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92章: 寿筵风波(下C)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92章 寿筵风波(下C)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天上午,云端和枫庭到西市的分号里与春生讨论扩建的事情,三个人正聊着,却发现原本该在宝明斋总号照顾生意的安生快马赶了过来。

“安生?你怎么来了?……出什么事了?”云端见他的神色有些焦急无措,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姐……二少爷……出大事了!刚刚……大理寺的官爷到店里把……把张师傅给抓走了!”

“什么?!”云端和枫庭异口同声地惊呼,而春生更是惊惶地失手打碎了茶杯。

“说了是因为什么事么?”枫庭心里虽然一样疑惑着急,表面上却仍保持着镇定。他知道,在这种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冷静和理智。

“他们说,说张师傅在严大人的寿筵上作了手脚,毒害朝廷命官!”

枫庭心里一惊,毒害朝廷命官?!这可是天大的罪!怎么会……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云端急急说道,下毒?!晕!这玩笑未免开得过头了吧!

“你胡说!”春生扯住安生的衣领,“师父决不会做这种事!这是诬陷!诬陷!”

“春生!你冷静一点!”枫庭眉头深锁,拉开了他,心里飞快地回忆着寿筵前后发生的事情,希望能够理出头绪。

“怎么办……”这讯息太过意外太过震撼,一时间让云端的大脑陷入混乱停滞的状态,心中平白生出的无数假想让她几乎无法正常思考。“枫庭,大理寺在什么地方?我们快去救他!”

“蓝儿,你别急!”他柔声安抚,想了下,冷静地说:“要救张大哥,只怕咱们得先去找一个人!”

“是谁?”一旁的春生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云端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下自己略显慌乱的情绪,凝神一想,立刻便想到了枫庭所指何人。

“严大人!”她说出心中的答案。他看着她,神色凝重地点头说道:“走吧!咱们这就去严府,也好问个明白!”

“我也去!”春生二话不说,抬脚就跟着他们一起往外走。

“你留在这里!”枫庭的语气不怒自威,“安生也回去。各自照顾好生意,让大家不要慌。等我的消息。”说完,便径自带着云端走了出去,快马直奔严府。

这是他们第二次拜访京兆尹的府邸。此时,严安之的寿筵已过了将近十天。

在严府门口,还未等看门的家仆进去通传,刚好看到严逸出得门来。一见枫庭和云端,心下了然,也顾不得客套,只急急说道:“我也正要去找你们呢!来吧,咱们进去说!”

“严公子,我师父他到底怎么了?怎么会突然被扣上毒害朝廷命官的罪名呢?”三个人一路走进严家内厅,还未等落座,云端便焦急地问道。

“你们先别急。事情是这样的。”严逸一面吩咐下人奉茶,一面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细细道来。

“大概是五、六天前,相继有好几位官员因病缺席早朝,而且一连几天告假的人不减反增。你们知道这种情形在以往并不多见。皇上觉得奇怪,也是出于体恤臣下,前天便派了太医分别到那些官员府上诊治。太医诊视后发现,他们几个人的病症几乎相同,无一例外地发热、胸口痛,外加咳嗽得厉害。说来也巧,生病的那些官员都是那日参加了我爹寿筵的,中书侍郎王大人和其他几位大人便跟皇上说,也许是我家的宴席有问题,搞不好是有人故意下毒,否则为何生病的都是来赴宴的人呢?而我爹却又安好呢?”严逸说到这里,唇角泛起一丝冷笑,“呵,这些人平素拉拢我爹不成,早就把他视为眼中钉,这会儿摆明了是别有用心,借题发挥,恨不得能一举把我爹扳倒才好。这两天,我爹也一直在接受查询盘问,只是没想到竟是无端连累了张师傅,让他平白陷入这无妄之灾!”

这……情绪已经慢慢平静的云端听了严逸的话,震惊之余暗暗思忖,心中反倒添了更多的疑问。“下毒?这皇上也信?”她觉得不可思议,开元盛世时的唐玄宗就已经昏庸到这种程度了么?“若果真如此,怎么会过了好几天才发作呢?而且,我们当日都在,这会儿不都也好好的么?!”

“有些毒是一点一点慢慢发作的。”枫庭淡淡接口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别说严大人和张大哥,若是追究下来,只怕你我还有宝明斋上下也是撇不清干系的了。”

“哦?江兄此言……”严逸原想那些人的目标只是他爹,张大厨受累已是无辜,应该不会牵连更多严家以外的人。

“请问严兄,那中书侍郎王大人可与丽妃娘娘有关?”枫庭问道。

“他正是丽妃娘娘的父亲。”

呼!明白了!云端种种呼了口气,心内豁然分明。原来那人正是王宝明那人渣的爹!呵!倘若陷害他们的人是他,那就一点都不稀奇了!他们看严大人不顺眼,也看宝明斋不顺眼,这次刚好是宝明斋的大厨为严大人打理的寿筵出了问题,还有比这更好的一箭双雕的机会么?再傻的人也会对此善加利用的!搞不好最后的罪名变成他们和严大人共谋,一起加害朝廷命官!这样的话,情况对他们就非常不利了……

“怎么?你们开罪过王家?”严逸问道,忽然想起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了悟。

“如你所言,严大人是王大人的眼中钉,而我们是王大公子的眼中钉。”枫庭的表情很平静,看不出一丝波澜。知道了对手是谁,也许是件好事。比起对着虚无出招,有目标的仗打起来胜算反倒多些。

严逸点点头,和他料想得一样,果然是和王宝明那家伙有关。他的酒楼不正好在宝明斋对面么!他恨恨地咬牙,冷冷道“一网打尽。他们这招,够狠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寿筵风波(下D)”↓↓↓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