柔的跟自己说“别怕,我在这。”

现在这个人就在下面,离自己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他正拥抱着另一个人,恰到时机的英雄救美,他可以暴戾的亲手废了那个想要轻薄她的人,却温柔体贴遮住她的眼睛,那样恰到好处的保护着她。

看着下面的这对壁人,倾城的眼睛仿佛有一大把沙子掉了进去一样,只有泉涌的眼泪才能冲掉这些沙子。

蓝玄担忧的看着倾城紧咬着嘴唇,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心里泛起一阵苦涩。

隐去眼底浓重的忧伤,将倾城拥入怀里,紧紧的抱着她。

“难过,就哭出来吧,这样会好受点。你还有我!”

将脸埋在蓝玄的胸膛里,听着蓝玄沉稳的心跳声,倾城情绪慢慢得到稳定。

“我很好,别担心。”

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倾城不想让蓝玄担心,蓝玄对自己的感情太深了,任何时候,蓝玄都会陪在自己的身边。

当自己难过的时候,总是有个人在身边默默的关切着自己,为自己的忧伤而忧伤。

这个人是渊倾城的第一个男人,但不是自己的。

这么一个优秀的人对自己无怨无悔的好,不求回报,可是自己却短短时间喜欢上了另一个人!

想到这里,倾城心里满是愧疚,可是她却无法爱上蓝玄。

倾城只是沉浸在自己内心世界的矛盾里,却不知道,正厅,舞台上面,一双雄鹰般凌厉的眼睛正在冷冷的盯着自己,那眼睛里燃起的熊熊怒火,仿佛要将他们燃烧殆尽一样。

———————————————————————————————————————————

老鸨子重重的舒了一口气,虽然姜公子在伊人醉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但是姜公子对羽霖无礼在先,王爷留他一条小命已经是对他最大的恩惠了。

好在轩辕墨最终还是出手了,羽霖没事就好,她真担心自己会忍不住,或者羽霖会忍不住对姜公子出手,暴漏了自己的武功。

“羽霖虽然是伊人醉的姑娘,但她是本王的即将过门的妃子,谁敢对她不敬,下场就和他一样!”

轩辕墨冷冷的扫视着下面的人,冰冷的气息让人仿佛掉进了千年寒潭,全身一阵颤抖。

轩辕墨看了下老鸨子,老鸨立刻会意的说道:“感谢各位的光临,今天的拍卖会到此结束,大家可以带着自己竞拍到的物品离场了。”

大家有点意犹未尽的准备离开,竞拍到东西的人拿着物品,脸上满是丰收的喜悦;没有竞拍到东西的人,好歹也听了一首羽霖姑娘的曲子,心里也知足了。

就在大家都打算离开的时候,一个威严又带着怒气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谁能走得掉!”

------——————————----繁华落碧---——————————------

轩辕凌手上的伤已经经过了包扎,厚厚的一层棉纱布裹在手上,淡淡的龙须草的药味透过纱布传出来。

“皇上?”

老鸨懊恼自己只顾拍卖会,竟然将皇上都忘了,他手上裹着纱布,难道是受伤了?

疑惑的看了轩辕墨一眼,可是他只是冷冷的盯着二楼的那个包厢,完全没有将皇上放在眼里。

老鸨叹了口气,迎上轩辕凌恼怒的目光:“皇上,不知这是怎么回事?”

“朕在你们伊人醉,被人暗算,我怀疑你们私藏刺客,来人,给我仔细的搜,每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尤其是那一面的房间!”

说着轩辕凌指着三楼那扇半掩的窗户说道。

“皇上,您可能是误会了吧,那个房间是从来不住人的,只是我们偶尔用来存放杂货的一个房间,你看,要是那里有人的话,怎么会连根蜡烛都不点?”

老鸨子望着那扇窗户解释道。

“住不住人,搜了自然就知道了!”

轩辕凌冷冷的说道,紧接着带着蓝卫以及其他的御林军冲向那个房间。

老鸨子举着蜡烛,将众人带去那个房间,锈迹斑驳的门锁,钥匙插了好几次都没插进去,轩辕凌心里一郁闷,一脚就将房门踢开。

昏暗的房间里,布满灰尘的家具,几只蜘蛛孤零零的挂在网子上,已经饿得皮包骨了,却固执的守在那里。

“这么好的房间,为何没有住人?”

轩辕凌纳闷的问道。

“皇上,是这样的,这里以前是言凤姑娘的房间,可是言凤那丫头命薄啊,年纪轻轻的就死在房间里,所以这件房间就不再用来住人了。”

老鸨子说起言凤的时候,语气变得落寞与伤感。

“这个房间既然不住人,那又为何半掩着窗户?”

轩辕凌伸手扇着灰尘,继续问道。

“这也是言凤生前的习性,她就喜欢半掩着窗户,从这里看外面的场景。所以她死后,我还是给她保留了这个习惯,因为我总觉得言凤就在这个房间里,并没有离开一样。”

老鸨的话语透着一股阴森,一阵风袭来,将御林军手上的蜡烛都吹灭了,人们面面相觑的退出房间。

回到外面灯火通明的走廊,大家这才松了口气,从刚才的恐惧之中回复过来。

老鸨子嘴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哼,什么御林军?

都是一群胆小怕事的废物!

“将所有人都集中到正厅,朕要亲自审理此案!”轩辕凌拂袖离开言凤的房间,往大厅走去。

老鸨子嘴角的笑意浮动着,一股运筹帷幄的自信在脸上浮现出来。

----------繁华落碧----------

“皇上被刺客所伤?蓝玄,皇上不是被你的剑背打伤的吗?他会不会对你不利?”

倾城和蓝玄,正随着御林军往正厅走去,所有的人都集中到了正厅。倾城悄悄的问着蓝玄。

“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我说不会就是不会,你等下记得带好轩辕凌送你的那块玉!”蓝玄胸有成竹的语气,让倾城心里有了一些镇定。

各个包厢里的人都汇集到了正厅,倾城和蓝玄找了个隐秘的角落,混迹在人群中,轩辕墨和羽霖依然保持着那个相拥的姿势。

倾城别过脸去不看这对幸福的人,但是轩辕凌眼尖的在人群中发现了倾城。

……本章完结,下一章“ 这位小兄弟长得好像本王的王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