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我的弃妃! [目录] > 第94章: 宫宴(四)险象从生

《穿越:我的弃妃!》

第94章 宫宴(四)险象从生

繁华落碧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威严的声音让倾城一阵紧张,手上的动作一僵,针就刺进了手指头里,不禁疼得“嘶”了一声。

----------------繁华落碧------------

轩辕墨见状,忙从床上一跃而起,竟然施展着轻功来到倾城的身边。

一把将倾城的手放在自己的嘴里吮吸着,些许的血液带着淡淡的腥味,窜进鼻子里。

轩辕墨一把将小猪扔到地上:“什么黑乎乎的东西?看你把自己给弄的!”

倾城看着轩辕墨担忧的样子,不禁眼睛一酸,好像有什么东西又要冲出眼眶。

轻轻的将小猪捡起来,抱怨的说道:“真的有这么难看吗?什么黑乎乎的啊,这是西装啊!”

轩辕墨这才注意到倾城一直当宝贝一样的东西。

是一只奇怪的猪,穿着黑色的衣服,倾城管那个叫“西装”。

“西装?”轩辕墨疑惑的说着这两个拗口的字,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什么西装。

“西装就像你的青衫一样,是衣服的一种称呼,有一个地方,男的都穿西装,女的就穿裙子。”倾城耐心的给他解释道。

“男的都穿这个?!”轩辕墨皱着眉头看着这件黑色的衣服,不禁鄙夷的说道:

“那肯定是很久之前的人穿的,那里的人一定很落后!才穿成这个样子!”

倾城听着他的话好气又好笑,发达的现代社会竟被他说成了落后!只好附合道:“是啊,那个地方可能是很落后,大家都没钱,才穿成这个样子。”

“那你还不睡,大半夜的把自己的手弄成这个样子,很开心吗?”想到倾城伤痕累累的手,轩辕墨就一股怒气从心里蹦出,她竟然把自己的手弄出这么多的伤!

“这是给你做的,一只很可爱的小猪。”倾城开心的说道。

却没注意到轩辕墨的脸色都气白了:“你这是在讽刺本王是只猪吗?”

倾城忙解释道:“不是的,在那个穿这种衣服的地方,猪是很可爱的动物,大家都很喜欢它的!你看这只猪多可爱啊。”

“哼!”轩辕墨赌气的别过脸,却发现了旁边的另一只猪,这只猪更是可笑,穿了件宽大的粉红色的裙子。

“所以这只猪就是母的咯?这只又是打算送给谁的?”

拎起粉色的猪轩辕墨饶有趣味的品味了一番,这只猪傻傻的笑着,嘴角咧得老宽,针脚缝得细细的,比那只黑色的要好看多了。

“这个是小兆绣的吧?比你的要好看多了。”

“啊!哪有这样贬低人家的,那只是送给小公主的。我知道我绣得不好,可是我真的尽力了。”倾城有点委屈的嘟囔着嘴说道。

却不想,嘴唇被一下柔软的东西赌住,轩辕墨在她嘴止轻轻的啄了一下,温存的说道:“我喜欢就好!”

倾城只得隐藏住内心的悲伤,不让轩辕墨看到,强颜笑着说道:“你先去睡觉吧,我把这个绣完。”

“不!一起去!”轩辕墨固执的不肯去睡,炽热的气息喷洒在倾城的脖子上,惹得她一阵颤栗。

“我等下就来。”倾城倾国只好先拖着,打算等他睡了再睡。

结果轩辕墨直接将倾城扔到了床上,霸道的说道:“一起睡!”

倾城吓得不敢乱动,好在轩辕墨并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揽着她的腰,静静的睡了过去。

想起他曾经说过,他不是发.情的禽.兽,只是想要以那种方式证明自己是他的而已,现在她不愿意,他也不会勉强。望着轩辕墨熟睡的脸,倾城也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

一转眼就到了宫宴的日子,倾城看着已经做好了的小猪,这两天晚上都是轩辕墨抱着她睡,她则抱着小猪睡,偶尔轩辕墨会耍脾气将小猪扔下床,两人就那样相拥入梦。

这两天,施逸每天都会悄悄地来看自己,那个单纯的孩子,想起昨天下午和他的谈话。

“施逸,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汝玄国啊?”倾城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怎么?舍不得我走吗?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汝玄国,作我的太子妃怎么样?那比师兄的正王妃可要好多了!”凌施逸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你再这样!到底什么时候走啊!”倾城知道他就这样没得个正经的,于是故意凶巴巴的吼道。

“你又凶我!真不知道你这样的女人怎么当上正王妃的,一点都不温柔。”施逸像是受伤了一样抚摸着心口,一脸委屈的看着倾城。

“拜托了,大哥,你什么时候走啊?”倾城只好装作屈服的拜托他,可怜巴巴的望着他问道。

“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我参加完今天的晚宴,明天一大早就要走了。”凌施逸的语气里透露出深深的不舍与留恋。

“哦,这样啊、”倾城若有所思的说道,果然和自己知道的一样,但是不能露陷,还是要装成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样子。

“这么快就要走了啊。我给你准备了两份礼物,到时你一并带加汝玄国,这是我的一片心意,你可不要拒绝哦。”倾城俏皮的说道,一副你要是拒绝了,我就和你没完的样子!

“你送的东西,我怎么会拒绝啊!”凌施逸听说倾城要送自己礼物,自然是无比的开心,忙爽快的答应了。

“恩,那明天一大早,你就派人过来将礼物拿走,我明早还有事,就不来送你了。我先走了,不要和别人说我给你送了东西啊。我是用从娘家带过来的嫁妆给你买的,要是被别人知道了,我就惨了,知道吗?”倾城假装非常害怕的说道。

“你放心,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连师兄,我都不告诉他。”凌施逸忙拍着胸膛保证着!

“嗯,那就好,那我先回房了啊!”得到凌施逸的保障,倾城便放心的回去了。

~~~~

“小兆,你看你给我弄的,和踏雪那只蜘蛛精有点一比!”倾城有点不满的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小兆又像上次自己结婚一样,在自己的头上插满了金步摇。

高耸的发髻,在脑后重重叠叠的堆砌得老高,盘成一个又一个的飞天髻,每一个飞天髻里都镶了一朵金色的头花,每一朵头花都搭配一根簪子,高贵而华丽。

将饱满光洁的额头露了出来。在眉心位置,点上一个粉红色的花钿,周边镀了一层金色的光晕。眼角用金色笔线向上扬着,烘托得整个人是一片的雍容华贵!

金色的华服上面用金线绣着百鸟朝凤的图案,衣服的领口不高,刚好可以看到颀长的脖子和若隐若现的锁骨。

每走一步,金步揺就击打着头花,发出悦耳的声响,清脆玲珑。

“小姐,只有皇室的正妃,才有资格穿这件百鸟朝凤服,这也是王爷亲自替你的选的,还说你穿一定好看!”小兆两眼落出艳羡的目光。

“而且宫宴一定要穿得这么的正式,不然百官会说王爷管教不当的。”小兆又补充了一句。

倾城正准备去拔簪子的手硬生生的停在了那里。

叹了一口气,为了轩辕墨,只好忍着脖子被压断的痛楚,任凭那里簪子在头上发出悦耳的响声。

所以轩辕墨走进来的时候,倾城是难得安静地坐在桌子旁等着他的到来。

轩辕墨承认自己那一刻很没有出息地愣在了那里,看着倾城姣好的面容,安详的表情,轩辕墨有种满足的感觉。

“轩辕墨?”倾城小声地叫唤道。

“哦,走吧,马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轩辕墨这才回过神来,继而俯在倾城耳边轻轻的说道:“你今晚真的很漂亮!”

炽热的气体带着毫不掩饰的情yu,倾城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再不走就只能参加明年的宫宴了。”

然后命人将装着礼物的木匣搬上了马车,正准备上车的时候,踏雪也出来了,她依旧是一袭张扬的红裙,衬得她肌肤像雪一般剔透。高耸的发髻,上面同样插满了头花和簪子,虽然没有倾城的华贵,但又有另一种别样的风情。

踏雪看到轩辕墨来了,忙飞奔了过来,可是轩辕墨却装作没有看到一样,搂着倾城的腰,横空一跃,将她抱上马车。

“走吧。”轻轻地说了一声,车夫立刻会意的的扬起马鞭:“驾!”

重重的鞭子抽打地马屁股上,马儿吃痛,忙拼命的向前奔跑,刮起一阵疾风,只给踏雪留下了一地的灰尘。

“你呀!”倾城有些无奈的看着轩辕墨,却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

“你今天真美!”轩辕墨痴痴的看着倾城,眼底的柔情仿佛要化出水来。

缓缓低下头,准备亲吻那诱人的娇唇,却被倾城灵巧的闪躲了开来。“等下可是要参加宫宴啊,把妆弄花了就不好了。”

“好吧,这次就暂且放过你,晚上你可得好好补偿我!”轩辕墨只好忍着将她吃掉的念头,不去看她,天知道这两天晚上,只能看不能吃的,他还是苦苦的熬了过来。

倾城却焦虑的将手放在小腹上,最近她的妊娠反应越来越厉害了,看到时任何东西都想吐,但愿等下宫宴的时候不要被人看出来就好。

~~~~

马车震动了一下,然后平稳的停了下来。

“王爷,到了。”车夫恭敬地在车门口禀报着。

他们下车的地方是皇宫的最后一扇宫门,其他官员都在第一道宫门处就下了马车,只有轩辕墨是皇族的人,又是骠骑大将军,所以可以在玄冥门下马车。

倾城抬头看着皇宫,高大肃穆,仰得她脖子都有点痛了。

走进皇宫,与在门口看到的肃穆不同,这里却是灯火辉煌,一片热闹辉煌。

“骠骑王爷到!”太监尖锐的嗓门像一颗石子一样在热闹的人群里激起千层波浪,人们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注视着大殿的入口处。众人灼热的目光让倾城有点不知所措,虽然她知道大部分目光都是带着艳羡与赞许。

可是其中却夹杂着一道冷峻与犀利的眼光。

没错,这眼光正是来自于大殿上那个坐得最高的人他看向自己的目光带着试探与考究,仿佛要从她身上找出一些答案。

这注目光,从她一进大殿就一直跟随着自己,倾城不适应地将身子朝轩辕墨靠了一靠,轩辕墨自然也明看白她的不安来自哪里握着她的手加重了一丝力气。

倾城抬头看向轩辕墨,他正对着自己露出一个镇定的微笑,轻轻的用只有他们俩个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别怕!还有我在这,我一直在这!”

像是获得了无限的勇气一般,倾城坦然地面对众人的目光,俩人来到座位上坐定,轩辕凌坐在最上面的宝座上,渊倾国坐在他身边。轩辕墨坐在左边靠近他的位子,倾城坐在轩辕墨的身旁,轩辕墨有意的将身子往前倾,隔开轩辕凌投向倾城的视线。

所以从倾城这个角度来看就只能看到渊倾国,只见她头戴凤冠,凤嘴垂下的金色流苏轻扫额头,灯火摇曳下,在额头上投下一片阴影,蛾眉青黛,金色眼影配合着亮丽的红唇,妖冶夺目。她身上穿的是凤舞牡丹服,在牡丹的陪衬下,衣裳上的那只凤更显得卓卓不凡,给她整个人都增添了一份庄重与严厉。

渊倾国都不需要说一句话,只一个眼神轻扫倾城,就让倾城感觉到了强大的气场压力。不禁垂头丧气的想到,人家那样才是一只真凤凰,自己就一打酱油的。

悄悄瞥了下轩辕墨,他正有一眼没一眼的瞥向渊倾国,看似不经意,只有坐在他身边的倾城才能感受到他那刻意压制的浓烈情意。连拿着酒杯的手都在轻微的颤抖。

原来是自己低估了轩辕墨对倾国的情意,他爱她竟然到了这么深的程度了?

“我说弟弟啊,你的夫人长得好像朕的一位朋友。”还是轩辕凌忍不住了,率先打破这四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的尴尬。

“长得像而已,这世上长得像的人可多着呢!”倾城不急不缓的说道,她是绝对不会让轩辕凌认出自己来的。

“真的是太像了,连说话的语气都是一样,一样的不急不缓,一样的带有淡淡的哀愁。”轩辕凌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倾城的场景,眼底是一抺让人不可置信的柔光。

“不知是哪家的姑娘,这么福气,竟让皇上这么过目不忘,既然是和倾城很像,那不妨问一下我的父亲,渊宰相,会不会是他流露在民间的女儿?”倾城不动声色的将矛头引向渊链,她可不会忘记在渊府的时候,他一共扇了自己两个耳光,她向来就是有仇必报的人。

“你!”渊链被气提都说不出话来了:“渊链一向清廉自爱,还请皇上明察!”

“你放心,不会是你的女儿!”轩辕凌摆摆手,肯定的说道,渊链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那个朋友是个小少年,长得清秀可人的,他姓左。”

底下的文武百官皆大惊失色!皇上竟然会喜欢男人?!

倾城不再去理会,抬头看着轩辕墨,竟发现他还在偷偷的望着倾国失神,顿时心凉到了谷底,原来自己做再多,也比不过一个眼神,那样一个眼神,只有看向最深爱的人才会有的眼神啊!

暗涌澎湃的大殿让倾城倍感压抑,便趁着宫宴还没开始,借口去外面走走。

“别走太远,早点回来。”此时轩辕墨也正处在激烈的矛盾当中,便也没有过多的干预倾城,任她就这样离开大殿。

~~~~

“呼!”倾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便找了个台阶坐下,臀下是冰凉的大理石,抬头看着冰冷的月光,突然觉得无比的讽刺,轩辕墨那么的爱渊倾国,自已又何以要夹在中间呢?!

“呜呜~”一阵小小的呜咽声传来,倾城心一紧,不会是碰到鬼了吧?这个皇宫看上去富丽堂皇,渊倾国看上去那么风光无限,谁知道风光的背后有多少被踩在脚下的人的泪水。

“呜呜~”声音再次传来,倾城好奇的顺着哭声寻了过去,是一个梳着双环髻的小女孩,头上的发髻上绑着红绸缎,在风中摇曳着,清澈的大眼睛还挂着泪水,带点怯意的看向自己。

还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在这里啊?我送你回去好不好?”倾城温柔的问道,尽量不吓到她。

“我是轩辕颖。”小女孩哽咽的说道。

轩辕颖?她就是那个小公主!今天的寿星!

倾城注意到了她不是说“我叫”,而是说“我是”,小小的年纪,心思却这么的缜密,倾城的心没来由的疼了一下,想起自己小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去讨好身边的每一个人。

这个女孩,和小时候的自己一样,懂事的让人心疼。

这样一个孩子,她在宫里的日子有多苦啊!被人随便就抛弃在角落里,在这样一个诺大的皇宫里,只怕没人把她当成金枝玉叶的公主吧!

“轩辕颖,很好听的名字哦,我带你去找你父皇好吗?”倾城牵着轩辕颖往大殿方向走去。

“倾城!”一个欢yu的声音在脑后想起,倾城回过头去,便看到凌施逸穿着一身白在向自己打招呼,白衣似雪,月亮的光华胧罩在他身上,给报镀上了一层银光。这样一个人,缓缓朝自己走来,仿佛从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连风儿都不敢吹得太用力,像是怕亵渎了这唯美的场景一般,只是轻轻的吹拂着他的袖摆,更加衬托得他飘飘欲仙。

“倾城,你傻了?”凌施逸看着倾城发呆的表情,不禁戏谑道。

“施逸,你是仙子下凡吗?”倾城不禁花痴的问道。

“你说呢!”凌施逸一扇子敲在倾城脑门上,这才把她从思绪中解救了出来。

“你见过这么帅的仙子吗?快点进去吧,别让我第一次赴宴就去晚了,不然还以为我们汝玄国不把你们放在眼里!”施逸忙催着倾城进去。

“汝玄国太子凌施逸到!”太监看到凌施逸,忙扯着嗓子喊道。

众人都转头看向门口,待看到旁边的倾城和轩辕颖时,都愣了一下。

“颖儿,过来坐这里。”轩辕凌忙让轩辕颖坐在他和渊倾国的中间,大家的神态又恢复了自然,只有渊倾国不满的哼了一声。

倾城回到轩辕墨的身边坐好,而凌施逸是贵客,又是太子,便坐在了轩辕墨的对面。

“今天是颖儿三岁诞辰,就让我们举杯同庆吧。”轩辕凌端起酒杯,于是大家也一起举杯:“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待大家一口干尽之后,渊倾国这才缓缓的开口:“皇上,臣妾和其她嫔妃们一起准备了歌舞。”

“恩,呈上来,给众爱卿们一同欣赏。爱妃的舞可是让人三日不知肉味啊!哈哈!”轩辕凌微笑着说道。

“皇上,您过奖了,那臣妾献丑了。”说着渊倾国摇曳着腰肢走到舞池,一击掌,便有其她的嫔妃们从两旁的帷幔后面舞动着腰肢走了出来。

“铿~”琴声响起,渊倾国脚尖轻掂,兰花指轻轻拂过脸庞,媚眼琉璃,一颦地笑间透着天然的魅惑,黄色的凤服在嫔妃们粉红色的衣裳中尤其的夺目。

大家都被这像优美的舞姿给深深的吸引了过去,那抹亮丽的黄色,像是要融进周围的粉红里。凤服上的凤凰也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样,即将展翅腾飞。

随着琴音越来越快,渊倾国的旋转也越来越迅速,直到最后一个音符的消逝,渊倾国停留在了最后一个舞姿上面。只见她右手兰花指翘向天空,左手轻轻放在下巴处,身子微向左下方倾斜,眼睛也看向左下方。长长的袖摆遮住了半张脸,一脸的羞涩。转眼眼底流光溢彩,媚眼如丝,微笑着向轩辕凌走了过去。

“好!”不知是谁率先鼓掌,便引来掌声不断,叫好声一片。倾城偷偷看向轩辕墨,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附合,只是皱着眉头冷静的看着这一切。

好几次,倾城都差点没忍住想要问他,渊倾国在他心中到底占有多重的份量,可是她不敢,怕问了之后,自己连最后的一丝幻想都会破灭掉。

“娘娘的舞姿真是出神入化,鄙人今日得以一见真是三生有幸。”某个人抓住时机的拍着马屁。

于是所有人都附合道:“是啊,三生有幸啊!”

倾城国只是淡淡地扫了倾城一眼,这才说道:“这跳舞嘛,我妹妹倾城也是其中的高手,大家要不要也欣赏一番?”

……本章完结,下一章“ 跳舞是吗?我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