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66章: 首次交锋(上)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66章 首次交锋(上)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终于捱过了第五天,云端的感冒早已没有大碍,刚一获准下床,她就急着想去宝明斋。也不知道这几天一切还顺利不?枫庭那家伙一提起生意的事总是轻描淡写的一语带过,不许她多想多问,只要她安心养病就好。但她还是忍不住要担心这,担心那,倒不是不相信他的能力,只是宝明斋花费了他们太多心血,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叫人时时刻刻牵挂于心。

“你确定不要带我一起去店里?”云端没想到下床活动并不等于可以出门。

“嗯,你才刚刚好,中午到园子里逛一逛,晒晒太阳就可以了。”枫庭说得理所当然,好像这是彼此早已达成的共识似的。

她呼了口气,眼珠溜了溜,走到他的面前,颇为失望地说:“那好吧。”

“乖了。”他伸手揉揉她尚未挽起的长发,有些意外这一次她没有力争。

“看来……我等一会儿就只好和子霖一起去了。”她笑得纯净无邪,言外之意是他有两个选择,带她去,或者让她自己去。

“你……”枫庭闻言哑然失笑,小丫头摆明了是在威胁他么!

她点点头,表明自己今天必去的决心。

他注视着她,好一会儿,才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这丫头,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他的眼光温柔依旧,带着几分纵容与宠溺。呵,就是这样,被她吃得死死的。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谁让他在乎她呢?

“好了,你准备一下,带你去就是了。”除了妥协,别无他法。这一生,只怕他都要栽在这小妞儿手里了。没有不甘,亦不觉得丢脸,即使被她牵着鼻子走,心里竟也是甜滋滋的。感情这东西,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啊!

在去宝明斋的路上,江枫庭把推出新口味汉宝的事情简要地向云端说了一下,并且告诉她,张大厨已经做出了虾肉和鱼肉两种新汉包,而且还额外尝试了用番茄的酱汁代替奶酪。她听了之后,不禁冲他竖起了大拇指,赞叹道:“你们还真是厉害!”想一想,又忍不住瞪着他,抱怨:“这么大的事你居然一点都没和我说…….”

枫庭淡淡一笑,只轻声说了一句:“我不想你担心。”

她看着他,轻轻咬着唇不说话,心里又是一阵感动。她是明白他的。在他的身边,怎能感觉不到他对她的呵护和疼惜?刻意的隐瞒不过是想让她安心养病,他是心疼她,她知道。一直都知道。

“那我们现在还在做鸡肉、牛肉和猪肉汉包么?”她问。

“嗯,还在做,不过数量少了很多。新口味昨天才上市,反响还不赖。所以目前新品种的数量占多数。”

“所有种类都还卖5个铜板?”

“是,我并不认为恶意压低价格是明智之举。”他表明自己的观点。

云端点点头,思索了一会儿,才说:“其实,在市场上每一种商品货物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就好像人的一生会分为少年,青年,中年,老年几个阶段一样。新产品推出来,物以稀为贵,价格总会高些。这个时候,因为我们是独一份,僧多粥少,所以不愁卖不出去。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当其他人开始模仿,大家都在做同一种东西来卖时,就变成了粥多僧少,卖起来就会很难。此时,降低价格也是一种吸引客人购买的手段,就是我们常说的薄利多销嘛!现在,鸡肉、牛肉和猪肉汉包就属于这种情况。所以,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考虑下稍稍调低价格呢?”

她停顿了下,又加了一句:“当然,要在保证成本的前提下,而不是为了打击对手恶意压价。”

“商品的……生命周期?”江枫庭兀自重复着。这又是他前所未闻的,商品有生命么?就像人处在不同的年龄段?呵……她说的,他听得很明白,的确是有些道理的。但……这些晦涩难懂的关于经商的知识,她一个闺阁女子是从何得知的呢?难道真的是她天赋异秉,自己参透领悟的么?

“蓝儿,你……有没有事情瞒着我?”他不知道该从何问起,这疑惑由来已久,只是他总想着自己会找到蛛丝马迹,为她的这些惊人的言谈做出合理的注解,但却始终毫无头绪。

云端一愣,“啊?我……瞒你什么?”

“呵……没什么,只是你又教给我一些东西,很新鲜的想法。让我对你脑子里藏着的东西越发好奇。”他笑了笑,又说:“幸好我们不是对手。否则,若是让我和你较量,我还当真没有几分胜算。你这个聪明的小丫头!”说着,习惯性地捏捏她的鼻子。

云端但笑不语,心里明白,从开始到现在,她说了太多现代的商业经营理论,聪明如他,早就起疑了。可是,要她怎么跟他说呢?她不是唐朝人,她是晚了他1000多年出生的现代女子。她就这样告诉他,他能接受么?会相信么?她不是大家闺秀季蓝裳,若是他知道了,还会……喜欢她么?这些,她统统不知道。谁能,给她一个答案呢?……

今天天气不错。无事可做的王宝明正带着两个侍妾在醉风楼的雅间里饮酒寻欢。李掌柜捧着一本帐簿,战战兢兢地前来汇报。

“公……公子,这是本月的账目。”

王宝明吃了一颗侍妾递到他唇边的葡萄,懒洋洋地斜睨他一眼,“先搁在那儿吧。你只消说,这个月我们是赚了,还是赔了?”

李掌柜闻言冷汗直冒,背上濡湿一片。“我们……我们倒是没有赔,不过……不过……”

“呸!”王宝明不耐烦地将葡萄籽吐到他身上,“有屁能不能快点放?”

“是是是!咱们本月比上个月少……少赚了3成。”

“什么?!”王宝明挥手将侍妾推倒在地,这个消息让他颇为恼怒。“你是怎么做生意的?!”

“近来咱们的客人有所减少,所以……”

“客人减少?”他眯起眼睛,想了想,又问:“莫非他们都被对门的宝明斋抢去了?”他看那里倒是整日门庭若市的样子。

李掌柜抹了抹汗,回答道:“这……据我们派去监视宝明斋的人说,有些过去时常光顾咱们的客人,他们的随从、家仆近来时常出入宝明斋,前两天我还亲眼看到太府寺陈大人府上的管家从宝明斋的后门出来,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食盒,不知是做什么……”

其实他心里清楚得很,据说宝明斋的新厨子手艺了得,每天去那里吃饭的客人络绎不绝,若是赶上开饭的时辰,甚至还要排队才有座位,现在整个长安城都对此津津乐道的。那些有钱人估计是听说了那儿的菜品美味无比,价格却又低廉,却又碍于面子怕掉了身价不愿意去店里用餐,所以便派了家里的下人去买了拿回家里吃,也可能是下人们吃过了以后回去向主人推荐的…….反正不管怎么说,醉风楼的生意不如从前,多少都和宝明斋有点关系吧。

“他娘的!”王宝明咒骂道,霍地站起身,“走!跟我到宝明斋去!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他们到底使了什么手段,耍了什么花招!”

Tobecontinued.

……本章完结,下一章“ 首次交锋(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