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124章: 赐宴大明宫(中)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124章 赐宴大明宫(中)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云端随子霖走进大厅,只见人已经黑压压地跪了一地,而宣旨官正气定神闲地站在舞台前面,4个随从分列左右,毋庸置疑,大家都在等待身为主角之一的她。云端深深吸了一口,调整步伐,走到枫庭身边,学着大家的样子跪了下来。枫庭看她一眼,给她一个淡淡的微笑,要她安心。

宣旨官见人已到齐,便清清喉咙,开始大声宣读圣旨:“门下,上天眷命,皇帝圣旨:长安商贾江枫庭,宅心仁厚,礼义有加,友爱乡里,乐善好施。协京兆府平息瘟疾,贡献良方,广施财物,功不可没,忠心可表。另有江之礼聘女者季氏,恭顺温良,蕙质兰心,赈灾平瘟,屡献良策;投身“养病坊”,理护病弱,尽心尽力,不让须眉。上念二人忠义,感其风节,今赐上等官窑瓷器一套,南海珍珠一斛,彩帛百匹,蝉翼纱五十丈,尼婆罗织锦2件,天竺沉香20枚。另明日中秋,于宫中设宴,犒赏群臣,特宣庭携季氏于巳时进宫,已承君恩。钦此。”

“谢圣上龙恩!”枫庭叩首,起身接过圣旨,又对宣旨官道:“有劳大人。时候尚早,不知大人可否赏光留下来小酌几杯?”

宣旨官笑着摆摆手,“多谢江公子盛情,本官还要回去复命,今日就不多留了,就此告辞。”如此,枫庭亦不便多做挽留,众人恭送几人到门口,宣旨官忽然想起,又再对枫庭说道:“公子明日可先行到朱雀门等候,严安之大人会由那里带你们进宫。”

“是,在下知晓了。多谢大人!”枫庭拱手施礼,目送他们离去。

宣旨官一走,宝明斋里顿时沸腾成一片。大家围在枫庭和云端身旁,恭喜道贺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皇宫内苑对平民百姓来说向来是一个神秘而又高不可攀的所在,虽说生活在天子脚下,但是能够进宫一睹龙颜仍是他们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枫庭和蓝裳不但得了皇上的赏赐,还将进宫赴宴,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荣耀,足以光耀门楣,福泽子孙了!

“天大的喜事!天大的喜事啊!”季永堂激动得有些无措,“枫庭啊,快把圣旨给我瞧瞧!”他接过圣旨的手有些微微颤抖,逐字逐句地将那上面的内容看了一遍又一遍,情不自禁喃喃自语道:“好!好!好!……不行,我得把它裱起来,挂在墙上,天天看着!”

“爹,您老人家也未免太夸张了吧!”云端好笑地将那圣旨抢了过来,万分好奇地看着。

“哎呀!轻点轻点!别弄坏了!”季永堂心急地叫着。

“呵,既然这么宝贝,干吗还要挂在墙上,等着被偷啊!”她故意危言耸听。其实她也是相当兴奋的,觉得非常非常的不可思议。这就是传说中的圣旨么?啊!她何尝想得到有朝一日自己能将这么件东西拿在手里呢!不过,更让她无法想象的是,明天自己就要进宫了!可是电视里看过的大明宫?而且,皇帝要请他们吃饭?老天,那可是唐明皇李隆基啊!真的能见到他么?难以置信,感觉就像在做梦,这一刻,她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将要开始历史封印的神圣感。细细想来,能够回到唐朝,感受最真实鲜活的古代生活,并且将自己融入这段绮丽恢宏的历史,纵然不能留下姓名,也应算是她作为一个现代人所能得到的极致的幸运和荣耀了吧!更何况她还在此觅得一生所爱!真不知道是自己前世修来的福分还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啊!总之,她就是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亿万分之一!

“你这丫头!”季永堂好气又好笑地敲敲她的头,“不许胡说八道!”不过她的话倒也提醒了他,想想也是,这么贵重的东西挂到墙上确实太张扬了些,难免不惹人眼红妒忌。所以,还是好好收在家里为好。

“开心么,蓝儿?”枫庭拉过云端,轻声问了句。

她原本想说还好,但念头一转,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便撇撇嘴反问道:“怎么那圣旨上面,你有名有姓的,到了我这里就变成了季氏?谁知道我是季小猫还是季小狗?还说我不让须眉呢,到头来还是比男人低了一等不是?”

呵!她算看清楚了,即便是在妇女地位比较高的唐朝,男权主义还是牢牢占据了上风,而之前武则天的出现更是助长了这一点,因为男人害怕再一次被女人踩在头上,对他们来说那实在是有损尊严。

他愣了下,没想到她竟对此有微词。想了想才道:“因为你是我礼聘的未婚妻子,所以,这样说……也很正常啊!”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么?女子的闺名只在婚前使用,一旦嫁人,便要冠上夫姓,对外鲜少提起闺名,而只说是某某氏。

“你这颗小脑袋瓜里究竟都装了些什么?”他轻点她光洁的额头,对她颇为不平的表情感到好笑。她的想法总是与众不同的,许许多多的习以为常,到了她那里往往都变得不合情理,有待商榷了。

“装的当然都是大智慧。”她大言不惭地自夸。哎,瞧她多冤啊,就连仅有的姓氏还不是自己的,有谁会知道她不是季蓝裳而是许云端呢!

“是是是!我的蓝儿聪明绝顶,天下无双。”他笑,故作思考状,然后颇为认真地说:“如果你在意这个,那明天见了皇上我就请求他另赐一道圣旨,写上你的名字,把我改成”季蓝裳之夫江氏”,你说可好?”

“哈哈哈哈!那皇上非晕过去不可!”云端笑得开怀,季蓝裳之夫江氏?亏他想得出来!

“我从不觉得女子比男子轻贱,事实上,女人都是很厉害的呢!否则……”枫庭眉毛一挑,眼中的笑意更深,装作很委屈的样子:“我也不会任由一个小丫头整日欺负到我头顶上,被吃得死死的。”

“喂,你什么意思啊?”她斜睨他一眼,纤细的手指用力戳着他的胸膛以示不满。

他拉下她的手,眸光深沉而温柔地注视着她,低语道:“喜欢你的意思。”

云端回望他,一颗心因他看似不经意的动人告白而雀跃欣喜。原本故意板着脸,唇角的弧度却情不自禁地扬起。“我知道。咱们……彼此彼此。”

在这一刻的心领神会中,他们交换着彼此的心情。根植于心的爱意,如同无形的甜蜜磁场,将他们紧紧包围。这是只属于情人的世界,无言地传递着关于幸福的秘密。无人窥见,亦无人察觉,唯有他们在无声地传递着那份悸动与满足。爱,就是如此神奇……

小苒站在角落里,看着眼前热闹的一切,心中却是五味陈杂,百感交集。她该和所有人一样为他们感到高兴不是么?可是为什么,她却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哽住了呼吸?心里面,仿佛有千百只小虫子爬出来,一点一点啃噬着她,又痒又麻又疼,分不清那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情绪。

她看到枫庭少爷在和蓝裳小姐说话,感觉是那样亲昵。为什么蓝裳小姐那么优秀?一个人怎么可以将所有的好运通通独占?家世,美貌,才智,荣耀,这所有的光环集于一身,要别人怎么办?就只能永远活在她的光芒背后,无端端的,黯然失色。永远不及她。永远。天,好不公平!忽而,这念头让她惊醒。明白了,她明白了。这种感觉就叫做嫉妒。是的,她嫉妒,即便没有资格,即便知道这想法很恶劣很卑鄙,她仍然不得不承认,她在嫉妒蓝裳小姐。而这种感觉一旦落地,便发了疯似的蔓延,几乎让人窒息。

“他们真的值得祝福,不是么?”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

小苒身子一震,仓惶地回头,便对上了晁衡那意味深长的目光。他看着她,间隔着几步的距离,没有走得更近,亦没有远离。专注的眼神仿佛带着极强的穿透力,轻易地便可以将她看穿。小苒的神情有一点紧张慌乱,像是被人捉了现形的做错了事的孩子。她沉默,没有勇气与他对视,只匆匆点了下头,与他擦肩而过,往后台走去。晁衡望着她的背影,眼神蓦然暗淡,一声轻得不能再轻的叹息,在心底久久徘徊,纠缠不去。

Tobecontinued.

……本章完结,下一章“ 赐宴大明宫(下A)”↓↓↓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