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61章: 银戒定情(下A)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61章 银戒定情(下A)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两个日本人看到她,愣了一下,随即便笑了,一边色眯眯地盯着她看,一边互相用日语说:“是个美人儿呢!”

云端冷冷瞪着他们,恨得牙痒痒,同样用日语一字一句道:“在这里还没你们放肆的份儿。不想进官府的话就乖乖道歉!”也不知道现代日语和古代日语有什么差别,但看情形她的话那两个人是听懂了的。

“你---少管闲事!”一个日本人指着她,狠狠地说。

她笑,嘴角带着几分轻蔑,神情依旧淡定,“呵呵,不要意思,今天这闲事本小姐我还管定了!”

她的反应令那两个日本人很是恼火,其中一个武士打扮的人一把抽出佩刀,直指云端。她也不躲,只定定地逼视着对方,如果目光也能伤人的话,想必那个日本人早已经体无完肤了。

“哎呦!”拿刀的日本人突然痛呼一声,支撑不住,扑通一下跪在了她的面前,细长的弯刀应声落地,一双手只顾捂着小腿,表情极其痛苦,看起来像是遭了暗算。而另外一个则傻愣愣地站在那里,不明所以。

只一个瞬间,江枫庭高大的身影已经护在了云端的身前,将她和那两个日本人隔离开来。他看到被推翻的摊子和破碎一地的泥俑碎片,紧锁着眉头,表情冷酷阴沉得令人无法呼吸。

“道歉,然后照价赔偿。”他淡淡地开口道。

日本武士已经重新站了起来,用日文一连声地骂嚷着,很是不服气的样子。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江枫庭改用日语说。他身后的云端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他居然…..也会说日语?!

“你这个多管闲事的蠢货!”日本人恼羞成怒,挥刀向他砍来。他护着云端,身形一闪便让对方扑了空。云端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亦不曾感到丝毫的害怕,枫庭无论怎样移动,都始终站在她的前面,对方根本连她的裙角都碰不倒。不过2个回合,那两个日本人便都瘫在了地上。江枫庭以脚尖高高挑起日本人的刀,握在手里,刀锋横架在两人的脖颈上。那两个日本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从腰间摸出一个钱袋扔在地上。江枫庭没有动,嘴角轻扯,冷冷笑了下,手上不觉加了几分力打道,一个日本人的脖子上立刻开了一道口子,鲜血瞬间便渗了出来。那人哆嗦着爬起,捡起钱袋,毕恭毕敬地双手奉给老者。

“老伯,你看一下里面的钱够不够赔偿这些损失的。”云端开口提醒着。

老者依言看过,感激地冲她笑笑,“够了,足够了!”

日本人看看江枫庭,他仍然不动声色,手里的刀不曾挪开半分。那两人无奈,只好又再给老人鞠了一躬,然后操着生硬的汉语道:“多有得罪,非常抱歉!”

江枫庭的刀刚一移开,那两个日本人转身就想开溜。

“等一下!”云端叫住他们,接过枫庭手里的武士刀,径直走上前去,“别忘了,这是在大唐。”她说,语气中不觉便多了几分优越和无比的自豪感。把那刀还给武士的时候,她忽然促狭地笑,用日语说:“如果我是你,我就用这把蒙羞的刀切腹自尽。”那日本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怨毒地看她一眼,接过刀,踉跄着夺路而逃。

云端和枫庭帮着老者把摊子整理好,她看着那些破碎的泥俑,不无惋惜地说:“只可惜糟蹋了这些可爱的小玩意儿。”

“呵呵,今日多亏了小姐和公子出手相救,老朽实在感激不尽。”老者真诚地向他们道谢。“老伯,你不要客气。这是应该的。”云端轻浅地笑笑,离开时,还不忘叮嘱老人说:“我怕他们不甘心受辱,回头再来寻你的麻烦。所以老伯你明天还是换一个地方摆摊为好。”

“嗯,明白,明白。”老人感动于她的善良细心,望着云端和枫庭一同离去的背影,他喃喃自语道:“好人交好运,善心有善报。”

“想不到你的身手居然那样好!”云端由衷地赞叹道,“好酷哦!”

“嗯?”他挑眉,又要晕了,“裤?身手和裤有什么关系?你的意思是,我因为穿了一身好衣裤而打赢他?”

她暗自吐了吐舌,真是的,总是不由自主地冒出现代词,这样不好,会让他越发起疑的,下次一定要注意!

“不是那个意思啊!酷,是冷酷的酷,意思就是…..有风度,有气质,好看,恩……还有……”她绞尽脑汁想着恰当的解释,“还有就是说你够侠气,是条硬汉!”她也不知道《现代汉语词典》上,对“酷”这个词的标准解释是什么,反正按她的一贯的理解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

有风度,有气质,好看…..侠气,硬汉?他想着,嘴角不觉浮上一抹笑意。这是她对他的看法么?在她眼中,他有风度,有气质,还……很好看?这话若是换了其他人来说,他可能会觉得虚伪肉麻得要命,但是,由她的口中说出来,却让他非常非常的受用。心里那缕淡淡的甜又开始悄悄蔓延了。很开心,很开心。但愿她说的是真心话。

“你还会讲日本话!”这一点实在令她惊讶。

“你不是也会!我是东渡的那次和当地的商人学过一些,你,又是从哪里学来的?”他问到了重点。

这……她迟疑了一下,又乱编道:“啊,以前我爹给我请过一个老师,那为老师娶了一个日本女子为妻,所以他会说些日本话,也就顺带着教过我。”这好像还说得通吧?可是天知道唐朝的家庭会不会位女孩子请家庭教师呢?因该会吧,要不然这琴棋书画又跟谁学呢?

“哦,是这样。”他不以为然地点点头,看不出相信,也看不出不信,却是没再追问,云端总算松了口气。

他们两人一路往宝明斋分号的方向走。没一会儿,天忽然阴了下来,大雨瞬间便倾盆。人们纷纷疾走避雨,一眨眼的功夫,刚刚还人声鼎沸的街上便空寂下来。临街的商铺房檐下挤满了躲雨的人,云端和枫庭也在其中。

她透过沿着房檐坠下的雨线,静静地看着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闭上眼睛,听雨水打在青瓦上的声音,空气中浮动着泥土淡淡的腥香。呵,这似乎还是她来到这里后长安城下的第一场雨呢!忽然就有了一股冲动,很想很想,置身其中,将自己融入这片雨幕。

“这里离分号应该不远了吧?”她问,对于方向和距离她一向缺乏判断。

“还有一段路,不过离未央客栈倒是很近了,我们可以先去那里。”

“那……”她抬眼望他,眼里闪着小小的兴奋的光。“我们不如跑过去吧?”

“跑过去?”她的提议让他很是意外。这小丫头,做事情总是出其不意,让人难以捉摸。“你能跑么?”他看看她那一身素雅的长裙,对此十分怀疑。

“当然了!”她回答得十分笃定。虽然穿裙装是不大方便,但充其量也就是影响一点速度罢了,应该不成问题的。

他转头看了看外面的雨,又望望她满怀期待的眼神,笑着牵起她的手,“那我们还等什么呢!”话音刚落,已经拉着她冲进了雨中。四周避雨的人见状无不惊讶地发出惊呼。

“天哪!你看那两个人!”“他们是不是疯了!这么大的雨!”“哎!年轻人真能胡闹!”

云端提着裙摆,一边跑,以便忍不住笑。她的开心,犹如这场大雨一般,淋漓尽致。不用去计较在何处落脚,亦不必理会别人的眼光,只是想发泄一下,只是想无拘无束的狂奔,只是想好好感受一场千年前洒落的长安的雨……只是想,和他一起……还好,他愿意陪着她,这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无比幸运。

从1000千年,到1000年,天地之间到底曾经存在过什么?又,消失了什么?这些,都与她无关。她只知道,这座城池,这场雨,和,身边的这个男人,将在这一秒于她的心中定格。直到永远。

注:日本古称倭国,唐朝时,武后改曰日本。《旧唐书·东夷传·日本》记载:日本国者,倭国之别种也。《新唐书·日本传》:咸亨元年(公元670年,高宗李治在位,武则天为后),倭名更号日本。

……本章完结,下一章“ 银戒定情(下B)”↓↓↓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