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154章: 画个圈圈诅咒你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154章 画个圈圈诅咒你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地面上又覆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天气依旧阴沉,看起来还要再下一场吧,这里的气候深得夏景澜的喜欢,夏季不会太热,冬季冷点就冷点,多穿些就没问题了,而且一年四季多雨雪,不知为什么,她就是不太喜欢晴天。

夏景澜正走到安一川的小院里,想去看看他,看他昨晚有没有睡好,早餐吃了没有,毕竟这样能天天见到他的时日不多了,说不定这一走一生都不会有机会再见。

同时吧,也想打探一下外面的消息,她和凌风华商量好了,等到六王爷发动逼宫的时候,他就派人来接她,带她一起走,那时惊凤楼的人也会全部出动吧。

她正想着,就见天空一只惊凤楼专用来传信的鸟儿俯冲了下来,那速度如离弦的剑一般,竟凭着小巧的身形和飞快的速度直接冲破了窗纸,飞进了安一川的书房,绝对称得上气势如虹。

夏景澜目瞪口呆,还可以这样?那安一川书房的窗纸岂不得天天破烂不堪天天换啊,今日见证了这鸟儿的彪悍,以后她再也不敢小瞧任何小动物了。

她缓步走到书房门前,咳,这次可不能忘了敲门。

伴随着里面一声“进来”,那只彪悍的鸟儿被里面的人拉开窗子放了出来,拉下一坨白白的鸟屎在窗台上之后,真真是拍拍屁股走鸟了。

夏景澜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鄙视之情之后,推门走进了书房,同时脸上也摆上了大大的笑脸,只见安一川正坐在书桌前头也没抬的看着什么,微蹙着眉宇。

她忽然心血来潮的想走一次超萌路线,于是跟做贼似地蹑手蹑脚的绕到他身后,隔着椅背蒙住了他的眼睛,粗声粗气的学着男人的声音问:“猜猜我是谁?”

安一川直起身子,沉沉的愉悦笑声传来,说:“你是……莫迟夜?”

夏景澜在后面无声的笑的一抽一抽的,她知道他是在配合着她耍性子,不过,莫迟夜会和他玩这个?一想到莫迟夜那平时面瘫的脸突然跑过来蒙住他伟大的楼主的眼睛,问猜猜我是谁这幼稚到极致的话,那画面一定比唐僧偷看女人洗澡还要震惊和喜感。

夏景澜先是摇了摇头,后来一想他看不到,才勉强抑制住笑,说:“不是。”那声音别提有多扭曲了。

安一川依旧沉沉的笑着,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装模作样的想了想,说:“难道是颜无痕?”

夏景澜继续笑,颜无痕虽然没有莫迟夜面瘫的厉害,但那一板一眼的耿直作风……无法想象!

“不是。”

“那是郁梅开?”

安一川话刚出口,夏景澜就炸毛了,当下放开蒙住他眼睛的手,一下跳到他身侧,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坐在椅子上比她矮一截的人:“混蛋!你说,你是不是一直想着郁梅开呢!”

安一川被骂的特无辜,眨巴着一双迷死人的眼睛还挺纯洁,说:“我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放着墨渊和碧月不说,非得说郁梅开啊!”夏景澜纯属没事找事。

“我也先说了莫迟夜和颜无痕啊。”安一川委屈。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你和莫迟夜还有颜无痕也都有一腿?”夏景澜眯眼憋笑,让自己的表情尽量看起来严肃伤心一些,她忍她忍忍忍!消遣惊凤楼主,那可不是谁都敢做的,即使敢做了估计也早没命得瑟了。

安一川一哽,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瞪大了眼睛纲要反驳,门外就传来一个惊讶之极也绝对欠扁至极的声音:“啊~~楼主!真的假的?这消息绝对震撼啊。”

两人齐齐扭头,只见书房门被嘭的踹了开来,一个月白色的人影风一般刮了进来,伏在安一川面前的桌案上,对着安一川的绝美脸庞就是一阵审视,仿佛所有(奸)情都写在了他的脸上一般。

无疑,这是唯恐天下不乱的郁梅开,嘴角还挂着一抹不怀好意的笑。

而郁梅开的身后,竟然还跟着另外两个事件的主角——莫迟夜和颜无痕,两人都不同程度的黑着脸进来了,身上的冷气嗖嗖的往外飙,夏景澜打了个哆嗦。

就连最后进来的碧月和墨渊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显然这群人都听到了,她现在跑路还来得及吗?

安一川眉梢眼角一齐抽搐的等瞪着夏景澜,而郁梅开还在不怕死的来回在安一川和莫迟夜颜无痕的脸上巡视着。

气氛一阵僵滞,隐隐的有杀气在谁的身上流出,夏景澜赶紧嘿嘿笑着:“那个……误会、误会,我……在和他开玩笑呢,大家都别当真哈……”

杀气没有了,冷气依然很足,这时郁梅开却煽风点火道:“所谓无风不起浪,空穴……哎呦!”

他话没说完就被安一川一拳揍在了鼻梁上,不一会,两条红红的小溪就从他指缝里流了出来。

看着郁梅开的衰脸,夏景澜笑的很张狂,不过在安一川的瞪视下,渐渐的也变成了一副衰样。

“过来,”安一川沉声道。

夏景澜立马乖乖的站到了他旁边,委屈的看着他,模样要多萌就有多萌。

“知错了吗?”安一川那模样那语气竟似在教训犯错的儿子一样。

“知错了。”夏景澜就是被他教训的儿子。

“去,蹲墙角里念一百遍:我知道错了。”安一川一脸严肃的指着门旁边的墙角说。

“什么?”夏景澜瞪大眼,声音那叫一个百转千回。

“快去,不然我动手提你过去?”安一川挑眉,赤果果的威胁。

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她还是知道的,在安一川威胁的瞪视下,夏景澜边走边嘟囔着“会武功了不起啊,野蛮人!”虽然他的外表实在和“野蛮人”扯不上边。

夏景澜幽怨的走到墙角,幽怨的蹲下,幽怨的念道:“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持续的幽怨声不断的自墙角里飘出,安一川狠狠的瞪了她两眼,只是那眼睛里的宠溺让这两眼完全失去了应有的气势,看的旁边几个人的表情各异。

颜无痕默默看着微红了眼睛的碧月,莫迟夜低下了头,墨渊苦涩一笑别开了眼,只有郁梅开,了然的扫过神色各异的人,嘴角的笑高深莫测。

只是,那墙角里的声音忽然变了词,好像和安一川让她说的有异,安一川皱眉,凶凶的问:“你说什么?念清楚!”

郁梅开离墙角最近,听了安一川的话后立马纯良的回道:“她好像在说:画个圈圈诅咒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 银质戒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