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86章: 寿筵风波(中B)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86章 寿筵风波(中B)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严大人生日这天,枫庭和云端带着子霖、雨来和小苒一行五人一同去严府赴宴。

直到坐上了马车,小苒仍然觉得像是在做梦。她真的没有想到,给严大人祝寿这样的场合蓝裳小姐会带她一起去,更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可以与枫庭少爷共乘一辆马车。此时此刻,他就坐在她的对面,他们的距离是这样近,她甚至可以在空气中感知他的气息。她的心跳得好快,手心里微微沁出了汗,不自觉地,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生怕稍一用力这梦境一般的场景就会消失不见。出门之前,她花了很久很久的时间梳洗打扮,为了稍后的表演,也为了……吸引他的视线。是的,她是如此渴望他的注视,只要一眼就好,他漆黑星眸中的温柔缱绻,能够停留在她身上。真的,只要一眼就好……

她抬起眼帘,静静看他,如水波般轻柔的眼光里,满满的都是藏不住的痴迷爱恋。她耐心地等待着,准备着,祈求着,倘若他看向她,她一定会给他一个最美的,最灿烂的微笑。如果她真的想别人说的那样,美丽如花,那么这一生,她只愿为他而盛放。

可是,她终究还是空怀奢想的。自始自终,枫庭少爷的心神都缠绕在蓝裳小姐身上。无关眼光与言语,他们之间的那份亲昵与默契很自然地将旁人隔绝在外,那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无形空间,外面的人,谁也……进不去……她的心因着这个认知而深深刺痛。别做梦了霍小苒,别做梦了。不可能的,你不配,不配…….

“小苒,等会到了严府也许会看到好多大官呢,你会不会紧张啊?”子霖见小苒一直不出声,便开口找个话题。

小苒沉浸在自己隐匿的悲伤中黯然失神,根本没有听到子霖的问话。云端见她不停抚弄着腕上的纤细金链,便笑着问:“这个你还喜欢吧?”

“嗯?”小苒猛然回神,“哦,喜欢,我很喜欢。谢谢蓝裳小姐。”她腕间的这根纯金手链,是上个月她过十六岁生日时蓝裳小姐送她的礼物。在宝明斋,无论是谁,生日的那一天总会收到蓝裳小姐送出的小礼物,而她送给她的手链更是她这辈子唯一收到过的生日贺礼,也是最贵重的一个。对蓝裳小姐,她的心里是充满了感激的,她有意的栽培,她的关心,她的照顾……一切的一切,都是恩情。只不过,偶尔的瞬间,她会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乞丐一样,在接受她的施舍。一想到这里,她的心就仿佛失去了平衡。她知道这样的念头是可耻的,是罪恶的,但仍是忍不住。她怨,她恨,她妒。她怨命运如此不公,恨自己出身卑贱,妒她身上浑身天成的光芒和风采。不得不承认,她比不过蓝裳小姐,即使她更美,更年轻,也永远只能抬起头来仰视她。呵……答案显而易见,如果她是枫庭少爷,会喜欢的也一定是蓝裳小姐吧!

“我说小姐,别人的生日你倒是热心的紧,送这个镯子,送那个簪子的,告诉你哦,这个月月底就是某位少爷的生辰啦,你还是赶快想想送什么给人家吧!”子霖一边说着,一边调皮地冲云端和枫庭眨眨眼睛。

“哦?你的生日在月底么?”云端连忙向枫庭求证。他点点头,随即反问:“那我是否可以从现在开始期待我的生日礼物了?”

“唔,喜欢什么,直说好了!”她随口开玩笑,做出一副很豪爽大方的样子。

“真没诚意!”他故意装作很失望。

“有没有诚意到时候你自会知道,现在下结论未免为时过早吧!不想要就算了,我还省了呢!”她不服气地回他一句,枫庭无奈笑着,呵呵,这个伶牙俐齿的小妞儿,总是说不过她就是了。

“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的啊?”云端忽然想起,问子霖。

子霖冲马车外努努嘴,“雨来那个大嘴巴说的呗!”

“哦----”云端的脸上一片了然,看似漫步经心地说了一句:“这一向,你和雨来倒是走得很近么!”她笑得暧昧,“不如让我和二少爷给你做个媒吧?”

子霖的脸刷地红了,“小姐!你在说什么啊!你……你又欺负我!等我回家告诉夫人去!”

“哈哈哈,子霖姑娘要告状,我好怕啊!”云端笑得开怀,终于逮到机会逗逗她了,谁让她之前总是取笑她来着,嘿嘿,也让她瞧瞧这小丫头脸红的样子。

小苒并没留意他们的笑闹,她心心念念想着的只有刚刚得知的那件事:月底是他的生辰!这样特别重要的日子,她也好想送一样东西给他!可是送什么好呢?什么东西才能将她的心意完完整整地表达?枫庭少爷,我……究竟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行进中的马车忽然停了下来。枫庭和云端掀起窗帘向外看去,只见前面不远处的街口围了好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一会儿,雨来去看过了回来报告说:“二少爷,蓝裳小姐,前面有辆马车在街口撞到了人,有人受伤了!”

“是这样!走,咱们去看看!”枫庭说着便起身下车。

“我也去!”云端跟着往外走,吩咐着:“子霖你陪小苒在车里吧!我们马上回来!”

被车撞到的是一对母子,据说是那孩子蹦蹦跳跳地想到街对面去,没看到横穿过来的马车,而那母亲在千钧一发之际冲上去把孩子推了出去,自己却被马车撞倒了。所以,孩子只受了些皮外伤,而母亲的情况则要严重的多。当云端她们赶过去的时候,受伤的母亲正躺在路中央,孩子连伤带吓正嚎哭不止,肇事的车夫早就赶车跑得没影了。

枫庭上前去查看了一下伤者的情况,对云端说道:“马踩她身上,看样子,像是伤到了骨头,也许还有其他内伤,得马上医治才行。”

“嗯!”她点点头,看到两旁围观的人多半是看热闹,一时无人伸出援手。“只好我们送她去了。”她说着便蹲下身去哄那小孩,用帕子小心擦拭着他脸上的血迹尘土。

“雨来,你和我把她抬到咱们车上去!”枫庭毫不迟疑地吩咐道。虽然时候已经不早,这样一来严府的寿筵只怕要耽搁了,但是救人要紧,严公子那便只能稍后再解释赔罪了。“走!马上去医馆!”

Tobecontinued.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寿筵风波(中C)”↓↓↓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