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116章: 遇———我是你很久之前的故人3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116章 遇———我是你很久之前的故人3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双眸子直直的看着夏景澜,又像是透过了她看着别的什么,眼底深埋着浓的化不开的悲伤,紧抿着唇也不言语。

夏景澜被他盯得饱受煎熬,心里又莫名其妙的一抽一抽的痛了起来。

两人默默对望着,四周静得可怕,就连老鼠爬过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望了一阵,这样看也不是办法,况且现在的形式也不大合适这样“眉来眼去”的,于是,夏景澜自墙角里站了起来,捋了捋皱了的衣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清了清喉咙试探的说道:“谢谢这位公子出手阻止,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对面的人似乎被问的一怔,而后,那本掩埋的很深的悲伤,竟一层层穿透而出,带着无力的悲凉,他匆匆低了头,眼角是一闪而逝的晶莹,须臾才又抬起头,脸色平静,语气轻飘地道:“我是你很久之前的故人。”

夏景澜听后倒没多惊讶,他们果然是相识的,可是她不理解的是,活着的这十九年里,既没失忆过,也没撞坏过脑袋,怎么也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一个大神级的人物啊。

“唔,……很久之前是多久?”迟疑着,夏景澜还是问出了心底的疑问,只怕现在不失礼问清楚,往后做了什么会惹得人家更不高兴,而且她也很好奇:“我……嘿嘿嘿嘿……我一时竟想不起了……”

那个人又将她看了半响,就在夏景澜以为他生气了时,他竟抿唇微微一笑,紧凝的眉宇瞬间绽放,声音清冽:“你且先在这里住下,过几天再回吧。”

夏景澜顿时一脸失望,肩膀一垮:“你不是来就我的?”

“他来,……会更合适。”他敛起笑意,声音有丝涩然和落寞。

不等夏景澜问那个“他”是谁,他再次说道:“你且放宽心,这几天我会在这里守着,没人能把你怎么样。”

“多谢了,”夏景澜一笑,顿了顿有道:“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我怎么称呼你?”

他偏头想了想,神色有丝凄然:“那时,你总唤我明月。”

“唔,我叫夏景澜。”见他的表情,夏景澜知道这不是他的真名或全名,但也不好再问了,难道当年,她给他带来很多不开心的回忆吗?那为什么现在又来帮她呢?

被他这一岔开话题,夏景澜不觉忘了刚才问的关于“很久之前是多久”的问题,现在想来他是不想回答,她也不想勉强,这一层层的迷,总有解开的一天,该知道的自然会知道。

又想起第一次给她算命的先生,最后他好像说:命运已定,强求不得。既然强求不得,只能学会平静的接受吧。

明月对着她一颔首,右手捏了个手诀,原本在夏景澜跟前的牢头竟凭空消失了,而其他几个人鱼贯除了牢房,其中一个人还走过来将她脚上的镣铐取了下来。

离得近了,夏景澜才发现这个狱卒的一双绿眸空洞无神,眼光涣散没焦距,仿若一个只知听令的傀儡,她指着狱卒,抬眸看着明月:“这……”

“摄魂术。”明月平静道,然后宽袖一拂,整间牢房瞬间变了样子。

四面不再是铁栏,而是厚实的墙面,屋子里床帐桌子,日常用具都应俱全,如客栈普通的厢房一般,简洁干净。

夏景澜愣住,原来还真有修仙的小说里才能见到的术法啊,那明月岂不是货真价实的是个大神?能认识这样的人物,那以前的自己岂不是也很牛掰?为何又会沦落为处处受欺侮的孤儿呢?

“不必烦恼,顺应自然就好。”似看出了她的疑惑,明月淡淡的说了一句,就转身在夏景澜惊疑的视线里消失了。

不等夏景澜做出反应,他瞬间又出现了,将一个瓷瓶放在了桌上:“若想救你旁边牢房里那个人的性命,可把这个每日给他服用一颗,我有点事,去去就回。”

然后,再一次凭空消失。

夏景澜抚着胸口,哭笑不得,看来自己要尽快适应这种神出鬼没的方式,免得哪天被刺激出来心脏病。

哎!人老了,赶不上潮流啦!

拿起瓷瓶走入了旁边的牢房,她确实有救这个人的念头,这个明月莫非有读心术不成?

这间牢房也被他变成了普通房间的摸样,原本被铁钉固定在墙上的人此刻已被解了禁锢,委顿于墙边,仍是一动不动,如死去了一般。

夏景澜走过去,蹲下身,顿时一把捂住了嘴,靠近了看的更仔细,这人身上的伤怎是惨不忍睹来形容的?裸·露在外的皮肉上不止满是伤痕,而是伤上加伤,各种形状各异颜色不一的伤痕重重叠叠——

他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她伸手探上他的脉搏,无奈他的手腕已被钉子扯得血肉模糊,只得探向他的颈动脉,还有微弱的跳动,夏景澜舒了一口气,从瓷瓶中取出一粒药丸。

看着那粒药丸,惊诧自己竟这么信任明月,不过现在怀疑也没什么用,现在这种情况,最坏还能怎么样呢?

抬起他垂着的头,掰开他消瘦的粘着血的下巴,将药丸放入了他口中,学着曾经被别人灌药时的动作,猛地抬了抬他的下巴,喉结轻微的涌动,果然进去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夏景澜本着好人做到底的高尚道德,将地上的男子半拖半拉的挪到了床铺上,按说他浑身的伤口也应该处理一下,可现在哪里去弄伤药,明月已不知去向。

在桌边坐了半响,床上传来轻微的响动,男子已睁开了眼睛,夏景澜走过去,又是一惊,他墨绿色的眸子泛着微红,暗淡无光,居然是魔界的人,到底犯了什么错,让他们这么对待自己的族人?!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夏景澜坐在床边,心里一阵唏嘘。

“……谢谢……”男子艰涩的转了转眼睛,打量了一下房间,啜喏着用口型说了两个字。

夏景澜不忍,走至左边倒了杯水,扶着他喝下了,想来他也是真的渴了,喝的一滴不剩。

她又倒了一杯,这次他只喝了半杯,夏景澜扶着他躺下,说:“你好好休息吧,养好了伤,如果我能出去,一定带着你。”

知道感恩的人,能坏到哪里?!

——————————————

这几天都好安静啊,难道又没人看了?~~~~(>_<)~~~~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遇———我是你很久之前的故人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