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153章: 关于谁是断袖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153章 关于谁是断袖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再说郁梅开满身狼狈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便看见某人又坐回了先前做过的地方喝茶了,也就是夏景澜刚才坐过的地方。

“看什么看,雪地太滑没注意摔了一跤!”见某人不悦的瞪着他,郁梅开没好气的翻白眼说道:“都是你害的,让夫人以为我有断袖之癖……”

郁梅开边小声的嘟哝着便解下身上的披风往桌子上一扔。

“我害的?上午的时候我见你挺高兴的啊,还故意的往我身边靠了靠,你以为我不知道?”坐在桌边优哉游哉的喝茶的正是先前被夏景澜嘱咐不能来找郁梅开的安一川,此时一脸的幸灾乐祸,这下心里平衡了。

郁梅开被堵得没话说了,只冷哼了一声,给自己倒了杯热茶暖暖冻僵的手。

“路上说了些什么?”安一川看似问的漫不经心,低垂的眼眸里一片漆黑,看不清神色。

郁梅开心中一凛,安一川的表情越漫不经心就表示他越是在意,面上却不动声色的摊了摊手道:“这不明摆着吗?!无非就是说了一些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之类的话啊,想我堂堂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一介美男,就这么给误会成断袖了,我的清誉啊……”

郁梅开唱做俱佳的哭诉,得到了安一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怨谁?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算账,一听这两个字,郁梅开赶紧闭了嘴,笑的特狗腿的讨好道:“嘿嘿……楼主,您喝茶,这可是我用很多珍贵的药材费尽心血调制出的安神茶,晚上喝了有助于睡眠,会越来越年轻的,嘿嘿……”

安一川抿了口茶,用眼角睨着郁梅开,哼了一声没好气道:“说吧,这次又是什么?”

“那个……嘿嘿……听说皇宫里有一株这世上仅存的碧落草,我想……我想……”郁梅开搓着手直笑,提到碧落草的时候两眼都冒绿光了。

碧落草,顾名思义,上穷碧落下黄泉,这草无疑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不过这只是传言,现实中即使没有传说的那么神,将一个奄奄一息即将断气的人医活也是毋庸置疑的,郁梅开早就想得到了。

安一川此时真想学着夏景澜平时的样子对天翻白眼,他就知道这郁梅开绝不会无缘无故讨好他,不过,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即使有也轮不到他郁梅开,当下便一脸淡定的道:“你拿什么来交换?”

郁梅开一个白眼倒是翻得利索,想了想,说:“在到达南疆之前,我保你身体不再恶化,前提是现在的事能按计划进行。”

“难道这不是你应该做的吗?”一句话就将郁梅开的提议否决了。

郁梅开认真想了想,也是,不过安一川能这样说显然心里已经有计较了,遂道:“那你想要什么?”

第二日,郁梅开果然如约去了夏景澜的院子,趁着安一川此时正在书房处理凝风堂送去的消息信件,便将安一川的情况大致的说给了夏景澜听。

其实昨晚夏景澜随口瞎蒙的话还真给她蒙准了,安一川现在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就像她说了,内脏的损坏已接近极限,离衰竭不远了,这些天毒发的次数会越来越频繁,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所以上次秦清浅造反时安一川才会因为提前了的蛊毒发作,没来得及阻止夏景澜同秦清浅外出,不然依他的算计,会出现这样的失误?连自己何时毒发都记不住,他也不会走到今天了。

而今日夏景澜才知道,这蛊也是安一川小时候被南疆的皇帝趁着御宴找机会种进他身体里的,南疆各国都崇尚研制各种毒药和蛊,皇宫里也不乏这方面的高手。

三月如归这种蛊因为培制过程极难,所以并不常见,需要十八种毒药依次喂食给蛊虫,若想解毒,也必须用十八种相应的草药相继给中蛊者服食,才能逼出体内的蛊,但是这解药的服食顺序与炼制蛊虫的毒药顺序是相生相克的,所以,除非知道安一川体内蛊虫的炼制过程,弄错一种排列顺序都会危及他的生命。

是以,郁梅开虽然医术用毒都堪称国手,却也不敢随意搭配解药,他们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了这次带兵征讨南疆百夷国的行动中了,若是得不到解药,安一川是必死无疑的。

夏景澜听后又怒又心疼,那时安一川才多大啊,四五岁?或者更小?对这么小的孩子居然用这么狠毒的手段,这样的人确实该杀,一想到安一川那么小的时候就要每三个月忍受一次生不如死的折磨,她心疼的恨不得亲自冲到南疆杀了那个没人性的皇帝!

幸好她没有说过要阻止安一川挥兵南疆的话,什么苍生,什么黎民百姓的安乐,她才不要管,在她眼里,天下都比不过一个安一川。

郁梅开看到她眼里自然流露出的怒意和深深的怜惜,默默的点了点头,看来她对楼主的心也是真的,这就好。

只是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他也很遗憾,不过这时他到想到一句话:是你的走不了,不是你的留也留不住。

仔细想想有些事确实是这样,能不能在一起就看他们两个的造化了。

一个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一个不得不离开,你说这叫什么事啊!头痛!

……本章完结,下一章“ 画个圈圈诅咒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