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139章: 唐朝世界杯(下E)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139章 唐朝世界杯(下E)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云端原本的印象里,乐游原应该只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青草地,可供人登高望远,极目远眺。但是当她真正去到那里之后才猛然惊觉,自己的想象力实在是太贫瘠了些。这里不但地势高敞,视野开阔,草木繁盛,更因占尽地利而将长安美景尽收眼底。在它的南面就是苍翠叠嶂的终南山,北面是滚滚而逝的渭水,而碧波万顷的曲江池近在原下,远处则是高耸辉映的大雁塔。在原上还有太平公主当年为饱览京师胜景而修建的亭子,内里布置着锦绣珍玩,名花丽物,分外奢华。在这样一个得天独厚的绝妙之地,眼光随意流转,无须言语,无须描摹,处处皆诗情,处处皆画意,云端至此才真正明白为什么历代的文人墨客都在此流连忘返,文思泉涌了!

夏末秋初的清朗天气,吸引了不少人前来乐游原登高游冶,草地上亦有三三两两的仕女、孩童在放着纸鸢。云端和枫庭捡了一处空地,一起将他们的美人风筝送上青天,细长的丝线握在她的手里,一点点放开,长些再长些,直到,那纸糊的佳人飘然跃上云端。她仰着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灿烂的阳光和满溢的幸福一样让人晕眩。她情不自禁地笑着,快乐而放松的情绪在习习风中悄然释放,和四周美丽恬静的风光一起,定格在枫庭的眼中。他在她的身后,将她圈在怀里,温热的手掌将她的手连同那细细的丝线一齐包裹。

“美人如花隔云端……多美的一幅画面啊……”云端望着那在蓝天白云间轻舞飞扬的纸鸢,忽而想到了李白的那句诗,不觉得脱口而出。

“哦?美人如花……隔云端?”枫庭低头嗅了嗅她的发香,又道:“这句子又何尝不美?一个隔字,用得妙极了!呵呵,看来有人诗兴大发了!”

“呵,我是有兴无才,如何写得出这么美丽的句子?”云端牵动着手中的线,随口说道:“这个啊,是我极喜欢的一句诗,不但意境美,还嵌了我的名字在里面,所以------”她忽然住口,意识到自己的失言。

“嗯?嵌了你的名字?哪有?”他显然没有错过她说的任何一个字。

“这个……”她对着天上的风筝翻了翻眼睛,在心底暗自叹气,唉,都怪这情境太美好了,才让人一时忘乎所以。现在要怎么说好呢?她飞快地想了想,解释说:“就是云端这两个字啊!……我没有和你说过吗?云端……是我的字呢。”

“云端,云端……”他喃喃地重复着,玩味着,只觉得这样的两个字还真的契合她。

她的心忽然微微轻颤,因着从他口中逸出的低唤。你如何知道?我不是季蓝裳,我是许云端。这是我唯一仅有的秘密。所以你无法想象,当你亲口叫着真正属于我的名字时,我会有着怎样的感动。

“姓季,名蓝裳,字云端,可还有号?”他问。

“号……”她觉得手心里开始沁出了汗,号什么好呢……什么什么居士?还是什么什么客?啊,有了!想到了,便脱口而出:“号天外来客!”

“啊?哈哈哈哈!”枫庭愣了下,旋即大笑出声,戏谑道:“天外来客?!呵呵,还仙女下凡呢!”

“哼!光说我!”云端转身将风筝线塞给他,不服气地说道:”那你呢?字什么号什么?说出来比比,看谁的比较好听!”

“呵呵,在下江枫庭,字希言,号草木人,还望小姐提点指教!”

“希言……可是希言自然的那个希言?”她想了想,随口问道。

枫庭赞许地点了点头,“不错。就是那个希言,出自《老子》,我爹给取的。可能是希望我少说话,多做事。”

“呵,那他老人岂不是要失望了!”她故意打击他。

他笑得得意。“非也非也!我不但事情做得多,话说得也多。所以我爹他不会失望,应该是觉得赚到了才是!”

她斜睨他一眼,忍不住取笑:“你还真是大言不惭……那草木人呢?这又是什么意思?”

“你猜。”他有意考她。

“草木人……”她想,“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草木人,难道是……无情人?”

他摇了摇头,半眯着眼睛凑近她,呓语般低喃道:“我是否是无情人,没人比你更清楚了蓝儿……”

他带着蛊惑的声音和眼神让她的心跳乱了节奏,几乎忘记了如何思考。风轻轻吹过,这一刻,似乎连穿越他们之间的空气都变得缠绵暧昧起来。

“再想想。”他鼓励道。

“嗯……草----木----人……”云端念着这几个字,想了又想,忽然灵机一动。“草木人,可是茶么?”

“呵呵,真聪明!”他笑着捏捏她的鼻子。

“因为你喜欢喝茶,开茶楼又贩茶?”

“没错。”

云端闻言故意皱眉,装出一副不屑的样子。“真没意境……就这样还敢笑我!”

“呵呵,是我说错了。就请天外来客饶恕在下这一回吧,哈哈……”

“还笑,你还笑!”她嗔怒地捶打他,枫庭牵着风筝四处闪躲,后来索性慢跑起来。他们互相追逐着,笑闹着,快乐而自在,甜蜜而忘忧。他手中的线放得更长,云中的美人飞得更高。是谁说完美的爱情如隔云端遥不可及?此时此刻,幸福不正被他们紧紧握在手里,停驻眼前?而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彼此珍惜,仅此而已。想来,这是他们的幸运吧……

玩得累了,他们便随意地坐在草地上休憩,互相依偎着,也不言语,只静静地聆听着彼此的心跳和呼吸。天色已近黄昏,云端望着远处缓缓沉没的如血夕阳,一颗心变得无比安宁。这样的感觉真好。想想,若是有一天他们已然老去,还能如此这般,相依相偎,一起看每一天的日升月落,分享人生中所有的喜悦与感动,那……便是幸福的极致吧!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情不自禁地,她闭上眼睛,轻轻地哼唱着这样的一首歌。这就是她心底最深切的盼望。现代也好,古代也罢,其实,我们的爱情理想千百年来都不曾改变过,动摇过一分一毫。表达的方式可能相去甚远,但永恒的誓言却只有那一个: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蓝儿……”那略显怪异的曲调旋律让枫庭有着瞬间的迷惑,但吟唱的歌词却在下一秒让他沉浸其中,忘记了应有的好奇。

“枫庭,让我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两鬓斑白,牙齿掉光,我仍然希望和你在一起,就像这样,一起看乐游原上的夕阳。这会是我的奢望么?”她没有看他,仿佛在自言自语。

“好,我们说好了,今生今世,要一起变老。”他拥紧她,心里有着无法平复的爱意汹涌。相同的愿望,在风吟谷的那一晚,他曾对她说过的。但,他不介意再说一次。他要让她知道,无论到何时,他交付给她的爱,再不会收回。

手心里突如其来的触感令他讶然。低下头去,手心里躺着的赫然是半把梳子。鸳鸯梳!那是她买下的鸳鸯梳。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他,无声的表达胜过千言万语。卖梳子的人不是说,鸳鸯梳,合也是分,分也是合。那就是说,它们是分不开的。无论怎样,都会一双一对,如鸳鸯般生死相随。

“呵……”他将梳子握紧,在她的额头印上一个吻。“蓝儿,你永远都是我心里的宝……”

……

Tobecontinued.

……本章完结,下一章“ 唐朝世界杯(下F)”↓↓↓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