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68章: 首次交锋(下A)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68章 首次交锋(下A)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看这浇驴肉也没什么好吃的,不过就是烹饪过程看起来刺激一些罢了。王公子若是偏爱这个,我倒是会做一样菜肴,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且,一定是你不曾吃过的。”云端想了想,心里大概有了主意。枫庭闻言深深地看她一眼,有些期待,亦有些担心。小丫头又要出手了?这次,她想到了什么?可有足够的把握?呵,总是出人意表的蓝儿,她不知道她有多么引人注目,也许他真的应该把她好好地藏在家里才是……

“哦?”王宝明斜眼看她,顿时有了兴致。“嘿,口气倒不小!宫里的御宴我都不知道吃过多少回,什么稀奇的菜我没尝过?”

云端让他这么一说,心里其实也是没底,她确实不敢保证那道菜的起源是在唐朝之后。但,不管怎么说,先试一试吧,也许他还当真是没见过呢!毕竟时隔千年,即便是同一道菜,做法大概也不尽相同了。

“若是王公子同意,就让我用那道菜来换下这道浇驴肉,如何?”

王宝明犹豫了下,一拍手道:“好!就让你试试看。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头,若是本公子觉得不好,浇驴肉你还是要给我做的。”

“一言为定!”云端答应着,又补充道:“美味与否相信王公子会有公正的定夺。”对这样的人还是防着点为好,若是他有意不予承认,他们也确实无可奈何。不过,到时候她还有办法就是了。

“少罗嗦,我等着!”王宝明不耐烦地挥挥手,看她一个小毛丫头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云端一来到后厨,连忙向张大厨问道:“师父,你用来做光明虾炙的活虾还有么?”

张大厨几天没见她,想不到来了后连招呼都来不及打就忙着要做菜,很是不解。枫庭简单地把外面的情况和他说了,张大厨恨恨道:“我说么!刚才前面说要做浇驴肉,我还纳闷,老百姓几时吃过那玩意儿!原来是王宝明那个恶霸大少来捣乱!”说着,他立刻叫人把未用的鲜活河虾取来给了云端,“丫头你这是想做啥?”

她深深呼吸,像是在给自己打气,“醉虾。我要做醉虾!”

仔细想想,她在现代所见过的比较残忍的菜就是醉虾和生鱼片了。原本她想做生鱼片,就像曾经在电视里看到的那样,拿一条活鱼,往它嘴里灌酒,待鱼醉了,就直接放到案板上刮鳞片肉,蘸着调料吃。和醉虾比起来,虽然原理差不多,但生鱼片的残忍指数似乎更高了些,会让她觉得自己是日本731细菌部队的一名刽子手……所以权衡一下,她决定尝试着做道醉虾看看,这已是她能接受的极限。

众人果然都没听说过这道菜,都在一旁仔细看着。云端并不十分清楚蘸虾的调料汁里具体都有些什么,她在厨房里转了几圈,只是凭着印象,用一只白瓷碗装了些姜米、蒜茸、酱油、糖、胡椒、芥末和少量的醋,她想了想,说:“这道菜很简单,就是用酒将活虾灌醉,然后蘸着调料生吃,师父觉得那蘸汁还需要用哪些配料来调才好呢?”张大厨沉吟片刻,又往碗内加了一些麻油,添了少许香菜和高汤。“我看,这样就可以了。”他笑着,心里暗暗赞叹,亏这丫头想得出来,用这种方法吃虾,定然是鲜美无比,看她刚刚加入的那些调料,有的可以去腥,有的可以提鲜,都用得恰到好处呢!

“那这虾,要用何种酒来醉为好呢?”张大厨有意考她。

“嗯……用黄酒最好了。”云端回答得很是笃定。记得有一次出去吃饭,席间有人点了这道菜,她当时还好奇地问过这个问题。

他点点头,以虾的食性来讲,用普通的白酒会让头部变黑,肉会变松,取黄酒则不会这样。呵呵,他果然是没看错,这丫头是有天赋的人呢!

云端又另外拿了一个比较深的大碗,放入活虾,又再加入盐、葱、姜,盖上盖子。恩,这样大概就差不多了,于是她一声令下:“好,上菜!”

王宝明和众多食客正在前面翘首以待。只见伙计端来一个托盘,盛着一大一小两只碗。

“这就是你的菜?”王宝明很是不以为然,其他人也面露失望之色,还以为能端出来什么山珍海味呢!

“嗯!就是这个!”她点点头,打开碗盖。

嚯!竟然是活蹦乱跳的一碗虾!所有人都不禁大感意外。这时,伙计们又搬来一坛上好的绍兴黄酒,在云端的示意下,缓缓将酒倒入碗中,刚好将虾淹住的时候,云端便盖上了盖,上下颠了几下,口中亦不忘念上一句《往生咒》:南无阿弥多婆夜……暗想,作孽啊作孽!小虾小虾可千万别怪我狠心啊,愿你们早登西方极乐,最好下辈子投生为人,和这个败类王宝明换一换,到时候你们就把他吃了好了……

众人好奇地看着她,过了片刻,云端掀开碗盖,只见虾已经醉得差不多了,全都醺醺然地在那里微微摆动摇晃,徒劳地做着最后的挣扎。她将蘸汁摆在王宝明的面前,“请王公子品尝。”

王宝明好奇地夹起一只微醺的虾,那虾将死未死的摆动,极大地刺激了他凌迟弱小的变态心理。放到口中,仍可以感觉到它的挣扎,未经烹饪的虾肉嫩滑无比,混合着酒香,只用上下牙轻轻一挤,虾肉便滑到了舌尖,那一瞬间的美妙感受实在不可言喻。王宝明意犹未尽,一只接一只地吃,那副享受的样子,让一旁看着的人都忍不住要流下口水了。不一会儿,一碗虾便见了底。

“这菜叫什么?”他一边回味着唇齿间的鲜香,一边问道。

“醉虾。”云端回答得简单扼要,和他多讲一个字都嫌浪费。

醉虾,醉虾,这等新鲜的吃法,这等美味的感受他还真的没试过。季蓝裳,想不到还真有两下子!不过么……王宝明的眼珠子转了转,心中顿生一念。

Tobecontinued.

注:

1、绍兴黄酒的历史一直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到南北朝时已经颇负盛名。

2、据唐代刘恂著的《岭表录异》记载:“南人多买虾之细者,生切绰菜兰香蓼等,用浓酱醋先泼活虾,盖以生菜,然以热饮复其上,就口跑之,亦有跳出醋碟者。谓之‘虾生’。鄙俚重之,以为异馔也。”可见,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广州一带,我国就有“炝虾”了,并且被普通老百性(鄙俚)当成“异馔”。此菜又名“醉虾”。

刘恂是唐昭宗时候的人,在玄宗之后好多代。所以,这里暂且就当醉虾这道菜是经由云端引进唐朝,流传下来的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 首次交锋(下B)”↓↓↓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