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129章: 风卷过雪的荒原6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129章 风卷过雪的荒原6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此时,阴沉的天空再次飘起片片飞雪,如桃花般漫天飞舞,映衬的那翩然而来的人更是不染纤尘,仿佛从画里走出来的绝美少年。

众人一时看得痴了,外界都知安一川是如何如何的人,能见到他本人的却是极少,所以,此时谁能将这个倾城如雪的公子和传言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恶人联系在一起?

秦清浅也愣住了,四年了,他还是一如初见时那般令人神魂颠倒,绝美的五官退去了当年便所剩无几的稚嫩,蜕变的更加深邃魅人。

“大家小心,他便是惊凤楼主。”秦清浅低声说了一句。

众人这时才回过神来,眼神里难掩讶异,为何传言里没有说过惊凤楼主竟是这般惊为天人的摸样?

“别过来,除非你想她死。”秦清浅戒备的看着安一川,冷声说道。

安一川脸色亦是不好,目光沉冷阴鸷,扫过这群人,最后定在夏景澜身上,变得柔和。

众人皆被他那浑然天成的气势所威慑,只轻轻一扫,便让他们胆寒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书生般儒雅的外表,却有着魔鬼般的凛冽和狂傲。

“放了她,我可以给你一条生路。”薄唇轻启,声音清冽,吐出的话却是无情。

“呵!现在你说了不算,”秦清浅冷笑一声,抵在夏景澜脖子上的刀更紧了几分,随时都做好了划开那层薄薄的皮肤的准备。

她眼睛依旧落在安一川身上,却是对一旁的人说:“等什么?还不出手?!”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一拥而上,朝着不远处的安一川扑了过去。

只是,才走了没几步,便被四周忽然涌出的大批惊凤楼的人给逼退在了原地,那群人的四个领头人中,两个一黑一白的身影,赫然是据打探已经派出去执行任务了的莫迟夜和颜无痕。

众人脸上顿时一片灰败,看来是不能活着出去了,那么,就拼死一战吧,既然不能生,那就选个体面些的死法。

两边的人对峙着,谁也不敢贸然出手,气氛凝滞的让人呼吸困难,就连那无意落入其中的雪花,都仿佛凝结在了空气中,久久落不下来。

倏然,一只羽箭破空而来,带着尖锐的风声,在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精准的没入了秦清浅的眉心。

为了不让手中锋利的刀伤到夏景澜,秦清浅在随着羽箭的惯性往后倒去的那一刻,用尽此生最后的力气,偏了偏手,刀锋绕过夏景澜的脖子,随着主人倒下的震荡,脱离了还带着温热的掌心,颓然的落在了雪里。

整个过程像一组慢镜头一般揪心。

一直木然的看着安一川的夏景澜此时终于有了些反应,不顾四面已经厮杀起来的两方人,转过身,慢慢的蹲在了秦清浅的身前,伸手将她抱在了怀里,一手合上了她依然睁得大大的眼睛,又拔出了她眉心没进去很深的箭羽,用衣袖擦去了她嘴角流出的一行血迹。

四周惨叫连连,残肢满地,血肉横飞,满地的鲜血,任大雪漫漫也掩盖不了。

这样的刀光剑影里,她静静的做着这一切,仿佛那些惨叫她都听不到,也看不到那将要流成河的鲜血,目光凝在秦清浅灰白的脸上,又像是透过了她的脸在看着别的东西,表情空洞,再次恢复了先前的木然。

安一川站在那里也没有动,身子挺得笔直,隔着刀光,隔着飞雪,隔着横飞的血肉,看着那个跪坐在地上安静的女子,安静的仿佛一座凝固的石膏像。

两百个人,短短的一炷香的时间就被惊凤楼的人杀了个干净,一场叛乱就这样以完胜的结局收了场,所有人肃整衣衫,他们整齐的站到了各自的堂主身后,在原地等待楼主的命令。

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楼主有什么动静,气氛再次凝住,四周静得出奇,“簌簌”的落雪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楼主不说话,他们自是不敢随意动作的,自此,对楼主的敬仰又多了一分,世上再没有这样料事如神的人了吧。

莫迟夜站在人群中,他真的很想去抱抱那个跪坐在风雪中失了魂的女子,可是楼主在,而且,她现在需要的人也不会是自己吧。

这样诡异的静寂持续了半天,最终被一声柔软的惊呼声打破。

一身粉色罗裙的女子从远处走来,看着满地的鲜血惊恐的捂住了嘴巴,然后也看到了那个满地狼藉中呆愣的女子。

她大大的杏目里闪过一丝得意,脸上的表情却是一副惊慌的样子,对着那女子焦急的喊道:“夏姐姐,快回来啊,你没受伤吧,一川哥哥早就知道这个女人存了谋反之心,他没告诉你吗?你怎么还和这个女人接触?”

虽然已经知道了这是安一川事先计划好了的,可是现在听别人说出来,夏景澜的心里仍痛的一阵抽搐。

她将秦清浅放在了雪地上,不,也许该称为“血地上”,缓缓的站了起来,麻木的双腿险些让她跌倒,身子晃了晃之后,站得笔直,然后目不斜视,头也不回的往北院她的房间走去。

不然她还能做什么?大哭大闹?自残?装可怜?过去抽他一耳光?可是这些都有什么用?能让他说过的话变成真的吗?能收回给出去的心吗?就像张爱玲说的:对于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你对他好没有用,对他不好,也没有用。

这世上,到底什么才是真正属于她的?还有什么是真的?她忽然想笑,笑自己的愚昧,也笑自己的可怜。

而她也真的笑了,从开始无声的笑意到最后不可抑制的大笑,很想问问天,你他·妈是不是真的无聊的快死了?

天若有情天亦老,所以,天永远都在抬头间。

众人听到那几近癫狂的大笑,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夏姑娘刚才不是还抱着铸剑师的尸体很伤心的样子吗?怎么这会有笑成这个样子?再看看楼主,竟一直盯着盯着脚步踉跄的夏姑娘,双目猩红,仿佛要吃人般可怕,但双脚像是生了根,笔直的站着愣是每移动过一分。

直到夏景澜的身影消失,安一川的目光才落到一旁一脸乖巧的安若清身上,勾起嘴角笑了笑。

而安若清却被这一笑吓的打了个寒颤,结巴道:“一川哥哥,夏、夏姐姐怎、怎么了?”

“是我的错,低估了你的能力,”安一川直直的盯着安若清,眼神凌厉阴鸷,仿佛能将人看穿:“敢这样做,就要做好承受后果的准备。”

“一……一川哥哥,你在说什么?”安若清仍强自镇定着,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心虚。

“我说,总有一天,我会带人踏平整个南疆!”他声音低沉坚定,里面的寒意比这漫天风雪更甚。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卷过雪的荒原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