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我的弃妃! [目录] > 第73章: 就让自己放纵一回

《穿越:我的弃妃!》

第73章 就让自己放纵一回

繁华落碧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带你去个地方!”

轩辕墨收回铜锁,霸道的揽过倾城的腰,横空抱着倾城,脚尖一点,腾空飞起。

倾城忙紧紧的抱住轩辕墨的脖子,好在这次轩辕墨飞得很平稳,没有上次那样的眩晕。

反而有种超脱仙境的感觉,轻风吹拂着脸庞,送来独属轩辕墨的那股幽香,还有雪凝丸的淡淡清香。

倾城仰头看着他完美的侧脸,任凭轩辕墨炽热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脸上,两个人都没有说法,两人相隔如此的近,心贴的如此的紧,好像这几天的事情都从没发生过一样,好像就在前一秒钟的争吵也没有发生一样,两人又回到了水祭节的那晚。

那个晚上,焰火下两个互相慰藉的心,舞龙大队旁那个安心的怀抱,还有那句轻轻的承诺,别怕,我在这!

还有护城河边那个带着雪凝丸清香的淡淡的吻。

轻轻闭上眼睛,如果时光就停留在此刻多好啊!

没有争吵,没有羽霖,只有两个心心相依的人。

“到了!”轩辕墨轻轻的将倾城放下来,温柔似水的声音让倾城一刻间沉醉。

----------繁华落碧-----------

这里是王府最偏远的地方,很小的一个别院,借着细微的月光,隐约可以辨认出门口牌匾上写着“落花居”三个字。

有点斑驳的墙壁上爬满墨绿色了藤蔓,在月光的照射下泛着幽光,更显得这里深远幽寂。

“落花居?这是何人居住的地方?”

倾城扬着头看向轩辕墨,月光给他的脸上镀上了一层白纱,将刚毅的脸修饰的柔和安静,收起了那些暴戾,安详的脸给人格外舒适的安全感。

“进去吧!”

轩辕墨打开铜锁,轻轻拉过倾城的手,带她走了进去。

经过前院,走过曲曲折折的长廊,来到一间禅房。

点燃火折子,将供台上的蜡烛点燃,转眼间一室的灯火通明,很久没有人迹的禅房,但可以看得出每天都打扫的很干净,没有一丝的尘埃。

“我的母妃常来这里打坐。”

轩辕墨轻轻的看向供台下面的那个蒲团,目光深邃飘远,仿佛在想起一桩很久没有被触碰的事情。

“我的父皇后宫嫔妃上千人,我的母妃只是一个州官的女儿,她不争,不闹,不抢,无欲无求。有了我之后更是不问世事,仿佛被人们遗忘在了皇宫里一般。小的时候,其他的皇子欺负我,我常在心里抱怨,抱怨母妃为何不像其她嫔妃那样争宠,这样的话,我们在宫里的日子也会好过些。当时还是太子的皇兄常常欺负我,只要是我看上的,他都会抢过去。他的母妃是皇后,他是太子,我只能处处忍让。等到我12岁的时候,父皇驾崩,皇兄登基,其他皇子都封为藩王,各自有了封地。我因为屡立战功,于是可以再京城有自己的府邸。母妃就青灯为伴,终日在这个禅房打坐。后来我才知道,母妃看似愚笨的行为,其实才是最聪慧的。在后宫这样一个尔虞我诈的地方,一个州官的女儿,还有个儿子,她任人欺负,忍气吞声,甚至连宫女太监们都欺负我们母子,但是我们却是平安的活下来了。远离了争斗,平安又祥和的活下来了。”

轩辕墨坐在蒲团上,拿起木鱼轻轻的抚摸,祭奠他那让人敬仰的母妃。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轻轻擦拭着木鱼,直到它变得光滑剔亮。

“可是这样一个无欲无求的人,却因为我的一次强出头而被赐死!”

轩辕墨双手握拳,狠狠的捶向蒲团,眼底里是强忍的怒火与仇恨!

“当时和皇兄在一次涉猎场上,我因一时轻狂,竟然赢了皇兄,还说了很多对皇兄无礼的话。结果已经是太后了的皇后,竟然以莫须有的罪名,赐了我一杯毒酒!母妃以自己管教无方为由,替我喝了这杯酒。”

想到这里,轩辕墨压抑着心底的情愫,尽量让自己的声音看上去平稳。

倾城不由得心痛的从后面抱住轩辕墨,企图给他一些慰藉。

听到轩辕墨假装平静的语气说出这些话,倾城心里也难受极了,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因为只要我稍微表现一丁点的喜欢,轩辕凌就会抢了去。后来,在我13岁的时候,北敛国和浩夜国发生了一场战争,在年年吃了几场败仗之后,皇兄派年仅十三岁的我随军征战。”

“大家都以为我会战死战场,却都没有想到,我竟然凯旋而归,大挫浩夜国的锐气,从此我就被封了骠骑王爷的称号。可是只有自己知道战场的残酷,当我第一次亲手杀死一个人的时候,我三天吃不下饭,那天我刚过14岁的生日。”

听到轩辕墨假装平静的语气说出这些话,倾城心里也难受极了,泪水忍不住往下直掉,原来,他的童年也是这么的坎坷,原来他也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

“再后来,我杀人如麻,一刀结束一个性命,眼都不会眨一声,因为我要替母妃报仇!我蛰伏了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等一个机会,我要坐那个天底下最高的位置,唯有这样,才能保护我的人!”

轩辕墨紧握着拳头,脸上青筋爆裂,眼底那抹寒潭深不见底,却仿佛能够燃烧出火来!

他不知道为何,在这个月亮祥和的夜晚,会将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秘密告诉倾城,他只是累了,乏了,一颗冰冷的心,需要找另一颗心来相互慰藉,互相取暖。

“最高的位子?!你要篡位!”

倾城忙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原来轩辕墨有这样的野心!

“可你为何告诉我?!如果哪天我背叛了你,你会是死罪!”

倾城不解的说道。

“你不会的!我相信你,就像在护城河你相信我一定会来救你一样!”

轩辕墨向前走近一步,身体贴紧倾城,炽热的气息洒在倾城脖子上,倾城不禁一阵战栗,该死的脖子,竟然这么敏感!

“恩,自古天下都是有能者居之,如今三国战乱,皇上还有心思寻欢作乐,这天下,不管是谁的,只要让百姓可以安居乐业就可以了。”

倾城扭过头去,避开轩辕墨炽热的目光,也回避着自己对他的感情。

轩辕墨愣了一下,没想到倾城这么阔达明理,有能者居之?

渊倾城,我一直都没有读懂你!

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倾城预祝王爷的大计能能够早日实现,早点给人们带来安定的生活。只是,如果事情成功了,到时还请王爷给倾城一纸休书,倾城不适合这里。”

倾城淡淡的说道,她也累了,如果他为帝了,那么后宫,天下,责任……

这些东西都太沉重,她怕自己负担不起。

“倾城……”

轩辕墨只是霸道的将倾城钳制在怀里,他知道倾城在害怕什么,那个承诺,他给不起!

“王爷,其实一开始你错了,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苦笑一下,自己难道不是“本来无一物”吗?

本来就不属于这里,现在更不属于。

家,是什么?

她已经失去了对这个词的理解,曾经幻想过,找个挚爱的人,简单的过完这一生,有个小窝,可以不大,但是很温馨。

每天在家里点一盏灯等着爱人的归来,或者晚上回家,已经有人早早的在门口等候,为自己亮一盏灯。

可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对自己来说,简直就是奢望,因为那个挚爱的人,怎么可能会自己亮一盏灯呢?!

轩辕墨的身子一僵,“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倒是比自己的“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要挺高了一个境界。你就这么看破红尘吗?

“倾城……”

“倾城……”

轩辕墨只是抱住却才,浅浅的低吟着她的名字,像是在吟奏世间最美的东西。

“轩辕墨,我们都是俗人,何苦去苦苦追寻那深奥的禅意?”

倾城反手抱住轩辕墨,渴望从他身上汲取一丝的温暖,她知道“家”对自己来说是个奢求,那就让自己放纵一回,在这个青灯下,让她感受一次家的温暖。

轩辕墨盯着烛光中,这张让人无限怜惜的脸,心生复杂。

望着那清澈的眼神,饱满的双唇,感觉小腹有一团火在燃烧。

像是受到了蛊惑似的,轻轻覆上她的唇,轻轻的吮拭,那么轻柔,那么珍惜,仿佛世间最珍贵的东西,要用十二分的心去品尝。

一股电流席卷倾城全身,引起一阵战栗,一种从未体会过的酥.麻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是他们第一次在确定了彼此心意之后的一个吻,那么轻柔辗转,呼吸早已经变得紊乱,这种窒息的感觉,将她所有的思考都从脑里挤了出去。

倾城的双手情不自禁的攀爬上轩辕墨的脖子,生.涩的迎.合着他,两人的丁香小舌相互追逐着,互相和对方身上汲取温暖。

衣服不知何时已经褪到了肩膀处,轩辕墨轻轻俯身撕咬着她的耳垂,继而来到脖子,锁骨,在那里留下专属自己的印记。

倾城闭上眼睛,仅有的一丝理智提醒着自己不能再这里,不能在佛祖面前。

“不要在这里,这是禅房。”

倾城将头埋在轩辕墨的怀里,在佛祖面前,她的心里还是非常敬畏与惧怕的。

轩辕墨却只是叹了口气,没有再继续,将倾城的衣服整理好,然后带她离开了落花居。

----------繁华落碧---------

关于女主,因为她现在内心正在受到煎熬,但是她是坚强的,币币以后会多加男女主的对手戏,当然也会穿插有心理描写,还有阴谋,斗争,还有新的角色会出现,吼吼,大家就一起期待吧,感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

弱弱的说一句,来了就留个言吧,好让币币有更大的动力,其实币币很希望得到大家的认可的。吼吼~~~

……本章完结,下一章“ 提前的婚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