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109章: 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为了折磨你而来的(七)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109章 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为了折磨你而来的(七)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两人一路走一路抖抖索索的依偎取暖,由于安一川受了伤,一路上都是由夏景澜搀扶着。

山脚下果然有几个零星的人家,夏景澜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若再这样走下去,她非得累趴下不可,别看安一川平时飘飘欲仙弱不禁风的样子,可是半个身子压在她身上可不是开玩笑的。

两人在离最近的一户人家的不远处停了下来,夏景澜不由瞪大了眼睛,不得不感叹一声:爱斯基摩人的势力范围可真够广泛的,在各个空间都有分布!那冰屋盖的可真特色啊。

不过惊讶也妨碍不了她累得跟狗似的喘息了一阵子,就差把舌头也伸出来了,不禁朝安一川投去愤懑控诉的眼神,可是收回目光的那一刹那,眼角居然瞥见安一川嘴角那抹意味深长的浅笑。

“你是故意的!”某人停止狗喘,不满的控诉。

“看出来了。”安一川一点没有做坏事被抓包该有的紧张,一派坦然的淡笑,夏景澜几乎要以为自己是在无理取闹了。

这倒让夏景澜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了,只气鼓鼓的瞪着他。

“走吧,去看看,天快黑了。”说着,安一川率先抬腿朝着眼前的冰屋走了过去。

夏景澜对着他的背影哼哼了一声,一阵冷风吹来,她不禁打了个寒颤,话又说回来,刚才走的虽然累,但并没有感到冷,难道这才是他的目的?抿唇一笑,但愿她不是在自作多情。

白色身影已经走到了冰屋门前,夏景澜也赶紧跟了过去。

门是用木头做的,安一川抬起修长的手指,在门上敲了敲。

不一会,里面传来了动静,随着“吱呀”的响声,门由里面被打开了,露出一张男人的国字脸,头上还带着动物的皮毛制成的帽子。

不过这些都敌不过他那双碧绿的眼眸吸引人。

夏景澜一阵惊讶,要说在现代,西方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也不是没见过,但这个人明显就是长了一副东方人的脸孔,为何也是碧色的眼?

这又让她想起了涟池的眼睛,看着她时,如一潭泛着柔波的碧水,潋滟无双,那个片段,让她的心又是忍不住一阵抽痛。

“怎么了?”见她忽然蹙起眉,眼睛里又蓄满了晶莹,安一川又是一阵不安。

来到这里之后,她似乎变得不一样了,难以捉摸。

“没什么……”夏景澜赶紧敛起情绪,没心没肺的傻笑,贪婪的看着安一川秀致绝美的脸。

不知道还能看多久,不知为何,她总有种即将离别的感觉。

“进去吧,”安一川没再说什么,又对着里面让开了门的男子淡淡一笑:“多谢了。”

冰屋并不像外面看起来那么小,大大的圆型被分隔成几间,有卧室厨房客厅之分,房间里的摆设简单实用,客厅炭盆里的木材噼噼啪啪的燃烧着,火光映着四周莹白的墙壁,折射的屋子里亮如白昼。

四个人……哦不,五个人面对面,分成两组,大眼瞪小眼的各自打量着对方。诡异……

夏景澜自是和安一川一组,打量着对面年轻的夫妇以及他们怀中停下了吃奶的小孩,三个人黄皮肤黑头发,长得都很东方,可是却又都顶着一双碧绿的眼眸,真是怪哉!

就连一向情绪不用脸表达的安大仙都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对面的三个人也都是一脸好奇的盯着他们俩,大概也在疑惑他们为什么长了黑眼睛吧?

“你们不是这里的人吧。”对面的男子先开了口,国字脸,让他看起来显得很憨厚的样子。

“是,初来乍到,劳烦二位了。”安一川声音清冽如玉,看不透对方的身份,却不得不承认,因为对方用的是肯定的语气,再欺瞒说不定会带来麻烦。

“不劳烦,不过,为了性命着想,你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的好。”男子呵呵一笑,又严肃的提醒。

“为什么,你要杀了我们?”夏景澜一句话没经大脑就脱口而出,问完她开始找地缝了,人家要杀你还会提醒你么?无地自容了。⊙﹏⊙b

“不不不,姑娘说笑了。”男子赶紧摆手:“是这样的,我们这里是不允许你们人类出现的,发现了就会被抓到碧神宫,至今被抓去的人虽然不多,但没人能再出来。”

“你们不是人类?”安一川微讶。

夏景澜也是一惊,难道他们都是妖怪?怪不得都是绿眼睛。

在男子的口中,她和安一川得到了以下信息:

真的有传说中的六界轮回什么的,分别为神界、佛界、妖精界、鬼界、魔界和人界,他们现在就是意外的从人界来到了魔界,至少现在在她看来是意外的,魔界的人都是碧色的眼睛,色泽越纯,灵力越高,而魔界在一千年前并不是这样冰天雪地的,也和人界一样四季分明,山川河流树木点缀的如世外桃源,但就在一千年前,魔界的最高统治者黑暗之王忽然死去,魔界也就跟着变成这冰天雪地,持续了一千年,无论现在的统治者试过多少方法,都无法改变半分。仿佛一切的春光明媚一切的温暖美好都随着黑暗之王一起逝去,天地被冰封,树木枯萎,山川河流被雪掩埋,只剩下冰冷无情折磨着魔界的每个人每寸土地和极少的能耐寒的动物。

不过也有另一种版本,说黑暗之王并没有死,只是睡过去了,就睡在圣山上,只要他醒来,一切的美好都会再回来的,万物复苏,温暖重回魔界。

还有现任的魔界统治者霸道,唯我独尊,凡是有异界的人闯入魔界,都会被他带入碧神宫折磨而死,就连魔界的,只要稍有忤逆,就会落得个凄惨的下场,所以现在魔界的人不但要面临艰苦的生存条件,还要时时谨小慎微,可谓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这样就更加深了普通人们的期盼,期盼着他们的黑暗之王真的只是沉睡了,并且每天朝着圣山的方向朝拜,希望王能早日醒来,解救了他们。

夏景澜躺在冰床上,铺上了厚厚的动物皮毛,也不觉得凉,可是一想到那个关于六界的说法,就忍不住一阵恶寒。

忍不住在心里腹诽某个无良的作者,不是言情穿越小说吗?怎么越来越玄幻了?想写玄幻去起点,来红袖混个毛啊!

“阿嚏!”某个坐在电脑前的无良作者打了个喷嚏,呃……谁骂俺?

“哎~你相信吗?”夏景澜用胳膊肘碰了碰一旁躺着的安一川,小声问道。

嗯,没错,由于住房危机,她此刻确实是正在跟曾在脑中YY过无数次的安大仙同床共枕,不过目前已经被当前的状况弄歇菜了,完全没了吃美男豆腐的心情。

“已经在这里了,能不信吗?”安一川哼了哼,无奈道。

夏景澜努了努嘴,没再说什么。

“睡吧,明天看能不能找到回去的路。”安一川翻了个身,低声道。

“对了,你的伤没事吧。”夏景澜懊恼的问道,她这才想起安一川身上还有伤。

“没事,不用担心。”安一川头也没回,语气淡漠。

这让夏景澜心里有些酸酸的,在悬崖上的时候不是还说要她嫁给他吗?这会没死就这么冷淡了。

不过,想起那个片段,她又忍不住后怕,如果那是安一川和自己在一起的后果的话,她宁愿安一川能这么一直冷淡下去。

暗夜里,晶莹剔透的冰墙反射着淡淡的光,让整个房间看起来更加苍凉,他的背影纤瘦寂寥,静静的侧卧在柔软的皮毛里,她忍不住,伸手,隔着空气刻画着他的背部轮廓,用口型一遍遍无声的叫着:小川……

小川,她喜欢这个名字,喜欢这么叫他,因为他身边的人都不敢这么叫他,而他允许自己这么叫,说明在他心里自己是独一无二的。

她就是这么贪心,想要做他心里的唯一,想要他完完整整的在乎。

……即使不能在一起。

其实她不知道,安一川之所以这么冷淡,是因为白天她在昏迷时,痛不欲生的一声声唤着的是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涟池。

虽不知涟池是谁,却莫名的就是知道,那是个男人的名字,她对那个人的感情也极深。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为了折磨你而来(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