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29章: 寻访名厨(下A)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29章 寻访名厨(下A)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前厅里,两张木桌已经被拼在了一起,上面摆满了一碟碟精致的菜肴,有红有绿,有荤有素,有蒸有炸,有米有面。云端站在桌前,心里暗暗赞叹着,想不到寻常吃的食物竟也能做成这个样子,不要说吃了,单是看着,已经是种极致的视觉享受。

“都坐下吧!春生,去拿酒来!”张大厨说着,也不理会江枫庭和云端他们,自己先径自坐了下来。江枫庭拉着云端坐在了他的对面,子霖和雨来搬了凳子陪在一旁。春生把一大坛酒放在了桌上,给每人面前都摆了一个大瓷碗,依次倒满了酒。

张大厨见大家都没有动筷,冷哼着对云端道:“说我做菜难吃的人,就委屈你先尝尝吧!”

云端尴尬地看他一眼,欲言又止,现在让她说什么才好呢!糟糕了!她不会是弄巧成拙,彻底把张大厨给得罪了吧?

江枫庭把一切看在眼里,连忙拿起筷子打圆场,夹了一块点心给云端,说:“那你就先尝尝吧。”又向子霖和雨来道:“你们也一起吃,张大哥不是外人,大家就随意吧!”众人闻言,也便都拿起了筷子,但是面对着这样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吃哪一样才好了。

云端看着自己碟子里的那块小点心,呈圆圆的饼状,看起来雪一般白。她夹起来咬了一口,脆脆的,随之一股清淡的甜味化在口中,再吃一口,似乎还有点烤面包的焦香。

“这是什么?”她问。

“这个呀,叫甜雪!”春生看到师傅示意的眼神,代为回答道。“是用蜂蜜和了白面,淋以蜜浆,慢火炙烤而成,吃起来是又甜又脆的!”

云端点点头,甜雪,这名字还蛮雅致的。而且味道也相当棒,比她喜欢吃的KFC的香芋甜心好吃多了!

“这个呢,这个是什么?”雨来夹起一块看起来像是烤肉的东西问道。

“这是格食。是用羔羊的里脊肉,羊肠,沾了豆粉煎烤而成的。豆粉不但去除了羊肉的膻味,还可以令肉质更松软。”

雨来把那肉放进嘴里,嚼了嚼,一脸兴奋地喊道:“好吃!太好吃了!”又转头对江枫庭道:“少爷,你也尝尝!简直妙不可言啊!”说罢忍不住又夹了一块。

云端见江枫庭夹了一块淋了粘稠汤汁的肉丸,便问道:“这个,可是红烧狮子头么?”真想不到,在1000多年前的唐朝就已经有了这道菜了!

春生笑着回答说:“不是,这个叫做汤洛绣丸。是用肉末裹着鸡蛋花榨制,再浇以高汤调制的热汁做成的。”

原来不是狮子头,可是看起来差不多啊!云端忍不住尝了下,入口即化,先是鲜美的汤汁,然后是清新的蛋花香,而肉的香味则完好地被包裹在最里面,细细品尝,3种味道竟是层次分明的!果然远非现代的狮子头可比啊!

“这个可真好看!都不忍心吃了!可也有好听的名儿么?”子霖指着一盘面人问道。这些面人都做成了歌人舞女的样子,形态各异,惟妙惟肖,连脸上的表情和衣裙的褶皱都清晰可见,丝毫也不马虎。面人手臂上的帔帛和头上簪着的花还被点染层红色,看起来根本就是一件制作精良的工艺品!

“这是素蒸音声部。和面的时候,加入了牛乳,鸡蛋,并且以高汤代水,上笼慢火蒸制成。虽是面食,入口却隐隐有肉的香味。这道点心味道极好,但是其最吸引人的倒不在尝,反而在赏玩了。”

云端今天不但开了眼界,也大饱了口福。什么小天酥,升平炙,葱醋鸡,西江料,还有过门香,曼陀罗饼,凤凰胎……全都是她前所未见,前所未闻的。每一道菜,无论是用料还是烹调的技法,都极其讲究,并且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味道,令人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云端一边品尝着美味佳肴,一边想,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想办法把张大哥请到宝明斋去,这等手艺藏在这小店里实在是极大的资源浪费!思及至此,她放下筷子,举起酒碗,真诚而恭敬地对张大厨说:“张大哥,先前蓝裳出言不逊多有得罪,还望你念我无知无心,不要和我计较!今日这一桌珍馐美味,算是让我这短视少见的闺中之人开了眼界,只是觉得,大哥身怀如此精湛的厨艺却隐身于此,未免可惜了,对天下诸多食客来说,也是一大损失啊。所以,尽管大哥严词谢绝,蓝裳还是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来宝明斋做主厨的事。若是大哥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是蓝裳能力所及便一定办到。这碗酒,就当作是我向大哥赔罪吧。先干为敬!”说罢,云端便将酒碗放到嘴边,咕咚咕咚地一口气喝了下去。

虽说古代的酒大都是纯粮的发酵酒,酒精浓度并不如现代的白酒那样高,但是对于云端这种平日里滴酒不沾的人来说,这一大碗喝下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她的嘴里充斥着辛辣的味道,舌头微微有些发麻,放下酒碗,只觉得胸腔里一阵灼热。忍不住,她背过身去抚着胸口咳嗽起来。真的搞不懂,为什么从古至今,人们都那么喜欢喝酒呢?美酒美酒,她怎么就喝不出一点美味来呢?

子霖连忙夹了一块肉给她,有些心疼地说:“小姐,你先吃点东西压一压。”云端摆摆手,仍旧咳个不停,胃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烧。江枫庭知道是她不惯饮酒,刚刚又喝得太急,所以这会儿定然是不舒服的。他拍着她的背,轻声说:“瞧你,不会喝还逞能。”云端看到他眼中关切的神色,心里不觉一动,有些勉强地笑笑,“放心,我没事。”

江枫庭见张大厨没什么反应,便端起自己面前的酒,道:“张大哥,来,我敬你!”

“你先等会儿。”张大厨没理会他,却是对云端说道:“丫头,你那点小心眼儿我还看不出来么?你哪里是无知无心,根本就是有心故意嘛!”

“呵呵,张大哥见多识广,蓝裳早知是瞒不过你的。”既然他已经把话挑明,索性实实在在地有话直说好了。“我确实是有意激将,却没想到适得其反,惹恼了大哥。不过,能借此见识大哥的厨艺,尝到这样的人间美味,也算我们赚到了,即便大哥不原谅我,也并不后悔。”

“哈哈哈哈!好一个不后悔!”张大厨忍不住大笑出声。有点意思!说实话,这丫头的性格他还蛮喜欢的,对他的脾气。那么,不如……

云端见他的态度略有缓和,连忙给江枫庭递了一个眼色,江枫庭会意,重新端起碗来敬酒。只是还未等他开口,却听张大厨道:“你总着什么急!这酒,好像还是该由弟妹来喝吧?”

云端一听,心里一惊。天那!还要她喝……那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与其灌她喝酒,不如干脆找个酒缸淹死她比较痛快!可是,她虽然这样想,却不能流露出半点不情愿。现在,她终于真真切切地理解到业务部同事们的苦衷了,为了拿下一单生意跟客户吃饭拼酒,果然是不易啊!

“她没什么酒量,就让我来替她吧,我喝双份如何?”江枫庭不愿看云端难受,体贴地为她挡酒。

“那不成。这酒弟妹若是不喝,便是没有往下谈的诚意了。怎么?让你媳妇喝点酒你就心疼了?”张大厨故意板着脸反问道。

云端犹豫了下,咬咬牙,想,不就是喝碗酒么,今天就豁出去了!“好,我喝!”说这话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像被押赴刑场即将慷慨就义的烈士一样悲壮。端起酒碗,只觉得似乎有千斤重,但是没办法,只有发了狠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直接往嘴里灌吧。这一碗喝完,云端刚刚才觉得舒服点的肠胃又开始火烧火燎起来,肚子胀得要命,难受得直反胃。见张大厨面前的酒仍旧未动,她便说:“张大哥若是不计前嫌,就把这碗酒喝了吧。”

那张大厨却笑着摇了摇头,“丫头,劝酒可不是这样劝的啊!”

云端忍不住在心里翻个白眼,她哪知道要怎么劝酒啊!按她的脾气,大家自便就好,想喝酒喝,想吃就吃,至于喝多少吃多少全凭个人随意,最最讨厌吃喝还要被强迫。她求救地看向江枫庭,低声问:“劝酒要怎么劝?还有什么规矩章法么?”他想了想,才道:“歌舞均可,只是这劝酒的诗乐歌舞你可会么?”云端茫然地摇了摇头,寻常的歌舞她都不会,更别说什么劝酒的了!这就很是让江枫庭为难了,她不会也没办法啊!

劝酒,劝酒,云端在脑子里飞快地想着,古人喝酒的时候喜欢吟诗,尤其是……李白。李白!忽然,灵光乍现,对,李白!怎么把这位嗜酒如命的诗仙给忘了呢!他的《将进酒》不就是汉代乐府旧题劝酒歌么?嘿嘿,虽然曲子她是不会了,但是她会背诗啊!嗯,不管怎么说,这总算是可以一试的。

想到这,她便说:“那,我就给张大哥背一首劝酒的诗如何?”

“哦?可是你自己所作?”张大厨好奇地问道。

“是谁做的并不重要,大哥只管评判好还是不好。若是觉得好,自然会将这酒喝光,若是觉得不好,那蓝裳便是无能无力了。”

“好!那我就洗耳恭听了!”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云端上,每个人都很好奇,不知道那会是一首怎样的诗,更不知道凭着一首诗能否打动张大厨。

云端深深吸了口气,端起酒碗,声情并茂地背起了那首《将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张大哥,江公子,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云端停下来,长长地呼了一口,真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境下用上这首诗。在场的每个人都在看她,没人说话。他们注视的目光令云端心里发毛,怎么?难道她说错了什么么?过了一会儿,是江枫庭率先为她鼓起掌来,众人这才。随即,张大厨也大声赞叹道:“果然好诗!妙极妙极!好一句惟有饮者留其名,好一句与尔同销万古愁,这杯酒我喝了!”说罢,端起酒碗一饮而尽。这小丫头还真是不一般,居然想得出这等豪气快意的好诗,他喜欢!

云端看着,不禁露出开心的笑容。一旁的江枫庭,则微微眯起眼睛,充满玩味地凝视着她。她又让他吃了一惊!想不到,她对诗词的涉猎比他还要广!想他平日里读的书也不算少,竟然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一首诗!这……可是她所作么?如此意气,如此才情,实在是在,令人惊叹不已啊!

“张大哥,酒你已经喝过了,那既是说你已经原谅蓝裳了?”云端开口问道,她可不想再喝酒了,还是趁热打铁,赶快切入正题为妙。

“呵呵,丫头,你的性子我喜欢。既然都是爽快人,我也就不再拐弯抹角了。你们可知道我为什么放着光禄寺的监膳不做,却躲在这市井小店里么?”

云端和江枫庭对视一眼,都不知其中缘由。

江枫庭道:“我与大哥相识已久,对这个问题虽是极好奇的,但见你从不愿多谈,所以也不曾追问过。今日大哥若是愿意讲,我们自然也是愿闻其详的。”

“是啊是啊!师傅,我也想知道这是为什么!”春生也在一旁附和着。

“呵……这事就说来话长了啊!”张大厨叹了口气,终于将埋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向众人娓娓道来。

Tobecontinued.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寻访名厨(下B)”↓↓↓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