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49章: 筹备开业(下D)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49章 筹备开业(下D)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7天的时间转瞬即逝,云端带着一班歌舞演员没日没夜地排练,体力透支,睡眠不足,心力交瘁。当中的过程,没她想象中那么艰难,但也决不容易。值得庆幸的是,她的师傅张大厨提前到岗,各种美味佳肴天天换着花样的给他们做,说是心疼他徒儿,要犒劳犒劳她。云端觉得,在这几天炼狱般的日子里,每天中午等待师傅的那顿午餐,外加一碗超级润喉爽口的冰糖雪梨银耳羹,是支撑着她的唯一动力。

江枫庭细心地打理着其他所有零碎的事务,验收装潢工程,加印宣传单,帮演员和服务生定制服装,按云端的要求准备舞台布景……他发誓,他做事情从来也没有如此这般用心过,也从来没有如此任劳任怨过。但是没办法,看到那个小妞儿每天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他总是忍不住心疼,于是唯有默默地帮她把其他事情摆平。也讶然,看似柔柔弱弱的她,做起事情来竟然那般拼命,专注而投入的样子,让人不得不心生敬佩。

随着宝明斋开业日期的临近,云端的焦虑感也越来越深。这天傍晚,她站在门外,看着孙掌柜他们把倒计时牌上的数字改成了6,她的心竟然紧张得一阵轻微的颤栗,呵,只剩6天了啊!歌舞排练总算是在规定的日期内有了点眉目,明天可以如期进行第一次大合演了,服务员的训练也算顺利,其他的……还有什么是没有做好的呢?她站在哪里,把事情一件一件地在脑海中过一遍,都差不多了,只有那一件事,她还没来得及跟江枫庭说。不行,时间已经不多,明天下午排练完,他们就应该去办了。可是,他会答应么?嗯,悬!

“在想什么?”江枫庭见她一直在发呆。

“没什么,只是有了一个新想法。”

“哦?说来听听!”他已经认命了,这些天,因为她不时冒出来的新想法,他不知道做了多少计划外的事情。

“你可知道这长安城里,最红最有名气的歌舞妓是谁?”她问。

他警惕地看着她。“你问这干嘛?”

“你先回答我啊,你不回答我我怎么说下去?”她挑着细长的柳眉,看起来理直气壮。

“恩……”他想了想,“应该是栖凤阁的花闭月吧!她应该算得上是长安的头牌名妓了,人很漂亮,琴棋书画也样样精通,犹善歌舞,以胡旋最为出色。”他说着,眼神中充满疑惑,她问起这个,到底想干嘛?

花闭月?羞花闭月?人怎么样不知道,名字俗了点。云端斜睨他一眼,“呵,你倒是熟悉得很那!”心里突然有点堵,莫非那等青楼烟花之地也是他常去的?

江枫庭看到她蓦然黯淡的神色,心中一阵窃喜,故意夸张地嗅了嗅空气,说:“你闻到没有,好酸啊!哈哈哈!”

她狠狠瞪他一眼,情不自禁撇下嘴角,他一定是去过那地方的,他也一定认得花闭月,说不定他还……她在心里暗自揣测,联想到无数种可能,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来自千年之后又怎样?身为现代女性又怎样?女人啊,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总是小气的,兼且前不可避免地心怀完美主意。男人总是希望自己的女人是一张没有过往没有痕迹的白纸,却不知道女人其实也一样。从古至今,其实都一样。不曾改变过。

呵……她轻轻叹息着,甩开这恼人的感觉,还是转回正题。

“明天你带我去找她吧!”她淡淡地开口道。

江枫庭惊讶地睁大了睁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我说,明天你带我去栖凤阁找花闭月,够清楚了吧!”她忍不住提高了声音,有些负气。

“不行!”江枫庭闻言板起了脸。“那地方是你能去的么?再说你找她做什么?”

云端深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在心里对自己说,许云端,你要有职业素养,工作第一,工作第一!“我想找她来为开业剪彩,另外做压轴表演。我们的人毕竟都是新面孔,目前还没有市场号召力,找她来,可以带动人气,演出也把握些。”她一口气说完,突然感到深深的疲惫。

“剪彩?那又是什么?”他问,亦察觉到她情绪有些不好。

“就是开业之前,用一条大红绸带栏在门口,然后找几个人,哦,通常是店老板和一些有名气,或者有声望有地位的人,一起将带子剪断,意味着正式开门纳客。这样做一方面可以引人注目,另一方面也图个好彩头,取开业大吉,生意兴隆之意。”

他想了想,“那好,这件事我来办,你不能去。”他的语气坚决,不容置疑。

云端突然变得有些激动,“不过是去谈生意,你去得,我怎么就去不得?”

“我是男人,你是女人。”他似乎并不气恼。

“男人去嫖都可以,女人去看看就不可以?!”她冷笑着反问。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像和他吵架,或许是这些日子以来太忙太累,心里面又承受了太多压力却无处宣泄的缘故吧,这一刻,一股无名火在心里窜起,烧得噼叭做想。她想克制,却是徒劳,忍不住怀疑自己提前进入了更年期。

“呵呵!”他哭笑不得地看着她,“你是怎么了蓝裳?不会是……在吃醋吧?”

她没理他,只说:“我要去。”

江枫庭敛去笑容,“不行!其他的都好说,只有这事没得商量!”

“我就是要去!”她有些委屈地说,心里面也觉得自己这气生的有些没道理。

“别任性,乖了!”他依然好言相劝。

云端负气,像个孩子似的扬起下巴,负气说道:“不带我去就算了,我自己也能找得到!”“你敢那样做你就试试看!”他轻轻捉住她的手腕,眯起眼睛,表情很危险。他相信,以她的性子绝对做得出来。

云端心烦意乱,抽出自己的手,转身跑回店里去。

“季蓝裳!”江枫庭低吼,望着她的背影,有着深深的无力感。这小丫头,今天这是怎么了?……女人真是让人搞不懂。如果可能,当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千万别去招惹她,因为你很可能成为无辜的炮灰。不过,如果你舍不得她委屈自己,心甘情愿接受她偶尔的坏脾气,那就……另当别论了。

第二天下午,当江枫庭带着一身男装打扮得云端来到长安青楼的聚集地平康里时,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真的败给她了。这个任性的小丫头,居然和他冷战,从昨晚到今日上午,都没和他讲过一句话,甚至连正眼都没瞧他一下。她还闹绝食,不肯吃饭,呵,按他从前的性格,定然是不理会的,饿不过她自然就会吃了,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明知道是苦肉计,对她却偏偏就是舍不得的。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中午特地去成衣铺子买了身尺寸略小的男装拿给她,道了歉,柔声细语地哄好了,下午乖乖地带着她出门,直奔栖凤阁。心里却忍住骂自己,江枫庭啊江枫庭,你这简直就是犯贱么!但,一路上,他看着她得意又开心的样子,却仍然忍不住淡淡地微笑。

恩,也许爱情就是这么一回事,让人心甘情愿地妥协,心甘情愿地犯贱,心甘情愿地付出一切,并且乐在其中,无怨无悔。而这一切,只因为,不知不觉中,我竟已是如此的……在乎你。

Tobecontinued.

……本章完结,下一章“ 筹备开业(下E)”↓↓↓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