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46章: 筹备开业(下A)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46章 筹备开业(下A)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说,我们定了20天的准备时间,是不是少了些?要不然,往后延几天?”待三位大掌柜离开后,云端对江枫庭问道。

“你觉得……这样好么?”他反问。云端轻轻咬着唇,没有回答。

“我觉得这样不好。不仅不好,而是万万使不得。”他径自开口说道。

“为什么?”她不解。时间不够用的话,延期也是很正常的啊!

“因为我们是负责这件事的人,做出的决定,说出的话就好比军令,是不容更改的,下面的人领了命自然拼尽全力去完成;若是咱们自己主意不定,随意更改,那其他人办起事情来就没有了准绳,你我以后说话办事也便失了威信。所以,蓝裳你要记住,当你作为一个掌控全局的人的时候,一定要说一不二,最忌讳的就是仿佛无常。明白?”

云端想了想,觉得他说得非常有道理,心服口服。“嗯,我明白了!是我考虑不周,多谢少爷指教!”她顽皮地对他行了一个礼。

“我知道时间确实很紧,但是无论如何,6月1日宝明斋也一定要开业,所以只能辛苦些,尽快往前赶了。”其实他也后悔当是没有预留多一点的时间。这些琐碎的事情,做起来多得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特别是,他不知道她在什么时候又会冒出新想法,到时候又要额外做很多事那!

“走吧,咱们也回去吧。你今天的任务就是把契约拟出来,还有要帮我写一个人员培训手册,另外我还想把歌舞表演的曲目列出来,歌词也要写出来几份,等明天人员一确定,就要立刻开始培训了。”云端说着,只觉得一阵心慌,事情似乎越来越多,而时间却越来越少,究竟能不能在开业前把一切准备好,她实在施一点把握都没有!更何况后面还有最艰巨的任务在等着她,要教会那些1000多年前的古人学会表演现代的歌舞,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真担心啊……

“行行行,我的大小姐,今天晚上一定把你所需要的一切东西都写好,保证让你满意,放心吧!“江枫庭看起来倒很是轻松。其实他也觉得时间不够,她的担心他也看得出来,所以他更是什么都不能说,不能让她心急,更不能动摇军心。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倾尽全力,不惜任何代价和她一起把事情做好,保证宝明斋如期开业。只但愿……一切都能顺利吧!

第二天,云端和江枫庭早早地赶到了宝明斋,三位大掌柜已经等在了那里,没过多久季永堂也来了。一楼大厅早已收拾干净,云端让人将桌子摆成一排,他们这些充当考官的人做在那里,前面留出足够宽敞的地方供应征者表演。

辰时还未到,前来应征的人已经在将宝明斋围得水泄不通,云端跑到二楼的窗口偷偷敲了一眼,呵,场面还是蛮壮观的呢!她吩咐几个伙计在后院摆好了椅子,又让张掌柜把应征人员带到后面去坐着休息,还为他们准备了一些简单的茶点。

张掌柜有些不解地问她:“这些,有必要么?”云端只是笑笑,说:“嗯,那是相当有必要的。就按我说的办吧!”她心里是清楚得很的,这是像应征者展示企业形象和企业文化的绝好机会。餐饮业是服务行业,她就是要让每一个走进宝明斋的人感受到那种体贴周到细致的理念,同时也让大家对这里产生信任感。倘若应征者对加入宝明斋都怀有迫切的期望,并以成为其中一员为荣,那么,她的目的就达到了。

人员面试在辰时正式开始。第一轮,甄选的是女服务员。这个过程进行得很快,每个应征者只需要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即可。他们主要是以外貌是否端庄,身材是否匀称,言行是否伶俐作为评判依据,云端还顺带问了一下是否当真识字的问题,虽然能看得懂广告的定然是识文断字的,但为了以防有人是听了别人的口述才来的,她还是特别拿了一张宣传单让她们每人都现场念了一遍。尽管是面向普通百姓营业的酒楼,但在盛唐尚文的社会环境下,她还是希望服生最好都不是文盲。最后,在50多名应征女服务员的年轻女孩中,他们选定了20个最为出众的作为录用的人选。其中总号留用18人,分给分号2人。

第二轮,便是甄选歌舞艺人了。云端要求每个应征者在做完自我介绍,至少要表演一个节目,唱歌或者跳舞均可。于是乎,偌大的厅堂变成了表演场,每个前来应征的人都使出浑身解数,表演自己的拿手节目。那场面,搞得和现代选秀节目的海选颇为相似,云端在下面看得也是不亦乐乎。这还是她回到唐朝以后看过的第一场歌舞表演呢,而且是绝对的原生态,没有经过任何包装改造的盛唐民间歌舞,多难得啊!

上次她和江枫庭在街头看到的那个长得神似周杰伦的包子帅哥果然来了,他看到江枫庭,认出他就是那天在街上遇到的公子,便有些腼腆地冲他笑了笑。云端低头看了一眼花名册,原来他的名字叫做张福荣。这一看之下,让她狂汗不止。想,幸好幸好,他叫张福荣,如果他叫刘福荣,她会以为她是刘德华在唐朝的前世;如果他叫张国荣,她又会猜想他是不是哥哥的前世!这两个人可都是她喜欢的,还好他哪个也不是!这位包子小帅哥张福荣现场唱了一首不知名的小调,云端听着,只觉得那嗓音实在不赖,五音也都找得全,很是有点潜质的。一曲听罢,云端又问道:“你还会起他的什么东西么?比如说,打拳或者……舞枪弄棍之类的?”

他挠挠头,想了想说:”打拳我不会,不过棍棒倒是会摆弄摆弄。我爹年轻时曾经被征招从军,我和他学过几招。”

“哦---!”云端一听立刻来了精神,“双节棍!你会双节棍么?”

“啥?”张福荣愣在了那里,“双节棍是什么东西啊?”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觑,不知其所云。

云端心里暗想,她以前看过一个资料,据说双节棍是中国人发明的,在古代就有了,莫非是唐以后的朝代才开始用的?

“就是……两根圆木棍用一条铁链连在一起,应该算是一种武器吧!”云端一遍比划着,一便解释道。

“你说的,好像是连架吧!那是守城的士兵才会用的一种兵器。”江枫庭在一旁接口道。

“连架?嗯……那可能是我搞错了吧!”她说。连架,连架,双节棍在唐朝叫连架么?不知道他和她说的是不是一个东西?即便不完全一样,发该也是类似的吧。

“那……这个连架你会不会用呢?”她又问张福荣。

“这个会一点。”他如实回答。

“好!那就好!你可以留下来了!请到后面等一下吧!”云端听到这个答案很是高兴。双节棍,连架;连架,双节棍……快使用双节棍,哼哼哈hi!快使用双节棍,哼哼哈hi!嘿嘿嘿!

Tobecontinued.

注:双节棍的起源(来源:百度知道)

双节棍最早应该是作为农业工具使用的——连枷。南宋学者周密,清代学者赵翼都曾留意于它,我们提供了一些追索的脉络。作打麦的农具,连枷在我国出现得很早,至少在春秋时代就有了。

唐代师古的《注》说:“拂音佛,所以治禾者也,今谓之连架。”可见“连架”这个名字唐以前就出现了。在唐代,这种农具又被军事家们排上用场,用来作一种守城的兵器。杜佑《通典》卷152《兵五•守拒法》中曾提到它在守城时的功用:“连枷,如打禾连枷状,打女墙外上城敌人。”这简单的十几个字告诉我们,作兵器的连枷非直接取自农具,而是专门制作的,状如连枷,但一定比农家的连枷要重,要结实,不然便没有足的杀伤力。

宋代是连枷走俏的朝代,不但仍旧用之于守城,而且变成了一种非常重要的马上兵器。

……本章完结,下一章“ 筹备开业(下B)”↓↓↓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