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155章: 银质戒指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155章 银质戒指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众人顿时一阵憋笑,安一川唰的瞪向夏景澜,而夏景澜早在安一川发问的时候就已经改回了先前的词,一声声念着:“我知道错了。”而如果靠的她稍近一些,或者仔细听的话,一定会听到她一边念一边嚯嚯的磨牙声。

好你个郁梅开,你等着,老子有机会一定要整你个半死,非把你那张可恶的臭嘴个缝上不可。

安一川瞪了夏景澜一眼后就将几个人聚在了书桌前,几个人围成一圈低声说着什么,夏景澜本来就是来打探消息的,此时见了赶紧一边放低了声音一边竖起耳朵仔细听。

奈何几人都是高手,虽然没用内力传音入密,但安一川的声音极低,她又离得远,根本什么都听不清,不禁一阵气恼,为什么总是将她排除在外。

不一会,约莫着念够一百遍了,她一开始就没认真数着,当下站起身,看也不看那几个人一眼,摔门而去。

嘭的一声响让几个人齐齐回头,门口早已不见了那抹幽怨的身影,只剩两扇门还在晃悠着,彰显着摔门而出的人有多愤怒。

安一川盯着微敞的房门半响没出声,眼睛里的无奈和疼惜却是显而易见的,眉宇间是深深的疲惫。

几个人又齐齐的看着他,神色担忧,郁梅开忍不住叫了一声:“楼主,”

安一川回过神来,摆了摆手说:“没事,”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后,继续就着桌上的晏城地图给几人做着安排。

刚刚收到消息说林西诚将军已经带着他的二十万大军驻扎在了晏城外,随时待命,他匆匆给几人安排了任务,让他们亲自去皇城各处注意着动静,尤其是那些反对六王爷待皇帝执政的大臣。

晚上是一定要请六王爷过来商议下一步的计划的,事情自然是越快越好,他的身体也已经不容他再拖下去了,以前他是觉得无所谓,生死由命,活得太长未必是好事,可是现在有了夏景澜,他想陪着她一直到老,儿孙满堂,头发花白的时候,她是不是还会像现在这样和他打闹,对他撒娇淘气?

想到这里他不禁笑了笑,那笑容单纯而幸福,看的旁边几人既惊讶又莫名,楼主受了刺激疯了不成?

安排好了几人,他也起身出去了,去的当然是夏景澜住的西院,几个侍卫在打扫庭院里的积雪,天气虽然不好,却自有一股融洽祥和之气,这让他不由又笑了笑,他发现自己真的是越来越爱笑了,几个侍卫看的一阵惊讶,他们的楼主居然笑得这么开心?!

不由齐齐抬头看天,这天虽阴云密布,只是大冬天的也下不下来红雨吧?

“夏主子在不在房间?”安一川走到一个有些呆愣的侍卫旁边,颇为温和的问道。

“不在,”侍卫更加呆愣的摇了摇头,楼主对他说话居然这么温和,天啦!他是在做梦吗?不过安一川听到他的回答后微变了的脸色让他回了神,继续恭敬的说道:“夏主子出去有一会了,一直没回来。”

安一川眉宇微拧,淡淡点了点头便转身走了,他直接快步走到别院大门口,问过门卫,得知他果然出去了。

再说夏景澜甩门而去之后,不择路的不知不觉竟走到了别院大门口,想了想,反正现在心情不好,出去逛逛街也好,就当是散心了吧。

走到街上之后,她又觉得其实这也没什么,不说就不说吧,想必安一川是有他自己的想法吧,她不是也有事情瞒着他吗?而且是和他直接有关的大事。

想通之后,心情也就稍稍舒畅了,想起昨天未做之事,便再街上留意着,看能不能淘到什么满意的物件,安一川的生日就要到了呢。

走到一处便见一个金器店,她忽然有了主意,快步走了进去。

到处一片金灿灿的光芒让夏景澜微微眯了眯眼睛,店里的老板见她一身华贵的狐裘,定是非富即贵的太太小姐,便热情的迎了上来:“这位小姐,您里面请,看需要点什么?”

“我想买一对戒指,”夏景澜缓过来之后,对着一旁笑得和弥勒佛似的老板说。

“那小姐可真是找对地方了,您这边来看看,”老板见称夏景澜为小姐她没反对,显然是叫对了,当下一边说着一边将她引到一排货架旁:“这里有玉质的,有金镶宝石的,也有银质的,各种档次的都有,您看有没有您满意的?”

夏景澜眼睛扫过玉质的和纯金的,最后停留在银质的戒指上,细细的挑看着戒指的样式花纹,金店老板不免一阵失望,本来以为这是个大客户呢,戒指小巧本来就不如其他饰品值钱,而这女子还挑的是银质的呃,就更值不了几个钱了,遂怏怏的回到了内堂,打发了店里的伙计前来照看着。

夏景澜低头看着戒指,笑了笑没说什么。

只是看了半天也没有觉得有满意的,戒指的样式几乎都是为追求富贵华丽而打造的,不免有些俗气,而且还都是单只的,没有成对的。

“你们这可不可以定做金银饰物?”夏景澜扭头问一边的伙计。

“可以,不知小姐要定做什么样的呢?”伙计是个耿直的小伙子,看着夏景澜憨憨的问道。

夏景澜想了想说:“有没有纸笔?”

伙计便又给她拿来了笔墨宣纸,夏景澜看着手里的毛笔愁眉不展,最后弱弱的问:“可不可以给我找个黑色的炭条之类的?……鸡毛也可以。”

伙计一脸疑问的去找东西了这位客人真真是奇怪的很。

“给,你说的那个什么炭条没有,鸡毛倒是找到了。”后院正好养着几只鸡,他顺手在公鸡的屁·股上拔了两根。

夏景澜将鸡毛接过后,就着砚台上的墨认真的画了起来。

画上的戒指约宽两毫米,上面是一朵绽放的玉兰,而玉兰的两侧是一圈细小简单的花纹,她怕画不清楚,便一边说一边让伙计在纸上记了下来,还有戒指大小的尺寸。

一切弄好之后,伙计笑的很和善的道:“戒指小,用料不多,加上手工费,一共五两银子,请小姐先交一半的押金。”

夏景澜说:“应该的应该的……”一边往腰间摸去,不禁脸色一白,自己出门急,竟未带钱袋,脸色微红的再次说道:“那个……我出门急,忘带银子了,您看能不能先给我做了,我来拿的时候再一次付清?”

“这……”伙计憨厚的脸上一阵迟疑,倒也没有看不起她,说:“这不合我们店的规矩,要不……您取了银子再来?”

不待夏景澜答话,店老板又走了出来,一脸轻蔑的说:“没带银子你来买什么?去别家店吧。”说着从伙计的手里夺过草图,往夏景澜面前扔来。

夏景澜刚伸出手,草图却被另一只苍白修长的手接住了,还不待夏景澜回头看清来人,只见一只尊贵的脚已然抬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踹向了金店老板的腰间。

那老板肥硕的身体便呈现抛物线的轨迹飞了出去,惊叫连连。

夏景澜捂耳皱眉,姿势真不优美。

……本章完结,下一章“ 会很难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