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89章: 寿筵风波(中E)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89章 寿筵风波(中E)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凤求凰》……?!云端不禁有些惊奇地想,这首曲子就是传说中的《凤求凰》?司马相如追求卓文君时弹的那一曲?那……这位大人此时选这首曲子的用意是……天哪!难道说他对小苒一见钟情了?!可是这手下得未免也太快了点吧!不过话又说回来,人家古人追女孩子的方法还真是优雅别致,不是抚琴就是吟诗,多浪漫啊!……

她正在那儿胡思乱想,四周如雷的掌声拉回了她的心神。小苒对众人盈盈施礼过后回到了这边的座位上,而那位晁大人也跟了过来。严逸一见他连忙起身相迎:“晁兄!快过来坐!”而后又向枫庭和云端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司经局的校书郎晁衡晁大人,这二位是------”

“宝明斋的江公子和季小姐。幸会!”晁衡未等他说完便径自接口向他们打招呼,倒是没有一点官架子的。

“呀?你们认得?”严逸对此颇为意外。

“不认得。只是慕名光顾过宝明斋,对两位的略有耳闻,并且……”他顿了下,眼光淡淡地瞥向小苒,“有幸欣赏过小苒姑娘的歌舞。”

他去过宝明斋?这点枫庭倒是没有想到的。自从他们改做平民生意,虽然口碑很好,声名远播,但鲜有达官显贵肯放下身段前来与平民百姓,贩夫走卒一同用餐,那毕竟不合身份。不过,看起来他像是与严公子私交甚笃,想来也应该是豁达洒脱之人,不大会在意这些。而且,他似乎对小苒……

“哦---!难怪晁兄与小苒姑娘合作得这般天衣无缝,珠联璧合,原来……”严逸促狭地笑笑,并没有把话说完,那刻意的断句留给人无限的遐想空间。晁衡并没有理会他的暗示,亦不多加解释,只是很自然地在小苒旁边的位子里坐了下来。小苒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向他。她的心里又气又急又难过。严公子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呢?而他,又为何缄口不语?这样一来,枫庭少爷会怎么想她啊?他一定会把她当作和随意与陌生人交往的轻浮女子的!这个想法让她感到无地自容。若是如此,日后叫她有何颜面来面对他和自己心底偷偷喜欢着他的心情呢?

云端和晁衡打过招呼后就一直在想一件事。晁衡……晁衡,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好像是在哪里听过的!晁衡……似乎是……她一边想一边偷偷瞥了他一眼,这人举手投足间的神韵气质感觉不像是地道的唐人呢!他……忽然,她的脑中灵光乍现!“遣唐使”这三个字如闪电般惊现脑海!想起来了!晁衡,好像是唐朝时日本派来的遣唐使,原名叫做阿倍……阿倍……

“阿倍仲麻吕!”她记起的同时不禁脱口而出。

其他几个人无不惊讶疑惑地看向她,尤其是晁衡,更是深感意外。“季小姐……知晓我的本名?”

云端见大家都盯着她看,这才意识到自己一时忘形说漏了嘴,于是赶忙道歉。“对不起晁大人,是我太失礼了。”

“呵呵,无须介意的。”晁衡笑着说道。“只是我这名字自从来到大唐就再没用过,平日里也很少有人提及,所以刚刚听小姐叫出那个名字实在是很意外!”

“你知道他是日本国派来的遣唐使?!”严逸的语气中难掩惊异。“晁兄来了大唐十几年了,他那名字连我都是相识很久之后才偶然得知的,季小姐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啊……我也是……曾经听别人说的,刚刚突然想起了,所以……”云端的心里蓦然敲响警钟,糟糕了,一不小心又漏出现代人的马脚了!她下意识地去看枫庭。一直以来,她不是没有隐忧的,对于她是现代人这件事,她还没有考虑好要怎么和他说。而她每每来了兴致,就会忘记收敛,情不自禁地让自己的现代行为和思考方式形于外,这是一种不自觉,大概也是一种本能和习惯。就像是刚刚,她还和严逸说起如何改善长安城的交通状况呢!她知道枫庭对此不是没有怀疑的。现代歌舞,汉包,方便面……他那么精明的一个人,难道真的会相信她天赋异禀,聪明到这种程度么?还有季老爷他们那些熟悉季蓝裳的人,虽然没有直接来问她,但看得出,那些人不是没有好奇没有疑问的,只不过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穿越时空这档事就是了。呵,也许她真该尽快找个机会对他坦白一切。他……会相信她,也能……接受她吧?

枫庭回望她,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微微低头在她耳边说道:“究竟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呢蓝儿?回去后我得好好审你才行了。”

云端听得心惊肉跳,他是说笑还是当真的?审她什么呢?为什么知道那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为什么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呵……完了完了,她还做好心理准备呢!怎么说啊?是直截了当地说,还是曲折迂回地说呢?枫庭啊枫庭,你能保证听完真相不会昏过去么?……

“我不知道的事情很多,而现在,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云端故意和他打太极,只希望赶快转移话题才好。

“呵呵!古灵精怪的小丫头!”枫庭忍不住轻笑出声,原本只是两个人低声私语,此刻却因他的笑声惹来其他人的注目。只有小苒,神色一黯,沉默着低下了头。他的笑刺痛了她的心。枫庭少爷的快乐是她由衷的期望,只不过,那份快乐的来源却并不是她。尽管,她是那么那么用心地喜欢着他,从集市上的第一眼开始,毫无理由,他就是她心目中的唯一的信仰唯一的神明。为什么是他呢?明知道他有蓝裳小姐,为什么还是他?为什么……

晁衡将她细微的情绪尽收眼底,他看着她,若有所思。许久,才拿起茶壶,亲自为她添了茶,用只有她听得到的声音说了句:“你不该如此忧伤。”

小苒心神为之一震,难掩被心事被看穿的惊惶。当她抬起眼帘,却发现他平静如常,并没有看向她。这个人……他……在想些什么呢?

寿筵到这时已经行将结束,众人在一起喝茶聊天,席间的气氛渐渐轻松融洽,晁衡和枫庭也很是谈得来。

“晁兄有空的时候不妨和严兄一起到宝明斋坐坐,大家喝酒谈天也是一桩乐事。而且……还可以欣赏到小苒姑娘的歌舞。”枫庭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最后一句话中的暗示却再明显不过。

“呵,一定。”晁衡淡淡一笑,也未多说,彼此已是心照不宣。

云端自然也听出了那弦外之音,枫庭是想给晁衡和小苒创造机会?这……虽说他是个日本人,但是看起来好像也没那么讨厌,至少到目前为止给人的感觉很温和又有礼,基本上可以归为绅士一类。想想,虽然年龄上有些差距,不过他和小苒……也不是不可能的。

对于感情,她一向是主张随缘。因为她相信,真正有缘份的人,无论相隔多远,也无论经过怎样的坎坷曲折,到最后总是会走在一起的。这是一件奇妙而又布满玄机的事情。就好像她过去很喜欢的一首歌词中写的那样:倘若,没有遇见你,我们会怎么走?一左一右,绕地球一周,也一定会碰头……她和枫庭,不正是如此?

茫茫人海之中,万丈红尘之上,每个人都会有自己命定的爱人,彼此等待着,寻访着,只为了这一刻的相遇,和一生一世的相知相守。当她的手中握有属于自己的幸福,也由衷地希望别人可以获得同样完满的爱情。小苒是个不错的姑娘,值得有人来好好爱她珍惜她。倘若这位晁大人就是她的真命天子,她倒也乐观其成那!

Tobecontinued.

注:

1、日本古称倭国,唐朝时,武后改曰日本。《旧唐书•东夷传•日本》记载:日本国者,倭国之别种也。《新唐书•日本传》:咸亨元年(公元670年,高宗李治在位,武则天为后),倭名更号日本。

2、阿倍仲麻吕(698—770)日本奈良时代入唐留学生。汉名晁衡。

开元五年(717,养老元年)随遣唐使使舶赴唐,同行有玄昉、吉备真备等。同年九月到达长安入太学学习。后中进士第,在唐,历任司经局校书、左拾遗、左补阙、秘书监兼卫尉卿。工诗文,与大诗人王维、储光羲、李白等友善。二十一年,请东归,玄宗未许。天宝十二载(753),随遣唐使藤原清河使舶东归,途中遇暴风,漂流至安南。十四载,辗转再返长安。后历官左散骑常侍、安南都护。客死长安。有《古今集》。

故事发生的开元18年,阿倍仲麻吕大约33岁。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寿筵风波(下A)”↓↓↓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