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恋人十八岁 [目录] > 第102章:102 大结局

《总裁恋人十八岁》

第102章102 大结局

周小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爸爸,这个女人好漂亮。”餐厅里,曲风一边拿着面包一边看着手边的八卦杂志,“哇塞,她居然是导演啊,不过……这个女人看起来好眼熟啊。”

另一边的黎云洛自顾地吃着早餐,对于儿子这种热爱娱乐的行为不发表任何意见也不给予任何配合。

“爸爸,你快看,这个好像是昨天游乐场的那位阿姨。”想了半天,曲风终于想了起来,兴奋地扔掉手里的面包,将报纸推给黎云洛。

“是吗?呀,真的好巧呢,宝宝居然认识明星呢。”黎云洛压根都每看一眼,因为他一直都很无奈自己的宝贝儿子为什么对女孩子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那么敏感呢?

这个基因到底是遗传了谁?如果不是小家伙长得跟自己一个样子,他真的会怀疑是当年抱错了孩子。

黎云洛说完起身就要离开,今天原本是双休日,但是公司却突然多了一些事情,最近不知道是谁在搞鬼,好多马上签约的项目都临时被更改。

“裴妮……这个名字真好听。”

刚迈出餐厅的黎云洛,身子瞬间僵住,就连身边的张姐都不由得一愣,手中的盘子‘啪’的碎了一地。

黎云洛冲回餐桌前,抢过曲风手里的报纸,头版头条的巨幅照片正是第六前突然消失的裴妮,而她的身边毅然站着一名可爱的小女孩,样貌与她极为相似。

“萧然,按着上面的报道查出她们的落住酒店。”黎云洛几乎是颤抖着将话说完。

匆匆赶来的萧然不明所然,直到看到了报纸上的那个女人时,才忍不住倒吸一口气,二话不出匆忙跑了出去。

小小的曲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敏感的他发觉此时的屋子里的气氛有点不对劲,每个人的脸上都像是戴上了不能说话的面具一样。

直到黎云洛离开餐厅,曲风才拉着张姐的手不停地询问。

张姐想了许久,小声地说道:“裴妮就是小少爷的妈妈,黎家的夫人。”

************************荷包!荷包!******************************

因为要参加晚上的颁奖典礼,裴妮从白天就开始忙着化妆造型做采访,而柔柔被习惯性地安排在了酒店自己娱乐。

换做以往,柔柔会乖乖地待在房间里看电视,或者玩弄妈妈送给她的玩具和布娃娃,但是现在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要想办法找到她的爸爸。

寻找的过程应该不会很难。

柔柔从随身携带的一个箱子里翻出来一本书,然后从书皮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张照片,上面的男人英俊帅气,犹如电视上的明星一般。

她经常看着妈妈拿着这个人的照片偷偷的哭发着是发呆,所以有一次她趁着妈妈不注意,将照片偷了出去,安排佣人去复印社复印了一张。

看着照片上的男人,柔柔开心地笑了笑,心里早就想好了主意,与此同时,换好了衣服拿着房卡偷偷溜了出去。

外面有许多的记者和很多的嘉宾,整个酒店大堂都被围堵得水泄不通,但是这并不妨碍柔柔像条小鱼似的游来穿去。

昨晚,已经趁着妈妈不注意时,拿着照片像服务生打听过了,据说照片上的男人是本市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黎氏集团的总裁黎云洛。

柔柔坐上了的士,在的士大叔询问又关切的目光下,开心地说道:“去黎氏集团。”

站在黎氏集团的大堂内,有漂亮的小姐走上前,微微弯下身子笑容可掬地问道:“小朋友,你要找谁呀?”

柔柔看了看眼前漂亮的姐姐,拿出了自己手中的复制相片,“黎云洛。”

前台服务员吓了一跳,登时站直了身子,结果照片后看了看小女孩,却皱起了眉头,怎么看着两个人这么像呢?

“您找我们总裁有事吗?您有预约吗?”

柔柔摇了摇头,但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她丝毫没有被吓住,而是心平气和地说道:“您能帮我和黎云洛说一声吗?就说我是裴妮的女人。”

当裴妮俩字被说出来的一瞬间,整个大堂都安静了下来,无数双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柔柔。

六年前的那件事,几乎成为了黎氏集团每位员工心中的秘密,是不可以被提起的,而如今这个小孩子却这样堂而皇之地说了出来,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睛。

而此时,已经有人将此事报告给了萧然,不多时,就看到萧然一脸严肃地从总裁专用电梯上跑了出来。

站到柔柔面前的那一刻,禁不住长大了嘴巴。

他记得早晨的那张报纸,他记得报纸里的这个女孩。

就算不看报纸,单凭这个女孩的长相就足以说明了一切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啊?你说你的母亲是裴妮对吗?”萧然深呼吸了几次,脸上生硬地撤出一抹笑脸,语气也少有的温柔。

柔柔点了点头,挥了挥手中的照片,“你们认识他?他是我的爸爸对吗?”

敏感的柔柔早就从众人的神情中发现了一丝的端倪。

萧然再次深呼吸,几乎是颤抖着拉起了柔柔的手,“叔叔带你到楼上去。”

刚刚接到楼下电话的黎云洛匆忙赶到电梯口的时候,正好看到电梯的门打开,萧然牵着一名小女孩走了出来。

柔柔看着眼前真实的‘照片人’有些紧张,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但是一双眼睛却散发着奇异的光芒。

黎云洛更是强压着激动的心情,生怕吓到了小孩子,缓缓走上前,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认识我吗?”

柔柔先是点了点头,随即扬了扬手里的照片,嫩嫩地轻声叫道:“爸爸……”

黎云洛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了,冲上前一把将柔柔抱进自己的怀里,眼泪啪嗒啪嗒流了一脸,“宝宝,宝宝。”

过了许久,萧然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哽咽地劝道:“老板,还是先进去再说吧。”随后招呼着秘书赶快去准备一些小孩子爱吃的零食。

“你叫什么?”黎云洛一路上抱着柔柔走回办公室的休息间,将她放到自己的腿上,看着她漂亮的容颜,心里满是喜悦和骄傲。

他的一双儿女都是这么优秀。

“柔柔”

柔柔?这名字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你的妈妈呢?你怎么是自己来的呢?是她让你来的吗?”黎云洛将秘书送上来的零食一一拿了过来,任由小丫头精挑细选。

“妈妈在接受参访,晚上要参加颁奖典礼,所以把我自己丢在房间里。”柔柔看到零食立刻眉开眼笑。

黎云洛皱紧了眉头,“那女人居然把你自己扔在房间了?”有没有搞错,万一孩子被绑架了怎么办?

提起绑架,黎云洛忽然想起六年前的事情,看了看柔柔小心翼翼地问道:“宝贝啊,你能不能告诉爸爸,这六年来你们是怎么生活的?比如……和谁在一起生活?”

柔柔不晓得黎云洛话里的隐含深意,只是当做普通的问题答道:“和叔叔一起生活啊,不过最近叔叔的工作好忙呢。”

叔叔?黎云洛皱眉,难道是裴妮改嫁了?

该死的,他们还没离婚了,他们的关系还受法律的保护,她怎么可以私自改嫁?而且还带着他的孩子。

“柔柔,你想和爸爸一起生活吗?”黎云洛的心里开始做了一番打算,如果裴妮真的决定不回头,那他一定要把孩子带回来。

“好啊,咱们一起生活,对了,我还有个哥哥是吗?”柔柔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大事似的,眨着一双泛着精光的大眼睛看着黎云洛,“我一直都好想见见自己的哥哥。”

黎云洛哄着柔柔,“好啊,晚上咱们一起吃大餐,现在先休息一会好不好?”

“好啊。”折腾了这么久,小柔柔却是感觉有些累了呢。

*****************************荷包!荷包!**********************************

颁奖典礼的整个过程非常的顺利,裴妮作为新生代的导演凭借一部短片成为了此时颁奖典礼的最大赢家。

经过了采访和庆功宴之后,裴妮心生疲倦地走回自己的房间,刚一进门就看到满屋的漆黑与寂静,心里徒升一种恐慌。

急忙打开所有的灯,惊恐地喊道:“柔柔,柔柔?”

找遍了整个房间却没有一点柔柔的气息,裴妮一下子呆愣住了,好半晌才像是疯了一样冲出去,抓住同层的服务生,“屋子里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小女孩去哪里了?”

服务生想了想,“小女孩早晨就出去了,到现在好像是一直没回来过。”

裴妮皱紧了眉头,“自己出去的吗?有没有看到是谁将她带走的?”六年前的绑架一事,在她的心底已经烙上了不灭的痕迹。

“是自己出去的,看样子还挺高兴的,会不会是在附近玩耍呢?”服务生说着就开始通知保安寻找孩子。

“不用找了,孩子在我这里。”熟悉的声音像一根刺插进了裴妮的心中,缓缓转过身,看着六年未曾见面的黎云洛,一颗心疯狂的跳动着。

“你还知道回到这里?我以为你失忆了呢,我以为你被拐卖了呢,我以为……”黎云洛愤怒的话还未说完,就看到裴妮犹如一团火一样扑了过来,死死地将他抱住。

“云洛……”裴妮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从她决定回来参加颁奖典礼的那一刻起,就在幻想着俩人见面的情景,可是一百次的幻想却没有一次中标。

黎云洛一愣,随即才抱住眼前的这个女人,“不要哭了,让别人看到了多不好。”一边说着一边拥着她往屋里走。

“裴妮,当初为什么要离开?”关上门,黎云洛将裴妮按在门上,眼神灼灼地盯着她,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心里好心疼。

裴妮的脑子里闪着那些年箫楚天的嘴脸,再一次泪流满面,事情娓娓道来之后,看到黎云洛越来越黑的脸。

“箫楚天,我一定会弄死他。”黎云洛气得咬牙切齿,当初真是把他当人看了,后悔。

“云洛……这些年我和柔柔过得很好,真的,我想再去招惹那个混蛋了。”裴妮一边说一边哭。

“裴妮,那你为什么不回来?为什么不联系我?”黎云洛双手握住裴妮的肩膀,一双眼死死地盯着她。

裴妮别过脸不去看他,“我以为你们一定会恨死我了。”

“裴妮……”黎云洛一把将裴妮搂进怀里,“回来吧,曲风一直都希望见到自己的妈妈。”

曲风……好熟悉的名字。

裴妮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奶奶还好吗?”

“恩,身体大不如从前了,还是精神状态还算好,只是偶尔会念叨起你和孩子,要不要回去看看奶奶?”

裴妮缓缓低下了头,刚刚止住的眼泪再一次流了出来,“我害怕,我害怕奶奶会讨厌我,会恨我。”

“傻丫头,不会的,我们都知道你一定是有苦衷的,不然也不会一声不响的走了。”黎云洛紧紧抱住裴妮,回想起当初知道裴妮离开时的心情,真的可以用‘复杂’二字形容。

她没带走一分钱,没带走一件衣物。

好多时候,他都在想,她什么都没有拿走,在外面该如何生活呢?

他甚至想,如果她走的时候能带走一些钱,也会让他安心一些,最起码她不会饿死。

“孩子……会不会不愿意见到我?”裴妮抬起头,小心翼翼地问着,但是一颗心却异常的欢快,她恨不得现在就见见她的宝贝儿子。

“不会的。”黎云洛说着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自己将她的行李收拾好,拉着她的手往外走,“咱们现在就回家好不好?”

“可是……外面有好多的记者。”

“都被萧然清走了。”黎云洛说完忽然转身看向裴妮,“裴妮,答应我,再也不要离开了好不好?”

裴妮眼眶里满是激动的泪水,狠狠地点了点头,“好。”

*********************************大结局啦**********************************

西山别墅内,裴妮和黎云洛刚踏进大门,就看到张姐热泪盈眶地奔了过来,紧紧地抱住裴妮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满脸的泪水。

“妈妈”柔柔趴在窗户上看到裴妮进来,欢快地跑了出去,紧随其后的是曲风,站在门口呆呆愣愣地看着裴妮,不知如何是好。

裴妮看着曲风,“居然是你?”游乐场见到的那个孩子?

黎云洛几步上前抱起曲风走向裴妮,边走边说道:“曲风,叫妈妈啊,你不是一直都想见见妈妈吗?”

曲风看着裴妮,许久才张开双臂,弱弱地叫了一声,“妈妈”

***********************结局啦***********************************

黎云洛为了庆祝裴妮获奖,在老宅子宴请八方来客,一向清冷的老宅子再次热闹了起来。

“哥哥,我想吃蛋糕。”人群外的小院子里,柔柔看着主院餐桌上的大蛋糕忍不住咽了口水,拉着身边的曲风满脸的哀求。

“那个不行啦,是爸爸给妈妈准备的,等一下才能吃呢。”曲风和柔柔相认都快一个月了,可是还是不愿意承认俩人是兄妹的事实。

因为曲风的眼光一向很刁,好不容易看中一位小女孩,居然还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妹妹,这个也太狗血了吧,让他怎么接受?

“哥哥……”柔柔不停地晃着曲风的手臂,一双大眼睛含满了晶亮亮的水珠,大有你不答应我就哭的意思。

“好吧,好吧。”曲风无奈,松开柔柔的手,悄悄跑了过去,趁着大伙都在和裴妮寒暄,拿着刀叉和盘子准备切一块小蛋糕。

“宝贝,现在不能吃蛋糕,晚一些再吃好吗?”黎云洛碰巧过来拿酒,看到曲风鬼鬼祟祟的样子忍不住将他抱了起来,“妹妹呢?”

曲风很无奈,“在那边,是她要吃蛋糕的。”

“是吗?”黎云洛朝着曲风手指的地方望了过去,果然看到柔柔的一双大眼睛正滴溜溜的望向这边。

“张姐,准备一块甜点给小姐送过去。”黎云洛知道曲风是不爱吃这种东西,所以只点了一份,然后抱着他走向柔柔,“宝贝,上楼陪着奶奶好不好?”

柔柔点了点头,奶奶对她很好的,她好喜欢和奶奶在一起。

“曲风,和妹妹一起上楼陪奶奶吧。”黎云洛摸了摸曲风的头,看到他不情愿的小模样忍不住笑道:“不要再抱怨了,她是你的妹妹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远处的裴妮看到父子三人其乐融融的景象不禁笑了出来,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悄悄朝她走来的一对夫妻。

“喂,傻笑什么呢?”

裴妮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居然是张芸!

“你……”目光再往下看,昔日的魔鬼身材女郎居然也身怀六甲了。

“我什么啊,怀孕了,嘻嘻。”张芸像个小孩子似的拉着裴妮的手,“黎云洛告诉我你回来之后,我恨不得立刻赶过来,你这个没心肝的死丫头,一走就是六年啊,音信全无啊。”

裴妮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黎云洛都告诉你了?”

张芸点了点头,“是啊,不然你以为我还会搭理你这个没良心的吗?”说完开始四处张望,“小宝宝呢?听黎云洛说你带走的那个女儿叫柔柔?你怎么不叫七度空间呢?”

裴妮差点吐血,白了张芸一眼,“有你这样说话的嘛。”

张芸嘻嘻地笑,看着李金元过去和黎云洛说道,不禁说道:“忘记告诉一件事了,张焕星那小子果然是个模特的天才啊,这六年来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模特,变成了如今的名模,真是让我都刮目相看。”

“真的吗?我偶尔也会在报纸上看到他的报道,还以为是报纸夸大其词呢。”裴妮说着,眼神又变得失落起来,“回来后没见到冰冰,李院长也没看到呢,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冰冰不是去留学了吗?”张芸吃起餐点来,“对了,你见过南湘吗?那女人出去游学怎么就断了联系呢?黎云洛说你失踪之后,她也没了联系,我们大家一度以为是她把你拐卖了呢。”

南湘?

“你们没有再见过南湘吗?”裴妮诧异地看着张芸,难道那次南湘悄悄看望过她之后,就真的离开了?

“说什么呢?”黎云洛走了过来,拥着裴妮。

“我们在说南湘呢。”

张芸笑着问道:“宝宝呢?”

“楼上呢。”

张芸笑道:“一会再和你们聊,我去看看我的小宝贝。”说完,在李金元的陪同下一起走向别墅楼。

裴妮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云洛,你真的一直都没有见过南湘吗?”

黎云洛点了点头,“真的没见过,我也试图联系过她,但是都没有联系上,很奇怪。”

裴妮将之前的事说了出来,最后有些担忧地看着黎云洛,“南湘不会出什么事吧?”

黎云洛的脸色也很差,“难道这事和箫楚天有关系?”越想越不对劲,随即叫来萧然吩咐一番。

“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好好查查。”黎云洛说着拍了拍裴妮的肩膀,示意她放心吧。

庆功宴达到最高[chao]的时候,老太太在两个孩子的簇拥下走了出来,一番感慨之后便是一番深深的祝福。

就在宴会刚刚散场十分,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随后就看到采轩满脸笑容地跑进来,手舞足蹈地说道:“是张焕星和冰冰回来了。”

裴妮诧异地看向门外,朝外面走两步正好看到高大帅气的张焕星一袭白色的西装眉眼弯弯地看着她,“姐姐,我还以为你被拐卖了呢?”

裴妮先是一愣,随后热泪盈眶地抱住这个傻小子,而他身后的冰冰也跟着抹眼泪,哽咽地说道:“姐姐,还能看见你,真好。”

老太太看着这样的场景,笑得合不拢嘴,“都回来了就好,都回来了就团圆了。”

****************************尾声***************************************

夏日的午后,裴妮坐在庭院中的遮阳伞下,看着游泳池里的兄妹俩互相嬉笑,心情好极了。

“裴妮,南湘的事情已经查出来了。”黎云洛从外面走进来,在裴妮的身边坐了下来,脸色有些沉重。

“真的失踪了?”裴妮坐直了身子,眼神里有一丝的紧张与落寞。

“被害了,六年前,凶手是……箫楚天。”

裴妮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黎云洛,“怎么可能?”

黎云洛叹了口气,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差点都石化,他怎么也不会相信那样一个男人会加害南湘,当然,他并不知道其中的缘由。

“箫楚天已经被警方逮捕,并且已经认罪了,他承认当初胁迫你也是想拿你做人质,必要时由我出面帮他摆平事件,只是六年过去了,他以为大家早就将这件事遗忘了。”

裴妮突然觉得胸口似有一块大石头压着,想了一下才将南湘曾经告诉她的事情转而一字不漏地告诉了黎云洛。

黎云洛越听,头低得越厉害。

“我已经安排萧然在陵园为南湘准备一座墓碑,有时间去祭拜一下吧。”说完,搂紧了裴妮,看着不远处玩耍的两个孩子,“幸好你们没事,我现在真的是后怕啊。”

“云洛……张天霖回来了吗?我记得有一次看电视,还看到了关于他的访谈,想不到他的珠宝设计还真的不赖。”

“当初张天军可是气坏了,好在时间长一些之后老头想明白了,随后天霖也在自己的领域做出了一番作为。”

“那他的婚事呢?”

“因为天霖和李婉并没有登记,而且当初天霖也没有参加婚礼,所以一年后大家见天霖并没有回来的打算,张家就给了李婉一笔钱让她离开了。”

“想想李婉也挺可怜,那样事故的一个女人,居然会这样败了下来。”裴妮窝在黎云洛的怀里唏嘘不已。

“只是温家和张家结怨太深,到现在双方的家长都不允许他们结婚,他们俩倒是好,干脆在法国住下了,看样子是不准备回来了。”黎云洛说着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们这个世界可真是奇怪,法国明明那么小,这么多人都去过,为什么彼此都没有碰到过呢?”裴妮看向远方的天空,碧蓝如洗,犹如她此刻的心情一般。

“人们的相遇也是需要缘分的啊,比如我们,居然在那种情况下相遇,这种缘分还真是难得。”黎云洛说完,俯身深深地吻住了裴妮的唇。

温柔的吻绵绵长长。

————大结局

****************************************************

谢谢亲们一路以来的支持,谢谢里儿的荷包,谢谢所有人的咖啡和鲜花,谢谢大家,预祝大家新年快乐!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