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我的弃妃! [目录] > 第75章: 婚礼上受责难

《穿越:我的弃妃!》

第75章 婚礼上受责难

繁华落碧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仿佛没有思想的傀儡,呆然的坐在妆台旁,任由小兆灵巧的手,在自己的头上梳出高贵的飞天髻,苍白没有血色的嘴唇,轻抿了下红纸,立刻就变得鲜艳欲滴,娇媚可人。

想了想,仍然在眼角画了朵绽放的桃花,虽然今天自己只是配角,但是也要光鲜亮丽,无论何时,自己都要做那个最光彩夺目的!

不就是纳个妃子吗?

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一直有的吧?

无所谓,“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这样想着,倾城心里也暂时有点释怀,虽然还会痛,却已经死心了!

心都死了,自然体会不到那种心如刀割的痛楚了吧?

待穿戴完毕后,仔细打量了下身上的配饰,还好,简单清颖。

“走吧,小兆,别让人等久了。”

倾城轻轻的往门外走去。

只是她们都不知道,这一次的婚礼,将会是主仆两人好日子的尽头!

-------——————————————繁华落碧---————————-----

来到大厅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候在那里了,所有人都是大红的装束,除了章嫣妮还是那一成不变的鹅黄色。

倾城来到正厅,这是水祭节之后她和章嫣妮的第一次见面,经过章嫣妮身边的时候,感受到那怨恨的眼神,倾城有点奇怪,为何她会用这种眼神看自己。

上次她不是放过自己一次了吗?

难道又有什么仇恨?

“渊倾城,我还以为你在他心中地位有多高呢!哼!轩辕墨这不是又急着找了一个吗?”

倾城经过章嫣妮的时候,听到她小声又恶狠狠的说道。

倾城只是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原以为那晚章嫣妮放了自己,两人就没有隔阂了,可是为何她会一夜之间如此的痛恨自己?

“你还不知道吧?林达已经死了,被轩辕墨安排到边疆去管理那里的账务的时候,抱病身亡!你不觉得这事很蹊跷吗?”

章嫣妮强忍着内心的悲痛,虽然平时和林达有些争执,可这是自己的亲爹啊!

平时他们几乎掏光了轩辕墨的王府,轩辕墨都没有找他们的麻烦,现在却为了渊倾城,而让父亲客死异乡!

想到这里,鹅黄色衣袖下苍白的手指紧紧的掐住掌心,腰间粉色腰带随着怒气而摇曳着,倾城一看到那根丝带心里就发毛,忙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渊倾城,我爹的死,总有一天会向你偿命的!”

章嫣妮的声音在紧紧跟在倾城耳边,她紧捂着耳朵,可是那声音却像是长了翅膀一样,无孔不入!

倾城脸色苍白的坐到主位子上,小兆贴心的给她倒了杯茶,一把抓起茶杯,仰头一口喝尽。

这才让心情平静了一点,林达竟然死了?!

怪不得章嫣妮会这么恨自己!

他们都是皇上派来的,那皇帝知道林达死了,会不会对轩辕墨不利?

“吉时到——”

礼官浑厚的声音响起。

轩辕墨和羽霖各自牵着红绳的两端,红绳的中间挂了个大红花朵,耀眼喜庆。

羽霖虽然头上盖着喜盖,但那种极尽的喜庆,却透过喜盖朝倾城击去,将倾城击得遍体鳞伤。

想起自己穿上喜服的时候,虽然才一个多月,却仿佛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连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死心眼的爱上了轩辕墨,也许注定他们是要生生世世的纠缠的!

轩辕墨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不过猜想他应该是欢喜的,想起在伊人醉,他愤怒的砍下姜公子的手臂,那个时候的他,暴戾嗜血,浑身散发出死亡的气息,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魔,脸上是那种看到鲜血的雀跃。仿佛他的使命就是终结生命。

可是那样暴戾的情况下,他却记得遮住怀里的羽霖的眼睛,那时的他,是残忍,又是温柔的!

他对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是那么的温柔与珍爱,只是,自己始终只是个看客,只能坐在二楼的窗户,悄悄的黯然伤神,甚至都不敢和他相认。

“一拜天地!”

礼官浑厚的嗓音拖着长长的鼻音,将倾城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

和倾城嫁过去不一样,多了一个环节,就是向正王妃敬茶。

倾城坐在高高的藤椅上,看着羽霖,因为喜盖的遮挡,只能在轩辕墨的牵领下,端着茶杯递向自己。

“姐姐,请用茶!”

温婉的声音,像是珍珠滴落在玉盘上,清脆悦耳,全身的毛孔都舒展开来,浑身上下无一不是舒畅。

正在喝喜酒的其他客人,听到这玲珑般的声音,甚至是忘记了喝酒,只是呆呆的听着,余音绕耳说的大概就是这个了。

倾城伸手去接茶杯。

却不想手腕被什么击中,一个不稳,茶杯掉落在地上。

“啊!”

羽霖轻轻的娇呼一声,倾城忙端起羽霖的手检查她的伤势,却被一只手狠狠的打落。

“渊倾城,原来你就是这么个妒妇!”

轩辕墨狠狠的打落倾城的手,抱起羽霖,将她烫到的手指头放在嘴里轻轻的吮吸,眼底的那股心痛与怜惜,刺痛了倾城的眼。

悄悄将手负在背后,掩起自己的悲痛,那个茶杯里的茶很烫,真的好烫。而且大部分都是洒在她的手上,烫出了一个个血泡。

而刚才轩辕墨打落自己伸向羽霖的手时,更是将手上的血泡弄破了,血水流过手背,顺着指尖滑落到地上,开出烂漫的花。

谁都没有注意到,都只当正王妃渊倾城,嫉妒羽霖,而故意将茶杯打落,致使羽霖受伤。

只有羽霖,虽然隔着喜盖,却还是看到了刚才轩辕墨的出手。

果断又狠准,是轩辕墨一贯的作风,指缝里还残留着碧螺春的茶香,原来碧螺春也可以用来做伤人的暗器。

透过喜盖,看着身旁那个人的金线绣的缎面绸靴,内心泛起一丝苦涩,如果有可能,她愿生生世世不要动情,不要受到感情的煎熬与折磨,不愿去尝试那撕心的痛楚。

“来人,渊倾城生性歹毒,嫉妒恶毒,将她拉下去,贬为奴婢,即刻起搬出清棠小筑!”

轩辕墨一字一字的话重重的敲打在倾城的心上。

倾城只是淡淡的看着轩辕墨,眼底满是探究,她何尝不知道,刚才是谁给自己下的手,她只是欠缺一个解释,为何轩辕墨昨晚还那么温柔的对自己,信誓旦旦的相信自己,将他所有的秘密都告诉自己,现在却转而要将自己贬为卑贱的奴婢?

“为什么?”

忍不住要问原因,他欠自己太多的解释,太多太多。

想起他曾经说过“本王做事从来不问原因。”

不禁自嘲的扬起嘴角,真傻,傻到去问他为什么,这不是他的一贯作风吗?

从来不问原因,我行我素。

“轩辕墨,我是什么样子的人,你是知道的,我有没有嫉妒恶毒,你也是知道的!倾城无话可说,祝王爷和羽霖妹妹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倾城只是倔强的看着轩辕墨的眼睛,那眼神里包含着众多复杂的情愫,只是更多的却是嘲讽。

是的,她在嘲讽轩辕墨!

轩辕墨也直视倾城的眼睛,冷冷的语气让人仿佛掉进寒潭般全身冰冷,连血液都无法流动。

“你已经没有资格叫羽霖妹妹了,从现在开始,你只是王府里最下等的奴婢,来人,将她带去浣纱居!”

……本章完结,下一章“ 血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