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157章: 爱的考验(中C)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157章 爱的考验(中C)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接下来的日子里,云端用最短的时间筹备排练了一场李白的诗歌唱吟表演会。

为了扩大影响,广泛造势,她还特别向京兆府缴了银两,借用曲江池畔的一大片空地,搭起舞台作表演场----这又是云端给严大人想出的一个增加财政收入的好方法……出租公共场地。呵,这不她自己就先带头做起了示范么!除了舞台之外,她还让人在场地四周另外架起一个个小帐篷,将观众席弄成露天茶座的样子,现场有各种水果茶点贩卖。

表演会由小苒和花闭月领衔主唱。在演出举行之前,云端按惯例进行了一系列密集的广告宣传。海报、展板、宣传单,外加坊间八卦传播,让人们对这场号称是“长安史上空前绝后的诗歌表演会”充满了期待,再加上花闭月的号召力和小苒正在不断上升的人气,前期的宣传造势可谓做足了功课,至于效果如何,只消看一眼演出当天那喧闹拥挤的场面就知道了。

由于这是李白和云端合作后的第一场公开表演,所以一众朋友均赶来帮忙。除了云端、枫庭、枫然、严逸和晁衡外,严安之严大人也特地换了便装前来捧场。云端为大家安排了离舞台最近的一张桌子,由李白亲自作陪。按照云端的意思,李白这次并不会在公众面前公开身份,他要保持神秘感,待这些诗歌作品真正引起了轰动,吊足大家胃口之时,他再出现,到时一定会事半功倍。

演出正式开场前,一切都已经准备停当。舞台正中悬挂着醒目的红色条幅,上面写着:大唐第一才子诗人李白诗歌唱吟表演会。毋庸置疑,这“大唐第一”的名号是云端加上去的,李白本人对此倒是不置可否,呵,大唐第一,即便他今天名不符实,但终有一天他会实至名归,这份自信,她有,他也有。可是,现场的其他观众可就不服气了,私下里议论纷纷。

“好大的口气啊!”

“不知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敢妄称我大唐第一?!”

“估计是个初出茅庐的愣头小子,不晓得天高地厚的家伙!”

“如此说来,我大唐岂不是没人了么?!啧啧!”

“先前还说是空前绝后的表演,这下咱们倒是要好好看看……”

……

就连严安之,竟也有几分看不下去了。他眯眼盯着那条幅看了看,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年轻人,还是谦虚点为好。锋芒太露,容易吃苦头。”

李白闻言只是无声地牵动嘴角笑笑,并不反驳声辩。倒是云端,有些难为情,主动向严安之解释道:“严大人说得极是。只是……我们这么做,其实也是知其不可为而故意为之。不过是想引起大家的注意,他们讨论得越激烈,越持久,李公子所受得到关注就越大,至于这“大唐第一”的名号是否符实,以后自然要用作品来说话,拭目以待又何妨呢?依小女子拙见,这时候有点争议也未必不是好事啊!”

“哦---?是这样?”严安之捋着胡须,若有所思。他不是第一天认识季蓝裳这小姑娘,她的才智心思一向过人,刚刚她说的这一番话,仔细想来也并非是没有道理的。凭心而论,他其实也是很看好李白的,否则也不可能答应帮他荐官了。

众人正说着话,只听一阵清脆的铃响,演出开始了。

悠扬的音乐缓缓奏响,人群很快便安静下来。舞台上尚无人出现,婉转的歌声已然响起---“君歌杨叛儿,妾劝新丰酒。何许最关人?乌啼白门柳。”

“好!小苒姑娘!”“小苒姑娘!快出来”“小苒!……小苒!”观众席里一些宝明斋的常客一下子就认出了这声音的主人,兴奋地拍手叫好,一声声唤着小苒的名字。

云端下意识地看向在座的晁衡,却见他的表情并无异样,只是犹自沉默而专注地望着舞台。呵,人生自是有情痴,多情却被无情恼。很想知道,此时此刻晁衡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他对小苒的这份执著是否能够坚持到底?无论如何,她都希望,他的痴心能换得一个完满的结果。

舞台之上,垂曳而下的纱幔慢慢拉开,只见一身藕色衣裙的小苒怀抱琵琶端坐其上。她的眼光越过层层人群,降落在未知的某处,遥远而飘忽。音乐未停,她继续唱道:“乌啼隐扬花,君醉留妾家。博山炉中沉香火,双烟一气凌紫霞。”……

一曲唱罢,人们的叫好喝彩声刚起,只听音乐忽而折转,不容分说换了节奏。小苒的身影一旋,手中的琵琶交给侍者,与早已等候在一旁的福荣携手来到台前。

小苒眼波流传,柔情似水,唱道:“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福荣应合:“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

“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

她轻轻舞动,“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

他的俊朗衬着她的娇美,“长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

这一曲由小苒和福荣这对宝明斋力捧的金童玉女对唱演绎的《长干行》是李白诗文中很精巧别致的作品。果然,此曲一出,立刻赢得了全场的喝彩。人们的注意力也开始从演唱的人身上转向了演唱的内容。

“好诗!好!”“好一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妙极!”……

听着耳边隐隐传来的称赞声,云端暗暗得意,嘿嘿!好戏还在后头那!

当纱幔再次拉开的时候,福荣正在和另外一名男子在台上举杯共饮。只见他将一杯酒一饮而尽,酒杯随手一扔,眼光迷离,神情微醺,开口唱道:“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呵,这是李白的又一首作品《山中与幽人对酌》。云端此前按照节目单所列诗文的内容,为他们编排了一系列的表演动作,设计了一些小情境、小情节,以增加观赏性。这一招显然还是蛮奏效的,台下的观众此时此刻逐渐被牵引着进入了状态,听着音乐看着表演品这着诗,愈发津津有味起来。

接下来,又分别由云.舞.影变身采莲女,模仿着东北大秧歌的形式,划着旱船表演了《采莲曲》;“两生花”姐妹俩表演了《子夜吴歌》;另外还有“开元小子”带来的《少年行》等等,而花闭月毋庸置疑地在最后出场,作了整场演出的押轴。为了制造轰动效应,为演出的落幕掀起高[chao],云端特别为她安排了出人意表的出场方式。她所表演的作品,也是李白这次提供的诗文里云端最喜欢最看好的两首,非常具有流行传唱的潜质。

“日色yù尽花含烟,月明如素愁不眠。赵瑟初停凤凰柱,蜀琴欲奏鸳鸯弦。”当婉转低回的乐音响起,花闭月那珠圆玉润的嗓音唱起这首《长相思》时,期待已久的人们却没能在舞台上找到半个人影。

“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忆君迢迢隔青天。”不断传来的悠扬歌声和始终空无一人的舞台,让观众无比纳罕,他们四下张望,低声议论着,发现不知何时在观众席的四周出现了十几位妙龄少女,她们个个手持乐器,一同为此曲和音配唱,这下子让人想要循着声音的来源找到花闭月的所在也不那么容易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同样不明所以的严安之忍不住好奇地向云端问道。

“爹,您别问了,这肯定又是我们的季大小姐有意制造的悬念。”还未等她回答,严逸就抢着说道:“看看就知道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爱的考验(中D)”↓↓↓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