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84章: 寿筵风波(上)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84章 寿筵风波(上)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枫庭,你看谁来了!”云端将严逸请到店里,急忙叫人把正在和孙掌柜谈事情的枫庭找了来。

“原来是严公子!”枫庭笑着上前招呼,“你能来真是太好了。今天一定要留下好好喝一杯才行。”说着便吩咐一旁的雨来道:“去让后厨准备一下,酒菜都要最好的。”

严逸也不推辞,只淡淡地问一句:“江兄的伤可好了?”他不露痕迹地变换了称呼,无形中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早无大碍。劳烦严兄挂心了。”礼尚往来,枫庭也没有再称呼他严公子,既然有心交下这个朋友,就不好太拘泥,那样反倒显得生疏了。他们将严逸让到二楼的雅间里,不一会儿,酒菜端了上来,三个人便一起热络地喝酒聊天。

枫庭和云端一起举杯敬酒,“严兄,那日蒙你出手相救,始终感念在心,我们一直想找机会谢你。今天就借这杯酒聊表心意。我先干为敬!”

严逸笑着喝下这第一杯,旋即斟酒回敬他们。当他转向云端,却见她只抿了一小口,漫不经心道:“季小姐可是瞧不起严某?”

“怎么会!严公子误会了,小女子实在是没什么酒量,只怕喝醉了会失态的。”云端急急地解释道。不亲自来唐朝,你是永远不会知道酒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无论达官贵族还是商贾市民,无论才子佳人还是贩夫走卒,乡农渔樵,莫不能饮,喝酒简直像喝白开水一样!所谓斗酒十千绝不是吹牛的,她呆在店里,时常可见人们豪饮的场面,每一次都不禁啧啧称奇。

而且,她还发现,在唐朝,你不会做官不会发财,每人会取笑你,但倘若你不会诗文,不会饮酒则是会被人耻笑为无能的!多可怕!偏偏她两样都拿不起来,虽说是个女人不会受到太多苛责,但总还是会让人觉得没面子的。这酒量她也曾试着练过,无奈身体似乎天生对酒不耐受,每次喝不了多少就醉了,总是要昏睡好久才会醒。所以每一次她也只是象征性地喝一点点而已,。刚刚那一杯干下去,她已经开始觉得胃里面火烧火燎的了。那滋味实在不怎么好受。

“哦?只怕失态,就不怕失礼?”严逸轻轻挑眉,脸上依然带着笑,眼神中分明有着故意刁难的意味。

“我来带她受罚可好?”枫庭开口替她解围,将杯子里斟满酒,再敬严逸。

“不妥,不妥。这怎能由别人代劳?江兄的心意是江兄的,季小姐的心意是季小姐的。”他说着,又一次对云端举起杯,“我敬你。喝还是不喝,你随意。”

她看到他脸上促狭的神情,知道他是故意逗她。不管怎么说严逸也算是他们的救命恩人,舍命陪君子也是应该的,但她偏偏不想这样乖乖地被捉弄。既然他有心开玩笑,她也不必太当真了不是?云端的脑瓜一转,忽然心生一计。只见她另外拿起桌上的一只茶杯,倒了杯凉白开在里面,举杯而干。他们两个都不解地瞧着她,严逸更是佯装生气地说:“你……这是否太没诚心了?”

她笑,反问一句:“严公子当日相救,想来也不是为了有朝一日用酒将醉死我吧?”不待他回答,她又倒了一杯水给自己,敛去玩笑的神色,真诚地举杯相敬。“君子之交,淡淡如水。人说这是朋友之谊的最高境界。而这便是我的心意。严公子,我敬你!”

严逸恍然大悟,他看着云端,眼中多了几分赞许和惊喜。若是换了别人,无非是勉为其难地将酒喝下或者坚持推却到底,不曾想她居然会这样做,这样说。季蓝裳,果然如坊间传言所说,是个心思机敏独特的女子呵!

“好一个君子之交淡如水!”他笑得开怀,“这杯我干了,为着这份难得的朋友之谊!”说着便执起酒杯一饮而尽。至此,席间的气氛才真正轻松起来。三个人边吃边聊,天南地北一番神侃。枫庭和严逸推杯换盏,一会说武功,一会说生意,一会又说起彼此旅行游历的见闻。呵!男人的话题!云端一边忙着为他们布菜、斟酒,一边静静地听,偶尔恰到好处地插上那么一两句。她看着他们言谈甚欢,相见恨晚的样子,心下菀尔。男人间的友谊都是这样从称兄道弟、把酒言欢开始的么?果然和女人不同那!据她的经验来看,女人间的友谊似乎大多是从交换小道消息和八卦新闻开始的……呵呵!

“江兄,季小姐,实不相瞒,我今日来此实有一事相求。”酒过三巡,严逸淡淡地开口说起此番来意。

“哦?是何事?严兄但说无妨,若是我们能帮得上忙,定当尽心尽力。”

“是这样。本月初七也就是五日后是家父六十大寿,这请客摆宴自是免不了的。现如今,这长安城里人尽皆知宝明斋的张师傅厨艺高超,所烹之食美味无比,所以……不知能否请得张师傅于初七那日到舍下主理家父寿筵?”

枫庭和云端对视一眼,爽快应到:“这个当然没问题!”恩,这事对他们来说不难,只消和张大厨说一声就好,相信他一定会乐意帮这个忙的。上次听说他们两个在曲江池遇险被人救下,他还一直埋怨他们没把那人带回来,让他好好做上一桌好菜答谢一番呢!

“那天恐怕宝明斋就要歇业了,耽误你们做生意,真不好意思。”严逸颇为过意不去地说道。

“严公子不必在意这些。朋友之间帮个忙,无需介怀的。”她真诚地笑笑,让他放宽心。

“那就在此谢过了!”严逸拱手道谢,又说:“菜单可由张师傅自行拟定,三日后我派人来取,回去也好让他们采买食材物料。也希望江兄和季小姐到时可以赏光到寒舍一聚。”

“呵呵,一定!”枫庭一口答应下来,两个男人重又碰杯,开始又一回合的畅饮。

然而,世事难料。此时此刻,他们,无论是枫庭,云端还是严逸,谁都没有想到五日后的寿筵会惹出那么一场几乎波及整个长安城的事端,还差点害死了张大厨……

Tobecontinued.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寿筵风波(中A)”↓↓↓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