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130章: 赐宴大明宫(下F)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130章 赐宴大明宫(下F)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悠扬婉转的笛声静静流淌,清丽的乐音,直叩心扉,让人情不自禁地坠入如梦似幻的缥缈仙境。云端听得入迷,直到一曲终了仍深深沉浸在悠远的余韵中,久久回不过神来。从不知道,原来看似寻常的笛子,吹奏起来竟也能如此的动人心弦!

“好!”李隆基笑着起身,“下面就请诸位爱卿各展其才了,时间嘛……就以一炷香为限。”一旁的宫女将早已准备好的青木香燃起,计时开始。

“启禀皇上,臣妾有个提议。”王宝丽娇媚的声音响起,直听得人起鸡皮疙瘩。云端抬眼远远望她一眼,心想,这女人准出不了什么好主意。

“嗯?什么提议?说吧!”

王宝丽开口前有意无意地往云端这边扫了一眼,云端察觉到那锋利的眼风,心中忽然升起不祥的预感。不会是……冲着他们来的吧?

“诸位大人的文思才情皇上早已熟知,纵然是出得佳作也并无悬念惊喜。臣妾听闻宝明斋的季小姐是近来长安城里名声鹊起的大才女,诗词歌赋无不精通,今日何不就请她来赋上一阕词?梅妃娘娘的曲,配民间才女的词,两位绝代佳人联袂,岂不更能成就一段佳话?”

王宝丽的话像一枚炮弹在云端脑子里轰然炸开,天哪!这个阴险的女人,居然真的对她下手……让她来现场填词,还是命题作文?!晕!她哪里晓得音律啊……

“哦?呵呵,这个朕也有所耳闻,丽妃不提,倒还真给忘了。”李隆基看起来对此颇有兴致,“那好!今日这词就请季小姐来填!想来,定会有截然不同的意境风韵那!”

众大臣见皇上发话,无不随声附和。云端愣在那里,脑海间短暂空白。所有的人都在看她,这……如何是好?

“蓝儿?”枫庭轻声唤她。

“哦……”她回过神来,机械地起身,走上前去。坐在席间的王成嗣盯着她走过去,表情讳莫如深。丽儿这样做,是害她还是帮她?若她果然有过人之才,岂不是白白送她一个在皇上面前出头的机会?

李隆基笑了笑,对云端说:“佳作可期。”说着顿了下,眼中闪过促狭的光,又道:“作得好,朕有奖;作不好……要罚!”

什么?!云端闻言头皮一阵发麻,作不好还要罚?!作不作得出现在都成问题,哪里还顾得了好不好?

“敢问皇上……罚……要罚什么?”她迟疑问道。心中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实在不行就干脆认罚好了,虽然,相当相当的…….丢脸……

“呵呵,这个朕还没想好。你先把词作出来再说。”李隆基带着继续玩味地看着她一脸沮丧懊恼的样子,对她更是多了几分好奇。这题目会难住她?严安之曾赞她才情过人,莫非是虚传?

“季小姐,香就快要燃尽了呢!”王宝丽“好意”提醒道。

云端瞥她一眼,觉得心底里隐隐有股火气正蓄势待发。这坏心眼的女人!!!不行,绝不能认输让她看笑话,说什么也得弄一首出来!嘿!她就不相信,在她读过的宋词元曲明清诗歌里找不出一首写荷花的佳作!管它和不和得上曲子,先找出一首再说。冷静,冷静,别紧张,慢慢想……

眼见香已燃到尽头,云端索性转过身去,远远眺望太液池正盛放的彩荷。深深呼吸,闭上眼睛,想象以往做广告创意时的方法,以心境导入情境……让自己完全进入一种忘我的状态。周遭的一切似乎都不存在,她仿佛已置身于竞放的荷花中,阵阵香扑鼻,带着雨后的湿润,昨夜,刚刚下过一场骤雨呢……

荷花……骤雨……绿树……亭台……荷花……啊!有了!骤雨打新荷!《元曲三百首》里她比较喜欢的一首,好像是元好问的一首小调!回想一下那些词句,当初也是背过的呢!

“绿叶阴浓,遍池亭水阁,偏趁凉多。海榴初绽,朵朵蹙红罗。乳燕雏莺弄语,有高柳鸣蝉相和。骤雨过,珍珠乱糁,打遍新荷。”云端轻声吟着,一字一句全然记起,止不住心中的兴奋。

“人生百年有几,念良辰美景,休放虚过。穷通前定,何用苦张罗。命友邀宾赏玩,对方樽浅酌低歌。且酩酊,任他两轮日月,来往如梭。”

“骤雨过,珍珠乱糁,打遍新荷……人生百年有几,念良辰美景,休放虚过。”李隆基念着这几句,反复回味着,一众才高八斗的大臣也在低声议论评判,云端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作出这样一首别具一格的词来,确实让他们很是吃惊意外。

“哈哈哈,好!不错不错!确实……不同以往啊!写荷,却又不单单写荷,居然还发出这般人生感慨,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心思竟能这般成熟!朕喜欢!不过嘛……与曲子似乎有些和不上呢!”

“嗯……”云端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才好。

“皇上……”一旁的梅妃接过书记官刚刚誉清的文稿,浏览了一下,轻声道:“臣妾也极喜欢季小姐所作之词,这曲子,臣妾可以更改一下以求与之匹配。”

云端有些意外地看着那名美丽绝尘的女子,她黑亮的眸子那么清澈,那么纯善,那眼角眉梢的淡然笑意,让人看了,如饮甘霖。梅妃,她是怎样的女子啊!

梅妃也看着云端,她们的视线轻巧地碰在一起,有着对彼此的欣赏和惺惺相惜。梅妃微微点头,给她一个轻到虚无的浅笑。有些人就是这样,纵然没有接触,只消一个眼神便可以将距离消弭。西方宗教里说,灵魂都是一组一组的,同一组的灵魂会格外感到亲近。云端不禁暗想,她和梅妃大概就是如此的两个人吧!

“皇上,请容臣妾按此词重新吹奏一曲可好?”

“好!如此当然再好不过!”李隆基龙颜大悦,满怀期待地说道。

梅妃将白玉笛放在唇边,纸稿摆在面前,朱唇轻启,飘飘仙乐便再次轻盈流泻。

云端看着,听着,莫名感动。忽而想起了那首相传为梅妃所作的《一斛珠》:柳叶双眉久不扫,残妆和泪污红绡。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一颗心,悄悄地疼痛起来。为这样的一个她。

呵,几年之后,杨玉环的出现便会断送李隆基对她十年的宠爱,换得上阳东宫里另外十年的寂寥凄凉。这样的一个女子,怎会相信,她会在经历十年冷宫生活之后,于安史之乱时被忘弃宫中,投井自尽?怎能相信?又……怎能忍心?!

若有机会,她能帮她什么?……如果可以,她希望可以借着她的“先知”帮助梅妃改写那注定悲凄的结局。她希望她可以。呵……梅妃……

Tobecontinued.

……本章完结,下一章“ 初遇李白(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