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美人如花隔云端 [目录] > 第95章: 寿筵风波(下F)

《美人如花隔云端》

第95章 寿筵风波(下F)

天狼星七月的忧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天酉时,云端和枫庭在严安之的安排下到大理寺的监牢里看张大厨。在路上,他们听到了一个更加让人震惊的消息:后宫的嫔妃里居然也有人出现了同样的病症!

“这似乎越来越像是瘟疫了。太医院的几位大人今日已经上奏皇上,说明了这种可能性。”严安之的语气有些沉重。

“那皇上怎么说?”云端急切地看着他。如果确定这是瘟疫,是否就可以先把张大厨给放了呢?

严安之无奈摇头,“皇上并没表态,只是吩咐太医院积极救治,尽快查明病因,并且不许声张!目前的情况很是复杂,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人说得清楚。我想,大理寺那边最迟不过明天就会提审张师傅了。”

“呵……”她叹了口气,对这样的结果丝毫也不感到意外。她自然明白,即使皇上心里也认为瘟疫的可能性比较大,在不确定的前提下是断然不会允许这消息肆意流传的。一旦传言流入坊间,必定会因起百姓的恐慌,那长安城还不乱了套?只是……如果真是瘟疫,硬是被压下来,恐怕那后果还要更严重!这真是一个两难的境地啊!所以,他们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赶快查明真相,否则,情况只会越来越糟……

三个人一路赶到大理寺,当时正值看守官差在交接。严安之走过去和当值的一位大人说了些什么,折回来对云端道:“只有一柱香的时间,而且只可以进去一个人。尽量长话短说吧。”

云端看看枫庭,只见他抿起嘴角微微一笑,鼓励地点点头。她不禁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便跟随着一名官差径直向牢房的方向走去。虽然是生平第一次亲临古代监狱,但在这种情形下,云端实在没有精神去观察周围的环境布局,也无暇发表任何感慨。她的脚步仓促而机械,脑海中不停整理组织着语言,想着呆会见了张大厨要怎样言简意赅地和他在最短的时间内交换最多的讯息,哪怕能找的一丝一毫的线索也好。

“进去吧。”官差打开一扇牢门,“时辰一到我来叫你。”

云端客气地道谢,闪身走进门去。那里面是一个单独的牢房,昏暗而潮湿,空气粘腻,散发着一股陈年酶味。隔着粗实的木栏,她一眼就看到了正靠坐在墙角的张大厨。他一动不动,似乎是睡着了,脸被笼罩在阴影里,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师父……”云端走近了,轻轻地唤了一声,鼻子忽然一酸,声音便有些哽咽。

张大厨睁开眼,一见是她,顿时露出惊喜的笑容,急忙站起身走上前来。“丫头,你怎么来了!”

“你还好么?他们有没有用刑?这里有饭吃么?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她连珠炮似的急急询问道。

“没事!他们没拿我怎么样,我挺好的,你放心吧!”张大厨不以为意地挥挥手,她关切的表情让他心里一热,倍受感动。“丫头,这到底是咋回事?我怎么就谋害朝廷命官了?我想了一天一宿了,简直莫名其妙!”

“这事……说来很奇怪。”云端想了想,简单地将事情的经过原委对他说了一遍。张大厨听完也觉得匪夷所思。“怎么会这样?简直是见了鬼了!”

“师父,你记不记得那天是否有可疑的人进过后厨?”

张大厨皱起眉头,“应该没有吧!那天在后面的帮忙的好像都是严府的家仆,当时他家厨子和管家都在,一个帮我,一个张罗上菜,按理说如果有生人混进去他们是会发现的。”

“哦……”云端侧头思索着,倒是和严大人那边得到的消息差不多,严府的下人们也说不记得曾经有可疑的生面孔在后院出现过。而且,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有人恶意下毒然后栽脏陷害的可能性并不高。那么剩下的一种可能就是瘟疫了。最先发病的人都是参加宴席的宾客,如果这件事不是巧合的话,问题大抵就出在食物本身。不期然地,她又想起了禽流感,虽说不大可能,但她总觉得…….

“师父,你看看这个。”云端拿出了寿筵菜谱,从围栏的空隙中递了过去。“当日的菜肴,全部是按这上面所写来做的么?有没有哪些是做了没写的?”她还是想确认一下,当天的菜肴里是否真的没有禽类。

张大厨仔细地将那菜单从头至尾看了一遍,先是摇摇头说:“这单子是我亲笔所写,我记得很清楚,当天就是按这个……”话说到一半,他突然停了下,一拍脑门道:“对了!差点忘了!那天还真是加了一道菜!”

“哦?是什么?”云端的神经顿时绷紧了,直觉这将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答案。

“我那天一去,严府的管家就问我能不能多做一道菜。说是前些日子岭南道的监查御史回京,带了不少活的山珍野味进宫,碰巧赶上严大人做寿,皇上特别开恩赏赐了两只果子狸,严大人想让我做了给客人们尝尝鲜。后来我就做了一道“清凉狸片”,还是作为冷盘第一道菜端上去的呢!哦,对了,你们那天去晚了是吧?那肯定是没吃到了……”张大厨说着,忽然发现云端的表情不大对劲儿,只见她嘴巴微张,眼睛睁得大大的,活像是见了鬼。

“丫头,你……咋了?有……有什么问题吗?”他有些不明所以。

“你说你做的是什么?果子狸?!”她的声音情不自禁地抬高了八度,看起来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

“是果子狸啊,怎么了?”张大厨对她过于激烈的反应感到疑惑。“据说那东西在岭南一带是颇受贵族食客喜爱的一道菜,不过在长安倒是不多见的。我以前也没做过,只是在我家祖传的菜谱上看到过它的做法。”

果子狸!我的天哪!在唐朝就有人吃这东西了?!果子狸……云端直到此时终于恍然大悟。全明白了!看来她最初的猜测是对的,这并不是什么禽流感,而是一种传染性肺炎!御医诊脉的结果不也说像是肺疾么!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是……非典!虽然说禽流感比非典还要厉害,但这结果对她来说仍然是糟糕透顶的!同样是要命的绝症,不管是哪一个只怕都会死得很惨。老天那!想要她的命也不用这么大费周章地追回到唐朝来吧……

“丫头!丫头!你到底怎么了?”张大厨见她一直在发呆,不禁有些担心地问道。

“啊!没……没什么。”她回过神来,挤出一丝勉强的笑。“我想,我大概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

“哦?那快说来听听!”

“就是这个果子狸惹的祸。这东西……”她的话还未说完,一直等在外面的官差推门进来,催促道:“时辰到了,快出去吧。”

“哎,我们话还没说完呢!”张大厨急忙叫道。

云端见已经无暇细说,只好急急说道:“师父,你再忍几天,我已经知道了原因,一定尽快把你就出去。你多保重!”

“快走吧!”官差一再催促,她也不便久留,只好随他出去了。想想,若是非典在长安流行起来,也许张大厨呆在这幽闭的大理寺监牢里还安全些!

“张大哥他怎么样?”等在外面的枫庭一见她出来,关切地问道。

“呵,放心吧,他还好!”

“那……你们谈的可有结果?”严安之话虽是这样问,心中却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云端点点头,嘴角泛起无奈的苦笑,“基本上,真相大白了。”

“哦?!真的?!”严安之和枫庭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异口同声地问。

“嗯,我想我是明白了。”她重重地出了一口气,“这事非同小可,走吧,咱们回去细说。”

注:本节的由来

唐代韦巨源给皇帝献食的食物清单(即著名的“烧尾宴食单”)所载:有一道菜叫“清凉狸片”。有的书上也把这道菜写作“清凉臛碎”,是狸猫肉凉羹。(《中国饮食的历史与文化》),也有的书上说,这道菜是果子狸烧熟后冷却,再切成冷盘。(《唐诗的历史》)

第一次看到这份资料的时候,果子狸三个字让我心惊。脑海中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唐朝人也吃果子狸,难道不会得非典么?这就是我之所以会写本章的由来。也许与实际不符,也许有些夸张,但我只是凭着直觉作了一种假设,想象一种可能。仅此而已。

本节相关历史知识:

1、唐代以“道”为监察区,唐太宗时全国划分十道,玄宗时增为十五道。每道派监察御史一人,后来也称巡按使、观察使、按察使等。

2、唐朝的岭南道即古代的广东。

3、大理寺,掌管刑法断狱。

……本章完结,下一章“ 拯救长安(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