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恋人十八岁 [目录] > 第77章:077 把我放在你的心里

《总裁恋人十八岁》

第77章077 把我放在你的心里

周小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温天翔对张家父子的这种苦肉计似乎并不感兴趣,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转身就走。

张天军见温家的人走远了,才上前憋气地拉起张天霖,看着他红肿的脸忍不住哀声叹气,声音比之前小了很多,却还是忍不住责怪地道:“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像咱们这样的家庭,婚姻从来都不是自由的,你在外面有喜欢的女人养着就是了,但是不能影响家庭啊。”

“爸,我说过我做不到,我只想娶我喜欢的女人。”张天霖别过身不去看他的父亲。

他从小生长在这样的世家,这种道理岂会不明白,但是他就是做不到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你是不是想气死我?你知不知道,如果这次的联姻破裂对于张家将会是怎样的灾难?那就是灭顶之灾,我不愿意告诉你,是不想让你有负担,你说说你都做了什么?你在外面弄那些什么首饰设计,我也就随着你了,现在连婚姻都给我搞砸了,你是不是非要我这把老骨头冻死街头才甘心?”

张天军说得太用力,一股怒气涌了上来,一口血咳了出来。

张天霖当时就傻眼了,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倒是他的母亲此时哭哭啼啼的跑上前扶着张天军,一边哭一边斥责着张天霖,“你爸爸生病好久了,一直都没告诉你,就是不想让你活得有负担。你以为咱们家只有你有负担吗?只有你想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吗?谁不想?我和你爸爸这么大的年纪了,难道就不想天天坐在家里看看报纸,偶尔出去旅旅游吗?可是公司怎么办?一千多的员工怎么办?辞了他们吗?你爸爸一直都清楚你不喜欢家族的事业,你别以为你在国外念书那几年做的事家里都不知道,只不过不想说出来而已,我们都觉得对不住你,也不想强求你做什么,可是你怎么就不能理解父母的一片心?你的爱情是神圣的,那我们的努力付出又是什么?”

张天霖被张母说的无力反驳,跌跌撞撞靠在墙上,眼泪慌慌张张的流了下来。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生长在这种家庭是一种不幸,因为他除了钱什么都没有,没有自由,没有爱情,甚至连友情,都要门当户对。

他以为自己委屈,他为此不惜与家里做斗争,可是他从未想过自己生存的意义,甚至从未考虑过父亲管理庞大银行的艰难。

他不知道,父亲独自面临重大决断时的无力,不知道其他董事窥视位置时的惶惶不安,更不懂得这个银行业的龙头老大此时正面临着被收购的危险。

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躲在租来的工作室里摆弄着他心里的梦想,他真的是太混蛋了。

张天霖不知所措的跑上前,泪眼婆娑地看着张天军,见他的神色缓和过来许多,才稍稍放下心,内心挣扎许久,才低下头,轻声说道:“我愿意回公司,也愿意娶温雅。”

张天军看着眼前的张天霖,他眼里的不甘和委屈让人心痛,可是现在没有其他的办法。

伸出手摸了摸张天霖的头,就像是小时候一样轻声对他说:“只要你以后足够强大,才可以支配你的生活。”

门突然被打开,黎云洛带着裴妮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情景都有些诧异。

“云洛。”张母擦了眼泪上前打着招呼,看了看他身边的裴妮,露出一丝微笑,“是黎夫人吧。”

“您好,伯母。”裴妮上前一步,微微行礼。

她并不知道这间屋子里刚刚发生了什么,但是她感受得到此时的紧张和沉重的气氛,与黎云洛互看一眼后一同走向张天霖。

“天霖,事情解决了吗?我刚刚看到温雅的父亲似乎很生气的样子。”黎云洛拉起张天霖走向一边,而裴妮则是低着头站在一旁。

“恩,我会解决的。”张天霖的神情有些颓然,貌似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裴妮,见她一直低着头,心里有些愧疚,想着昨天的事情一定是吓到她了。

“你们先回去吧,有时间我会和你们联络的。”张天霖说完就推着黎云洛,将他往门外送。

黎云洛是想问的详细一些,可是他也看到此时的气氛似乎不适合问太多,想到这便拉着裴妮的手走了出去。

而这个细小的动作恰巧映在了张天霖的眼里,有那么一刻,眼眶里突然溢满了泪水,只是一瞬间,就被他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回去的路上,车里一片沉默。

裴妮想着温雅的伤势,黎云洛想着张天霖的解决是什么意思,而萧然却想着要如何向老板表明事实的真相。

三人一起保持沉默,直到黎云洛的手机响起,才让僵硬的气氛有了一丝的缓解。

“喂,嗯?”黎云洛看了裴妮一眼,将电话递给了她,轻声说道:“陈妍。”

裴妮这才想起,今天原本是要去公司和陈妍碰头商议选拔的事情,都被温雅的伤势给搅合忘了。

“现在?恩,我马上过去。”挂了电话,裴妮有些小心翼翼地看着黎云洛,“陈妍想和我商议一下选拔的一些具体事项。”

黎云洛沉着片刻,“开车去公司。”

***********************荷包!荷包!******************************************

“少夫人,外面有人找您。”陈妍敲门进屋,看着暂时坐在黎云洛位置上办公的裴妮恭敬的说着。

裴妮正在看着陈妍对这次活动进行的一些计划,抬了抬头,“让她进来。”

她很好奇谁会来这里找她,但是她现在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猜测,去好奇。

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来人竟然是箫楚天。

“我给你的短信,你看到了吗?”箫楚天坐在裴妮对面的椅子上,脸上满是愧疚的表情,模样也憔悴了许多。

裴妮感觉到很诧异,但是她强迫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她不可以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慌乱,绝对不可以。

“看到了,觉得没有什么意义,所以没有回。”裴妮说完,低下头接着看那份计划书。

但是她的心跳得好快好快,好像要跳出喉咙一样,她感觉到自己的脸好热好热,好像要烧着了一样。

“裴妮,我从来不知道你绝情起来竟是这样的狠。”箫楚天有些悲哀,这都是他的不对,他知道是自己的不对,但是他不甘心,他不甘心就这样放弃眼前这个女人。

裴妮的手一抖,心也跟着一颤。

她绝情?她狠?

呵呵。

“是,我是狠,我是绝情。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裴妮依旧是低着头,声音里也带着一丝的颤抖。

箫楚天太了解裴妮的个性了,不仅如此,他还了解她的一切习惯。

比如她的强撑,比如她故作的深沉,比如她貌似平静内心却极度的动感不安时所表现出来的脸红,慌张。

他看得出来她在惊慌就好,至少可以证明她还有一丝的挣扎,还有一丝的在乎。

“这是我想的一些小创意和小计划,你看看吧,就算我们不能再在一起了,我还是你的师兄,我们还是朋友,以后有事情还是要互相帮助。”淡淡的说着,然后将事先准备好的档案袋递了出去。

裴妮这才想起来自己拜托他的事情,她一直都很欣赏师兄的才华,所以,即使现在她恨他,也会迫不及待的打开那个牛皮纸袋。

看着师兄精心设计的一些细节,裴妮烦躁,狂乱的心越来越稳了,越来越平静了,甚至有一丝的狂喜。

不愧是师兄,想到了好多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的小细节。

“这个真的是太棒了。”裴妮欣喜的抬头,脸上满是笑容。

“你觉得有帮助就好。”箫楚天也不多做停留,起身稳了稳神,用他一贯低沉而深情的嗓子,略带忧伤的说道:“不论如何,我都觉得亏欠你,都请你原谅。”说完,不等裴妮反驳,转身走了出去。

裴妮傻愣愣的看着那个身影消失在那扇门之后,过了一会,才紧抿了双唇低下头。

桌子上的文件渐渐被泪水浸湿,无数的喜悦一扫而空。

*********************荷包!荷包!******************************************

医院的贵宾休息室里,张天霖耸拉着脑袋站在温天翔的身前,任由他的训斥,一声不吭。

温天翔训斥了许久,已经有些口干舌燥方才罢休,狠狠地瞪着张天霖,他就不明白女儿到底喜欢这小子什么,难道就是看上了他那个脸蛋?

“温先生,温小姐已经醒过来了。”大夫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脸上挂着如释重负的笑容,而他的这句话也正式解救了张天霖。

温天翔喜出望外就要往外走,待到门口时,回身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的张天霖,哼了一声说道:“你该说什么该做什么都要想清楚,不然下次就没有机会了。”说完,温家的人都跟着走了出去。

过了好一会,想着温家的人和温雅也说话说的差不多了,张天霖才慢吞吞的走进了高级病房。

温雅看到张天霖先是一怔,随后脸上隐隐泛着温怒,但碍于父亲在身边,也只好忍了下来。

张天霖原本就不情愿,看到温雅这个表情更是冷了心,几次想转身离开,但是想到父亲的那些话,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温雅,头还痛吗?”张天霖的声音很轻,看着温雅的眼神中多了很复杂的情绪。

温雅抿了抿唇,“还好。”

两个人随即陷入了僵持,温天翔却在一边哼道:“温雅,你的头到底是怎么受伤的?是不是张天霖动手打你了?你跟爸爸说,爸爸为你做主。”

温雅的身子不由得一僵,有些惊慌的看向了张天霖,而他眼神中反馈出的信息正中她的担忧。

她知道父亲不太喜欢张天霖,觉得他不务正业,但是一直都碍于自己的喜爱而退让,可是这次的事情闹得似乎有点大,她怕自己乱说什么,就会给他招来麻烦。

温雅怨恨的看了一眼张天霖之后,嗔怪的说道:“爸爸,天霖是我的未婚夫,怎么会动手打我呢?”

温天翔冷哼了一声,“那你的头是怎么弄的?难道是自己往桌子上撞的?你有什么事都要老实的跟爸爸讲。”

“爸爸,我说了不是就不是,你就别问了。”温雅只是自己的说法有多么苍白,避免父亲再说出一些伤人的话,即刻说道:“你们先回去吧,天霖留在这里照顾我就行,我需要安静。”

温母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温雅,但想到张天霖已经受到了教训,想来也不敢再胡闹了,所以拽了拽温天翔的衣袖,使了个眼色。

“温雅,那我们先回去了,晚些再过来给你送饭。”温母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张天霖一眼,挽着温天翔的手臂带着温家的其他人走了出去。

待他们刚走,张天军和张母便走了进来,看到温雅醒了过来,都亲热的上前询问。

“温雅啊,是不是天霖这小子欺负你了?他要是欺负你,你一定要和伯母说,伯母一定给你做主。”张母坐在病床边,拉着温雅的手柔声的说着。

“我和天霖只是有些小争执而已,没什么的,你们就放心吧。”温雅注意到张天霖的脸上还有浅浅的五指印,想来是张父打的。

她虽然狠天霖对她的残忍,但是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招来天霖更多的怨恨,与其这样不如帮他化解其中的困难。

“温雅啊,张家有你这样的儿媳妇真是福气啊。”张天军真诚的说着。

他之前一直在门外转悠,生怕温雅醒来说天霖的坏话,还好,她不但没有说坏话,反而帮衬了他不少。

“伯父,咱们很快就是一家人了,您这样说就见外了。”温雅笑了笑,随后说道:“你们也先回去吧,留下天霖就好了。”

张母打了张天霖肩膀一下,故意重声重气的说道:“你好好的待温雅,要是让我们知道你做了对不起温雅的事情,看我们怎么收拾你。”说完又安稳了温雅几句,方才和张天军离开。

现在的病房真的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谁也不说话,气氛有些僵硬。

张天霖知道温雅一直在看着他,可他真的不知道该说起什么好,索性站在窗边抽烟。

“你不知道病房里不能吸烟吗?”温雅沉声说着,然后看到张天霖将手中的烟熄灭了,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你的脸是被你爸打的?”温雅的语气里有着一丝的心痛,她可以恼他,可以怪他,但是别人不可以这样凶狠的对待他。

“恩”张天霖还是站在窗户边看着窗外黑压压的天,似乎要下雨了。

“你过来。”温雅恼怒,张天霖对她的不理睬,她帮了他这么大的忙,怎么就换不回来他的一个好。

张天霖墨迹了半天才走回病床边,“怎么了?”声音里有些疲倦,眼神里更是毫无神采可言。

温雅看着他的脸,眼里溢满了泪水,伸出手附在上面,轻轻的揉了揉,“很痛吧?”

张天霖的身子一僵,就在刚才,在她伸出手的一瞬间,他以为她是要扇他的耳光,甚至有一瞬间想过要不要闪躲。

“天霖,你答应我一件事好吗?”眼泪缓缓流了下来,温雅的声音里也充满了哽咽,“请你将我放在你的心里好吗?哪怕是一点点的位置就好,行吗?”

*************************************************

稍后还有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078 背靠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