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117章: 遇———我是你很久之前的故人4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117章 遇———我是你很久之前的故人4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安顿好男子,夏景澜就回自己的房间了,心想着这明月明明可以自由出入地牢,为什么不把自己带出去呢?他口中的“他”只谁?难道还有其他故人?

折腾了这么久,夏景澜是真累了,肚子也“咕咕”的叫个不停,但这里又没吃的东西,总不能抓只耗子烤着吃吧?光是想想就恶心了。

也不知现在外面是什么时辰了,安一川是否回到山下了,躺在床·上悠悠想着想着,夏景澜便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呃,也没什么变化,还是几只火把照着,不知今夕何夕。

不过,也是有些不同的,桌子上多了些膳食,几个小菜,一碗米饭,显然是为她一人准备的。

夏景澜虽饿,但没急着吃,拉开门便见她对面的牢房也变成了房子的摸样,门微微敞着,明月一身绣着曼珠沙华的白衣,端坐在桌边,手里捧着一杯茶,修长的手指细细的摩挲的杯沿,俊美的脸上深思飘渺,似在思索这什么,整个人安静美好的仿佛一幅山水泼墨画。

夏景澜默默的看了一阵,其实明月长得真的很美,也堪称绝色,和安一川有的一拼,可是这样的超级美男放在她面前,却找不出一丝心动或迷恋的感觉,唯独安一川那张绝色清秀的脸,每次出现在她面前都会让她失神一阵子,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她总会有意无意的摸摸鼻子,生怕鼻血会不自主的流出来,若真的流了鼻血,一定会被那人笑话很久。

难道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

“在看什么?”就在夏景澜失神的空当,一个温润的声音响起。

“啊……没、没什么,”夏景澜有些尴尬,刚才竟然对着美男发呆,虽然自己知道是在想另外一个人,但明月不知道啊,只希望他不要误会才好:“那个……谢谢你弄来的膳食。”

明月没说什么,站在门边轻轻点头一笑,潋滟的眸子仍带着点忧郁,澄澈的眼光让夏景澜觉得好似自己的心思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被看了个通透。

“呃……我、我去看看他,”她伸手指了指隔壁男子的房间,一溜烟的逃了。

懊恼的倚在门上,夏景澜,你真没出息!

关上了门,她自是看不到,在她转身逃离之后,原本浅笑着的明月,一瞬间黯淡了神色,不想见到我吗?影儿……

这厢,她愁眉苦脸的懊恼完毕,才看见床·上的人正睁着一双绿眸打量自己,她又是一阵尴尬:“你醒了。”

床上的人没说话,身上依旧衣衫褴褛血迹斑斑,但看起来精神好多了。

她走过去,坐在床边不好意思的问道:“你知道从你上次醒来见到我到现在大概有多久了吗?”

他眨了眨眼,略微思索了一下,沙哑着声音道:“大概有十几个时辰。”

“这么久?!”夏景澜惊呼:“你等一下撒。”

说完就匆匆往外跑,走至门边又有丝犹豫,不晓得明月还在不在门边,刚才那副失态的摸样,她一时不好意思见到他,但不回自己的房间又不行,想了想,一咬牙还是出去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丢人。

门边已经没人了,房门紧闭,夏景澜舒了口气,进了自己的房间拿了药和膳食又回到了隔壁房间。

“我已经吃过了。”瞧着夏景澜端到床前的碗,男子歉意又感激的说道。

“啊?啊!那你再休息休息吧。”夏景澜一愣,收回了碗筷,走到桌边自己吃了起来。

感觉很久没吃了,快饿疯了,但外人面前还得继续保持矜持,真是辛苦。

“明月来过了?”夏景澜一边吃一边随意问道,食不言寝不语在她这里一向是行不通的。

“是,”床·上的人一愣,似乎很久以前,有个人也总是这么随意的称呼那个人。

“我叫夏景澜,怎么称呼你?你为什么会被你的族人折磨成这副样子?”想起他那副惨不忍睹的样子,夏景澜忍不住皱了皱眉。

“在下墨渊,是魔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君主黑暗之王身边的侍从,”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眯起眼,似在回忆往事:“一千年前,卓天发生叛乱,我便被囚在了这里……”

夏景澜停下了夹菜的动作,又是一千年前,她来到这里后听到的事几乎都和一千年前有关,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叛乱?传说黑暗之王就是那时消失的吧,从此魔界才被冰封,看来那场叛乱是成功了。

只是“昨天”?这个名字……好有创意!

“咳,那个,黑暗之王那时候死没死啊?”八卦无所不在。

“当然没有!”他急切的回答,而且坚定无比:“王只是……只是……”说着说着,他的声音弱了下来,甚至带了丝哽咽:“王只是暂时离开了这里,他还会回来的,对,王还会回来的。”

最后,又变得坚定,更多的似在对自己说。

看来这墨渊很忠心啊。

“嗯,我也相信,这魔界一定会再次绚丽起来。”夏景澜对他笑了笑,鼓励道。

墨渊诧异的抬眸,虽然知道她只是随口说说,还是很感激,轻声道:“谢谢。”

“你……你怎么会和死神认识?”过了一会,墨渊还是忍不住问道。

噗……

夏景澜一口饭喷了出来,他说什么?死、死、死神?死神来了,在哪?(⊙o⊙)

夏景澜扔下饭碗,惊恐的跳了起来,警惕的看着四周,仿佛死神就隐了身拿了把镰刀站在她面前,随时要带她走一般。

“你怎么了?”床上传来墨渊疑惑的声音。

“死、死神来了?在哪里?”夏景澜依旧绷紧着神经,颤悠着声音问。

墨渊了然:“你不认识他?”

可如果不认识,堂堂鬼界的死神又怎会亲自跑到这里来救她,还留在这里亲自照顾她?他以前也是认识死神的,那时他还在王的身边,死神是王的好友,也是情敌,他们都爱上了同一个女子,而女子自始至终爱的都是王,但这并不影响两人的交情,据他所知,死神冷情,只除了对那个女子和几个好友外,对其他人都是漠不关心的。

往事排山倒海的袭来,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可转眼一千年,当年的人都去哪里了?

犹记得当年,那女子死死的抱住卓天,决绝的跳下了熔岩谷,在被熊熊的岩浆吞没的最后一刻,用尽了灵力移山填平了整个熔岩谷,死神晚了一步,颓然的跪在被填平了的熔岩谷前整整十日,一动没动,宛若无生命的雕像般,最后,狂风暴雪里,他仰天一声长啸,声音悲痛,撼动天地,方圆百里内飞沙走石,一切均被他释放出来的灵力夷为了平地。

那一年,所有人的结局又岂是用惨烈能说尽的?一千年了,记忆却还犹新,当年死去的人还会转世而来吗?会以什么身份什么方式回来?

“废话,我怎么可能认识死神啊,我又没死!”沉浸在记忆里无法自拔的墨渊,被这声不满的呵斥惊回了神。

“死神就是救你的男子。”墨渊平静道,经历了那些,还有什么事能惊扰到他?一千年日日夜夜的折磨都不能使他动容。

忽然,他脑子里似乎闪过什么,审视着眼前的女子,死神只对一个女子动过情,如今对这个普通的人类女子这般关怀,不惜亲自住在这地牢里,那她会不会是……

“你、你、你、你是说、他……”夏景澜只顾着惊讶了舌头都打了结,那还会在意墨渊那欣喜怪异的表情是为了哪般?

“是,被你称为明月的人,死神的全名为明月砂。”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遇———我是你很久之前的故人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