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恋人十八岁 [目录] > 第97章:097 张母的愚蠢

《总裁恋人十八岁》

第97章097 张母的愚蠢

周小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张芸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在医院,而窗下的沙发上,李金元正歪着脑袋靠在上面睡着了。

抬起手看了看时间,居然是凌晨了,而且一只手上还挂着水,难道是感冒了?不会发作的这么快吧?

“你醒了?”李金元听到声音就睁开眼睛,看到张芸一脸迷惑地看着挂水解释道:“你是操劳过度,才会晕过去,当时真是把我吓坏了。”

张芸满脸的歉意,“你把我送来医院的?然后在这里收了这么久?”她记得在海边的时候好像还是八九点钟的样子,距离现在已经好几个小时了。

“是啊,我不放心你啊,所以一直在这边守着,只要你醒了就好了。”李金元很开心地坐到床沿上,看了看还剩不多的水,“一会就好了,我送你回去。”

张芸觉得自己好甜蜜啊,忽然盼望这一点点的水永远都不要挂完,然后就可以一直和李金元这样近距离地坐着了。

“你不可以再这么拼命了,幸好被我发现了,如果是晕在了工作室可怎么办呢?都没有知道你出事了。”李金元越说越觉得可怕。

他无法想象那该是怎样的一种情景,“以后你要是按时吃饭,按时下班,不可以再这样拼命了。”

张芸看着李金元紧锁眉头的样子忽然觉得好幸福啊,这个男人是在为自己担心吗?“放心啦,只要发布会一结束,我就不用这么拼命了,这一阵子真的是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了。”

“可是……”

“放心吧,不会再有下次了,以后我一定按时吃饭。”张芸看着李金元紧锁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心情也跟着舒畅了。

********************荷包!荷包!************************************

张天霖虽然很不愿意相信李婉的所作所为,但是联想到之前帮自己搞定公司的一切,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并不想把事情弄得太绝。

“张董,您找我有事?”李婉看到张天霖的脸色异常的差,几次看她的眼神都不是很好,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张天霖靠在椅背上,一双眼闪着冷冷的光芒看向李婉,“为什么向报社透露那样的消息?你以为我不会调查时吗?”

李婉先是一愣,随即才明白过来他指的是什么,脸色一下子惨白,她确实没考虑那么多,“不是的,不是我……”

“上面的来电号码是你的手机号,你想怎么解释?”

李婉彻底崩溃了,证据确凿,让她如何?

张天霖看着将头低下去的李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给了你不少的好处,你到底要怎样呢?你太让我失望了。”

“张董……我保证这一定是最后一次。”李婉满脸泪痕地看向张天霖,她不可以失去这个财主,绝对不可以,失去了这个位置,她以后很难再在别的公司找到这么好的职位。

“是你自己不珍惜,你怪得了谁?我希望你自己递出辞呈,看来你曾经帮我的份上,我可以算你一整年的工资,出去吧。”

张天霖不想再多看李婉一眼,他觉得眼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女子真的是太可恶了,她真的是辜负了自己对她的一片期望。

李婉虽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她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败露,只好灰溜溜地离去。

张天霖以为李婉的事告一段落了,正想着怎样和家里的人说起,结果晚上一踏进家门就听到李婉的笑声。

“天霖,你总算是回来了,我和婉儿正说起你呢。”张母拉着李婉的手从餐厅里走出来,看到张天霖回来一脸喜悦地笑道:“今晚的晚餐可是婉儿亲自下厨喔。”

张天霖目瞪口呆地看着李婉,而对方却是一脸的从容地对视着他。

“李婉,你跟我来一下书房。”张天霖看着李婉的表情感觉有点不对劲,谁知张母却说道:“有什么话等吃完饭再说。”

张天霖不愿意违背自己母亲的意思,只能狠狠地瞪着李婉,无奈只好和张母一同进了餐厅。

席间,不等张天霖发话质问,张天军却先问道:“听说你让婉儿辞职了?”

张天霖迅速抬头瞪着李婉,而对方却是一副埋头吃饭的样子,丝毫没有看他一眼的意思。

“因为公司的一些事。”张天霖也不想说太多。

“婉儿的能力是我们大家有目共睹的,如果是考虑要结婚的事可以暂时让婉儿休息,不一定非要辞职。”

“结婚?我什么时候说结婚了?”张天霖诧异地看着张天军,随后将碗筷‘啪’地摔在桌子上怒视着李婉,“你到底和我父母说了什么?”

“你这是什么态度?婉儿能和我们说什么,如果不是因为结婚,那你为什么辞退婉儿?你总得说出一个理由吧?”张天军怒视着张天霖。

“你们问问她自己都做了什么好事,竟然到处散播谣言。”张天霖咬牙切齿地瞪着李婉,恨不得将她活生生地吞下去。

李婉眼泪汪汪地看着张母,“我真的没跟报社说什么,那些都是乱说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还敢狡辩?你还有没有自尊心?”张天霖怒了,他可真是小看了李婉。

“天霖,你怎么能这么说婉儿?你是不是说这几次报纸上的新闻?不管是谁爆料出去的又能怎样,难道说的不是事实吗?你送婉儿房子的事不是事实吗?你在酒会上承认婉儿的身份不是事实吗?你只想着自己在外面胡闹,有没有想过婉儿的心?”张母瞪着张天霖,她今天是打定了主意要护住婉儿,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不如说得再直接一点,“你和温雅的事都已经过去了,谁晓得她现在对你这么好是按的什么心。”

“妈,你这是什么意思?温雅对我一直都是喜欢的,你们也是知道的。”

“那是以前,现在你把温家弄得这么惨,她怎么可能还会喜欢你?谁知道她现在喜欢你是不是故意报复你。”张母撇撇嘴,反正那个女孩子说什么也不能进张家的大门,她可不想养虎为患。

“够了!你们不要再说了。”张天霖转身就要走。

“站住!今天必须把话说明白,婉儿这个儿媳妇我们是认定了,其他人谁都不行。”张天军猛地一拍桌子,气呼呼地吼道:“你这个惹是生非的孩子,早晚得把我气死。”说完瞪了张天霖一眼,气冲冲地上了楼。

张天霖也摔门离去,夜色正浓,等在温家的门外看着温雅脸色很差地从里面走出来,不禁皱紧了眉头,“怎么了?心情不好?”

温雅上了车,耸拉着脑袋点了点头,“我爸非要我相亲。”

张天霖点了一支烟,将家里刚刚发生的事情也说了一遍,“我还真不知道李婉这个女人这么有心计。”

“你妈妈为什么这么喜欢李婉?她到底哪里好?”温雅也很气愤,就算讨厌自己,也不至于找个毫无背影的女人做儿媳妇吧?

“不知道,大概是李婉又耍了什么花招吧。”张天霖对李婉已经是怕了,这个女人简直就是蛇蝎,自己当初怎么就会器重她呢,也幸好发现得早,没出什么乱子。

“现在怎么办呢?我家和你家都不同意咱们的事情。”温雅眼巴巴地看着张天霖,看到他也是一脸迷茫的表情,忽然觉得好委屈。

终于可以和自己爱的男人在一起了,她的心就像是吃了蜜一样的甜,可是双方的家里却是强力的反对,这让他们该怎么办?

“咱们和家里摊牌吧,如果他们不同意,咱们就私奔。”张天霖将烟熄灭,一双眼充满了炽热的目光。

这才轮到温雅目瞪口呆了,看着张天霖的脸,许久许久之后泛红了眼眶,“你真的这么决定了?”

张天霖认真地点了点头,“是,这么决定了。”

“好。”

张天霖再次回到家,没想到李婉竟然还没走,看了看时间都已经超过十一点了,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我送你回家吧。”张天霖瞪着李婉,还是让这个女人快点离开这里比较好。

“婉儿是因为担心你,所以才一直没有走,你怎么一回来就哄人家?”张母恼怒地瞪着张天霖。

“我……这不是担心她回去晚了不安全嘛。”张天霖只想在心里抽自己。

“那晚上就住在这里好了,反正咱们家空房间那么多,随便腾出来一间就好了。”张母说完就安排佣人打扫房间。

“妈!她怎么可以住在这里。”张天霖面色铁青地和张母对峙。

“为什么不可以?”张母也倔犟了起来。

“我已经想好了,我和温雅一定会在一起的,如果你们不同意,那我们就私奔。”张天霖原本是不想把这些话当着李婉的面前说出来,好歹女孩子家家的也估计着颜面,可是这个女人真的是给脸不要脸。

“你说什么?私奔?”张母气得脸色涨红,“这种话你都说得出来,你是不是想气死我?你是不是觉得张家不够丢脸?”

“妈!”

“够了!”张母气得一只手抚住胸口,脸色骤然惨白,“你先上去休息吧,有事明天再说。”

“可是李婉……”张天霖不死心地瞪着李婉。

“你是不是想现在就气死我?”张母突然间吼了起来,吓坏了张天霖,他很少看到母亲发这么大的火,想着今天说的话也确实够气人,不想在这个时候把母亲逼急了,只好不甘心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直不语的李婉见张天霖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里,才委委屈屈地哭了起来,扶着张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自己一边抹眼泪一边哭诉:“阿姨,您就不要再逼着天霖了,他的心已经被温小姐迷住了,现在居然还要想着私奔。”

张母原本就喜欢李婉,现在看到她如此小媳妇的模样更是忍不住开始心疼她,拉着她的手像是发誓一样地说道:“婉儿啊,你不要担心,这件事我一定会为你做主的。”说完眼珠一转,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婉儿啊,你是不是真的爱天霖?”

李婉小心翼翼地看着张母,她眼神里的光彩像是想到了什么计谋似的。

“是”

张母乐呵呵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这么做委屈了你,可是这个小子现在已经被迷了心智,咱们说什么都没用,所以只能先牺牲你了,不过你放心,等事成了之后,阿姨保证一定会给你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

李婉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听着张母在她耳边小声说出的建议后禁不住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这样……行吗?”

张母拍着xiōng部保证,“你就放心吧,这几日天霖的休息都不是很好,我知道他休息不好就有吃安眠药的习惯,相信他今晚也会吃的。”

李婉的脸色通红,她真没想到张母竟会想到这种生米煮成熟饭的办法,虽然自己有点吃亏,可是有张母的保证,想来张天霖也不会不认账。

羞涩地点了点头,强制忍住心里的狂喜,过了今晚,她距离张家少夫人的地位又迈进了一步。

次日一早,张天霖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身边的李婉,而此时的李婉也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一秒的安静,随后爆发出一阵尖叫。

“你怎么会在这里?”张天霖‘噌’地跳下了床,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睡衣不知何时没了,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布料。

李婉的眼泪霎时间流了出来,用被子捂住脑袋就开始哭诉昨晚张天霖的罪行。

张天霖找了浴袍披在身上,瞪着眼睛看着李婉,“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我昨晚吃了安眠药,怎么可能对你做什么,你不好好在自己的房间里待着,跑来我的房间到底想做什么?你以为这样子我就能娶你了?”

张天霖的话音刚落,门就被张母推开了,看到这一幕的她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反而露出淡淡的一笑,“天霖,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做事要负责的,怎么可以转身就不认账。”

张天霖看了看张母,又看了看做作的李婉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妈,这一切不会是你安排的吧?”

张母收敛了笑容在,正色道:“天霖,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你现在被温雅迷住了心智,所以才会这么任性……”

“够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难道你就不觉得这么做很荒唐吗?”张天霖简直没有办法相信,自己的母亲居然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他是不是还在做梦没睡醒?这么无厘头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而此时,一张照片正通过李婉的手机发到了温雅那里,一大早起床的温雅刚要下楼吃饭,就听到彩信的提示音,打开一看居然看到张天霖搂着李婉熟睡的画面,一瞬间整个人都麻木了。

不知过了多久,温雅颤抖着双手拨通了张天霖的号码,那边刚接通还未说话,就听到张母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天霖,你既然和婉儿发生了关系就应该对人家负责,你现在逃避是什么意思?”

温雅只觉得整个人都僵住了,她没有听错,那一定是张母的声音,而她的话却像一根刺一样。

“天霖,你和李婉到底是怎么回事?”温雅声音颤抖,她好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无奈脆弱的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温雅,你听我解释……”张天霖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张母抢了过去,“温雅,我是张天霖的母亲,想必你也能听出我的声音。昨晚天霖和婉儿发生了关系,所以天霖必须对婉儿负责,你也是女人,我想你一定能够理解,你也不希望自己和天霖在一起,而天霖在外面还有一个家吧?”

温雅抓着电话,眼泪汹涌地流出,电话里传来张天霖和张母的争执声音,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都已经晚了。

张天霖抢过电话时,温雅那边已经挂断了,再打过去就是关机,怎么打都打不通。

“妈,你太让我心寒了,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张天霖将手机摔在地上,满脸都是失望的表情。

张母也知道这么做有点过分,看到儿子现在的样子也有一点点的后悔,可是事情终究是走到这一步了,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何况甩了温雅也是件好事。

张天霖已经无力再辩解什么了,一语不发地走进浴室里洗澡,随后换衣服,然后自顾地走出去。

“天霖……”张母有些担心地唤了一声。

张天霖一点反应都没有,开了车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

他知道,他和温雅算是完蛋了,他现在不管做什么都无济于事了,就算他对天发誓他昨天真的什么都没做,还是不会有人相信。

他真的觉得好可笑,自己的母亲居然连这种主意都想得出来。

车子停在温家门外的不远处,温雅的电话一直关机打不通,张天霖想不到别的办法,只好躲在这里守着,等着温雅出来。

车里,张天霖看着一直为开启的大门,心中愁肠百结,回想起自己和温雅的恋情,禁不住满脸的苦笑,先是自己负了人家,这次呢?居然还是自己负了人家,他干脆死了算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整个上午都过去了,温家的大门依旧没有打开,张天霖的心随着时间一点点地沉了下去。

********************************************************************************************************

PS:楠楠在留言中看到有的亲不喜欢黎云洛,觉得他不够坦荡,其实作为我本人还是比较喜欢这样的男人。人活在世上这一生,有几个可以拍着良心说自己一生坦荡荡的?其实在这个时候咱们的云洛对裴妮就已经有些喜欢,并且动了真情,只是他的意识里还没有意识到罢了,不然又怎么会对南湘做出那样的举动的?如果我以后的老公能为我做到如此,我就此生无憾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098 生宝宝(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