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148章: 唐朝世界杯(下J2)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148章 唐朝世界杯(下J2)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天的升堂问讯,很是有点戏剧性的。主审是严安之,副审是朱大人,而旁听的人除了王承嗣、王宝明父子之外,就只有严逸和江枫然了。江家和季家的长辈此时都还被蒙在鼓里,不晓得枫庭和云端惹上了这么一件足以灭门的大案。看这公堂之上的阵势,倒也颇有几分两军对垒的意味,表面看来也是势均力敌的。

云端上堂之时,心里早已是有了底。昨夜枫庭和严逸偷偷潜入京兆府,用一种产自西域的名为“障魂香”的迷*迷倒了朱大人和他的两三个爪牙,顺利见到了福荣。他起先还心存顾忌,支支吾吾不敢说实话,枫庭和严逸不免将事情利害关系,牵连后果一一分析给他听,总算得知了真相:

原来,是有人掳走了福荣的娘,用她的身家性命逼他屈从的。福荣父亲早逝,与母亲相依为命,全凭寡母拉扯长大,纵然他心内有千万个不情愿,一翻挣扎过后,也终究是亲恩难舍,不得不与那般恶人同流合污了。而与他接洽的神秘男人此前给了他一大笔钱,要他买进日本赢的彩票,比赛过后兑现,并要在事发之后指证是经由宝明斋的季小姐和江公子授意的。那人承诺待他们两人入狱结案就毫发误伤地将他的娘送回,并给他一笔银子远走他乡……

事情到了这一步,就再清楚不过了。福荣的娘此刻一定在王氏父子手中,只有先把她救出来,保证她的安好,他才能翻供,并且枫庭他们还要找到王家和天竺国接洽打假球的证据才行。知道了对手的招数,便可以见招拆招,积极应对,不至措手不及。但他们此时最大的问题却是时间。无论是找人还是搜集证据,都不是一夜之间可以完成的任务。所以,在商量过后,大家只能采取拖延策略,即便有福荣的证言,毕竟也是一面之词,其它结论也不过是“合理”推测,如若云端和枫庭坚决不认,想来王承嗣一伙一时也动不了他们。

这会儿,云端可是卯足了力气,演了一场好戏。当着众人的面,她将遭逢背叛出卖的不信,不甘,委屈,怨恨等诸多情绪表现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甚至连福荣都以为她对个中内幕毫不知情呢!那王氏父子就更不用说了,看她这落魄样子,已经忍不住喜上眉梢了!云端看着他们的表情,心里暗想,早知道自己有这份表演天赋,当初去考电影学院好了,指不定还能混个金马奖、金像奖的最佳女主角当当呢……

王承嗣心里得意够了,自然不愿让他们拖延时间。他暗暗给朱大人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当即对严安之说道:“这样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圣上那里还等着信儿呢。我看不用刑他们是永远都不会招认的,不如先每人杖责五十,严大人意下如何?”

“滥用刑讯,屈打成招,向来不是我京兆府的作为。”严安之毫不迟疑地拒绝道。

“喂,我说严大人,你不会是想徇私枉法,刻意包庇吧?”一旁的王宝明忍不住跳出来质疑,神色嚣张至极。

严安之瞥他一眼,冷冷地说:“当然不是。本官------”

“圣旨到-----!”宣旨官的声音自门外传来,打断了他的话。

这情形显然大大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圣旨?这会儿陛下会有什么旨意下达,任谁也猜不透。枫庭下意识地望向严逸,只见他嘴角露出一抹似有若无的笑,似是对这一切了然于心的。

这圣旨一共有两道。第一道,只说唯今让余下的比赛顺利进行才是头等大事,由于本案疑点颇多,证据不足,故暂且押后到赛事全部结束后择日再审。张福荣收押京兆府,江枫庭和季蓝裳不得离开长安城,并需每日向严、朱两人报备行踪。第二道,则是将涉案银两全部充公,划拨“养病坊”支配。收回江枫庭,季蓝裳与组织赛事相关的一切权利,先前所有盈利一律上缴,并另罚白银1万两,收做京兆府开支。此外,禁止二人及所有亲族再到现场观看任何一场比赛。比赛相关事宜全部交由王承嗣接管,梅妃负责督导。

这突如其来的安排,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王氏父子虽说对不能立刻将枫庭和云端治罪颇感不忿,但第二道旨意又多少令他们窃喜。这样一来,江、季两家可谓竹篮打水一场空,名利皆失,而圣上明知王家与他们不对,却又将赛事主管权交给王承嗣,心意倾向可见一斑,不但足以令江家季家颜面扫地,连带着严安之父子也多少失信失宠了吧!思及至此,王承嗣对此倒也是乐观其成。押后在审也不碍事,反正张福荣的老娘还在他手里,只要把这母子俩看牢,到时候他仍然能掌控一切……

堂上其他人的反应也不尽相同。严安之是重重地松了口,严逸不动声色,枫然暗自狐疑,枫庭则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唯有云端,她听到这两道圣旨的内容,不但难以置信,更一时气急攻心,委屈难过得当场落下泪来。

是的,她忍不住想哭。怎会不伤心?之前所有的心血和成果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被全盘否定。那些付出的时间,精力,那些夜不能寐的疲惫,那些心力交瘁的思虑,全部付诸东流,换来的竟是欺君盗世的罪名!倘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偏又把比赛交给了一心想置他们于死地的王承嗣来负责,这感觉就好象是把自己的亲生骨肉双手奉送给死敌一般叫人不舍不甘。她委屈,她伤心,她怨枉……复杂的情绪在心头纠结,眼泪不争气地一落再落。

“我不服!”当所有人都跪在地上领旨谢恩的时候,她忽然冲动地站起来,“我要去见陛下,讨个公道!”说着,她转身就往外跑。

在场众人都愣了下,枫庭旋即飞奔出去追她,枫然和严逸也跟了上去。严安之见状连忙对宣旨官解释道:“季小姐怕是受了刺激,一时糊涂,大人不要见怪才好。”那宣旨官素来敬重他的为人,听他这样说,也只是笑着摇摇头,并未追究。倒是王家父子,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就让她去闯宫门,告御状吧。搞不好圣上一怒之下就解决了她,倒省得他们麻烦了。哈哈……

Tobecontinued.

[公告]

《美人如花隔云端》参加网络文学节,现在进入投票阶段,欢迎喜欢云端的朋友投票支持,谢谢!

http://book.sohu.com/s2007/wenxuejie/

(美人如花隔云端,第三行第三列)

[题外话]

看了大家的留言,也许是没有写作提纲的弊端,总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比较随意。这个就是最原始的草稿,我写东西一向喜欢全部写完统一修改。就像是搭积木,搭出想象的样子,效果不好再拆了重来,何尝不可。

写的好或不好,都是我想要的故事。写的开心是我写任何文字的前提,而克服一切困难完成他是我的目标。读者的关注和褒贬,都是额外的收获。

谢谢大家的关注,意见,批评。我们不是买卖的利益关系,只是自发的友好关系。写故事,看故事都不过是休闲,不必太较真。去留随意,和和气气,开开心心,才是衷心所愿。

谢谢你们。

……本章完结,下一章“ 唐朝世界杯(本章最终回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