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159章: 舍不得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159章 舍不得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安一川走后,夏景澜便慢慢睁开了眼睛,空茫茫的看着头顶的纱帐,那药果然是有问题,只是他说的那几句话是什么意思?“将你留下”?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她脑子一片烦乱不堪,正想做起来倒杯茶呵,却听卧房的窗户“吱嘎”一声轻响,然后,一个黑影跃了进来,见到床·上做起来的她也没有退却,径直走到了床边。

“那碗药是安一川让你配制的?”夏景澜瞥了一眼黑影,似是疲惫的靠在了床头。

“嗯,喝了之后会昏睡两天,”来人正是郁梅开,他忽然叹了口气,声音有些轻飘的道:“两天之后,整个朝堂都会天翻地覆吧……”

难得的,他今天没有说笑,语气倒是有些迷茫和感慨。

“你把药给换了?”半响,夏景澜又问道,其实她也知道,这是句废话,但一时又无话可说。

“是,只是一碗普通的安神药,楼主也懂些医术,怕他看出端倪,所以我也加了点让你昏睡的东西。”顿了顿,他又问道:“你真的决定了?”

夏景澜一笑:“到了现在,还有反悔的余地吗?”

“当然有,如果你想要留下,我可以当这一切没发生,”他声音难得的认真,隐隐的好似在期盼着什么。

“一切都没发生?”夏景澜自嘲一笑:“那孩子怎么办?你开副堕·胎药?”

郁梅开一哽,没说话,良久,似听到他微微叹了口气,说“明天他们就要逼宫了,恐怕此刻六王爷的兵就已经将京城围了个水泄不通了,你们要走恐怕不容易。”

“我知道,凌风华既然说了要走,就一定有办法出城。”夏景澜点了点头,心情也变得沉重压抑。

她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慎重的问:“我吃了你的药后没有昏睡,日后安一川肯定会怀疑到你的,这也算是一种背叛吧,你打算怎么办?”

郁梅开终于笑了笑,说:“放心吧,我自有应对的方法。”

“实在不行你就说,发现我与别人私·通,并且已经有了别人的孩子,你为了他的名声着想,故出此下策。”夏景澜想了想,微笑说道,若真是这样,安一川必会恨她吧。

暗夜里,郁梅开似是一怔,说:“你觉得楼主会相信?还有,你就这么不在意自己的名声?”

“哈……反正有了别人的孩子这也是事实,至于是因为什么,那些都不重要,而且,这次我离开了他,你觉得他还会原谅我?他说他会很难过……”夏景澜说着抚了抚疼痛的胸口:“与这不起来,名声算得了什么?”

“呵……”郁梅开忽而苦笑一声:“真真是天意弄人,天意弄人啊……”

说着,他便往来时的窗户走去,跨上窗台的时候,轻声说了声:“保重。”

夏景澜没再说话,也没回头,怔怔的靠在床头,一手还保持着先前的动作,抚在胸口。

今夜注定是个不能平静的夜。

诚如郁梅开所言,此时原本驻扎在城外的大批军队正不断的往皇宫各个城门调集,千军万马踏动的大地和居民的房屋都微微的震动,预示着这个朝堂和山河都将会被这撼动大地的力量而颠覆。

意料之外的是,大军这一路走来竟是出奇的顺利,他们高调的占领各个城门的时候就没遇到什么反抗,原本守城的士兵松懈浮夸,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被拿下了。

如今已接近皇宫的四方城门,而整个皇宫在暗夜中还是一如既往的沉寂,甚至烛火宫灯都未比以往多多少,平静的仿佛那将皇宫团团围住的几万大军根本不存在。

事实情况却是,此刻皇帝的书房此刻已聚集了数十位的大臣,他们都是守皇派的,一心反对六王爷代替皇帝执政,然而数千字万字的奏折递上去之后,无一例外都是如石沉大海,如今六王爷已逼供在即,皇帝却依然安坐在书房饮酒看书,一派闲适,无奈之下,今日一早,他们便聚集在一起,跪在了皇帝的御书房外,意图已死谏唤起皇上重新执政的意念,将叛乱的逆·党拿下。

然而,皇帝也终于将他们统统叫进了书房,就在他们以为有了希望要喜极而泣的时候,皇帝却让人摆上了酒席,邀他们一起喝酒。

众人坐在凳子上,面面相觑,终于绝望了。

纷纷扬扬的雪不知不觉中又落了一夜,天际已泛白,风雪依旧没停。

夏景澜躺在床·上竟是整夜未睡,直到门外响起熟悉的脚步声,不急不缓的步履,仿佛每一步都踏在了她的心上,震得她微微的颤抖。

她虽闭着眼睛,却能清楚的知道,来人与门外的侍女低声说了句什么,然后推开了门,进来后又反手关上了门,挡住了外面呼啸的风雪,再然后,那人依旧不疾不徐的步履,绕过了泼墨屏风,站定在她的床前,却是在没有其他动作。

她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任他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灼热又温柔。

半响,她感到他轻轻俯下身,在她的眉心印上了一吻,仿佛是不舍,又转至她的唇上,轻轻碰触了一下,然后,房门开了又关的吱嘎声,脚步声渐渐远去。

就在那人转过身的一瞬间,一滴泪从床·上本该熟睡的人的眼角滑落进鬓边的发丝里,随着脚步声一声声远去,更多的眼泪落下来。

安一川,安一川,安一川……

她不知此时该想些什么,只一遍遍在心里叫着这个名字,直至刻骨,铭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 呈梁之争”↓↓↓更精彩哦!