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4章: 长安逼婚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4章 长安逼婚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唐。开元十八年。长安城。

落云茶楼二楼临窗的雅座里,江枫庭正悠闲地坐在那里品茶,贴身小厮雨来在一旁伺候着。隔窗望去,长安城里繁盛依旧。街上车水马龙,人群熙攘,热闹非常,一派太平光景。晃动的阳光暖暖地照进来,袅袅茶香直沁心脾。忍不住,他的嘴角挂上一抹淡到虚无的笑,不得不承认,长安的繁华确非其他地方可比,这一次他倒是真想在家里多住些时日了。

江家是长安城里声名显赫的巨商富户,生意遍布各行各业,城里绝大部分的丝绸和茶货生意都由他家掌握着,另外还经营着数家茶楼、染坊、银器铺和古玩店,这家落云茶楼就是他家的产业。近几年,江家老爷江远帆已经渐渐退居幕后,偌大的产业全都交给了两个儿子江枫然和江枫庭。这兄弟二人虽然年轻,却都是人中龙凤,一个睿智沉稳,甚有谋略;一个行事大胆,作风诡异,生意场上时有神来之笔。特别是二少爷江枫庭,在长安商界是个极神奇的人物,他曾经几次带领商队一路行至波斯、大食等国,用精美的丝织品和陶瓷换回了当地的香料、药材和精美的珠宝,还带回一批西域的艺人和工匠为己所用,一时间轰动了长安城。他也曾率船队东渡,与新罗和日本的商人做生意,成功打入东洋市场。在最近的这一年,江枫庭又去到江南,在当地大肆种植茶叶然后运回长安,再经由长安中转贩卖到各地。

如今,江家的生意版图一再扩大,说江家两兄弟有操控长安经济的能力似乎一点也不为过。但是,就是这样一位青年才俊,为人却相当低调,长安的所有生意大小事物都由他的大哥江枫然出面打理,而江枫庭始终隐藏在幕后,鲜有露面。所以,对于长安城的百姓来说,江家的二少爷江枫庭更像是一道玄秘的谜,神秘而又有那么一点点不真实。

这次回京之前,江枫庭一直在江南管理茶行和绸缎庄的生意。7天前,他突然接到大哥的来信,说是父亲病重令他速归。他心下着急,匆忙安排好生意,星夜赶回长安城。谁知道,那天他一进家门,却看到江远帆好端端地在坐在那里,哪里有一点生病的样子!江枫庭当下便明白了几分,心里一阵懊恼,只恨自己一时大意,又着了老爷子的道。

当时,他冷着一张俊脸,看看父亲,又看看大哥,恨恨地开口道:“你们干的好事!说吧,用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方法把我骗回来,究竟所为何事?”

江远帆对他的愤怒视而不见,看起来倒是心情甚好,他轻轻啜了一口茶,然后才慢条斯理地说:“啊,是这样。我和你娘商量着,让你回来赶快把婚事给办了。这会儿你娘正和李管家他们替你张罗聘礼呢!”

“什么?!”江枫庭闻言惊骇得被刚入口的热茶狠狠地呛了一下,茶水洒了一身。

江枫然走过来,轻轻拍了拍枫庭的背,给了他一个无比同情的眼神。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什么好稀奇的!”江远帆似乎早就料到儿子会有这样的反应。

“办婚事?和谁办婚事?简直莫名其妙!我不要!”江枫庭的语气有些急了。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突然要替他办什么见鬼的婚事。笑话!这辈子他还没遇到过能配得上他的女人呢!

江远帆斜眼看了大儿子一眼,只听江枫然不自在地咳了一声,然后说:“爹娘为你选的是宝明斋季老板的独生女儿季蓝裳。”

江枫庭挑眉,语气里满是不屑:“什么蓝裳绿裳的,胡乱找来个人就想塞给我,休想!”念头一转,又再开口道:“再说,大哥还未成婚,哪里轮得到我?要娶妻也要大哥先来嘛!”

江枫然闻言,狠狠瞪了他一眼,这臭小子,为了脱身居然陷害他。江枫庭迎视着大哥的目光,眼角眉梢尽是掩不住的笑意。

“你娘前些日子找人算过了,你大哥和那季小姐八字合不上,倒是你,和她八字相合,命格相契,是天定的姻缘。我已经和季老爷说好了,等下了聘就挑个吉日,尽快给你们完婚。”

江枫庭皱着眉,对父亲的话并没听得很仔细,而是在心里仔细搜寻着关于季家的信息。据他所知,季家是以开酒楼起家的,他家的宝明斋是这长安城里最大最有名气的酒楼,那些达官贵人聚餐宴客大都选在那里。后来,季家又陆续开了书坊和客栈,和江家也有些茶货生意的往来。不过,最近这两年他家的生意似乎是不太好了。如今,爹这样着急把他骗回来,又逼他娶季家小姐为妻,莫非……

思及至此,江枫庭心里已经大概有了谱,他的嘴角噙着一抹笑,深深地望了父亲一眼,说:“恐怕这事并非只有娶亲这么简单吧?”他的语气是如此笃定,令江远帆一阵心虚。他亦早知道,自己断然是瞒不过枫庭的,索性实话实说。

“算你聪明。虽然你人不在长安,但是这里的情况想必你也是清楚的。季家的生意这一年来一直蚀本,全靠有宝明斋才勉强支撑着。可是几个月前,丽妃娘娘的哥哥也在城里开了家酒楼,位置就在宝明斋对面,还挖走了他家的大厨。如今丽妃正受宠,他哥哥也跟着水涨船高,多少人排着队巴结,所以啊,他那里每天门庭若市,吃饭的人都要踏平了门槛,挤兑得宝明斋就要关门大吉了。宝明斋一倒,季家基本上也就完了,所以季老爷才登门找我帮忙。”

“因为他的生意要垮了,所以就来这里卖女儿?”江枫庭流露出强烈的鄙夷。

“季老爷只是向我们借钱,结亲……是爹提出来的。”江枫然接口道。

“哦?”这倒是让江枫庭疑惑了。“人家来借银子,借给他就是了,大可拿生意来抵,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江远帆眼中那无法言说的复杂情绪转瞬即逝,却还是没能逃过兄弟俩的眼睛。江枫然与江枫庭对视一眼,江枫然微微摇头,表示他也不知情。

江枫庭思量着,爹决定的事情一向难以更改,这次骗他回来,一定早已经预知他不会乖乖听话,并且早就做好了各种对付他的准备,要是硬碰硬惹恼了他,自己怕也是占不到便宜的。搞不好他又去把师傅请出来,像上次那样把他带到山上一住就是半年,他可受不了……那么……不如……

“要我娶季家小姐也不是不可以。”转眼间,江枫庭已经有了主意。江远帆和江枫然一同望向他,知道通常他这样说的时候,后面都附带着条件。

果然。

“但是,我有2个条件。第一,先让季小姐来我们家里住一阵子,也好让我们先熟悉熟悉,培养一下感情,我可不想和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进洞房;第二,季家的生意在这段时间里就交给我和那位季小姐一起打理,要做我的妻子,江家的儿媳,不懂得做生意是万万不行的。我们就以三个月为期好了。”

江枫然以一种了解的眼神看向弟弟,以枫庭的性格提出这样的要求一点也不稀奇。他自然知道枫庭心里在计量些什么,也在心里佩服弟弟能有如此心思。

“人家一个未出阁的小姐,成亲前住进夫家算怎么回事?”江远帆觉得此举甚是不妥。

“爹!我倒觉得这主意不错。”江枫然开口帮弟弟解释道:“让季小姐先住进来,我们也好了解一下她的为人和品行,而第二条就更合乎情理了,季老爷做生意多年来都是亏本,枫庭不放心咱们家的银子交给他,想必季老爷也不放心把自家的生意交给枫庭。季小姐既然是季家的独生女,日后必将继承季家的产业,而作为江家的儿媳妇,若能为枫庭分担生意上的事物真是再好不过了,让她参与进来,不但是要让季老爷安心放手让咱们帮忙,对季小姐也考验。若她完全无法适应这样的生活,那么,她便决非是江家儿媳的好人选。至于爹的顾虑,我们不妨先让季小姐委屈一下,对外就说是府里为刚返京的二少爷新买的丫头吧。”

说完,他别有深意地望了枫庭一眼,而枫庭也正以同样的眼光看着他。

江远帆犹豫着,虽然他一门心思想促成这桩婚事,但是大儿子说的倒也句句在理。“那……就这样办吧。我去和季老爷说。”他看了看江枫庭,又再加了一句:“你最好别和我耍花招。”说罢,便转身走出花厅,回房去了。

待父亲离开,江枫然才故意板起起脸说:“别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江枫庭将手搭在哥哥的肩上,但笑不语。有些事情,心照不宣就好。

等着瞧吧,我会让你自己知难而退的,季蓝裳……

想到这里,江枫庭忍不住又再扯开嘴微笑了下。

雨来见二少爷独自想着心事,许久不曾开口说话,也不敢打扰,便又去提了开水来,为他的杯里重新换上热茶。

江枫庭端起茶杯,试探着轻啜一小口,转头又向窗外望去。不远处的一树桃花开的正艳,轻风掠过,阵阵暗香浮动。一切都很美很美。

这里是开元盛世。这里是四月早春里的长安城。

这里有暖的风,有热闹的街市,有普天下安逸逍遥的太平。还有……我。

倘若,我早知道这诸多美好都是为了你而准备,在这样的一个午后,我一定会,欣然微笑…….

Tobecontinued.

……本章完结,下一章“ 初见(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