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20章: 入住江府(下)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20章 入住江府(下)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马车停在季家大门外。

江枫庭一个人坐在车夫的位置上,静静地等待着。原本该是雨来和车夫随他一起来的,但是半路上他便打发他俩喝酒去了,有他们在恐怕会碍事的。

他盯着季府的大门看了许久,然后收回目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呵,应该说,现在这已经不是他的脸了。今早出门前,他特意拿了一张人皮面具,这是一个被火烧伤毁容者的脸孔,皮肤胡乱粘连在一起,五官极其痛苦地扭曲着,疤痕遍布,看起来狰狞而恐怖。此时此刻,面具已经将他英俊的面容完全隐藏起来,车夫破旧寒酸的衣裳穿在身上,他弓着腰,驼着背,完全是一个可怜的伤残奴仆的样子。没人注意到,他的眼中闪烁着促狭的光芒,很想知道,等会儿季蓝裳看到这样的一个人会作何反应,也许会吓得再次昏过去也说不定呢!

季家的马车也已经装备停当,安生和几个家仆在装东西的时候不时偷偷打量江家的车夫一眼,心中很是纳闷。这江府是没人了还是怎么着?竟然派了这么一个容貌丑陋可怕的人来接小姐,这摆明了是看不起季家么!

那边,子霖已经陪着云端走到了门口,安生急急地迎上前去,低声对云端说:“小姐,江家……江家派来的车夫相貌极其丑陋,您等会就闭了眼睛不要看了,让子霖扶着走就好了,免得被吓到了。”

“哦?这样啊。”云端挑眉,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没事,我不怕的,咱们走!”说着,便率先走出了大门。

当那抹湖蓝色的身影出现在季府大门口,江枫庭的心如被风吹皱的水面,微微一动。他低垂着眼帘,一瘸一拐地走上前去,却忽然被拦住了去路。是安生。

“这位大哥,你先到车上吧,劳烦你在前边带路,我拉着小姐跟在后面即可。”安生是见他朝这边走,怕小姐受惊,所以飞快地上前一步,挡在了他的身前。却不知,云端向来好奇心重,见他这般模样,到愈发想要看看这人究竟恐怖到什么地步了。

此时,云端和子霖已经走过来了,江枫庭看到,便刻意哑着嗓子,上前行礼请安道:“车夫长顺见过季小姐!”说罢,便抬起头来。

“啊---!”子霖乍一见他的脸,本能地惊叫出声,往云端身后躲了躲。云端虽然也对眼前这张面孔的毁坏程度感到有一点吃惊,但她毕竟是现代人,平日里恐怖片灾难片也没少看,比这张脸更吓人的造型都见过,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因此,她也只是静静地看了看他,露出和善而真诚的微笑,轻声说:“辛苦你了。”

她的眼神轻轻地落在他的身上,黑亮的眸子里找不到丝毫的恐惧和嫌恶。江枫庭有些意外地直视着她,眼光里不知不觉便有了几分欣赏。

“那……请小姐上车吧!”他侧身指向自家的马车。

“不用了,我看小姐还是坐我的车吧!”安生忍不住开口说道。

“是啊是啊,咱们还是做安生的车吧!”子霖实在是被那张脸吓得不轻,听到安生这样说,连忙迭声附和着。

云端想了想,没有说话,径直走向了江家的马车。江枫庭蹒跚着跟过去,到了车边,伸出了胳膊,让云端支撑着上车。

“小姐!”子霖和安生急急唤道。

云端转过身来,敛去笑容,神情不怒而威,淡淡地开口问:“子霖,你不跟着我么?”

“我……我……”子霖轻轻咬着嘴唇,无奈而又绝望地挪动着脚步。“我…..我当然……跟着小姐。”

江枫庭已经认出子霖就是那日跟在季蓝裳身边的小丫环,今天他没带雨来一起过来也是料得差不多会见到她,不想这么快就被认出来。待她们在车上坐好,他和安生便一前一后赶着马车出发了。

5月的长安城,荡漾着初夏的暖意。

马车一路行进,车内的云端兴奋得忘记了呼吸。算起来,她回到唐朝已经好些日子了,却一直没有机会出来走走,长安城究竟是什么模样还仅限于想象呢。她轻轻撩开车窗前挂着的纱帘,急切地向外望去。

这就是令后世无数人心驰神往的长安啊!宽阔的马路纵横交错,街道两旁店铺林立,人声鼎沸。不止是汉人,胡人、新罗人、波斯人、日本人,甚至是蓝眼睛的欧洲人亦随处可见。这些人虽然有着不同的身材容貌,风格迥异的服饰打扮,脸上却同样挂着泰然安逸的神情。人们或与街边的商贩讨价还价,或三三两两走进酒楼食肆,或悠然漫步,欣赏街景,又或行色匆匆地赶路……一切的一切,看上去是如此和谐而自然。远处,隐隐有轻缓飘逸的音乐传来,云端侧耳倾听,忍不住在在心中暗暗惊叹:作为历史上人口超过百万的国际大都市,长安城繁盛得让她这个现代人都不禁有些眼花缭乱了!呵,谁会相信,1000多年前的盛世国都,那隐藏在历史中的如梦繁华就这样真实而鲜活地铺陈在她眼前了呢?这,可否算是她的幸运?

“子霖,那是什么地方?”云端指着远处问道。

子霖探头看了一眼,告诉她:“小姐,那里是宫城啊。”

宫城!云端惊喜地睁大了眼睛,远远望着那掩映在树丛间的一角红墙青瓦。

“可是大明宫么?”

“不,宫城可大了,里面还有太极宫、东宫、掖庭宫,大明宫啊只是宫城的一部分。”子霖有些疑惑地看着她,实在搞不懂小姐为什么看起来这么高兴,也许是这阵子在家里憋得太久了吧!

车外,江枫庭一直留意听着她们主仆二人说话。他微皱着眉,季蓝裳,她果然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么?

过了一会,子霖的声音再次传来。

“小姐……”子霖犹豫地叫了一声,欲言又止。

“嗯?”云端收回目光,转过身来。“怎么了?”

“你……为什么要做这辆车,你不怕么?”一想起这个车夫的脸,子霖就觉得脊背发凉。

“为什么要怕呢?他也不过是个遭逢了不幸意外的人,又不会伤害我们。我觉得,他能生存下来,而且勇敢地面对世人的眼光,倒很是值得钦佩呢!你想想,若是换了你是他,你受得了人们像看怪物一样看你么?”

“当然受不了,那还怎么活啊!”子霖一边说,一边情不自禁地摸摸自己的脸。

“所以说我们不能歧视他的残缺,也无需将同情时时刻刻表现出来,因为那会刺伤他们的自尊。只要把他当作一个正常人,就是最大的仁慈了。明白么?”

“哦……”子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虽然云端刻意压低了声音,江枫庭还是听到了她的话。身为一个女子,一个养尊处优惯了的富家小姐,她的心思想法实在让他有些意外。“只要把他当作一个正常人,就是最大的仁慈了。”单凭这句话,他就不禁要对她刮目相看了。

季蓝裳,你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他想着,突然对自己没有一口回绝这门亲事感到有那么一点点庆幸。

你,真的会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么?也许是。也许不是。一切都还未能确定。不过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从今天起,我有的是时间了解你。但愿,你不会让我失望……

Tobecontinued.

……本章完结,下一章“ 原来是你(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