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129章: 赐宴大明宫(下E)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129章 赐宴大明宫(下E)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的要求就是这样?”李隆基确认道。

“不,这只是举例,民女向皇上要求的是这一类的生意机会。总而言之,不过是奢望日后宫里若要与民商做生意,能优先考虑下我们就好了。”云端语气一转,故意略带迟疑地说:“不知……民女的这个卑微的小心愿是否合理?又……是否让皇上感到为难呢?若是,就当民女无礼放肆,什么都没说过好了。”

“哦-----让朕想想看。”李隆基带着几分玩味看着她,思忖片刻,忽而扬手道:“好!朕准了!马车的事朕也已经吩咐严安之开始准备了,那车身的撰文权就是你们的了。日后若还有其他生意机会,也定当优先考虑你们。不过……”他停顿一下,迎上云端好奇的眼神,又再说道:“和朕做生意也要有真本事才行。而且,还有一个条件。”

“皇上请讲!”

“他日若有类似公共马车那样的好点子一定要及时向严安之报备,也好让朕知晓,最好多多益善。另外,倘若他日再遇到瘟疫流行这样的难题,你们也要像这次一样献计献策,尽心帮忙才好啊!”

“嗯,这是自然。”云端点头答应。

“好!”李隆基笑笑,脸上带着几分戏谑,“那么咱们算是…..成交了?”呵,他们生意人都是这样说的吧?

“嗯,成交!”她想都没想,随口应着。心里忍不住感慨:这时的李隆基还算勤政爱民,可若干年后,当他那个叫做杨玉环的儿媳妇一出现,他就……唉……

在场的其他人闻言无不惊骇地瞪大了眼睛,坐在皇上身边的几个嫔妃甚至夸张地捂住了嘴巴。天哪!这没规矩的丫头居然敢这样跟圣上讲话!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圣上不敬!”别人都没说话,只有王宝丽仰仗着自己受宠,父亲又位高权重,便自以为是地出口训斥道。由父兄口中,她早已知晓了季蓝裳这号人物,虽未谋面,但心下却早已生出妒恨,再加上刚刚听说她酷似静宁公主,自是愈发地看她不顺眼了。李隆基没说话,只是微蹙着眉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王宝丽便立刻噤了声,眼底里尽是不甘。

云端闻言恍然惊觉自己失言,连忙跪下,“民女无礼,皇上恕罪!”

“没事,平身吧。”面对着这张酷似静宁的脸,李隆基不仅仅是一个帝王,更是一个思念爱女的父亲,所以,他的态度始终温和平易。

“谢皇上。”云端起身,暗自吐舌,好险那!所谓“祸从口出”,原来就是这样一回事,呵!以后一定要多加注意。许云端,若不想一命呜呼,谨言慎行这四个字你可一定要铭记在心那!她下意识地侧头望去,刚好接收到王宝丽那怨毒的眼神。这个人……她的思维停顿了1秒钟,而后便了然。她就是丽妃王宝丽,和她哥哥王宝明的轮廓还真有几分像。俗艳的女子一个,一看就知道没什么内涵。

折腾了好半天,筵席终于开始。云端和枫庭回到座位,与严氏父子同席。宫女们忙着布菜,一道又一道,荤的素的,红的绿的,面的米的,无一不精。什么玉露团、仙人脔、雪婴儿、金陵炙、水炼犊……很多菜,云端根本连见都没见过。不过,回去倒可以问问她师父张大厨,他想必应该会的,也许还能跟着学学。至于要学哪几样呢,呵,那就要看枫庭爱吃什么了!恩,学做他爱吃的菜,然后做给他吃,这是她爱他的一种方式。

随着悠扬的乐声响起,一队衣香鬓影的舞伎鱼贯进入场地,随着音乐翩翩起舞。这是云端第一次看到正宗的唐朝宫廷歌舞表演,这是完全区别于民间的演出,层次造诣的差距,即便是她这个外行中的外行也是一目了然。那么多的舞者,舞姿优雅轻柔,编排上也流畅得无可挑剔,且极其富于变化而又不显凌乱,举手投足间,行云流水,婀娜风流,让人不忍移开视线。

“好美啊!咱们的表演和这一比,简直没法再看了。”云端忍不住轻叹。

“呵呵,这些艺人都在内教坊接受过至少5—10年严苛的歌舞训练,那些负责演奏的乐人则要在太乐署学习10—15年以上,经过严格的考评,至少要精通50首以上技巧高难的乐曲才算合格,能练成这般水准,可不是一朝一夕的啊!”严安之在一旁介绍道。

大家正说着话,只见宫女们端上来许多清洗干净的新鲜荷叶。云端不解,悄悄问枫庭:“这是要做什么?”

他笑了下,拿起一片荷叶,用盘子里放着的细丝线将底部系紧,扎成一个酒杯的形状。而后,又将酒倒进荷叶,递到她唇边,再拿起盘子里的银簪刺透叶柄,那荷叶柄便如同吸管,轻轻啜饮,清凉的酒液便顺着叶柄流入她的口中。

“这种喝法蛮有趣的呢!”她将酒喝下一半,停下来,任由剩下的酒流入杯中。

枫庭解释说:“这碧筒饮是三国曹魏时代流传下来的饮法,以荷叶为杯,刺孔饮下,以为行酒,不准洒漏-----”

“不准残留,一口喝不尽者当受罚!”严逸接口道。“所以,蓝裳小姐该当受罚,再饮一杯。”

“不知者不怪。我并不知情,所以罚不得。”

“啊哈,终于也有一件你不知道的事情了!难得难得!”严逸戏谑说道。

云端不服气地皱皱眉,“是是是,小女子才疏学浅,孤陋寡闻,让公子见笑了。不过呢,我一向是不耻下问的,所以……多谢严公子指教了。”

严逸一时语塞,憋了半天,佯装恼怒地丢出一句:“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云端无辜地眨眨眼,貌似天真地问:“严公子这话指的可是你和我?”哼,若她是难养的女子,那他就是难养的小人,嘿嘿!她才不吃亏呢!

“哈哈哈!”一旁的严安之忍不住笑出声来,对严逸说:“小子,我劝你还是乖乖认输吧。”

“江兄,你袖手旁观?”

“呵呵,我……”枫庭不禁莞尔,轻声对云端道:”蓝儿,下次别这样心直口快,说实话会得罪人的,心里明白就好,不然回家偷偷告诉我也成……”

“喂,你们不要太过份,我可是------”

严逸的话说到一半便停住了,因为李隆基已经站了起来,在他的挥手示意下,乐舞已停,艺人已退,全场立即无声。

“诸位爱卿,昨儿个太液池的一株千叶白莲开了花,梅妃为此特地新作了首曲子,只是还未曾有合适的词相配。今日刚巧大家都在,又适逢中秋,所以,众爱卿不妨就以莲花为题赋词,中选的最上之作,朕有赏!现在呢,就请梅妃吹奏词曲,诸位可要听仔细了。”李隆基说完,他身旁的一位妃子便优雅地起身,莲步轻移,款款走到场地中央。

云端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只见那女子身穿一袭月牙白的衣裙,淡雅清幽,在众多大红明黄衣衫的衬托下更显脱俗。绝丽的容颜不染纤尘,淡定飘逸的气质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小龙女。她手执白玉笛,娉娉婷婷地站在那里,仿如天女驾临。

梅妃!她就是传说中的梅妃江采苹!原来历史上当真是有这样一位佳人存在的!吹奏白玉笛,舞出惊鸿步的倾城红颜正是她啊!

Tobecontinued.

……本章完结,下一章“ 赐宴大明宫(下F)”↓↓↓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