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恋人十八岁 [目录] > 第82章:082 谈条件

《总裁恋人十八岁》

第82章082 谈条件

周小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温天翔没想到张家真的会悔婚,而没想到在否决合作之后,态度还是那么强硬。

此时,温天翔踱步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想着温雅哭泣的脸和要死要活的模样,头皮就是一阵发麻。

没了这桩婚事,他倒是觉得轻松了很多,可是一想到女儿哭泣的面容就开始忍不住闹心。

而恰巧此时,办公室的电话一阵接一阵的响了起来,似乎有种,你不接电话,我就一直响的气势。

“喂。”温天翔的语气生硬,带着一丝的恼火。

“天翔啊,女儿在家闹自杀呢,你快点回来啊。”温雅的母亲在电话里哭哭啼啼的,而她的身边时不时传来吼叫声和下人们匆忙的脚步声。

“哎呀。”温天翔‘砰’的挂断电话,一只手撑着桌子,一双眼泛着红,怎么会这样?这个不争气的女儿,不就是一个男人嘛,居然还闹自杀,传出去成何体统?

待他赶回家的时候,全家人上上下下的都在温雅的房门口站着,见他回来都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都站在这里做什么?该干嘛干嘛去。”温天翔怒气冲冲的吼着,随后大步流星的走进了房间。

一进屋就看到温母坐在床边哭,温雅面色惨白的面朝天花板躺着,身上穿着睡衣,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天翔,这可怎么办啊,咱们家的闺女也太死心眼了啊。”温母不敢当着温天翔面前哭闹,只得擦了眼泪哽咽地说着。

温天翔走到温雅的身前,脸上隐隐含着怒气,但是一双眼睛却泄露了他所有的父爱。

“温雅啊,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凭着咱们的家世想要什么样的男人不行啊,为什么偏偏认定了张家那小子?”

温雅如同一个布娃娃,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温雅啊,你倒是说句话啊,你是不是想吓死爹啊。”温天翔气得直哆嗦,他在外面呼风唤雨,唯独面对这个宝贝女儿的时候,真是一点点的办法都没有。

“温雅啊,你到底想怎么样啊,你跟妈说啊,妈妈帮你想办法啊。”温母也走到温天翔的身边,泪眼婆娑的看着温雅。

两位老人的目光深深眷恋地看着床上的温雅,心急如焚。

“我不想退婚。”温雅的声音十分的微弱,却还是被温天翔听到了,身子不由得晃了一晃。

紧紧锁住了眉头,“温雅啊,换个人结婚行吗?爸爸再给你选一个好的。”

“不”温雅说完,闭上了眼睛,不想再说一句话。

温母拉着温天翔到一边,小声的说道;“温雅现在认准了张家那小子,怎么说都不开窍,你想想办法吧。”

温天翔气得直捶胸,“我能想什么办法?现在张家是铁了心要退婚,就连终止了合作也要退婚,我还能怎样?”

“那你就……放下身段啊,去求他们啊,重新合作。”温母小心翼翼看着温天翔。

“闭嘴!怎么可能?让我去求张家那小子,我宁可想办法彻底断了他们的路子。”温天翔气得推开温母走了出去。

***************************荷包!荷包!***************************************

张天霖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桌面上摞得高高的文件,眉头深深的皱了下去。

他刚上班没几天,好多事情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偏巧在这个时候老爸病重,让他独自打理公司,而属下大多都不服他的管束,更别提对他协助了。

“张总,这是最新项目的报表,请您签字。”秘书李婉走了进来,身材高挑的她犹如一枚璀璨的星星一样,霎时间照亮了黯淡的空间。

“你叫李婉?你在这里做了多久的秘书?”张天霖看了一眼那个报表,昨晚父亲还嘱咐他在报表上签字时要多加注意。

李婉显然被张天霖的询问弄得有些诧异,脸色微红,“两年了。”

张天霖笑着示意她不要紧张,“两年了,一直做秘书?”

李婉点点头,“是,我是应聘秘书进来的,一直做经理的秘书。”

张天霖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算计,“既然你一直做总经理的秘书,那很多事情你都知晓,很多事情该怎样处理也都明白,不如我今天就把你升为助理如何?总经理助理,可是比秘书大一个级别喔。”

满是欣赏的眼神,一丝不落的投注在李婉的身上,让她瞬间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她一直感叹着命运的不公,自己明明很有能力,也帮了历届的总经理很多忙,可是一直没有升起来,想不到今天却太子爷提拔为助理,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只要自己好好干,以后就会前途无量了?

“经理,您真的要升我为助理吗?我一定会好好干,经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李婉激动得面色发红,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闪着熠熠的光芒。

张天霖很满意李婉的反应,他现在属于孤立无援的状态,急需要一个心腹,最好是什么都懂,做起事来还利索的心腹,而眼前这个女人正中下怀。

张天霖索性将刚刚递上来的文件扔了回去,“你看看,你觉得这份文件是否应该签字?”

李婉有些诧异,这种事情怎么会问她的意见?难道是想考考她的能力?

结果文件迅速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又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张天霖的眼色之后才说道:“这是下面的人故意为难经理呢,不应该签字。”

张天霖的人沉了沉,果然如此。

面上,张天霖却露出了赞赏的笑容,“很好,李婉,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也希望你今后做事对得起你助理的称号,只要你跟着我好好拼搏,只有升职少不了你的。”说完,指了指桌子上一摞子的文件,“拿走,明天下班之前处理好。”随后起身离开。

是谁说过,管理者不一定要会处理事情,也不一定要有超强的头脑,但是一定要会用人,只要找对了人为己所用,那么一切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荷包!荷包!*********************************************

老宅子里,裴妮一直气血虚弱,脸色惨白得不带一丝的血色,而这件事也惊动了老太太,甚至是黎家的上上下下。

卧房里,黎云洛推门进去时,就看到裴妮坐在窗口前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听到有人开门也是毫无反应。

“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吧,这件事我会处理的。”黎云洛有些心痛的看着裴妮,才两日而已,就发现她受了好多,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影响到宝宝的健康。

“外面闹得很凶吧?”裴妮的眼睛依旧盯着窗外,声音淡淡的,似乎不带一点的力气。

“我会控制的,选拔的事情交给张芸和陈妍处理吧,至于拍摄广告的事情,延后处理,等你的状态好了再拍摄也不急。”黎云洛站在裴妮的身边,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看着她空洞的眼神,心里犹如被针扎一样。

“裴妮,你一定要坚强一点,你肚子里的宝宝会给你力量的。”

如果黎云洛知道自己当初的行为会带来今天的恶果,他是无论如何都要三思而后行,他更是低估了南湘的折腾能力。

裴妮过了许久,才慢慢的转过头看向眼前的黎云洛,他的脸色也异常的憔悴,眼眶里满是红血丝,想来这几天也是休息不好十分的疲倦。

她猜得到,这件事对于黎氏集团的打击有多大,“会不会影响到公司的情况?”

黎云洛笑着拍了拍裴妮的脸,语气异常的舒缓,“这个都放心好了,公关部在处理,媒体也都封口了,不再拿这件事做文章了。”

事实上,为了制止这件事的迅速蔓延,黎氏集团在短短的两天内,强行收购了其中几家大型的报社和杂志社。

另外几家也都分别用钱等手段让其闭嘴,他相信公众们对此事的关注会慢慢减淡。

“选拔的事情就这样算了?我觉得对于那些选手真的是太不公平了。”裴妮看着黎云洛,眼神里逐渐有了心疼和无奈,“这对于普通的小模特和想成为模特的女孩子们都是一次梦想的旅程,而我们却让她们失望了。”

黎云洛蹲下身子,双手握住裴妮的手,嘴角带着笑容,用一种哄小孩的语气说道:“不会让她们失望的,公司已经发出公告,将复赛前五名的选手签约为公司专属模特,以后公司的广告和一些酒会,会优先录用她们。”

“真的?”裴妮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黎云洛,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些选手真算是因祸得福。

“当然了,公司会根据她们自身的气质特点分别安排相应的广告代言,只要她们肯努力,都会有机会。”黎云洛说完了,拽起裴妮瘦弱的身子,“所以,你不要再难过了,这两天都没有好好吃饭,一定把宝宝饿坏了。”

裴妮微微笑了起来,看着黎云洛孩子气的模样还真是有些好笑。

俩人正说着,门外传来‘蹬蹬’的奔跑声,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冰冰,果不其然,俩人刚对视一笑,就看到门被打开,冰冰穿着鹅黄色的蛋糕裙,手里拿着一块新出炉的蛋糕。

“姐姐吃蛋糕,可好吃了呢。”冰冰笑呵呵的将蛋糕递给裴妮,看到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大眼睛闪着可爱的光彩,“小宝宝在里面?”

裴妮抚摸着冰冰的小脑袋,“是啊,在里面还能听到你说话呢。”

“真的吗?说什么都能听到吗?”冰冰兴奋的看着裴妮,看到她点头之后眼睛里冒着光,大眼睛转了转,然后说道:“宝宝,我叫冰冰,你在里面要乖乖的听话。”

黎云洛‘噗嗤’一笑,“冰冰,你这块蛋糕是从哪拿来的?”

冰冰拍了拍脑袋,“是楼下的一位姐姐给我的,她现在在楼下和奶奶说话呢。”

“姐姐?哪位姐姐?叫什么名字?”裴妮很奇怪,谁会来这里?难道是张芸?

“不知道叫什么,长得很漂亮,说是和姐姐关系很好,你们还是同学呢。”

林燕?!

裴妮的脸色霎时间惨白,身子一晃差点摔倒。

黎云洛也想到了林燕,不由得皱了眉头,她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用了什么办法进来的?

“裴妮,你现在这休息一下,我出去看看。”现在南湘的事情已经够棘手了,林燕最好不要趁乱捣乱。

“不!”裴妮摇了摇头,“我下去,我有话要对她说。”说完,挣脱开黎云洛的手就要往外走。

“你在这里等着吧,我叫她上来。”黎云洛说完牵着冰冰的手走了出去。

裴妮的心好乱,刚刚有了些许的安慰,又要面对这种烂摊子。

林燕能找到这里想必是有事,只是不知道她这次又要弄出什么事端。

正想着,一阵敲门声响起,随后林燕款款地走了进来。

林燕看到裴妮的一瞬间有些呆愣,才两天不见,怎么就憔悴成这个样子?

裴妮看着林燕,冷笑道:“找我有事?”

林燕低着头走到一边坐了下来,声音有些低沉,“我是想和你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你和箫楚天的事吗?你们的事我早就知道了,没什么可解释的。”裴妮转过头看向窗外,不愿再多看林燕一眼。

“裴妮,我只是想说……你喜欢箫楚天的事,我知道,但是,我也喜欢他。你现在是黎夫人,你已经结婚了,我想我没有什么理由不去追求我心中的所爱,我有我的爱情,我有我的生活,我从来没有觉得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裴妮的身子一僵,双手紧紧握成了拳。

林燕说的没错,她现在是黎夫人,和箫楚天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了,既然如此凭什么要责怪人家?

其实她怪的不是林燕,是箫楚天。

林燕并不知道她的婚姻是一场交易,所以她大可以主动进攻。但是箫楚天呢?他明明什么都了解,还口口声声说爱她,要等她,结果呢?

还是选择了背叛她,忘记她。

“裴妮,我今天来找你,只是想说,既然嫁了人就不要再惦记箫楚天了,也许这样对你们都好,我想你也不希望楚天为了一个不可能得到的人再伤神了吧?”

“够了!这是我和箫楚天的事情,还轮到你来管。”裴妮忍无可忍了,她被人戳到了痛处,她大声反对着,狡辩着。

“可是现在,我和楚天发生了关系,而且不止一次,我想,也希望你不要插到我们的关系中来,这样说够明白了吧。”林燕说完,深深的看了裴妮一眼。

其实她和箫楚天早就协议分开了,就算箫楚天现在和裴妮手挽手出现也跟她毫无关系,但是她不要这样。

她以为她能真的放下对待箫楚天的感情,但是她发现错了,她根本就放不下。

她每天每夜都在惦记着,而这一次拜南湘所赐,箫楚天一时间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她要站出来保护他,不让他再次受到伤害。

看着林燕离去的背影,裴妮终于忍不住痛哭了起来。

院子里,林燕刚一出来就看到了黎云洛站在门口等她,见她走出来,脸色有些黯然。

“你找裴妮做什么?我希望你不要添乱。”黎云洛开门见山。

林燕笑了笑,“你是说你指使我的事?我自然是不会说,但是我也要捍卫我的感情,这次的事将箫楚天卷了进来,我有责任站出来保护他。”

黎云洛看着林燕,她的表情是认真的无懈可击,看不出一丝的虚假。

“好,但愿如此。”黎云洛转身离开。

*************************荷包!荷包!*************************************

傍晚时分,餐厅的包房里,黎云洛冷眼看着面前的南湘,精致的妆容显得她的小脸十分的妖娆,时尚的服装衬得她美丽动人,而她嘴角冰冷的笑容让她看起来意外的残酷。

“你到底想怎样?”黎云洛冷声问着,他到现在都没有办法相信,一个女人为何会变得如此之快。

难道他们在一起的这么多年,她的温柔似水都是假装出来的?

“我想怎样?我到要看看你们想怎样。我的条件早就说过了,我要当这次广告的女主角。”

“不可能!”

“那就没的谈。”南湘起身要走。

“南湘,我是一直看在你我多年的情分上才会对你这般忍让,难道你还不明白吗?难道你非要我对你用手段?”黎云洛的眼神里满是失望的神色。

“是吗?既然你那么愿意用手段就好好的用手段吧,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林燕和箫楚天照片的事情,好像是你指使林燕做的吧?如果我将这件事告诉裴妮……”

“南湘!”黎云洛猛的一拍桌子,脸上隐忍着愤怒。

南湘看着黎云洛涨红的脸突然一声冷笑,“黎云洛,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女人吧?不然为何这么在乎?想当初你想法设法的算计她,现在后悔了?晚了!如果那个女人知道这一切都是你的计谋,你猜她会不会恨你?”

“南湘!”黎云洛咬牙切齿地瞪着南湘,额头的青筋暴起,他第一次有一种冲动,想把眼前的这个女人掐死。

南湘似乎看出了黎云洛的意图,后退了两步,“黎云洛,你若是不想让这件事被裴妮知道,就按着我说的办,我可以保证一点,只要这次我做了女主角,以后我会离开你们的视线,而且此事将被深埋,永不再提起。”

********************************************

今天的更新结束鸟,谢谢支持!荷包!严重的呼吁荷包!

……本章完结,下一章“083 夺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