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73章: 曲江遇险(下B)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73章 曲江遇险(下B)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蓝儿!”枫庭将云端放平在甲板上,跪在她的身边,只见她双目紧闭,脸色惨白,原本红润的唇已然青紫。他来不及理会心中那撕裂般的剧痛,伸手探她的鼻息,呵……谢天谢地,仍有一息尚存!他的手掌用力地按压着她的腹部,一面观察着她的反应,时间每过一秒,他的心就沉下几分。快点醒来!你快点醒来!蓝儿……求求你快点醒过来……求你……

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云端终于“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水,剧烈呛咳着。

“呵!”他重重地舒了口气,一面轻拍她的背,一面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恨不得糅进自己的身体。

“蓝儿!蓝儿!……”除了不停地唤她的名字,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差一点,他就失去她了!他真该死,居然无法保证她的安然无恙!江枫庭,这样的错误真的无可原谅!但,是老天可怜你吧,所以才把她还给你,幸好!她还在这里!幸好!她还在……

他轻轻吻着她的发际,失而复得的狂喜让他红了眼眶。云端虚弱地靠在他的怀中,汲取着他的温暖,让那熟悉的气息和怀抱安抚她的恐惧。她抬手,轻轻地回抱他,脸颊紧紧贴在他的胸前,那剧烈起伏的心跳声此刻听来便是世间最美妙的乐音。呵……她没死,没死!她还可以像这样抱着他,感受着他的体温,聆听他的心跳。闭上眼睛,她紧紧攥着他的衣角,任眼泪在脸上形成无声的潮汐。感谢上帝!我们都还活着!感谢上帝!……

“你的伤怎么样了?快给我看看!”云端想起他刚刚挨的那一刀,连忙挣脱他的怀抱,心疼地捧起他的手臂,小心翼翼地拉高衣袖。那伤口不是太深,但也很长!血虽已止住,却被水浸泡得有些涨。老天!他会感染的!霎时间,她的心头仿佛也被割开了这样一道绵长的伤口,疼痛的感觉瞬间便将她吞没。

她的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下来,一颗一颗,滴在他的手臂上,枫庭感到伤口一阵轻微的刺痛,但心里却感到一阵温暖甜蜜。他知道,她是真的在乎他心疼他的,正如他一样。蓝儿啊,你可知道,你的眼泪只要一滴就足以消弭我所有的伤痛,真的……只要一滴就足够。

“傻瓜,没事的。这点小伤我还死不了。”他笑,轻轻托起她的下巴,拭去她的泪。“你不用担心还没过门就变成寡妇。”云端咬着嘴唇,忍不住含泪捶他,“不许胡说八道!”

“咳-咳-咳!”一阵故意的轻咳打断了他们,“我说,这两个人要怎么处理?”刚刚出手帮忙的白衣男子此时正悠闲地靠在船舱一侧,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对正在互诉衷肠的落难鸳鸯。在他的脚边不远处,两个杀手都受了重伤,昏死在那里。

云端惊讶地抬眼,望着眼前这个陌生人,只见他一身白衣胜雪,年纪与枫庭相仿,虽然五官长得挺好看,但是脸色略显苍白,身形也有些单薄,神情中透着几分闲散慵懒,整个人看起来有种阴柔的气质。给人的感觉有点像《流星花园》中的花泽类,看那穿着打扮也像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

“他是…..?”

“刚刚幸亏他出手相助,我才能脱身去救你。”枫庭对云端解释着。她站起身来,向男子施礼致意。枫庭走上前去,拱拱手道:“在下江枫庭,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白衣男子听到他的名字,眼中闪过一丝意外。江枫庭?原来他就是江枫庭啊!他带些几分探究和研判的目光又转到了云端的身上,那么这一位,一定就是……呵呵,想不到自己救的居然是他们两个!他的嘴角不禁勾起一抹浅笑,“严逸。”

“原来是严公子。今日之事,实在感激不尽!”枫庭真诚向他道谢。

“举手之劳而以,不必客气。”说完,又指着地上的两个杀手说:“都没死,是送官府还是由江公子自行解决?

枫庭看到杀手,脸色一凛,冷冷道:“送官就免了。”他起身走上前去,分别点了他们的穴道,那二人便相继转醒。冰冷的匕首横在其中一个人颈间,“是谁雇佣了你们?”他的声音格外阴郁,凛冽得足以冰封空气。杀手不以为然地别过眼,恨恨道:“少废话!要杀就杀!”做了这行不是杀人就是被杀,但到死也不能随意透露雇主身份,这是行规。

“死?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江枫庭笑得诡异,不说也无所谓,是谁做的他心中早已有数,问一下也不过是为了确认。只是这两个人差点害死了蓝儿,所以他不会放过他们。两个杀手看着他,只觉得脊背发凉。

“啊---!”只听得一阵惨叫,云端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看见那两人的手腕处都汩汩冒着鲜血。枫庭一刀挑断了他们的手筋!过往不晓得有多少无辜的生命葬送在这两双手里,他不会杀了他们的,只会让他们变成废人,生不如死地留在世上,用余生的痛苦来洗刷罪孽。这是他们应得的惩罚,也是伤害蓝儿必须付出的代价。

“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吧!”他冷冷说着,把那两个人精准无误地扔回了他们的小舟上。

“少爷!”一艘画舫并排停在他们的船旁边,船头站着一个皮肤黝黑的汉子,对着白衣男子毕恭毕敬地招呼到。

“好了,二位就搭我的船一起上岸吧。先把这一身湿衣裳换了,我看这位公子的伤也得先处理一下。”白衣男子对枫庭和云端说道。

枫庭本不想再叨扰人家,转念一想又怕云端又着凉生病,便对白衣男子拱手道:“那就只好麻烦严公子了!”

严逸叫人找来2套干净的衣服给他们换上,又简单处理了下枫庭的伤口。得知他们是骑马来的,他便安排自己的马车送他们回府。

“路上当心些。”临行前,严逸叮嘱自家的车夫。这人功夫不错,让他送他们回去应该没问题。

“今日承蒙严公子一再相助,可否告知贵府所在?改日定当登门道谢。”枫庭感激他的仗义热心。

“若江公子愿意交我这个朋友,这个谢字就不要再提了吧。”

“呵……也好!那么,日后如果严公子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江某一定竭尽所能。”

严逸笑了笑,应道:“嗯,我会的。”望着渐行渐远的马车,他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江枫庭,季蓝裳……呵,我们会再见面的……

Tobecontinued.

……本章完结,下一章“ 曲江遇险(下C)”↓↓↓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