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87章: 寿筵风波(中C)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87章 寿筵风波(中C)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待云端他们安顿好受伤的母子赶到严府的时候,寿筵已经开席许久。严逸得知他们迟到有因也不介怀,直接引他们去拜见严安之。

“爹,这二位就是宝明斋的江公子和季小姐,今日特来给您祝寿的。”

“晚辈江枫庭见过严大人。”枫庭施礼道:“祝严大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云端见状也连忙向严安之请安,“季蓝裳见过严大人……”枫庭把她原本想说的祝寿词给说了,那她要说什么才好?想了想只好说一句:“祝严大人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两位不必多礼。”严安之看着他们,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这两个人他也略有耳闻。宝明斋最近改做平民生意,红火得不得了,在老百姓中有口皆碑。而且,他们还弄出不少吸引人的新花样,又是新奇的歌舞表演,又是汉朝包子的,听手下的京兆少尹李大人说,最近他们又开始卖一种用水一泡就能吃的油炸面条,让全长安的百姓趋之若鹜。想不到他们是如此年轻,果然是后生可畏啊!

“先前老夫听闻宝明斋的小吃长安一绝,今日尝过你家大厨师傅的手艺,果然名不虚传!今日这筵席多谢你们费心了!”

“严大人这个谢字太过言重了,小民实不敢当。”枫庭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京兆尹大人,想不到他如此平易近人,倒和他之前想象的差距颇大。

“不过,你们可是来晚了,这好吃的酒菜都撤得差不多了!”严安之笑着说道。

“刚刚江兄他们在路上看到一对母子被马车撞伤,撞人的车夫却逃走了,江兄便带他们到医馆医治又送回家去,因此才来晚了。”严逸替他们解释着。

“哦?有这样的事?!”严安之闻言皱起了眉头。

“正是如此,还望严大人见谅。”

“无妨,你们做得很好!只是……这长安的交通一直让老夫颇感头疼,虽然城中每日都有侍卫巡逻,但这撞人的事情还是时有发生,一直也没个好法子。”

云端听他这样说,脑海中忽然冒出个想法,刚想开口却被前来敬酒的几个官员给打断了。也罢,今天这场合也确实不适合说这些,日后应该还有机会,那就改日再说好了。

“咱们先到那边坐吧,他们这酒估计又要敬个半天了!”严逸说着,便领着他们到了大厅右侧偏里的一桌,子霖和小苒她们已经在那里了。

“小苒姑娘今日一同来到舍下,那既是说在下有福欣赏到美妙的歌舞了?”严逸笑着猜测,语气却是肯定的。

“这个……我们实在想不出要送什么寿礼才好,只好排练了一段歌舞希望能给严大人的寿筵助助兴,好歹也是咱们的一点心意吧!”云端也没看到别人是否当真都是空手来的,到底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好极了!待会儿他们会一一呈上贺礼,到时就让小苒姑娘上前去表演吧。这般独特的礼物我爹还没收到过呢,他一定会喜欢的!”听到严逸这么说,云端和枫庭顿时傻了眼,别人都有准备贺礼么?!天!那他们实在是……

众人正说着话,只见仆人们将一只刚刚宰杀收拾好的羊抬到了阶前,旁边几个仕女端着托盘,一个盘子里摆着一把匕首,一个盘子里放着许多裁成细条的彩绵。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入厅中,向严大人禀告道:“老爷,最后一道菜为“过厅羊”,现已准备好了。”

“好!”严安之答应着,径自走过来,取过匕首,自羊腿上割下一小块肉,又捡了一条彩绵系好,放到了另外一个空着的盘子里。而后又对在场宾客道:“来来来!各位不要客气,大家随意取用吧!”客人们闻言相互推让一番,便依次上前来,照着严大人先前的样子各自割肉。

云端在一旁看得有些不明所以,“这是……”

“过厅羊就是这样的吃法,宴会中,当阶收拾一羊,由客人自己执刀割下最爱吃的一块肉,各用彩绵系为记号,再放到甑中去蒸。蒸熟后各人认取,用竹刀切食。这是前几年盛行一时的一道宴会菜肴。”枫庭给她解释道。

“季小姐没尝试这道菜么?”严逸淡淡一笑,又说:“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图个趣味罢了。走,咱们不妨也去凑个热闹吧!”

云端站起身来,随众人一起上前去割肉。过厅羊?嘿!古人可真有创意啊!这吃法多新鲜,互动性,参与性强,确实很适合宴会这种热闹的场合呢!有点意思!不过这吃法怎么没流传下去呢?在现代她从没见过,甚至连听都没听过呢!今儿也算是开了眼了,呵呵……

最后一道菜吃完,筵席也算告一段落。仆人们将被杯盘狼藉的酒菜撤下,桌子清理干净,又摆上了水果茶点。看来后面还有节目,不会就是献寿礼的时候到了吧?难道是枫庭的消息有误?不是说严大人从不收礼的么?!这时,一张书桌被抬到了大厅正中,上面摆放着笔墨纸砚。云端和枫庭对视一眼,颇为纳闷,这又是要做什么呢?

仿佛是看出了他们的疑惑,严逸开口解释道:“我爹一向喜爱诗词书画,所结交的朋友也大都是文人,大家知道他从不收什么贺礼,所以每年生日客人们都会现场以诗词书画相赠,略表心意。”

“原来如此!”云端他们恍然大悟,也放下心来。所谓贺礼也不过是诗词书画而已,那他们送歌舞表演,就不会显得太寒酸了。他们兴致盎然地看着客人现场题诗作画,云端发现客人们大多会选择画梅花,那几幅形态各异,意境迥然的梅花图似乎颇讨严大人欢心。

“看来严大人很喜欢梅花。”枫庭看着,说出自己的判断。

严逸笑了笑,说:“是啊。我爹他最爱梅花,总是说梅花那种凌寒独放、俏不争春的高洁性情是百花之中最别致的了。他还在我家后院种了几株寒梅,自号“梅园居士”。这些人大都是我爹的老友,所以也便投其所好,总是画梅咏梅来送他。”

原来是这样啊!梅园居士……严大人最爱梅花……梅花……云端想了想,忽然改了主意。

“小苒,你跟我来一下。”她轻声唤着,把小苒单独拉到了一旁。枫庭和严逸看着她们两人在那边悄然耳语,像是正在商量着什么。

“她们这是……?”严逸很是好奇地问。

“不知道。”枫庭摇摇头,嘴角却挂上一抹似有若无的笑。他确实一点都不知道啊。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小丫头一定又有了新的想法了。呵……不管她又想到了什么,应该……都是值得期待的吧!

Tobecontinued.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寿筵风波(中D)”↓↓↓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