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91章: 寿筵风波(下B)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91章 寿筵风波(下B)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关于长安交通的话题,四个人越聊越开心,严安之很是庆幸自己今天走了这一遭,确实收获不少。一起讨论了一会儿之后,云端又再开口说道:“管理交通的侍卫也可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在街上走动巡视,另一些则在比较大的十字路口站岗。恩…….可以让他们手执红旗,规定当旗子举起来的时候,横向行走的车马和路人都要停下来,这时大家就可以放心地纵向通行;当旗子落下来的时候,则正好相反。”呵,没有红绿灯,就只好弄得简易一些了,也不知道具体实施起来能否行得通。

严安之听罢皱眉沉思,半晌才道:“每次摇铃举旗间隔的时间又该如何掐算呢?”

“这个简单。”枫庭在一旁接口说:“不妨让侍卫们一手执旗一手摇铃,以均匀的速度响铃30下为交替的间隔即可。”

“爹,我看这主意很不错呢!”严逸的语气很是兴奋。和他们聊天太有意思了!尤其是季小姐,果然是位名不虚传的奇特女子,还真亏她能想得到这些办法来!呵……如此灵秀通透的佳人,难免会让人情不自禁地被她吸引。不过可惜,人家已经心有所属了,不然他也……

“今日老夫可谓茅塞顿开,大受启发啊!刚刚咱们说的这些,回去我再仔细琢磨下,尽快写个详细的折子呈上去,也好奏请圣上批准。”经过这番深谈,严安之对枫庭和云端二人愈发欣赏起来,对于儿子交友的眼光不得不暗暗赞赏了。

“严大人,还有一件事也许您可以考虑一下。”反正已经开了头了,云端寻思着不如把想到的一起都说了吧!管它行不行呢,只是提供一下建议仅供参考嘛!

“季小姐有何想法大可畅所欲言,没什么好拘泥顾及的。”严安之笑着鼓励她讲下去。

“我是想……可否由官府出面为城中百姓提供公共马车,方便出行呢?”

“公共---马车?!”这新奇的说法让严家父子大为迷惑,而枫庭却好像并不意外,只是微微挑眉,深深地看她一眼,耐心地等待下文。蓝儿的新花样又来了?

“季小姐可否说得详细些,这公共马车究竟为何物?”严安之此刻已是好奇得不得了。

云端笑了笑,解释说:“长安城这么大,平民百姓无论到哪里去都要步行,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城中布局坊市相隔,通常出门买个东西也要走上大半天,费时费力的。这公共马车呢,主要就是为普通百姓服务的,只要交付少量车资谁都可以乘坐。我们可以设定一、二、三、四等等不同的线路,每条线路上备有马车多辆。比如说,一路马车往返于如意坊与东市之间;二路马车往返于静安坊与西市……沿途设置一些停靠站点,乘客们可以就近上下车。马车停靠的每个站台都设立一块木牌,上面写明起始地、沿途各停靠站和本站的地名,让人一目了然。另外每辆马车上都可以挂着写有线路代号的旗子,这样人们只要一看到编号为一的马车,就知道它是从如意坊到东市的,沿途会经过某街某巷,那他们就可以根据自己的目的地来自由选择了。这些车马每天都有固定的班次,辰时发首班,申时发末班,其余每隔半个时辰发一班。我觉得这样……应该会很方便的。”

一口气说完这么一大篇,她大大地松了口气。也不知道她解释清楚了没有?她是想,无论古代还是现代,拥有私家车的人毕竟只是少部分,现代人出门有公共汽车可以代步,唐朝为什么不可以有公共马车呢?记得以前曾经看过一份介绍西安市历史的资料上说,唐代的长安城也就是她目前身处的这座宏伟城池,面积整整是现代西安市的4倍呢!这么大的地方,若是无论去哪里都要步行实在是太慢了,也太累啊!

“公共马车?天哪!你是怎么想出来的!这主意实在是妙极了!”严逸忍不住兴奋地拍手叫好。

“嗯,这想法确实有点意思。不过……”严安之想着她所说的那些情形,沉吟道:“这事做起来恐怕不那么容易,需要耗费很大一笔银子才办得成呢!”

“是啊。“云端点点头,“所以这只能依靠朝廷拨款了。而且日后想要维持运营的话,投入的钱财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严逸闻言夸张地说道:“怎么听起来这公共马车像是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除了朝廷拨款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办法当然有。”一直没有开口的枫庭淡淡地说。“除了朝廷拨款以外,也可以把这公共马车当作一门生意,找些商人来做。但是……应该很少会有人对此感兴趣。依蓝儿的说法,这马车是供平民百姓出门乘坐的,因此车资不能太高,这就注定了不会有太多的利润可得。而且长安这么大,所需线路何止一条两条?一辆马车又能装得下几个人?仔细算下来,所需的车马车夫数量又是多少?要把这些置办齐全需要的银两就是一笔很大的数目,再扣除养马的费用,车夫的工钱,车辆破损修复所花费的工本,别说赚钱,不赔本就是太大的奇迹了。这样的生意,还会有谁想做呢?”

云端听了枫庭一番分析,唇角绽开一抹赞许的微笑。他分析得透彻极了!即便是在现代,公交车也是不以盈利为目的的行业,基本上属于便民服务,社会福利,亏损部分一般都有政府补贴的,若说获利实在是……难!

“呵呵!江兄所言极是!不过我想,还是会有少数心存仁厚乐善好施的商人会愿意来做这件事的。比如说……江兄你。”严逸笑得意味深长。

枫庭和云端显然都没料到他会这样说,他的意思莫非是……想让他们承担下这件事来做?

“呵呵,朝廷的拨款我可以跟皇上申请,但是能否成功,又能有多少,都是未知数。另外我这边也可以拿出一部分银子来。这公共马车一事,老夫觉得想甚好,若是有心想做,不知江公子可愿参与其中?”严安之看似不经意地问道。

这……枫庭略一迟疑,虽然这想法是蓝儿提出来的,但是说实话,他当真从未想过要涉足这一行。虽说这是为民造福的好事,但也不是凭一己之力就能办得成的。如果朝廷真能拔大部分款项来资助还好,倘若不能,即便家里有做金山,只怕也不够赔的。在商言商,他可以不赚,不计报酬地来做这件事,但是却绝不想用别处生意的盈利来补这处无底洞一样的亏空。只是这会儿严大人亲自开口,他即便有心拒绝也不好直说了。

“那么一切就等皇上批准后再做定夺好了。”云端抢在枫庭开口之前说道。她看了他一眼,微微颔首,又说:“如果朝廷和京兆府每年都能拿出一笔银子来支持,那么我们也愿意来做这件事。”

“好!只要有你们这句话就好!老夫会尽快上奏的。”严安之欣慰地笑了。“日后长安若真有了公共马车,全城百姓都会感激你们的。老夫这里也给你们记上一大功!”

“感激不敢当,记功呢,也不必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只希望严大人会在生意上给我们一些特权就好了。”云端计量着,和他谈起了条件。总不能把血本赔进去,总要找些别的途径自收自支才好。

“特权?”严安之调眉,眼中多了几分警戒。“你的意思是……?”

“呵呵,严大人请放心,不会是有违法理的事情。”她微笑,想起心中那个早有的主意,“比如说,到时候您同意我们在城中一些地方树立几块牌子,悬挂条幅布幔,宣传自家生意。”嘿!户外广告牌。如果能把这个独揽下来,除了宣传自己之外,还可以转手租给别家商铺,应该会有一笔可观的收入。

枫庭听了她的话,没有作声。略一思索,心底便有了几分了然。他大概能猜到几分她想做什么了。呵!这丫头!而一旁的严逸则饶有兴味地看着他们,虽然一时还想不通她打的什么主意,却直觉那一定又是个赚钱的好路子。

“哦?你所说的特权就是指这个?”严安之很是好奇她因何会提这样的要求,看起来,这并没么好处可图啊?

“不!应该说是……诸如此类的事情。”

“哈哈哈!季小姐说话做事当真是滴水不漏啊!好!好!好!老夫明白了!”严安之大笑,眯起眼睛看着云端,故意将她刚刚说的那句话还了回来。“那么一切等皇上批准后再做定夺好了。”

云端点点头,“那我们就和严大人一言为定了!”

……

严氏父子在宝明斋吃过了晚饭才打道回府,今天的会面很是尽兴,直到上了马车,严安之还有些意犹未尽。

“爹,给我吧!“严逸伸出手来。“愿赌服输。”

严安之白他一眼,极不情愿地自怀中掏出一块玲珑剔透的梅花形玉坠递给了他。原来,在来宝明斋之前,严逸说江公子和季小姐一定会有与众不同的见解,严安之却不以为意。于是和严逸打了个赌,赌注就是这枚他一直随身戴着的梅花玉坠。本以为不会输的,没想到……呵!果然是后生可畏啊!不过他也算输得心服口了。这两个孩子都是非常出色的人物,郎才女貌的,不!女的不仅有貌,更有头脑!反正是对他的脾性,看着就喜欢。等有时间,他还得再过来,和他们聊个痛快!

严安之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确实很快又再见了面。不过却不是为了讨论长安交通和公共马车,而是为了救张大厨,乃至全长安百姓的命。而事情的起因,正是他的那场寿筵!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寿筵风波(下C)”↓↓↓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