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101章: 他不是你的谁(七)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101章 他不是你的谁(七)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众人都屏息凝神痴痴的看着,当然,也有人是例外的,比如安一川,眼神深邃冷厉,看着台上那个露着香肩和大片腰腹的女子。

再比如莫迟夜,舞姿虽美,却让他神色黯然又心疼,那是一个好女孩,难道就要这样被糟蹋?

“关外夜店烟火绝客怎眠

寒来袖间谁来为我添两件

三四更雪风不减吹袭一夜

只是可怜瘦马未得好歇

怅然入梦梦几月醒几年

往事凄艳用情浅两手缘

鹧鸪清怨听得见飞不回堂前

旧楹联红退墨残谁来揭

我寻你千百度日出到迟暮

一瓢江湖我沉浮

我寻你千百度又一岁荣枯

可你从不在灯火阑珊处

……”

女子随着流水般的琴声,舞着如云的长绫,轻启檀口,轻轻浅浅的唱了起来,声音带着云的飘渺,又带着水的缠绵和幽怨,似在诉着自己的痴情和凄怨。

台下的人听的一阵怅然,之前的热烈和高涨消失殆尽,仿佛真的看见一个女子孤寂的背影和千万里痴情的寻找。

安一川袖子里的左手缓缓的握紧,指节泛白,她似乎从不说她的过去,问起时,也总一笑置之,唯一让他有所知的是在皇宫他要杀她时,她甘愿代凌风华死,只是因为凌风华是第一个对她好的人,他听了一阵酸涩,那样就算好?

他也派人查过,却是一片空白,仿佛凭空出现的一个人。如今她唱的这样凄凉,是否真的是发至内心呢?

她在寻找谁?寻找了千百度。

乐舞停歇,余音也消散,唯那淡淡的惆怅还在萦绕,不管以后的的歌舞多么的欢快,似乎总缠绕着丝丝的悲伤。

无疑问的,今天打赏时,选的依然是安一川。

走过月光清冷的庭院时,夏景澜微微停顿了会,新月弯如弓,或许她自己都还没从刚才的歌中回过神,看着那泓清冽的月光,竟有些伤感。

“你在找人?”屋里没点烛火,月光朦胧,依稀可辨一个黑影坐在桌边。

夏景澜想了想,自己来到这个时空可不就是来找人的吗?于是点点头,又意识到夜太黑,看不清的,说以应了一声:“是”。

人影没再吭声,夏景澜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只是空气中多了分压抑。

半响,他却轻笑一声:“可需要我帮忙?”

“不,他,只有我自己能找到。”她不算撒谎吧,茫茫人海,与她有缘的人总要亲自遇见试过才知道是谁,别人怎么帮?

“看来他不爱你。”又是沉默半响,他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为什么这么说?”夏景澜明知故问,声音多了一丝玩味,他定是想歪了,还有,他这样的人,知道什么是爱吗?

“不然怎会舍得弃你,让你如此艰辛的找寻?”安一川的声音多了丝笑意。

“呵……或许是。”夏景澜轻笑,“谁能预知将来的事呢?”

“什么意思?”安一川握住茶杯的手指一紧,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一个人会是为了折磨你或是受你的折磨而来,我就是在找那个人。”夏景澜顿了顿,又说道:“曾有人给我算过命,说我冥星照命,这世上只有那个有缘人可解,其他人与我太接近都会有灾难的,非死即伤,你还是离我远一点吧。”

她语气清幽,带了些自嘲,为毛自己今晚会这么伤感呢?尤其是说到让他离自己远点时,竟然有些艰涩难耐,其实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他了,不管平时装的有多若无其事,但她的命运,她又不能忽略,何况自己已经不干净了。

“我不怕。”

平淡的语调吐出三个字,可是却带了份莫名的笃定,大有风雨同舟、与子偕老的意味。

一定是自己想多了,夏景澜自嘲一笑,眼睛里的晶莹一闪而逝,今生是无缘了,既无缘,还是远离些好,免得给他带来灾难。

同样的话,安一川却是一阵欣喜,原来不是他想的那样,淡淡抿了口茶,见她正低头摆弄着手里的长绫,初时的怒气又回来了:“不是跟你说了吗?以后不准再穿这样的衣服!”

夏景澜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大概也猜到哪里让他不满意了,只是,这跟他有什么关系,他是她的谁?于是,口气凉凉的道:“关你什么事。”

“我是楼主,我命令你不准穿。”某人厚颜无赖道,声音里带了分得意。

“那敢问楼主大人,您老让我在这里扮舞姬到底为了吸引谁来?两天了都不见动静?”夏景澜掩起悲伤,和他耍起了嘴皮子。

“嗯,您怎知道没有动静?”

“已经开始了?到底是什么事啊?”夏景澜好奇。

“这个……暂时保密,”安一川淡淡一笑,卖起了关子,倏然,侧耳听了听:“或许今晚就能解决。”

夏景澜刚想问什么,却见窗外黑影一闪。

安一川弹指点亮了桌上的烛火,匆匆交代了一句:“别出去,颜无痕就在这附近,别怕。”

说完也不等夏景澜说什么,就推开窗子飞身而出。

夏景澜有些怔愣,真的开始了?怪不得莫迟夜会来呢,他们,不会有事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 他不是你的谁(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