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恋人十八岁 [目录] > 第75章:075 李院长的男人?

《总裁恋人十八岁》

第75章075 李院长的男人?

周小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裴妮站在箫楚天办公室的门口,犹豫了片刻才抬手敲门,没想到与此同时,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裴妮?”箫楚天诧异的看着裴妮,见她一副谨慎小心又复杂的神情,有些疑惑,“你找我?进来。”

裴妮不是第一次来箫楚天的工作室,可是她有些怕,确切的说是怕那个让她难堪的李元。

还好,裴妮在屋里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李元的身影,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而她的这一个表现并没有逃出箫楚天的法眼,“你在找人?”

“不是,我只是很诧异,你的工作室怎么就你自己?”裴妮接过箫楚天接过来的果汁,双手环着杯子,头微微低着。

“现在是午休的时间,当然都出去吃饭了。”箫楚天挪到裴妮的身边,手附在她的头上,“我听说你去了巴黎,所以没有联系你,这几天还好吗?有没有想我?”

若是换做以往,对于箫楚天这样亲昵的动作,裴妮一定会脸红心跳,而且还会摆出羞涩的样子依偎在他的怀里。

但是,现在的裴妮,脑子里浮现的满是照片上的一幕幕,和那日李元在门口对她的指责。

“楚天,我接了一个黎氏集团的广告,想和你商量一下创意。”裴妮说着起身从包里拿出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文件,而她自己本人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坐在了箫楚天的对面。

箫楚天对于她这个举动,只是疑惑的皱了皱眉,并没有深问,而是拿着文件看了起来,这一看才知道居然是这么大的一个项目。

“裴妮,若是这个广告拍摄成功了,以后你在广告界就声名鹊起了。”箫楚天激动的说着。

他奋斗了这么久,连做梦都想着能接一单这样的生意,无奈找他拍摄的都是一些小广告和视频。

可是他没想到,裴妮居然会有如此的幸运。

裴妮之前也知道这个广告对她的重要性,但是现在被箫楚天这样说出来,自己也感觉到肩上的任务十分的沉重,更加激发了她的勇气和信心。

“连你也是这么认为?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比较重大,想和你商量商量,后面有一些是我自己的创意,你看看如何。”裴妮来了兴致,身子也往箫楚天的方向挪了挪,但两个人之间依旧存在着一些差距。

箫楚天做起事情来一向都很专注,此时埋头看着她创意的点子和计划,偶尔皱了皱眉头,看到好的地方不禁露出一丝笑容。

他从念书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裴妮记得他们在上大学的图书馆时,一次裴妮碰巧看到窗边坐着的他,于是抱着书心情忐忑又期待地走了过去,坐在他的对面。

她以为他至少会抬起头来看她一眼,可是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一直都在埋头看着他的书,看到动情之处时,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看到不合心意的地方,眉头就会深深的皱起。

就像此时的他一样,观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裴妮静静的坐着,脑子里百转千回闪过好多个画面,如果她没有看到那些照片该多好,最起码她就不知道眼前这个让她暗恋了这么多年的男子也会背叛她。

如果没有让她看到照片,她会像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那样依偎在他的怀里,向他述说自己的紧张与期待。

如果没有让她看到照片,她的心,就不会痛到此时还无法愈合吧。

“这个广告的模特选用的是谁?”箫楚天突然抬头问着裴妮。

而裴妮的目光来不及收回,面色有些慌乱,“一个星期之后选拔,选出一位气质比较符合这次广告的模特。”

箫楚天怔怔地看着裴妮,她刚刚偷偷打量自己的样子和此时的慌乱都让他明白,这个女人一定是有什么事在瞒着他。

她就是这样不会撒谎,每次说了违心的话,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看,小脸也会跟着红红的。

这个毛病,一直都没有改。

“关于点子,我也得好好想想,好在还要选拔模特,也不着急。”箫楚天说完,将文件夹合上,递还给了裴妮,“我们去楼下的咖啡厅坐坐吧。”

裴妮慌忙站起身,“不了,我还要去一下孤儿院了解一些事情,等下次见面再聊吧。”说完,抓起文件夹就要往外走。

慌乱之中,鞋跟突然卡在了凳子腿之间,整个人都朝着一侧倒下,就在她惊慌失措之际,一双大手将她牢牢的抱在怀里。

“你怎么这么慌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箫楚天把她放在沙发上,一边脱下她的高跟鞋看看有没有损坏的地方,一边皱眉质问着她,“你每次说谎都瞒不过我的眼睛,你还是老实的说吧,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我总觉得你是在躲着我。”

裴妮见他很认真的将完好无损的高跟鞋穿回她的脚上,脸上一阵火辣辣的。

“还是不打算说吗?”箫楚天坐在她的对面,目光如炬地看着她,不给她一丝逃避的空隙。

“楚天,你和林燕是什么关系?”裴妮终于抬起头,看着箫楚天的脸,一字一句认认真真的问了出来。

箫楚天一定不知道,裴妮在问出这句话之后,整个人都处于紧绷的状态,她看着箫楚天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目光由之前的审视变成了现在的闪躲,整颗心霎时间被摔得细碎。

“裴妮,你不要听林燕乱说,我们的关系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箫楚天见裴妮的眼神里露出了疼痛,急忙矢口否认。

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如果他能将事情解释清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推卸责任反而会更好。

裴妮顿了顿神,拎起包站起身,深深地看着箫楚天,“林燕从未和我说过你们之间的事。”转身便走。

转身的一刹那,她觉得自己的心好疼,她暗恋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没有责任感和担当的男人呢?

为什么要在出事的时候把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而不是像个男人那样解决?

透过写字楼大厅的落地玻璃,裴妮看到萧然倚在车上正往这边看着,起初要跟着进来被她拒绝之后,就一直以一种不放心的姿态这样张望。

现在见她从里面走了出去,明显是松了一口气,可是看到她红肿的眼睛时,脸色还是微微变了变,却聪明的什么也没说。

“去孤儿院是吗?”上车之后,萧然淡淡的问着。

“恩”裴妮应了一声之后就不再说话,一路上,整张脸都面向着玻璃窗外,看着外面的高楼林立,看着外面疾驰驶过的车辆,看着外面硕大的广告牌,忽然觉得脸上凉凉的。

裴妮伸手摸了摸,才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流泪了。

怪不得萧然刚刚看她的眼神有点怪异,原来如此。

车子开进孤儿院的时候,裴妮有一瞬间的呆滞,直到她走下车子站在这片曾经抚养了她的土地上时,还是有些恍惚出神。

这里怎么会是破旧的孤儿院呢?

眼前的房子虽然楼层没变,可是它就像穿上了一件华丽的礼服,每间屋子都有落地窗,温暖的阳光顺着窗户,毫不吝啬的送给那些孩子们。

而现在的小院子,沿着墙根移植了一排排的数目和花草,树荫下更是有各种各样的运动器具。

孩子们可以开心的玩着滑梯,可以在新买的案台上打乒乓球,也可以在加强绿化的草坪上踢足球。

天啊,这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运动场。

“裴妮,你怎么突然来了?”李院长看到裴妮脸上的诧异后笑道:“这些多亏了黎先生,都是他安排的呢,现在孩子每天放学回来都开心的不得了。”

“放学?”裴妮忽然想起,这里的孩子都被送去上学了,就算是小一点的,也都被安置在附近的幼儿园了,只有到了放学的时间,才会回来,怪不得感觉有些冷清。

一想到这,裴妮有些失望,看来今天是看不到张焕星了,下一次再过来怕是要再等上几天。

“孤儿院有人扶持了,就不用再像以前那么辛苦了。”裴妮和李院长慢慢踱步,俩人在空寂的院子里慢慢的闲聊着。

“是啊,孤儿院的事不用太操心了,但我总是想,靠着黎先生终究不是个长远的办法。”

这件事,上次谈话的时候就被提起过,现在又被提起,裴妮自然也是想过了,“我一直都想和黎云洛说搞慈善的事情,但是转念一想怕他会拒绝也就没说出口。另外,那个视频播出之后应该有不少的效果吧,有人往孤儿院捐钱或者捐物吗?”

李院长的脸色顿时白了起来,神色慌张闪躲地点点头,又摇摇头,“有倒是有,不过很少啊。捐的钱也都是小数目,物品也都相应的发给下面的孩子了,想来他们也许是觉得怕上当吧。“

裴妮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如果这次的广告真的能拍摄成功,她在广告界就会有一定的地位和影响力,到时候,她会以自己的人格来为孤儿院筹集善款,到时候就应该会容易一些吧。

“张焕星在哪个学校念书呢?几年级?”

“他啊,原本应该读高一的,可他偏要直接读高三,老师让他做了一些试题,发现他还是真的有些聪明,竟然合格了,于是现在就在马路尽头的高中读高三。”李院长笑着说。

裴妮想了想,或许一会可以直接去学校里找张焕星问问清楚,正想着,就听到门口响起汽车的喇叭声。

李院长朝门口看了一眼,脸色沉了沉,随后面色尴尬地看向裴妮,“你先在这边等我,我去去就来。”说完就朝着大门跑了出去。

裴妮站在原地,看到大门外站着的男人,年纪与李院长相仿,开着一辆小面包车,因为离着比较远,也看不清楚这个男人的面容,但是脑子里恍惚有些熟悉的感觉。

他们俩不知道在大门外说着什么,两个人的神情都十分的严峻,似乎吵架了,而李院长时不时朝这边看看,似乎在观察着裴妮的动向。

最后,李院长似乎跟那个男人说了什么,那个男人侧过头看了裴妮一眼,随后不情愿地上了小面包车,疾驰而去。

“那人是谁?”裴妮看到气喘吁吁的李院长不禁好奇的问着。

“厄,一个朋友,我跟他说今天来了客人,没时间招呼他,所以就让他走了。”李院长的脸色因为刚刚奔跑的缘故有些红润,但是她眼神里却有明显的闪躲,而且声音里也带着一丝的底气不足。

裴妮见她不愿意多说也不再多问,她们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当然了解李院长的苦,也许这个男人真的只是她的一个朋友也说不定。

“李院长,我还有事先回去了。”裴妮想着要去找张焕星,就不想在此多做停留了。

“好吧,有空就回来看看。”李院长一脸慈祥笑容的送裴妮上了车,看到车子离开后方才往院子里走。

而她还未走两步,就听到熟悉的汽车声停在了门口,转身一看,是刚刚离开的那个男人又折了回来。

李院长满脸的怒气冲了出去,“不是叫你改天过来嘛,你怎么现在就来了,让人看见怎么办?”

男人懒得看李院长一眼,“老子亲眼看到那个女人离开了才过来,别废话,快点把钱拿出来。”

李院长气冲冲地瞪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看着他发福的肚子和满脑袋的头油就有种作呕的冲动,无奈之前自己犯了下错,现在只能任由这个王八蛋一次又一次的以此勒索了。

“你等着。”李院长说完就跑回了楼里,不多时又跑了出来,手里却多了一个稍大的信封。

男人见着那信封两眼就开始放光,不等她走到门口,就冲了进去将信封抢了过来,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将里面红色的票子暴露在阳光下。

“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了,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李院长看着男人眼里的精光,心中更加的愤怒了,她当初怎么就瞎了眼嫁给了这个男人?

“哼,老子没钱了自然要找你,不找你找谁,别忘了,你还是我老婆呢。”男人满脸不屑的将信封装进了衣服的口袋里,横了李院长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孤儿院现在有钱了,你就想甩掉我?再去找个男人?没门!”

“王八蛋,你现在说我是你的老婆,当初那些年你死到哪里去了?我带着孤儿院的孩子挨饿受冻的时候,你滚到哪里去了?现在听说孤儿院有人扶持了,日子好过了,就来冲我伸手要钱,你真的就是个王八蛋,王八蛋。”李院长像疯了似的扑上去捶打着男人。

而男人对这样的场面似乎是司空见惯,不耐烦地推开李院长,大步走了出去,上了车,扬长而去。

李院长像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跌坐在地上,脸上满是痛苦过后的泪痕。

************************************************************************************************************

今天更新两章,稍后还有一章。今天是元旦,新一年开始的第一天,祝大家玩的愉快。(剧透一下,下一章会有张天霖和裴妮的对手戏喔,而且好死不死的还把某个狂妄的女人抓个正着……)

……本章完结,下一章“076 误会难以解除”↓↓↓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