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70章: 曲江遇险(上)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70章 曲江遇险(上)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什么?!她还不收?!”醉风楼里,王宝明正对着李掌柜大发雷霆。在他的面前,摆着一个小巧的金盒子,那上面精致地镂刻着嫦娥奔月的图案,盒子里盛放的是一颗南海珍珠。这是他送给季蓝裳的礼物,自从那天从宝明斋回来后,他就开始换着花样地送东西给她,只不过,无论他送什么,都会被原封不动地退回来就是了。

“她怎么说?”王宝明气得要死,还没有哪个女人敢拒绝他呢!

“她……她说……”李掌柜吞吞吐吐地,不知道该不该把季小姐的原话学给他听。

“说什么?!”王宝明抓起金盒子作势就要丢过来。

“她说……公子若是钱多得没处花,可以……可以捐出来给街上的流浪儿,或者供养孤寡老人,给自己积……积……积点阴德……”

嘿!她这不是拐着弯地骂他缺德呢么?王宝明气急败坏地一脚踢飞身旁的椅子,骂道:“他奶奶的!这个不识抬举的臭娘们!真是给脸不要脸!”

“还有……”李掌柜哆哆嗦嗦地从怀里掏出一张宝明斋的优惠券,递给王宝明,报告说:“他们还把醉虾的烹饪方法印在了这种优惠券上,大肆发放,现在,只怕着长安城里家家户户都会做这道菜了。而且,去他们店里吃饭的客人,只要账单满1两银子,就免费赠送这道菜……”

王宝明狠狠地将那优惠券揉烂,扔到李掌柜脸上,“那你是干什么吃的?!连个屁都不放!”

李掌柜连忙解释道:“我去找了她了!可……季小姐说当初公子只说不许他们卖,没说不许他们送,也没说不许教给别人,所以……”

“好啊!好一个季蓝裳啊!跟我来这套!”王宝明咬牙切齿道:“敬酒不吃你吃罚酒!那就别怪本公子不客气了!”他的眼中凶光毕露,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就不是王宝明!季蓝裳,咱们走着瞧……

宝明斋开业已经有一段时日,歌舞表演的节目依然和开业当天的一样,为了不让客人产生审美疲劳,云端决定带着大家排练些新的曲目和舞蹈。这天,大家齐集后院,一起排练新节目,花闭月也赶了过来,因为聂九娘已经和云端他们签了长期的合作契约,允许她每个月过来演出几次。

排练间歇,一班女孩子围在一起聊天,花闭月看到云端颈间挂着的那枚银戒,忍不住赞叹道:“好别致的指环啊!”听她那么一说,大家也都看了过来。花闭月轻轻执起那指环,“像是古物呢!呀,上面还刻了字……天….佑……吾……爱……”她念着,对云端暧昧地眨眨眼,“是江公子送的吧?”

云端笑而不答,眼角眉梢的甜蜜却一览无遗。倒是子霖抢着说道:“这指环可是有故事的哦!是一个契丹王妃的陪葬品,据说还是契丹王亲手为她打的呢!这个啊……是二少爷和我家小姐的定情信物!”

“江公子果然是有心人!”花闭月由衷地羡慕道。这指环看起来并非什么稀罕物,想她身为长安头牌名妓,平日里也不乏出手阔绰的恩客送些金银首饰,翡翠珠宝之类的东西,随便捡几样出来可能都比这个值钱,但是,却没有哪个能有这份心意。天佑吾爱,这辈子,若是能有男人给她这等疼惜怜爱,就算死了也是值得的。只可惜,她身为一个青楼女子,怕是今生今世都没有那个福气了……

“死丫头,就你嘴快!”云端对子霖嗔怒道,有些难为情。“不说话又没人拿你当哑巴。”

众人闻言都笑了,有的凑过来看指环,有的则缠着子霖追问契丹王和王妃的故事。只有小苒,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众星捧月的云端,脸上掠过一丝黯然。她垂下眼帘,盯着脚下丝履的履头出神。天佑吾爱。这四个字重重地落在她心上,犹如千百只小虫,啃噬着她的心,细碎的,轻微的痛。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她不懂。

不其然地,她又想起那个下午,她攀在竹竿上跳舞的时候,仰首间,在人群中看到的那个人,那张脸,那双眼……多么不可思议,在人群中,她一眼就看到了他。那么英俊,那么高大,浑身上下透着几分傲然不羁。忘不了,那一眼的石破天惊。真的,只消一眼。只是,当她看到了蓝裳小姐,她便知道了,他视线的终点并不是她。也许,永远都不会是她。呵……为什么…..是这样?难道这就是命运的安排么?

江枫庭远远地站在那里,静静看着院子中央那群正在热闹聊天的靓丽女子,目光轻易地越过其他人,温柔地落在那抹天蓝色的身影上。能将蓝色的衣裳穿得如此飘逸清纯的人,天底下,除了他的蓝儿还能有谁呢?灿烂的阳光悄无声息地洒落,为她的侧影镀上一层薄薄的光晕,她毫不矫饰地开怀笑着,眼眸如星光一般晶亮,那般纯净自然的气息,让周遭的一切黯然失色。女子的美有很多种,花闭月美得妖娆,子霖美得娇憨,霍小苒美得轻盈,还有其他的女孩子,青春,漂亮,各有风情。但是,在这一群人之中,唯有蓝儿,美得鲜活生动,美得洒脱空灵,这样的一种气质与生俱来,浑然天成,是别人无论如何都模仿不来的。这份美好,值得他用一生来等待,来拥有,来守护。无怨无悔。

“蓝裳,你的江公子来了!”花闭月率先发现了站在远处的江枫庭,拉了拉云端的手,笑着小声告诉她。云端转过头,看到枫庭正站在那里,微笑着向她招手。

“什么时候来的?”她起身走到他的身边,开心地问道。

“来了好一会儿了。”

“好啊你,又偷听我们练歌是不是?”她皱着鼻子,佯装生气。

“没有。只是想悄悄地看看你。”他温柔地凝视着她,声音轻柔如风。

他专注的眼神让云端的心跳乱了节奏,她垂下眼帘,盯着地上的树影。好奇怪,每当他在她身边的时候,世界似乎都变得格外安静,仿佛连时间都会凝止,只有他的眉眼,他的笑,他的身影,他的气息,化为一层淡淡的光,将她轻轻笼罩,与周遭的一切隔绝开来。这感觉很奇妙很奇妙。

“你今天好像很忙?”他问。

“可不是么!新节目要抓紧排练呢!”她抬眼看他,却意外捕捉到他眼中别有深意的笑,不禁有些疑惑。

“哦---!”他点点头,脸上露出惋惜的表情,“今天天气好,原本还想着要带你去曲江池,兑现我们之前的承诺,现在看来是去不成了。”

“啊!”她兴奋地叫道:“我要去啊”。老天,那可是曲江池啊!传说中的“长安八景”久负盛名,其中,“曲江流饮”这一景更是被唐代诸多文人墨客一再描绘吟咏。什么“曲江初碧草初青,万毂千蹄匝岸行。倾国妖姬云鬓重,薄徒公子雪衫轻”,什么“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还有“绿丝垂柳遮风暗,红药低丛拂砌繁。归绕曲江烟景晚,未央明月锁千门”……但是,这等诗情画意的美景在现代却早已经面目全非,曲江遗址或许还有迹可循,但那些亭台楼阁,烟水花树却早已经在千年时光中化为尘埃。如她一般的现代人,就只能在古人瑰丽的诗篇中,兀自想象当年的一派繁华了。如今,她竟然有机会亲眼目睹1000年前的曲江胜景,说什么也不能错过啊!

“这样……不好吧?毕竟排练要紧,我看还是不要去了!”枫庭故作为难地说。

“都练了一个上午了,不练了!不练了!我们去曲江池吧!”云端拉着他,急急地央求着。排练是很重要没错,但是和游曲江比起来,那就要乖乖排到后面去了。她一向都能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急,恩,绝对分得清。

他看着她着急的模样,眼里的笑意不觉更深了。“好了,快去安排一下吧,我等你。”

“嗯!”云端答应着,开心地跑回去安排演员们下午的排练事宜。

枫庭望着她的背影不禁莞尔。喜欢初见时她的飘逸,喜欢再见时她的娴静,喜欢谈生意时她的干练,喜欢在雨中狂奔时她的活泼快意,喜欢她不时的小威胁,喜欢她偶尔的任性,喜欢她不经意的孩子气……喜欢她呈现在他面前的每一面。她的一言一语,一颦一笑,都成为他心底深刻的烙印。

呵,他无声轻叹。就是这样,无可救药地爱上你的一切。蓝儿……就是这样……

Tobecontinued.

……本章完结,下一章“ 曲江遇险(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