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128章: 风卷过雪的荒原5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128章 风卷过雪的荒原5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刚刚还一起挽手逛街的姐妹,此刻却拿匕首抵在了她的脖子上,点了她的哑穴反绑了她的手。

“我知道,……这把刀抵在你脖子上的那一瞬,也就意味着我们的情分就此断了,”秦清浅声音痛苦的在她身后响起,握着刀的手也微微颤抖:“可是,血海深仇不报我枉为人,景澜,若有来世,我们……”

“不,像我这样的人是不会有来世的,来世你也不会再想遇见我,我怎能奢望与你再做姐妹……呵呵……”

说到这里,她苦涩的笑了起来,即使声音已经带了明显的哽咽。

“如果真有来世,我只希望你能幸福一点……”夏景澜轻声说道,唯一认定的姐妹背叛,可是她能恨她吗?恨她什么?恨她不折手段只为了报家族的血海深仇?

她不过也是个被命运捉弄的不幸女子,被江湖中的寻仇思想荼毒了,可是没经历过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骨血至亲倒在自己面前,她又怎能说她是错的呢?

她的话却让身后的女子身体微震,半响,似哭似笑的道:“谢谢你,景澜,你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不会伤害?那她所谓的伤害是什么?难道她不晓得身体上的伤害有愈合的一天,而心灵的伤害却是一生再难弥补的吗?

经历了那么多,夏景澜发现,其实自己也不是那么害怕死了,有时候活着比死更艰难更痛苦。就像墨渊,心死了,任你残害我的肉身一千年,我也不在乎了。

就在两人说话的空当,从四面八方聚集来一群穿着各式各样的人,足足两百有余,看来是早就在谋划了,一直以其他身份隐藏在这附近。

也是,想要找惊凤楼复仇,不仔细斟酌筹划,恐怕连半分希望都不会有吧。

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赫然就是方才对秦清浅打手势的小贩,他走出人群,神情焦灼:“浅浅,莫再耽误了,恐会误了最佳时机,现下已暴露,被发现了就糟了。”

秦清浅抬眼扫过众人,见差不多也都到齐了,声音恢复了清冷,说:“走吧,一定切记,速战速决!”

然后,夏景澜被秦清浅用刀架在脖子上,推着往那扇朱红大门走去。

眼看着那扇门已经近在咫尺,夏景澜忽然嘲讽一笑,世间事果然是瞬息万变的,当时手挽着手从这走出去的时候,她是死也想不到自己会以这种方式回来吧。

惊凤楼的守卫一般是不会守在大门外的,毕竟外面的繁华大街,搞得太高调了不是惊凤楼的作风,所以,他们派了一个人前去敲了敲门。

大门从里面徐徐打开,门卫看到外面这排场顿时凛了神色,不过也不愧是惊凤楼的下属,不像其他小喽啰似的吓破了胆,他瞬间对立面的人使了个眼色,然后拔剑格开了敲门的人砍来的一刀。

不过就算他功夫再好也抵不过一群人的进攻,何况秦清浅的人也不是好易与的,是以,没过几招便被生擒了,为何是生擒而不是立马斩杀了呢?

这和夏景澜被挟持是一个道理,惊凤楼外表看似和其他富家人的园林差不多,实则里面却机关重重,这也是他们为何选择走正门而不是半夜翻墙而入的原因,先不说墙院内有多少武功高强的暗卫守着,就是那些机关也能让他们损失惨重。

还不如这样挟持了她,逼迫门卫带领他们避过机关来的容易些,可见,她夏景澜也是个关键人物呢。

那门卫身上一多处受伤,魁梧的大汉一手将他从地上捞起来,将他的头转向夏景澜,说:“你最好乖乖的听话,不然,你和他都活不成,她对你们楼主来说有多重要,你该知道吧?”

门卫被迫抬头看着夏景澜,清秀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心里想着,难道我带你们过去了你们就会放过我?你们放过我了楼主会放过我?

他看着夏景澜张了张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摸样,看的夏景澜一阵莫名其妙,无奈她被点了哑穴,想说什么也不行,只对他微微笑了笑,两个可怜的炮灰啊!

那人被大汉推着,踉跄的往前走去,血洒了一路的触目惊心。

夏景澜这才发现,原来惊凤楼里那些看似随意散布着的守卫,原来每个人守着的都是一处机关,他们每走到一处,最前面的门卫都会亮一次怀里的玉牌,得到他们点头证实安全后,才能通过,不过,奇怪的是,当那些人关了机关的控制之后,不等他们通过就会迅速的消失,大概是怕最后过去的人看他们没用了就会杀了他们吧。

对于这些机关,秦清浅也是知道的,看守各处机关的人武功高强,且他们只听令于楼主,除了惊凤楼内部的人和楼主的命令,其他人要想硬闯,恐怕都会有来无回,所以她才会挟持了夏景澜,想要威胁那些看守放行。

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形,她若有所思的看着门卫手里的玉牌,待看清上面那只展翅翱翔于九天之上的彩凤时,不由震惊的张大了眼睛,那是——

楼主的令牌,有了它便可调动惊凤楼的任何人马。

一个小小的门卫,怎么可能拥有楼主的令牌?将这一切联系起来,一想之下,她不由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她就说,惊凤楼岂是这么容易就能闯进来的?何况这样毫无阻碍的走了这么久,若惊凤楼的防御真的如此松懈的话,现在的江湖上也不会有惊凤楼的存在了。

现在发现为时已晚,再回去也是不可能的,惊凤楼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吗?

安一川啊安一川,你果然是无懈可击的,只是,连景澜都在你的算计之中吗?难道你喜欢她只不过是计划需要吗?她睁开眼,神色复杂的看着夏景澜,这样单纯真诚的女子,你也可以拿来利用?传言你没有心,是真的吗?

“浅浅,怎么不走了?”众人停了下来,看着止步不前的她,连夏景澜也在纳闷。

“我们中计了。”秦清浅的声音很轻很淡然,仿佛在说:你看这朵花漂亮吗?

可是听的人却是瞬间炸开了锅,慌了神,这惊凤楼可不是闹着玩的地方,刚才开口的大汉也不可思议的问:“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中计了。”秦清浅又重复了一遍,嘴边绽开一抹自嘲的笑,是因为我不如安一川聪慧?还是老天要亡我秦家?

“慌什么!我们来不就是要来喝惊凤楼拼死一战的吗?反正现在留月堂和凝霜堂的人都被安一川派出去了大半,怕什么!”大汉对着一群顿时慌了神的人大声喝道。

也不能怪他们会吓成这样,江湖传言惊凤楼主无心无情,凡与他作对的门派都会被灭了满门,江湖上虽不敢明目张胆的指出是惊凤楼所为,却都心知肚明,也曾有人受不了惊凤楼的残爆,想要纠集各门派起来反抗,只是,一夜之间,这些提起的和响应的门派,再次被无声无息的灭了个干净。

试问,面对这样的对手,谁会不怕?!只是现在怕也没用,只能硬碰到底了,还好,他们手上还有一张王牌。

这一声呵斥顿时让那些吓破了胆的人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都强自镇定了下来。

远远地,便见一个美如谪仙的白衣公子穿过回廊,绕过池塘假山而来,白衣翩然,身姿极美。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卷过雪的荒原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