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64章: 爱的喜悦(上)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64章 爱的喜悦(上)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原来浪漫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现在,云端深切地体会到了这一点。昨天不过是淋了一场雨,当时并不觉得怎样,没想到到底还是着了凉,半夜里居然发起烧来了。

她蜷缩在薄薄的毯子里,身体滚烫,皮肤灼热地痛,但身体里面却又止不住地逸出阵阵寒气,当真是冰火两重天那!在古代突然感冒发烧要怎么办?这个问题她从来没有想过,没有体温计,没有阿司匹林,眼下唯一的解救办法大概就是物理降温了,无非是以冷毛巾敷在额头上,但是,一想到那冰凉的触感她就忍不住哆嗦。子霖就睡在隔壁,要叫醒她么?还是算了吧,挺挺就过去了,捱到天亮也没几个时辰。

这会儿,她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在古代,生病可不是闹着玩的!虽说中医是博大精深没错,但毕竟医学的发展程度还不够高,应对一些急症,只怕汤药还没熬好人就一命呜呼了!感冒在现代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放到古代可就不一样了!感冒,然后发烧,万一再不幸转成肺炎,那……她挂掉的几率就很高了!我的天哪!如实果真如此,不知后世的书本里会不会把这事当成奇闻轶事记上一笔,比如说:唐开元年间,有女季氏,异于人。某日遇雨,提裙携君奔于市,谓之浪漫,众不解,侧目非议。是夜,突发寒热,数日恶疾积于肺,终不治,遂殒。呜呼哀哉!……呵呵,云端不禁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但是下一秒,她却又担心起来。

她真的不想死。也许过去这感觉并不强烈,兴许她还会期待通过死在唐朝这种方式回到21世纪去。但是现在,她却再也不会这样想了。她怎么舍得死呢?在她遇到江枫庭这个男人之后,在她不知不觉对他用心动情之后?可是……她的心在高烧的炙热中一点点冷却,莫名焦虑起来。爱的喜悦将她冲昏了头了,怎么忘了呢?她并不属于这里啊!就像是她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个时空一样,万一哪天她又回到了现代怎么办?那个时候,她会怎样?枫庭又会怎样呢?这些问题,她如何逃避得了!呵……该爱么?要爱么?只怕,对自己追问千百遍也已经是徒劳了。来不及了。真的来不及了。无论如何,她在爱了。所以,无论未来怎样,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她想不了太多,只知道,她不要放开他,不要错过他,就是这样……

第二天一早,当子霖来叫云端起床,发现昏睡的小姐体温高得吓人的时候,顿时慌了手脚。江枫庭那时也刚刚起身,听到子霖无措的呼叫,立刻冲进云端的房里。他的手掌探上她的额头,那灼热的温度让他心惊。

“该死的!”他低咒出声,隐忍的愤怒来自于深深的自责。他竟是如此大意,只顾着让她开心而陪她淋雨,却忘了那样做可能会带来的后果。看她沉沉地睡着,全身滚烫,脸颊因热度烧灼而呈现病态的红润,他的心被拧得紧紧的,很疼很疼。

“快去让雨来请李大夫过来!”他一边吩咐着,一边抢下子霖手里的冷毛巾,试探着一点点覆上她的额头,突如其来的冰冷让云端无意识地皱了皱眉。

季小姐生病的消息没多久就传遍了江府上下,江远帆和江夫人还有江枫然都在听到消息的第一时间赶来探望。枫庭一直守在她的床边,不停地为她更换额上的毛巾。李大夫已经来过,诊了脉,开了方子,只说是受了风寒,不打紧,吃几服药,发了汗,热自然就会退了。

“你们先回去吧,我会照顾她的。”江枫庭对父母和大哥说道,眼睛却一刻都不曾离开云端。

“你照顾?!”江远帆颇为恼怒,“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好好的怎么会病了?别告诉我蓝裳昨个儿没和你在一块!”

“这都是我的错。”枫庭淡淡地开口,不必父亲责备,他早已经在心里将自己千刀万剐了。

“老爷----!”不忍心看儿子挨骂,江夫人上前劝阻道。“咱们先回去吧,让蓝裳喝了药,好好睡一觉,等下午咱们再过来。说着,拉着江远帆出去了。

江枫然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弟弟,突然对这样的他感到陌生。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枫庭,他对人对事向来漫不经心,狂傲不羁的性子让他对事情的反应总是淡淡的,因为不在意。正是这个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弟弟,如今却让他捕捉到他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慌乱和无助。是因为蓝裳么?瞧他那副着急又心疼的样子,实在是百年难得一见呢!爱情的力量,果然不可小觑。不过,这样也好,他终究会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值得他付出,值得他珍惜的事情,生命也会因此而变得生动起来吧。没来由的,他的心头掠过一个散淡模糊的身影,如风一般缥缈,快得捉不住。他以为他早该忘记了,那灯火阑珊的上元夜,那不经意的惊鸿一瞥,谁知道……呵……他轻轻地叹息,拍了拍枫庭的肩,悄悄离去。能够找到自己中意并且愿意用整个身心去疼爱的人,其实并不容易。遇上了,便是幸运。希望枫庭那小子能明白这一点,并好好珍惜吧!

云端醒来的时候,枫庭正对着那碗刚刚熬好的汤药吹气。她的头有点晕,四肢酸痛,整个人被热度烧得干巴巴的。

“你怎么在这儿呢?”她开口,有着浓浓的鼻音,“什么时辰了?我今天好像起晚了。”说完,她挣扎着想起身。枫庭端着药坐在床沿,让她侧身靠着他,将她连人带被圈在在即的怀抱之内。

“还知道起晚了,看来脑子没烧坏!”看到她醒来,他略略宽了心。“来,先把这药喝了。”

云端看到他手里药碗,这才想起自己夜里发烧的事。想必是子霖来叫她的时候发现的。她凑近闻了闻那药,味道怪怪的,有些刺鼻,让她一阵反胃。

“不喝行么?我饿了。”她有气无力地开口,不想吃药,却想吃东西。从小到大,她一生病胃口就特别好,这一点和别人大不一样。

“厨房里正给你熬着粥呢,先喝药,乖!”他柔声哄着她,将药碗送到她唇边。

云端无奈地叹了口气,想起昨晚那个一命呜呼的假设,只好捏着鼻子往下喝了。谁知道,那药那么苦,那么呛,而且有种土味,还未等咽下,便恶心地一口吐了出来。

“不行!”她用手背抹抹嘴角,可怜兮兮地说:“我受不了这个味儿。”

“闭上眼就喝下去了。乖了!”他依然耐心,知道那药味道确实不怎样。

“不要……”她摇头,对那黑乎乎的汤水敬而远之,她怀疑那会让她把胆汁都吐出来的。

他皱眉,想了想,然后将药碗接过,自己喝了一大口,云端愣了下,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他便一手托着她的后脑,低下头,嘴唇强硬启开她的,将那药汤慢慢度入她的口中。云端的大脑一片空白,无意识地咽下那口药,老天!他居然这样喂她喝药!可是……可是,她都咽下去了,他为什么还不放开她……

江枫庭轻柔地与她唇齿纠缠,那苦涩的味道早已经化为甜腻的蜜糖,醉了两个人。云端忽然想起了什么,红着脸推开他。江枫庭嘴角噙着笑,又再喝了一口。云端伸手挡着自己的唇,“不行,会传染你的。”

他摇头,不由分说地拉下她的手。传染给他最好,他只恨不能代替她受罪呢。待她将药咽下,他一边轻吻着她的唇,一边温柔低语:“蓝儿,我不怕,只要你好起来,我什么都不怕……”

他的吻让云端感到一阵轻微的晕眩,渐渐涣散的意识里,是对长安名医李大夫的抱怨:他开的这是什么破药啊,她怎么觉得自己烧得更厉害了呢?。。。。。。

Tobecontinued.

……本章完结,下一章“ 爱的喜悦(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