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88章: 寿筵风波(中D)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88章 寿筵风波(中D)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一身鹅黄衣裙的小苒怀抱琵琶款步走到大厅中央时,在座的客人无不惊艳非常。年轻的女孩子,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新鲜的,娇嫩的,眉宇之间的青涩尚未全然褪去,但眼波流转间却又有着这个年纪罕有的柔媚风情。如此矛盾的两种气质糅合在她的身上,非但不觉突兀,反倒更显独特了。

“谢家庭槛晓无尘。芳宴祝良辰。风流妙舞,樱桃清唱,依约驻行云。榴花一盏浓香满,为寿百千春。岁岁年年,共欢同乐,嘉庆与时新。”她朱唇轻启,婉转如莺啼的曼妙歌喉轻轻唱着云端教给她的词。客人们无不凝神聆听,偌大的厅堂惟有小苒的歌声袅袅绕梁。云端在下面暗暗观察着人们的神色,这阕词正是晏殊所作的《少年游》,刚好是一首寿词。想当初在选词的时候,她可是很费了一番脑筋的,幸好大学的文学选修课上教授授课的重点便是宋词,而晏殊这位宋词名家的作品中,祝寿的词就有几十首,只不过她一向对应景之作没什么兴趣,所以想破了脑袋也就勉强记得老师教过的这么一首而已。一曲终了,厅堂里仍旧鸦雀无声。看到人们那陶醉的神情,云端心下不禁有些小小的得意。

“好曲,好词,好歌喉!”严安之率先鼓起掌来,能将祝寿的词写得这般清丽脱俗实是难得啊!而能将曲子唱得如此悦耳的歌姬也许久不曾见过了。一时间,客人们的赞美之声四起,看向小苒的眼光不无惊艳。而她,只是抱着怀里的琵琶,安静地坐在那里,轻抿嘴角,并不言语。忽然之间,小苒感觉到两道灼热目光的逼视,混在众人无数道视线中,却独独让她清楚地感觉到了一丝带着烧痛的侵略感。她下意识地转头,眼底却映入一片茫然。人很多,多得叫人无从分辨。而那注视的目光也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再也感觉不到。她转回视线,看向枫庭他们所在的方向,只见他正和严公子低语着什么,并没有看她,而一旁的云端则给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然后冲她点点头。小苒的心头涌上一股莫名的酸涩,却来不及细细体会那刺痛的感觉。她垂首敛眉,纤指撩动琴弦,随着乐声的响起,宾客们立时安静下来。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小苒所唱的这首《卜算子》正是陆游咏梅的千古名篇,刚刚云端听闻严大人最爱梅花,马上便想到了这一首词。原本她准备让小苒唱“明月几时有”来着,不过本着送礼要投其所好的原则,她当即改了主意,把小苒拉到一旁现场把这首词教给了她。好在曲子都是现成的,只消把那几句词记下来就好。事实证明,小苒是很聪明的,而她临时的决定更是取得了比预期更加热烈的效果。

严安之细细品味着那几句词,待掌声与喝彩过后,捋着胡子开口问道:“姑娘这一曲歌咏的可是梅花么?”

小苒柔声回答:“回大人的话,这曲正是咏梅之作。”

“历来文人墨客咏梅的做品不胜枚举,这一阕虽未听过,却当真算得上是个中翘楚了。不知作者是何许人?和之前的寿词可是一人所作?”

“这……”小苒没想到严安之会问她关于词作者这件事,一时有些慌神,连忙看向云端,众人的眼光也都随之转了过来。

只见云端淡淡一笑,起身施礼道:“严大人,据民女所知,这两阕词并非一人所作,第一阕寿词的作者叫晏殊,而第二阕的咏梅词则是一位叫陆游的诗人所作。”

“哦!陆游……季小姐是从哪里得来如此好词的?可是认得那人?”严安之一向惜才,不知这人参加过科举考试没有,此等文才若是参加考试,进士及第应该也不成问题吧!

“民女并不认得他们,这词也不过是从书中读来的。”云端说着,在心中暗暗吐舌,她可没有说谎哦,而且也算勉强保护了原作者的知识产权吧,毕竟她没把他们的作品随便安在别人名下。

“原来如此!季小姐身为女子又年纪轻轻,竟也如此博学,实属难得,实在让人佩服!”严安之赞赏道,坐上宾客也都随声附和。小苒仍在大厅中间,却不再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她黯然地呆立在那里,有些尴尬,又有些不知所措。她,尚有一舞未跳,此时却是进退不得。她低下头,盯着裙下的履头,为什么会是这样呢?为什么所有人的视线都不肯在她身上多停留片刻?为什么当蓝裳小姐出现的时候,他们就对她视而不见?枫庭少爷如此,这些人也是如此!这……又是为什么呢?是她不够美不够好?还是……呵,她知道了。蓝裳小姐的光芒就像日月星辰,总是夺目的,而她,不过是一缕残烛灯火,又怎会有人注意到呢?她早该认知到这一点不是么?可是,她的心好难过,像是有千百只小虫在啃噬着,很痛很痛……

“小苒姑娘还有一支琵琶舞要献给严大人和诸位大人一起欣赏呢!”云端笑着说。

“哦?那再好不过了!”严大人看来很是高兴,转身对他的那些朋友故交道:“你们今日可是借了老夫的光啰!小苒姑娘辛苦了,快快有请吧!”

“请等一下!”一个低沉温和的男声忽然响起。云端循声望去,只见对面不远处那桌有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站了起来,他的个子不是很高,人长得清瘦儒雅,虽然一身汉服唐装打扮,但是看上去的感觉……倒不像是地道的中国人。小苒也看到了说话的那名男子,她很快便认了出来,是他!是那个当日跑到后台不无突兀地跟她说“姑娘刚刚弹错了一个音”的男子。而他看向她的眼光是那样熟悉,她直觉地认定,刚刚她所寻找的那两道炙热的目光就是属于他的!而此刻,他远远地望过来,脸上带着温文有礼的笑,视线不动声色地锁着她,她甚至都可以感觉到他目光的重量。

“莫非晁大人另有提议?”严安之笑着问道。

晁大人?何许人也?云端看着他,想不到还是个当官的呢!不是说唐朝的科举制度很严格么?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在这里,熬到五十岁能中进士都算年轻的了!看他那样子顶多30岁,想必很有才学吧!

“下官有个不情之请,希望……能为小苒姑娘抚琴伴奏。”男子彬彬有礼地开口请求。

“哈哈!好主意!老夫本来也正等着听你一曲呢!如此甚好!”严安之欣然应允,听他的语气,跟那男子也是颇为熟识亲近的。

“不知小苒姑娘是否介意?”男子征询她的意见。

小苒抬眼看他,他的目光像是具有能将她穿透的魔力,让她莫名紧张,无所遁形。

“我……无妨的。”她轻轻地吐出这句话,鼻尖上甚至沁出了细小的汗珠。

“那就好!”男子说着,走上前来,侍从恭敬地捧着琴,放到一旁刚刚置好的琴案上。

悠扬婉转的琴音响起,小苒听闻愣一下,随即才开始翩然起舞。云端对古曲一向没什么研究,只觉得蛮好听的,就是节奏稍缓了些,不过这道是让小苒的舞步看起来更袅娜娉婷了。忽然之间,她发现在枫庭和严逸两个人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怎么?”她忍不住问枫庭。

“呵呵!”他淡淡地笑,蓝儿她没感觉出来么?“没怎么,只是对这位大人选择弹奏这首〈凤求凰〉感到好奇而已。”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寿筵风波(中E)”↓↓↓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