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10章: 庭院深深(上)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10章 庭院深深(上)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季府的第一夜,云端睡得极不安稳。

清晨,天刚刚亮,她便起身下了床。一时无事可做,索性细细打量起这间唐朝小姐的闺房来:只见在床榻的一侧,立着一个大大的柜子,看样子应该是衣橱,上面雕刻着极其精致的百花图,甚至连花叶上的脉络都清晰可见;旁边的梳妆台上摆着铜镜和妆奁,云端轻轻拉开那精巧匣子的一格,拿起里面的一对鎏金点翠耳坠看了看,忍不住想,从这匣子里头随随便便捡一件东西拿到现代去,那可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那!

临窗的长案上放着文房四宝,一些线装书整齐地摞在一侧。云端走过去,随手拿起最上面的一本翻看,呵,是《诗经》呢!中间还夹着一张精美古朴的书签,其中隐约可见的粉红花瓣应该是直接放入纸浆中然后再定型而成的,此时此刻正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案旁另有一张矮几,上面陈着一把古琴,乐谱静静地摊开着。她的手指划过琴弦,一声浑厚低沉的乐音悠悠响起,弦的震颤透过指尖直达心底。另一扇窗下还放着一副绣架,上面有一张未完成的绣帕,看上去像是一幅仕女图……云端心里暗叫糟糕,都说通过房间的布置和家居饰物可以推知一个人的品位性情,兴趣爱好,依她所见,这位季小姐定然是知诗书工音律兼且善于女红的,可是这些她都不在行啊!昨晚她还想着要看看自己和季蓝裳究竟有多少相似的地方,如今看来,她们的差距还真大。她沮丧地叹了口气,也许,在这场戏里她注定只能是个蹩脚的演员。

“小姐?……小姐?……你起来了么?”子霖的声音伴着轻轻的敲门声传来。

云端打开门,见她正端着一盆洗脸水站在外面。

“小姐感觉好些了么?”子霖放下脸盆关切询问道。

“我还好。”

“那…..小姐可想起什么来了?”

云端无奈地摇摇头。子霖脸上的失望转瞬即逝,她笑着拉过云端,一面伺候她洗漱更衣,一面说:“没关系。昨天咱们说到哪儿了?今天我接着给你讲。”

“夫人,哦不,我娘她……怎么样了?”云端忽然想起昨天晕倒的季夫人。娘…….想不到这称呼她叫起来还蛮溜的。

“夫人已经没事了,只是放心不下小姐。她一早起来就吩咐厨房做了你最爱吃的红豆羹和春卷,这会儿正亲自熬瘦肉粥呢!”

云端听了,心内一阵感动。想来,天底下的母亲都是一样的,疼爱孩子永远胜过自己。就好像她的妈妈尹颜,无论何时,都会把她摆在心里最最紧要的位置。想起妈妈让云端忽觉鼻子一酸,很担心很担心,若是妈妈发现她不见了,铁定会承受不了的……

待她一切穿戴妥当,子霖便说要去厨房端早餐来。云端拦下她,“我跟你一起去。”

“小姐还是在房里好生歇着吧,我去去就来!”

云端没有理会,自顾自地走出房间,在门口转回身,淡淡笑着,说:“我看天气不错,想透透气。而且……我也想让你带我在家里到处转转。不瞒你,现在我的记忆还是一片空白,只怕出了这房间就会迷路的。”

“这……那好吧。”子霖懊恼地撇撇嘴,边走边说:“从小到大,无论大小事情小姐总能找出一个看似充分的理由来,我呀,也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你这话听得可不像是乖乖的,感觉倒是很不情愿呢!”云端笑着轻轻推她一下。灿烂的阳光斜斜地洒下来,在曲折的回廊静静地投下光影。云端眯起眼睛,一路留心记着走过的路线,兼且分神欣赏季府的庭园景致。

季府比她想象得大很多。

出了房间,穿过一段长长的回廊,再过一道月门,便是偌大的后花园。花园正中是一个荷花池,池上的石桥连着一个雅致小亭。子霖一面带路,一面将家里各处房间,布局指给云端看。穿过亭子的时候,云端忍不住停下回头看了看,心想,她刚刚都说哪里是哪里来着?这么大,这么多个地方,糟糕了,她根本就没记住几处嘛!

两人绕过凉亭后面的小假山,经过花圃时,看到一个白发老仆正背对着她们浇花。

“早啊!李伯!”子霖开心地叫道。

老仆慢慢直起身,还未转过来,已经听见他笑着回应:“早啊!霖丫头!”那有些苍老的声音听起来却是温和而慈爱。待那老仆转回身,云端便看清了他的样貌,顿时惊异得睁大了眼睛,愣在当场。

这不是…….这不是……李老伯么?!

混乱的感觉令云端心口一阵窒息,她就快要晕倒了,谁来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轮回健身中心的李老伯,他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呢……

Tobecontinued.

……本章完结,下一章“ 庭院深深(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